互联网保险「五军杀」

良医财经 · 2020-10-27
盈利是真正的生死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良医财经”(ID:liangyicaijing),作者:布姐,36氪经授权发布。

疫情背景下,互联网保险业务得到飞速发展。长久以来,保险行业的主流选手都是传统险企,如中国人寿、平安保险、人民保险等大厂,也有外来的种子选手友邦保险等。

近几年,互联网保险杀出重围,成为一股新的力量。其中诞生了最典型的众安保险,线上的突围,让传统险企开始试图突破纷成立了自己的互联网保险产品,比如泰康集团推出了泰康在线

传统险企转型之外,互联网企业也已经暗中布局,比如阿里推出的蚂蚁、腾讯推出微保,京东推出的京东保险等。

今年疫情影响之下,又一股新生军诞生,他们大多以无关保险的健康产业为背景,开始向保险进军。比如,水滴公司推出的水滴保、体检龙头美年健康推出的保险业务,更多的是互联网医疗为场景的企业,比如好大夫、微医、春雨医生等。

保险成为了一切大健康产业公司的革命终点,几股势力交错,将互联网保险推向新的浪头。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健康保险相关企业近7万家。仅今年上半年,注册量达到2399家,同比增长84.1%,其中二季度新增1685家,环比大增136%。

确定的机会和万亿蓝海,玩家更多,竞争也更为激烈。不过一个现实是,互联网保险的各企业仍然深陷盈利困局,难以脱身。互联网保险,是美丽桃花源,还是危机四伏的沼泽地?

不同于互联网的单纯流量法则,保险业务的胜负取决于产品设计、风控模型,最关键的是能否盈利。

01 强强相争:互联网挑战线下霸权,五股势力明争暗斗

就目前我国互联网保险公司已有的经营模式来看,大致有五种:

分别为保险公司自建网络平台、电商平台、专业第三方保险中介平台、专门的网络保险公司和近些年新生的互联网健康等产业方平台。

国内大型保险集团基本都拥有了自己的网络销售平台,如中国人寿的“国寿e家”、中国平安保险的“网上商城”、“万里通”,以及泰康保险的“泰康在线”等;

就电商平台来看,目前淘宝、苏宁、京东、腾讯、网易等电商平台均已涉足保险销售。按照险种分类,主要涉及有汽车保险、意外保险、健康医疗保险、少儿女性保险、旅游保险、财产保险、投资型保险等等;

第三方保险中介平台则不属于任何保险公司,是由保险经纪公司、保险代理公司等保险中介及兼业代理公司建立的网络保险平台,提供保险服务。目前行业内知名度较高的平台主要有优保网、慧泽网、中民保险网等;

具有保险牌照的专业网络保险公司也诞生了众安保险、安心保险易安财险等。

近两年,与健康相关的产业方纷纷成立了自己的保险业务板块,比如水滴保、轻松保这些搭建外部场景的公益筹平台;还有评驾这类车联网平台;微医、春雨医生这类互联网健康平台。

一位从事保险行业的人士指出,以微保和蚂蚁保险为首的互联网保险企业潜力巨大。“近年来,有投保意愿的客户群体更为年轻化,且文化程度高,对新型事物接受能力强,作为使用率最高的两个软件,微信及支付宝依托海量的用户数据,能够重塑传统保险公司原有的产品设计方法、定价方式甚至风控模型,此外,相比传统的投保模式,互联网保险投保非常便捷,十分契合现在高节奏的生活方式。”

事实上,相比传统线下的“渠道+销售”的思路,互联网保险拥有成本优势,不仅价格更便宜,还借助互联网思维的营销策略降低了用户购买保险的门槛,客观上也起到了普及保险产品的作用,更通过互联网的流量触达到海量用户,弥补了传统代理人服务用户少的先天劣势。

02 互联网保险开启抢人大战,创新极快、门槛极低

大量互联网保险企业的出现,使得行业的市场格局正在向多样化转变。

除了传统持牌保险公司,按照场景不同、客户群不同,互联网保险分化出更长的产业图谱。比如在To C端,诞生了小雨伞、大家保大特保等销售平台;场景端出现了自有业务为场景的携程、搭建外部场景的轻松保、水滴保;To B端,一些场景定制类企业如量子保、悟空保、海绵保横空出世;围绕企业团险也有保险极客等。

热闹的市场吸引了不少资本的注意,大波玩家蜂拥而至。除了金融投资企业,字节跳动、小米科技、联想、正大集团等也已纷纷入局,跨界投资。

资本的催动下,互联网公司纷纷布局保险板块的业务。最好的佐证就是一年以来的人才流动。一些与保险领域相关的医疗、健康和养老公司都向保险业人才抛出橄榄枝。

今年2月,微医集团发布一则重要人事任命邮件称,友邦保险集团原区域首席执行官蔡强(John Cai)将加盟微医,出任微医集团董事会副主席兼首席财务官(CFO)。

蔡强具体职责为分管集团财务、投融资及保险事业群。随着蔡强加盟微医,也意味着微医上市的步伐可能会加速。蔡强于2009年入主友邦中国,是友邦中国第一位内地籍总裁,期间推动友邦中国营销员体系改革和区域寿险价值业务快速发展,5年间带领友邦中国的新业务价值翻三番。

今年5月,众安保险原CEO陈劲入职美年大健康母公司天亿投资集团,出任执行总裁。而美年也在近两年内推出了保险业务,试图实现体检、健康管理和保险的生态闭环。(详情请见《美年健康该做一次体检了》

事实上,作为市场上率先登陆资本上的互联网保险企业,众安在线可谓是人才培养的工厂。就在陈劲职务变动前后,众安出现了一系列人事变动。例如,众安科技原CEO陈玮加盟泰康在线;众安在线原汽车事业群负责人王禹加盟华农财险;众安在线原副总经理吴逖加盟合众财险;众安在线原高级副总裁兼健康险事业部总经理曾卓加盟美团等。

就像蔡强说的,“保险+健康”的经营模式是大健康的共赢模式,中国大健康行业将有几十万亿的市场潜力。与健康相关的企业,都在布局互联网保险业务。”

在轻松筹5周岁生日庆典上,轻松筹宣布更名为轻松集团,聘请原宏康人寿总经理张科出任CEO,而在这之前,轻松筹已经吸引了原安心保险总裁钟诚加盟,而这似乎昭示着昔日的互联网筹款平台的战略方向愈发明显。

先后吸纳两元大将,预示着轻松筹将加大力度在保险领域飞奔。

据了解,轻松保已为6亿轻松筹用户提供了事前的健康保障方案,投保用户突破3000万,并且轻松保还达到了单款健康保险产品13%购买转化率的成绩。五周年发布会上,轻松筹发布了新品“药神1号”保险。“药神1号”是抗癌险作为健康险的一个垂直细分险种,主要针对患癌后的用药贵、用药难问题,专攻抗癌特药,因此价格也很亲民。

相比于传统保险,互联网保险负债较低,负债压力小,采用轻资产运营模式互联网公司不必在全国开设分支机构,完全通过网络运营,极大的降低了成本。与此同时,互联网保险具备价格较低,小快灵的特点。互联网保险保额较小,客户分散,签订数量巨大。根据众安保险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其保费收入最高的是以退货运费险为主的其他险种,保费收入高达13.41亿元,但每份退货运费险的保费收入平均价格仅为0.7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保险创新速度快,针对新场景设计新产品。如运费险,碎屏险、扶老人险、雾霾险、摇号险等。

这些优势让互联网保险的门槛降低,另外,互联网企业大多数拥有自己的场景,尤其以互联网医疗为首的一众企业,有场景、有流量,都是成为保险业务的先决条件。诸如蚂蚁、微医之所以能够快速切入保险,都与巨大的流量和自身的场景相关。

不过,互联网仅仅是一个工具,保险的本质是金融服务。互联网企业们切入容易,但要做大、做强,困难仍然很多。

03 多维度竞争,盈利问题几家欢喜几家愁

互联网保险入局者众多,险种也不少,如今,在创新产品之下,天气险、摇号险更是五花八门。良医选取了几家极具代表性的险企进行对比。

以蚂蚁为例。

7年前,马云一句“网络卖保险不难”,引来不少业内的反对意见。近期,蚂蚁集团所递交的多达493页招股说明书,披露了旗下保险科技平台的规模与模式。

2010年,蚂蚁在淘宝平台上首次推出退货运费险,成为中国第一个线上场景险。3年后,马云、马化腾、马明哲联合发起成立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试水网上卖保险。

2015年4月,蚂蚁胜信成立,主要提供保险相关技术服务。同年9月,蚂蚁耗资12亿控股国泰产险,主要开展财产保险业务。

几个点的布局,都围绕财险。2018年,蚂蚁推出“全民保”和相互宝,开始入局寿险和健康险。

招股书显示,蚂蚁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线上保险服务平台,截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为518亿元,超过5.7亿支付宝用户通过公司平台投保或受保,或参与了互助项目相互宝。百亿规模,不过10年。以互联网工具为翅膀,保险行业正在飞速向前。

但并非每一家都如此幸运。

不同于电商推出的保险平台,泰康在线背靠“泰康集团”的大树,是传统险企线上化的典型案例。泰康在线披露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49.21亿元,同比增长超202%,净利润亏损3.42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2.5亿元)扩大36.8%。

自2015年成立以来,泰康在线尚未盈利,且随着保费收入的不断上涨,净亏损也在不断扩大。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泰康在线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6.7亿元、16.6亿元、29.5亿元、51.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0.85亿元、1.94亿元、3.56亿元、4.67亿元。

事实上,流量平台仅能销售场景化、碎片化的产品,几十元、甚至几元的单均保费居多,险企难以直接获得客户二次开发。循环往复,让一些互联网险企陷入了“保费越高,亏得越多”的怪圈。

由于纯正的互联网保险企业,易安保险。

梳理易安保险四年成长史,令人唏嘘不已。2016年2月,易安保险获批正式开业,成为众安在线、泰康在线、安心财险之外的第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从其股东来看,既有A股上市公司银之杰,又有民营石油巨头深圳光汇石油集团(下称光汇石油),还有西藏银必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银必信),这家公司后来被媒体质疑为“明天系”背景公司,也曾给明星赵薇借款15亿元收购万家文化而陷入风波。另有北京富邦恒业、北京恒屹鑫源科技、山东达能工贸、深圳锦久辰商贸等4家不知名的股东。

自成立以来,易安财险盈利情况逐渐由盛转衰。2016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57万元、711万元,2018年,由盈转亏,至-1.99亿元,2019年净亏损1.67亿元。

今年一季度,易安保险亏损高达2.62亿,还深陷人事动荡。2020 年 7 月,易安保险被银保监会实施接管。接管期限自 2020 年 7 月 17 日起至 2021 年 7 月 16 日止。

一方面是由于风控不足、依赖第三方渠道造成的高赔付、高续费及佣金支出等问题;另一方面是高额的科技投入费用让企业短期内难以实现盈亏平衡。

目前来看,互联网保险公司面临诸多挑战。

04 良医财经思考:市场是最好是试金石

虽然互联网保险行业发展迅猛,但占据的市场份额仍然较小。以人身保险为例。

根据统计,2019年,我国互联网人身保险全年累计实现规模保费1857.7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55.7%,增速虽然喜人,不过互联网保险的份额还是比较小的,相比2019年我国累计人身险保费的30995亿元,互联网人身保险保费只占总额的6%。

从目前披露的数据来看,只有众安在线一家盈利。

众安保险由欧亚平创立于2013年,甫成立就引来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的联合投资,此后众安保险又先后引入优孚控股(上海富豪张幼才通过女儿张真持股)、软银以及中金香港、摩根士丹利等机构股东,一时星光闪耀。

耀眼股东特别是“三马”的加持下,众安保险短短四年就赴港上市,2017年9月顶着“香港金融科技第一股”的名号在港IPO,募资115亿港元,上市后很短时间内市值最高突破1500亿港元,火爆异常。

2017年-2019年,众安在线净亏损分别为9.97亿元、17.44亿元、4.54亿元。2020年上半年,众安在线总保费收入67.7亿元,同比增长14.7%。盈利能力也创历史新高,归母净利润4.91亿,同比大增418.8%。

作为同批被批准备案的互联网保险企业,安心财险难以“安心”。财报显示,2016年到2019年四年间,安心财险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0.73亿元、2.99亿元、4.95亿元、1.06亿元。2020年第二季度净利润为-3641.7万元。

安心财险成立于2015年,相比众安保险晚了两年,但是同为国内第一批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但目前盈利状况却大不相同。

从业务看,安心财险选择了车险进行突击,但中国车险极为敏感,无论是监管力推之车险费改还是市场经营主体的风声鹤唳,车险利益体组成复杂多变,牵一发而动全身,创新博弈难度陡升。反观其他小型财寿险公司,多将意健险作为互联网创新发力端口。轻松筹拿下保险中介牌照后,凭借平台属性先后与多家公司联合推出健康险种,销量可观。

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不同的现状。虽然有互联网加持,但并不是保险企业的必杀技。稳定的股东和管理层,好的险种和切入角度,大的平台流量和资本支持,都是互联网保险缺一不可的。

总体看,互联网保险各企业仍深陷盈利困局。究其原因,主要是保险业务前期投入成本高。互联网保险企业发展初期,客户量不够,且而品牌尚未形成,另外,保费规模相对较低,不足以摊薄成本。

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轻资产模式,资产负债率较低、负债压力小,保单价格较低、数量较大,针对保险市场空缺定制特色保险产品,享受大数据分析带来的优势。但同时也产生了与传统发展模式不同的财务风险,如筹资渠道受限,盈利压力较大,保险产品存在定价风险,骗保风险增大,财务管理制度面临挑战。

互联网保险的崛起,其巨大的威力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倒逼那些大公司转型,开发保障全面、价格更便宜的保单。市场会教育消费者,也同样在教育生产者。大浪淘沙,最终留下来的只会是黄金。

部分参考资料:

南方日报《“互联网+保险” 市场规模或达3600亿》、泛华金控《专业互联网保险中介商业模式案例分析》、猎云网《字节跳动、滴滴、小米纷纷布局保险业》、亿欧《传统险企也可以互联网化》、中国银行保险报《共亏损13.5亿!互联网险企盈利怎么这么难?》、今日保《安心财险三年之痛: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等。(本文非商业稿件,如有观点引用侵权,请随时联系编辑,将第一时间下线)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医疗健康领域深度产业媒体。
良医财经特邀作者

医疗健康领域深度产业媒体。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