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交电商,“侵入”校园

未来消费 · 2020-08-30
社交电商,继续折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零售老板参考”(ID:lslb168),作者:何寒秀,36氪经授权发布。

互联网创业风口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社交电商,也是如此。鲜嫩的大学生韭菜,电商割起来太残忍。

潮水褪去之后,还没上岸的难免被看到裸泳。为了避免尴尬,创业者需要持续追踪风口。不过投资市场对某一风口的热情突然冷却,多少也会让后继无力的创业企业心情复杂,最后甚至不惜铤而走险。

不少社交电商平台,今天就颇有“迷途羔羊”的味道。

曾被称为社交电商鼻祖的拼多多,早已跟“社交”一词割袍断义。坚持以社交电商身份完成上市的云集,上市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旦打上社交标签,离“传销”查岗也就不远了。淘集集梦碎2019,破产清算留下一堆牵扯不清的财务纠纷后,2020年整个社交电商平台更加沉寂。

不过,曾以下沉市场为主要目标群体的社交电商平台,正悄悄改变套路,把目标对准高校学生。

社交平台盯上学生不无道理,相比下沉市场,学生人群更喜欢分享传播,是信息扩散传播的主力。相比下沉市场,高校学生群体的可支配资金更加充足。另外,在大学阶段“勤工俭学”,本身也是不少学生的生活“必修课”。

打着“自用省钱,分享赚钱”的社交电商平台,开始高调走进校园。可当不少学生交完平台所谓的“入会费”之后发现,这些平台不仅自用不省钱,分享更不赚钱,这可不就是新的韭菜收割机么?


自用不省钱,分享不赚钱

浙江湖州某高校大三学生李琳,2019年年底经朋友“介绍”,被拉进一个电商福利群。400多人的大群里,大部分都是本校同学。群里每天都会发来自蜜源这一社交电商平台的福利产品链接。

因为有认识的朋友背书,加上产品价格不高,平台又宣传自购也能赚钱,李琳萌生了赚点小钱的想法。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光靠自己买些生活用品和零食等,返佣点很低。一段时间下来,只有几十元的收入。“比如纸巾的价格大约10元,买了之后能返佣几毛。”

为了拿到更多的佣金,李琳随后邀请了亲戚,以及同寝室同学等10人注册成为新会员,但是家里的老人看不上平台上的产品,实际根本没在平台上买过东西。几个月下来,李琳只赚了也就几十元,“基本都是自购省下的”。

除了活动有特价,该平台的产品并不比淘宝等其他电商平台价格更低,质量也“不怎么样”,“主要是贪个便宜”。

之后,李琳发现平台有些不靠谱。“(群里人)一直让我加入会员,说可以拿下面人(扫描其邀请码注册用户)的钱。”

由于费用太高,李琳觉得根本没可能回本,于是并没有交钱。“就算是几百元,我估计也赚不到。”

和李琳一样,浙江杭州某高校大二学生叶丽丽,今年年初疫情在家期间,也被同学拉进了电商福利群里。在同班同学的鼓动下,她向平台缴纳了2500元的会员费。交完钱后才发现根本赚不了钱。

“想赚钱主要就是两种方法,一种是发展下线,拉人头,但是佣金比例很低。另一种是多卖产品,群里每天都会有平台挑选的产品文案、图片和链接,提供给大学生们转发到微信群里。商品很多样,单价有高有低。卖得多会有奖励。但达到奖励的标准是每月有几万元销售额。”

意识到可能被骗后,她尝试向介绍同学找说法,但对方表示也只能联系到他的“上家”,至于再往上找谁,谁都不清楚。“他自己也交钱了,根本没办法。” 


社交电商遍地开花,学生无处伸冤

社交电商平台在高校传播扩散速度惊人,有些学生甚至将老师也拉进了所谓的福利群里。

浙江某工商大学的一名毕业班班主任表示,2019年就有社交电商平台在校园推广。受疫情影响,应届毕业生就业问题比较严重,加上部分学生正好是电子商务相关专业,5月份学校复课,这类平台随之也在学校遍地开花了。

“别的班级不能精确统计,我们班超过半数(班级总人数26人)学生都加入了这类平台,比例非常高,其他班级也有类似情况。比较著名的是蜜源,其他还有芬香、淘小铺等等。”

该名班主任还表示,这些社交电商平台主要盯上的是大三、大四学生,还有部分毕业后暂时没找到工作的学生。

“我们班主任每个月都会到学生寝室去找学生座谈,很多学生都反映这个情况,只是程度不同,有些人沉迷比较深,大部分人还只是注册了会员。

班上五六个人花钱比较多,他们认为级别越高赚钱越多,最多的人花了五六千,少的也有五六百。大部分同学注册时就购买了所谓的‘大礼包’,名义上是花钱买东西,但明显是高价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然而由于社交电商的信息主要通过互联网扩散,目前为止,学校并没有特别有效的方法,只能通过来班会以及其他场合不断提醒学生防诈骗。

今年疫情影响下,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就业情况都不算理想,社交电商平台于是打着“自用省钱,分享赚钱”的幌子,找到了最佳收割时机。

《零售老板内参》了解到,大部分学生在明知被骗之后,碍于同学情分以及缺少维权手段,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吃一个“哑巴亏”,甚至在被骗之后,连告诉家长实情的勇气都没有。

叶丽丽表示,2500元会员费是她通过校园兼职网找兼职工作赚来的。“因为这个工作是网上的,也不耽误时间,操作也很简单,大家都想找这样的工作,所以挺多人交钱。”被骗后,她也没有将这一消息告诉家人,“他们知道了也没有办法。”


社交电商,“传销”明面化

与资本市场的冷却相比,社交电商的“传销化”发展套路越来越明面化。

以蜜源APP为例,根据《中国消费者》报道,蜜源APP最早分为三个等级,分别为普通会员、VIP会员和运营商。

三个等级对应的权利分别是:普通会员只能领取优惠券,没有佣金(现在新用户注册成功便自动成为VIP会员)。VIP会员的福利包括可领取优惠券购物、享受自己购物佣金的100%(在《零售老板内参》实际采访过程中,会员自购并没有100%返佣金,相反,返佣比例极低),得到直属粉丝(使用推荐码注册的会员)购物佣金的16.67%。

运营商除了享受VIP会员所有权利外,直属粉丝购物佣金的比例高达50%,同时享受间接粉丝购物佣金的33.3%。所谓间接粉丝,则是直属粉丝推广吸收的粉丝(以此类推)。

以运营商身份躺着赚钱的模式让不少学生心动。而要想升级成运营商也不是没有办法。免费升级成运营商需要直接邀请50人以上,且连续三个月结算佣金达到2000元或以上。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缴纳2500元,一跃站到金字塔顶端。

不少学生因此心甘情愿地交了2500元,希望从此就走上躺着赚钱的道路。然而如果只是交2500元就能升级,岂不人人都是运营商?

依据《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或者要求被发展人交纳费用或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中的任何一项行为,都已经属于传销范围。

社交电商大举高调侵入校园,到底是无知呢?还是真无畏呢?

事实上,社交电商自诞生之日,就跟传销牵扯不清。自称社交电商的平台,包括云集、淘集集、花生日记、粉象生活、蜜源、爱库存好衣库环球捕手等,甚至连阿里旗下的淘小铺,其运营商三帅六将都曾因涉嫌传销,被有关部门点名甚至罚款。

被称作“后电商新物种”的社交电商,曾因被验证为可行的模式(拼多多、云集等),复制门槛低(主要靠烧钱补贴),一度成为资本追捧的“香饽饽”。

这些平台上的产品或是比正常电商平台的价格高出许多,以“高额回报的消费返利”吸纳消费者入会,完成金字塔搭建,或是以低质低价的产品,吸引下沉市场以及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在平台上消费。但无论哪一条,显然都不足以支撑一家公司正常发展。

2019年底,淘集集爆雷,靠烧钱拓展市场份额的社交电商模式,投资滤镜忽然被关闭。而社交电商平台高调走进校园,看似风风火火,实则已是穷途末路。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金达

环球捕手

好衣库

爱库存

裸泳

下一篇

出海东南亚,对外投资新趋势、资金合规流动、获取商业机会和服务,都是出海企业关心的话题。

2020-08-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