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创投,一个意外的CVC故事 | 36氪专访

36氪品牌 · 2018-09-03
你所不知道的高通创投

2008年,沈劲走进了高通中国的负责人办公室。其时,担任互联网服务部负责人的他,已经在这家以芯片为主营业务的跨国公司工作了5年。

他是来主动请缨的,目标是这家公司的风险投资部门。

在当时,高通创投进入中国已经5年,在软件、半导体等领域陆续出手了五六个项目,“整体手速比较慢”。沈劲在加入高通之前,就已经拥有丰富的创业经历,由他创办的佳网 传播早在2000年就在加拿大上市。对他来说,转战投资并不艰难,更多是像一次“转坐在桌子对面”的角色变化。

如今来看,2008年是一个拐点之年——这一年发生了辐射全球的金融危机,但同时又是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的间隔期,此后十年波澜壮阔的中国创投史也正由此启幕。

很快,沈劲成为了高通创投(中国)的掌舵者。在他的带领下,高通创投抓住了这十年:在他们四十多家的被投企业名单中,站着相当一部分各个行业的领跑企业。如小米科技、触宝科技、中科创达、摩拜、商汤等。

相较于许多CVC(企业战略投资部),高通创投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它并未依循多数企业战投所高举的“唯战略协同式”的投资逻辑,也并非以完全的“财务投资人”视角出发,而是寻求在上述两种极端情形之间的某种平衡。所以在高通的被投企业中,既有小米科技、触宝科技、中科创达、摩拜、商汤等一类看似关联甚密的公司,也有海豚浏览器、爱乐奇、奥科美等一类在业务看似遥远的创新者。

当CVC正愈发强烈地成为中国创投市场中的一支绝对力量,高通创投的故事或许是一个例外,但它也正因此成为了我们理解CVC的绝佳样本。

“两条腿走路”

至今令许多CVC深感困惑的“终极难题”——“投资究竟应更倚重财务回报,还是战略协同”——也曾一度是高通的苦恼。

在高通创投刚刚成立的几年里,其出手速度并不快,其中掣肘之一正是:在这两个问题选项中,高通究竟应该选谁?

经过多年的摸索,高通才有了它的答案。这组答案被沈劲归为三条——

最容易想见的一种是:有明确的业务相关性,譬如小米,它不仅是高通的被投企业,也是高通的重要客户,这也是多数CVC的投资逻辑;

第二重作用则被定义为“高通对创业创新圈的传感器”,意指在一些高通尚未探及的领域,以投资的方式了解前沿动态。比如在去年11月高通宣布的9家投资公司中,无人零售领域的零号元素、教育领域的爱乐奇、美科科技、农业领域的奥科美等,正是此类投资的代表;

还有一重考虑在于,高通也试图通过投资来实现生态圈的建立,这一点和小米生态链的逻辑颇有共通之处。

简单来说,高通认为CVC是可以实现“两条腿走路”的,即兼顾财务回报和战略协同,而未必要执念于某一方。不过,即便是面对后一种情形,高通也尽可能地给予对方更大的自由空间。

这不只是说说而已。一个确定的细节是,在高通和被投企业签订的书面版投资协议,不会出现任何有关“商业限制”的条款,“让被投企业保持独立,是我们一以贯之的原则。”

一个例证是,在沈劲刚刚加入高通风投部,投资移动社交软件“贝多”时,对方曾差点拿到一家知名CVC的投资,但对方“提出了一箩筐的合作要求”,“贝多”最终选择了宽松度更高的高通。

一个更具代表性的案例是小米。高通的核心业务是其远超同行的芯片技术,这也是小米极度渴求的“上游产品”,但在双方达成投资协议后,小米使用过联发科、英伟达等与高通有竞争关系公司的产品,但高通对此并不以为意。“最重要的还是企业自身的发展,而不是把他们网罗在我们自己的阵营里,当一个小弟来培养。”

一定程度上,高通的坦然来自于它的“自信”。

 在高通做出对小米投资的决策过程中,投资团队中曾出现一些质疑的声音,主要缘于当时的小米还没推出第一款手机,估值却已经很高了。而在沈劲坚持的原因中,除了对雷军作为一个成熟创业者的信任之外,“小米一定会和高通合作,因为只有高通才能提供最好的技术”也是关键因素之一。

一样的钱,有什么不一样?

回头来看,在过去的15年里,每一波时代的“大机会”,高通都没有错过。

在风投部门创立之初,高通就投了机锋网、海豚浏览器;当移动广告兴起时,高通果断投资了亿动传媒;在移动互联网兴起时,高通揽获了包括小米、易到、触控科技等一批明星公司。但同时,一度被整个创投圈追捧的O2O、互联网金融等“巨坑”,高通都看似轻巧地避开了。

某种程度上,这是高通的“幸运”。按照沈劲的话来说,过去十来年最大的机会是围绕移动互联网展开的,而高通的主营业务是芯片是保证手机运作的核心物料,也是整个技术领域变革的基础,这天然决定了高通对整个商业世界大趋势的理解和判断力。

这种幸运同样可以运用在高通的投后赋能上。

正是由于对整个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通盘理解,高通对被投企业的建议总是直指核心的。比如在他们投资的幼儿园共育平台神州鹰后,给了一条重要提醒:这虽是一家看似做线上生意的公司,但千万要重视来自线下的数据,“不像很多app上线后,分分钟都知道有多少人在下载使用,但幼儿园是在线下的,所以神州鹰并没有以一家线上公司的思路来运营。”而后,在高通创投的建议和帮助下,神州鹰快速加强了对线下数据的掌握力。

高通的国际化布局,也为他们的投后服务带来了极大增持。对于许多中国公司而言,由于没有足够的国际知名度,踏出国门的第一步往往很难,而高通的高强IP能为它们带来良好的品牌背书。同时,正如沈劲提到的“高通产业链”也能充分应用于投后支持上,比如在触宝科技这个项目中,多个国外手机厂商均是高通的合作方。

一个略有“偶然性”的加分项在于,沈劲本人曾多年负责高通在中国的市场工作,他对品牌、营销等领域参悟颇深。高通投出的技术类公司居多,这类公司的特点是:产品好,但品牌力不足。而这恰恰是沈劲发挥“业余专长”的地方。

硅谷式的克制

近年来,诸如高通创投这样的CVC,在整个一级市场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2018年上半年,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投资霸主——阿里和腾讯分别投出1000亿和1200亿,这一数据超过了它们两家去年各自的投资总额,腾讯以其“投行化”“开放化”的投资方针,已经开始大量投资甚至早至A轮的项目。

一位FA人士此前接受36氪采访时坦承,相较于财务投资机构,CVC的优势显见。由于资金量更充沛,它们对被投公司的估值和回报周期更坦然。同时,它们又非“人傻钱多”,因为很多大公司的投资部门和业务团队都有良好协同,而正由于他们身处产业之中,对相应领域初创公司的发现力并不弱于专业的财务投资机构。

在接受36氪采访时,沈劲多次强调了高通对财务投资机构的态度:“整体是合作共赢”。这一点,从高通的投资逻辑上亦能得到印证:高通多以“共同投资”的身份参与项目,这与一些战投对“领投”的推崇截然不同。

同时,高通还与一些投资机构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比如,由他们与红杉牵头的创业大赛至今已走过了十年,启明、IDG等投资机构多年来积极参与。在高通投出的案例中,有相当一部分正是来源于这些财务投资机构的直接推荐。

最近,高通创投作为重要参与者的“企业创投联盟”正式成立,联盟成员还包括腾讯投资、小米科技、联想创投等17家知名企业。在一些初步尝试风投的企业们面前,高通已经扮演起“老大哥”的身份。过去一段时间里,不断有年轻的CVC们向沈劲“取经”,比如平衡财务和战略的微妙关系,如何管理被投企业等。

沈劲说,未来中国的CVC数量肯定会远超美国,一个已经显现的趋势是,相当一部分还在创业阶段的公司也已尝试用投资的方式扩充业务格局,比如商汤科技,在它快速融资的同时也做了一些对外投资。

高通在投资上会始终坚持“硅谷式”的理性克制——无论是投资数量,还是领域上,“都不会无限制扩张”。如今,高通基本保持在每年七、八家公司的投资节奏;投资领域上,则由原本的移动互联网逐渐转移到前沿科技。

高通渴望抓住未来,这也是驱动高通创投走到今天的根本动因。“过去三十年,大家在解决的都是人与人的连接,以后的侧重是物与物的连接。”如今,在高通重点布局的机器人、无人机、物联网、VR/AR等领域,崭新的故事已经在发生。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WhatsApp Business 的长期目标是成为客服中心的低成本替代品。

2018-09-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