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电竞人

三声2018-11-29
无论是增长速度还是留存率,相比于越南和巴西,印尼市场对电竞都给出了更好的反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声”,作者 张一童。36氪经授权转载。

下午四点,大屏幕上终于出现了游戏画面。

距离原定的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了近5个小时,数量有限的柜式空调聊胜于无,闷热的空气在会场里蒸腾。

后台忙碌异常,这是赛事承办方Revival TV第一次在雅加达以外的城市举办比赛,电缆问题给他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这个年轻的团队在过去一年间刚刚步入正轨,成为印尼本地最受信赖的赛事承办方之一,并获得了本土机构DNC的投资。

不过,观众们并没有失去耐性,事实上,更多人涌入了场馆。超过5000名观众聚集在这里,舞台前的水泥地上坐满了人,为了腾出更多位置,主办方不得不撤下了悬挂在舞台一侧的幕布

当《Mobile Legends:Bang Bang》(以下简称MLBB)的名字终于出现在屏幕上,会场响起了欢呼声。

这款发行于2016年的手游由中国游戏公司上海沐瞳科技开发,国内译为《无尽对决》,在印尼拥有超过2000万活跃玩家,这几乎是印尼全部游戏人口的一半。除了现场的5000多名观众,还有数十万观众正通过Facebook Living同步观看比赛直播。

又一次确认了现场情况,沐瞳科技印尼分公司负责人Caya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Game.ly印尼负责人Ryan坐在他的右手边。作为手游直播平台触手的海外产品,在东南亚刚刚上线不久的Game.ly赞助了本次MPL决赛。

MPL决赛现场

这一幕像是一个缩影。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东南亚无疑是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后最重要的目的地。巨大的人口基数和极高的年轻人比例创造了全球最具增量的市场,“一带一路”等相关政策的提出,让这种远航兼具政治和商业价值。

在这股几乎覆盖了全领域全行业的浪潮中,中国互联网向东南亚倾倒着它的影响力,填充新的市场,链接更多资源,甚至创造新的行业和生态。

现在,这样的变化属于电竞。廉价智能机的进入和移动竞技游戏的推广让东南亚成为游戏玩家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荷兰资讯公司Newzoo数据显示,印尼2017年的游戏市场收入已经达到8.8亿美元,游戏人口达到4300万,有望在2019年突破1亿。

来自中国的游戏厂商和直播平台正在有意识地进一步加快当地电竞行业的成长速度,这包括迅速搭建一个以厂商为核心的赛事体系,也包括寻找更多本地合作者。

他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也收获了数量众多的狂热受众。年轻人们骑着摩托,穿过街巷,赶往一处,耐心十足地等上5个小时,只为了看上一场比赛。

摩托车是印尼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在这个潜力巨大,值得一试的市场背后,中国玩家们跃跃欲试。

到南洋去

尽管输掉了比赛,但走下台的Jess还是立刻被狂热的粉丝团团围住,他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和粉丝一一合影。

作为EVOS战队的当家选手,Jess的另一个身份是印尼最大的网红,他在Youtube和INS拥有超过800万粉丝。2017年,Jess成为一名MLBB玩家,此后,他开始上传一些攻略向的游戏视频,并渐渐打出了名气。

Jess no limit在youtube和INS拥有超过800万粉丝

很快,新加坡人Ivan向Jess抛出了橄榄枝,他邀请Jess加入自己的俱乐部EVOS,成为一名MLBB职业选手。

如果在一年前,Ivan可能并不会对印尼市场青眼有加。

长年驻扎在新加坡的Ivan在日本有着自己的房产生意,还在柬埔寨拥有5家小肥羊火锅连锁店。2016年,出于个人兴趣,Ivan组建了他的第一支职业战队,是一支DOTA2战队。此后,他在泰国、印尼、越南和新加坡拥有19支战队,覆盖了LOL、DOTA2、CS:GO等诸多热门项目。

在当时,主机电竞还是主流,这意味着,网速和硬件条件极大程度决定了电竞在当地市场的普及度和发展空间,对于整个东南亚而言,这都不是个好趋势。

此前,越南和泰国是Ivan最重视的市场。国家的支持和广泛的网吧覆盖率,使得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越南拥有最好的电竞成绩。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东南亚赛区预选赛中,越南在6个项目中均排名第一。在实现GPL四年冠之后,《英雄联盟》在越南成立了单独的VCS。

泰国则有着更强的付费意愿。“泰国的电竞爱好者中有超过50%是女性,她们的付费意愿很高,我们在泰国为选手做一些包装,很多在当地都已经成为了明星。”Ivan告诉《三声》

与前两者相比,拥有最多人口的印尼几乎是沉寂的。作为东盟第一大国,印尼的国土面积达到了190万平方公里,但却由17508个岛屿组成,分散的国土使得网络光缆的铺设变得格外困难,除了不稳定的网络状态,也带来了昂贵的上网费用。这些都阻挡了主机电竞在印尼年轻人中的普及,这其中甚至包括了MOBA这一游戏类型本身。

智能机的出现和推广带来了改变,这种改变源于中国手机厂商对印尼市场的重视。

雷军在印尼

2017年9月,身穿印尼传统服饰巴迪衫的雷军出现在印尼第三家小米授权店的开幕式上。事实上,早在当年2月,小米已经宣布将在印尼本土设厂生产手机,产品主要供应印尼市场,计划年产量将达到100万台。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印尼智能手机市场,小米出货170万台,市场份额达到18.3%,位居第二,OPPO、vivo则分列三、四名。

对于移动互联网玩家们而言,手机市场的变化成为了一个前提。国产智能机以低廉的价格进入当地市场,更多人得以用更低廉的设备和上网费用接入互联网。2017年,印尼网民数量达到1.327亿,占总人口的50%,这其中有65.7%的印尼网民通过智能手机上网。

和东南亚迅速增长的网民数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开始消失。在国内市场竞争份额初定的情况下,更多公司开始向海外寻找新的空间。

猎豹移动智库的统计显示,2017年东南亚六国前200名APP里中国APP占比约三分之一。覆盖范围也从最初的工具拓展至游戏、电商、短视频、直播、互联网金融等多个领域。

在产品出海之外,对于巨头而言,这种渗透还通过投资并购等手段完成,包括本地服务平台Go-jek、电商独角兽Tokopedia和Lazada等在内,印尼为数不多的头部互联网企业背后都站着腾讯和阿里等中国公司。

越南本土最大的互联网公司VGN由腾讯控股,发行平台Garena由腾讯控股,是AoV、《阴阳师》等游戏在东南亚的发行商,已经在纽交所上市。

一个特别之处是,东南亚网民对产品体验表现出了更大的包容度。此前已经在其他市场被验证的产品和内容模式在这里获得了同样好的反馈,而新产品和新公司也获得了突破巨头垄断,重新洗牌市场的机会。

沐瞳科技是获益者之一。

“印尼市场的表现在我们的意料之外。”沐瞳科技印尼分公司负责人Caya对《三声》说。

2016年,沐瞳科技正式向全球发行MLBB,在原有的预测中,相比印尼,巴西、越南等地区更可能有好的表现,“这些地区是《英雄联盟》和DOTA2的受众,对MOBA游戏有着更高的接受度。”

但实际情况是,无论是增长速度还是留存率,印尼市场都给出了更好的反馈,“MOBA游戏还是有一定的排他性,反而是印尼这些之前接触MOBA游戏较少的玩家表现出了更高的热情。”Caya说。

沐瞳重新调整了市场战略,将东南亚作为了重点,在产品上,这体现在一系列适配于当地特点的具体设计。

“我们找了很多的机器来测试,去更好的适配当地的主流机型。OPPO、小米和三星在东南亚有着最高的市占率,我们一直在优化,让玩家能够在现有的网络环境和硬件条件下,更流畅地体验游戏。”Caya说。

这是一个不断权衡的过程,“我们其实牺牲了一些特效上的表现,让游戏包体更小,这些能够让更多印尼本地玩家愿意去体验。”Caya说。MLBB还采用了分包下载的模式,进一步减小了首次下载的包体大小,以配合当地较慢的网络速度和有限的手机容量。

业务的不断深入,促使沐瞳在印尼设立了分公司。在沐瞳位于雅加达的办公室,除了两名中国员工,其余30多名员工都在印尼本地招聘。

“招募当地员工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本地文化,比如我们为印尼定制的英雄Gatotkaca来自印尼神话传说,策划设定是印尼员工共同参与头脑风暴的。”Caya说,“我们的印尼客服都可以讲本地Bahasa语,这可以更好地服务当地的玩家。”

截止目前,MLBB在印尼的注册账号已经超过1.2亿,并拥有超过2000万月活跃用户,连续18个月占据印尼畅销榜第一。

根据印尼传说设计的英雄Gatotkaca

主导和加速

2017年5月,沐瞳第一次在线下组织小型比赛,比赛地点定在了菲律宾的一家商场里。

“我们第一次办比赛,没有经验,但玩家非常热情,这让我们更紧张了。”Caya说,由于商场里没有网络信号,工作人员最后跑到天台用4G网络支持比赛到结束。

网络、场馆、设备等基础问题之外,在最初,沐瞳甚至很难找到专业的合作方,“大家对电竞没有概念,也很少有团队做这件事。”

这不仅仅指的是搭建、舞美、转播、解说等赛事举办过程中专业人才的缺乏,也包括了职业化俱乐部的缺乏。

MPL第一赛季选择了开放报名的方式,共有8000支队伍参加了报名,在这其中,大部分队伍都由玩家临时组建。即使是正式队伍,大部分战队也依然通过玩家排行榜的方式选拔队员,这远远落后于已经形成系统青训体系的中国等其他国家的俱乐部。

但这种不成熟并不影响玩家对赛事的追捧,3天决赛的线下到场观众超过了5万人,与此同时,在为期4个月的赛事中,Facebook直播总播放量超过1600万,打破了印尼电竞联赛的观看记录。

世界性的市场趋势在印尼得到了印证,甚至得到了更热烈的回应,电竞依然最受到年轻人欢迎的内容之一。特别之处在于,特殊的市场环境让印尼直接越过了PC电竞的时代而进入拥有更广泛受众的移动电竞时代

中国厂商有意识进一步加快这一行业的成长速度,第一步是更快搭建起一个完整的赛事体系。

“我们希望对标LPL,对标DOTA2的Ti,能够越来越专业,将MPL在东南亚做成一个持续性的最具影响力的电竞赛事品牌。”Caya说。

除了已经开放的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缅甸四个赛区,Caya表示,沐瞳还计划将在印度、泰国、越南等更多地区进行赛事运营。赛事规划也包括一个调动更广泛玩家参与,覆盖不同层级的赛事体系。

“不仅仅是顶端的知名赛事品牌,我们还希望在底部扩展更多业余赛事,包括一系列的校园赛、城市赛,包括基于民间群体的社区赛。不仅仅是每周都有比赛看,同时通过底部赛事夯实体系,不断为顶部的职业联赛输送优秀选手。”Caya说。

直播平台帮助赛事更快摆脱纯粹的市场宣传性质,成为一桩真正的生意,它们为厂商和战队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也帮助更可行的商业闭环的形成。

在现在,这件事同样由中国公司来完成。

MPL的决赛舞台上,手游直播平台Game.ly印尼负责人Ryan发表了讲话,作为触手的海外产品,Game.ly不仅仅是本次比赛的赞助商之一,同时也赞助了本次进入MPL决赛的一支印尼本土战队。

游戏玩家的迅速增加为直播平台提供了用户和内容支持。从2017年开始的直播平台出海有了新的方向。

2018年1月,YY旗下的海外直播产品BIGO TV上线了独立手游直播平台CUBE TV,成为第一个在海外正式上线的游戏直播平台。此后猎豹旗下LiveME推出游戏直播平台Fluxr,虎牙和触手先后推出了Nimo TV和Game.ly。

EVOS战队基地

和中国市场类似,通过赞助和直播签约等多种方式,直播平台成为了职业战队的重要支持者。Nimo TV是EVOS战队的赞助商之一,除此之外,EVOS与Nimo TV签订了专属直播条约,平台签约金占据了EVOS总收入的30%。

“共同打造一个生态”

直播平台和大型互联网公司之外,电竞正在东南亚撬动更多资源。

第三方赛事以更活跃地姿态进行,组织主体也更加多样,除了直播平台、硬件公司和印尼本土各大电信公司,个人也是第三方赛事的组织者之一。印尼著名歌星Giring自筹经费组织的leSPL印尼全国游戏竞技联赛覆盖了多个热门游戏项目,在印尼本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新的市场环境下,厂商主导着新体系的建立但也报以了更加开放的态度,这使得第三方赛事的发展在东南亚获得了更多空间。

“第三方赛事对我们起着很大的促进作用,我们的态度还是比较开放,我们也愿意去赞助和支持一些大型的第三方赛事。”Caya说。

传统电视媒体的加入有望为电竞带来更多外部注意力。Kompas TV的直播车停在赛场外,内容采购负责人Julie刚刚从雅加达飞抵泗水,以完成本次MPL总决赛的电视直播。在不久之前,这家有着50年历史的传媒集团还曾转播了Ti8的决赛。

“直播电竞是一次新的尝试,传统的广告主不知道什么是电竞,电竞的潜力有多大,我们也在测试和教育市场的过程中。”Julie告诉《三声》。

内部系统的完善还在持续进行中。这包括了产链接分工的不断细化和专业化。沐瞳在官方赛事中和印尼本土赛事承办方Revival TV保持着持续的合作,对方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第三方赛事的举办机会,并获得了本土机构DNC的投资。

尽管大部分战队的组织依然松散,但是包括EVOS在内,已经有一批俱乐部老板开始更系统和多样地管理自己的队伍,MPL的季后赛席位也逐渐稳定。

Ivan试图将越南先进的训练体系和在泰国已经试验成功的选手包装计划引入印尼。MPL总决赛当天,EVOS在场馆一侧的咖啡馆里放上了摊位,用于售卖俱乐部的周边,刚刚过了中午,160多件俱乐部队服已经销售一空。

印尼信息与通信部长Rudiantara在MPL决赛现场

这种完善也包括了印尼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持续推进。印尼信息与通信部长Rudiantara向《三声》表示,印尼正在持续推进光缆建设工作,将印尼境内500个地区的网络联通起来,预计在今年,中部地区就能全部实现连接。

对于互联网行业发展有所欠缺的印尼而言,一定程度上更接近传统体育系统的电竞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发展起属于印尼的本土年轻化产业。

尽管在这一过程中,从基础建设,到移动硬件,再到作为内容提供方的游戏和直播平台,中国企业在印尼电竞行业发展的每一个环节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希望中国的企业不仅仅是将印尼作为一个市场,而是共同建设更健康的生态。”Rudiantara说。

尽管目前看来,这个生态中的大部分公司还赚不到钱,但成长速度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成本在翻倍,收入也在翻倍。

外部势力和资源正在涌动,试图进入这个圈子,这包括更多寻找新机会的中国玩家。

此前,《王者荣耀》海外版AoV在台湾和越南市场受到了更多的欢迎,现在,腾讯加大了在东南亚其他地区的宣传投入,汽车驶过泗水的街道,可以看到路边的大幅广告牌上是AoV的宣传画。

香港HKA战队收购了越南游戏攻略网站guidegame.vn,并在胡志明市组建起了一个15人的内容团队,以此为平台扩展更多功能属性。目前,guidegame.vn覆盖越南、印尼和泰国等多个东南亚国家,拥有用户530万,每月的增长在50万左右。

已经有不少中国投资人找到了Ivan和他的朋友们。不过Ivan表示大部分的俱乐部老板都不打算出售,甚至对投资也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这个市场刚开始,未来会很大,不会太久,最多一两年,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准备。”Ivan说。

在东南亚,对电竞的支持和推广是整体性的,并持续在更高政治维度发酵。11月28日,组委会宣布明年的菲律宾东南亚运动会将首次把电竞作为正式奖牌项目,MLBB也成为第一个确认入选的比赛项目。

对于Ivan和同行们而言,他们期望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卖是不划算的。”

不过,对于那些对东南亚市场志在必得的中国玩家们而言,价格总是合理的。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猎豹移动表示,“猎豹移动App的广告变现收入主要来自第三方SDK,而非猎豹移动App自身的行为。

2018-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