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剧场做成“生态”,这家南京公司为南京文化消费市场增加更多可选项

36氪江苏2021-04-14
去年5月,2020南京高成长性企业名单发布,南京蓝色天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榜上有名,成为唯一一家以“戏剧”和“剧场演出”为核心业务入选的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江苏商报,原文标题《南京公司把剧场做成“生态”​》,记者 张甜甜,36氪经授权发布。

从初创企业到高成长性企业,从见证南京戏剧“做出百万票房”到打造南京戏剧节品牌,八年间专注做戏剧的蓝色天际通过“生态链建设”给南京文化消费市场增加更多可选项,也让产业发展有了更多可能。

2009年,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北漂”吴玮玮选择来到南京,做戏剧市场。20岁出头的他正好遇到处于成长期的南京演出市场。四年后,吴玮玮选择辞职创业。

“第一,这个市场到底有没有前途;第二,我的方向在哪里,该怎么做,这两件事想明白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就可以干,”吴玮玮说。

他为企业选的LOGO 是一架在天空中翱翔的纸飞机,命名“南京蓝色天际文化传媒公司”。之所以叫“蓝色天际”,是希望自己能在文化产业领域自由、蓬勃生长,不断向行业内最好的企业看齐,向最新的方向前进。

如今,公众眼中的蓝色天际,已成为南京戏剧的“标配”。《浮士德》《戏台》《宝岛一村》《无人生还》《恋爱的犀牛》《茶馆》……在把一台台精品送上南京舞台的同时,他们还参与了南京戏剧节和南京青年戏剧节两个本土戏剧品牌的“养成”。

去年5月,2020南京高成长性企业名单发布,南京蓝色天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榜上有名,成为唯一一家以“戏剧”和“剧场演出”为核心业务入选的公司。

很多人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从5个方向做1个生态

吴玮玮给自己和公司的定位都只有一个——做戏剧,而且只做戏剧。

他们把这个看作是“本”。所有业务都围绕这个中心展开。

凭借着对市场潜力的认知,吴玮玮认定,这将是所有在剧场演出的艺术门类里,爆发最快的一个市场。“除了电影之外,与歌舞、音乐剧、交响乐等相比,戏剧已经是所有剧场演出艺术门类里面相对大众的,”吴玮纬说。

他自有一套完备的“生态链建设”体系。

“第一个部分是南京业务核心的南京戏剧节,以及围绕南京戏剧节展开的所有的业务。第二个部分是创作端,我们设在北京的制作公司主要解决版权、剧目制作和剧目投资。2019年在南京进行世界首演的《浮士德》,是我们投资出品制作的戏,以后还有很多部。第三个部分是‘爱话剧’平台,是一个社群端。第四个部分是演出经纪,每年在全国开展几百场巡演。第五个部分是我们为了未来准备的,就是青年戏剧人才和作品的挖掘和孵化。”

在他看来,这个产业需要铆着劲儿往下深潜,也要能一环紧扣一环,才能形成一个可再生、可持续的“生态系统”。

关于戏剧的工作,吴玮玮已经痴迷了至少16年。这项事业的吸引力在于,他们的努力将一次又一次影响这座城市、周边城市甚至全国戏剧消费群的消费、选择和审美,给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消费增加更多新的可选项。

一边探索一边冒险

如果要把蓝色天际此前的发展划分阶段,2014年是一个关键点。

在吴玮玮印象中,这个时间线将南京戏剧市场的发展切割成“两重天”。

“2014年之前,戏剧的商业演出是不多的,而全靠票房的就更少了。”吴玮玮却踌躇满志,他笃定,这是一个可以深挖的市场。“观众其实是有看戏欲望的,但是你怎么找到他们,并且对他们匹配产品?这是一个大问题。”

对蓝色天际和吴玮玮来说,观众代表着市场。这是“做成”所需的必要条件中最重要的一个。“我们一定要看重每一张票,每一张票就是对应一位观众,市场的容量是绝对可以大量发掘的,只不过那时候没有人去做这个事。”

当时,很多人质疑他们太“冒进”。因为“至少每个月或者每一个半月引进一场演出”听上去实在冒险。

而“冒险”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常态。

斥巨资制作话剧《浮士德》,被吴玮玮称作是“多年来从事话剧事业的一个理想”。作为“2019年·南京戏剧节”压轴大戏,话剧《浮士德》是蓝色天际自创立以来单体投资量最大、占用资源最多、剧组人数也最多的一个项目。而这种体量的项目首演放在南京也尚属首次。

“你有机会跟世界最顶尖的导演和演员合作,是特别光荣的一件事情,但是相应的要求也比较高,你要能把这个顶尖的演出呈现出顶尖的效果是非常难的。”吴玮玮算了一笔账,专业翻译请了近40个,预算也一超再超,而他们手上与《浮士德》项目并行的还有南京戏剧节和南京青年戏剧节的筹备执行等工作,“这其中的难度你是想象不到的,但除了努力去做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第一次被放到全国的聚光灯下。包括媒体、专业剧评家、观众的注视,都如浪潮般向他们涌来。

吴玮玮用“很疯狂”来形容那段时光里的团队和自己。

他每天拿着一张满满当当的时间表,进出一个又一个会议室,从凌晨到后半夜,大脑跟着团队和对接人在不同频道来回切换。

为了保障演出呈现效果,他们甚至需要自备一套幕布和地板。因为在大部分剧院中,地板与幕布的颜色尚且无法做到绝对统一。

但吴玮玮觉得,这是团队在“见大世面”的过程中成长升级所必须经历的。

“像我们这群人,都是属于自我探索出来的一代,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你只能凭着经验摸索答案。”但吴玮玮觉得,这些都算不上是坎儿,”你只要创业就会遇到问题,然后一边解决问题,一边向前发展。”

“把想做戏剧的人都送到舞台上去”

2017年,他们参与主办的南京戏剧节上线。“每个月都有大戏上演。那个时候我们真正开始知道,其实南京每个月都可以有票房收入过100万的戏。”吴玮玮说。

到了2019年,南京戏剧节已经成为一块“金字招牌”,不仅吸引南京观众,更有很多外地戏迷特意赶来看戏。

其间,作为压轴大戏的话剧巨制《浮士德》世界首演在南京,舞台是南京的,观众是全球的。

在他看来,南京戏剧节则是促进演出市场的内循环,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看到来自全球的大制作。而南京青年戏剧节是为了扶持原创,为南京本土创作市场寻求更多的可能性。

他觉得蓝色天际是一家“总是想在行业前头的企业”。因此,在吴玮玮眼中,“找出在南京想做戏剧的人,给他们机会做作品”是头等大事。因为,无论是对蓝色天际,还是南京演出市场来说,都太需要原创力量,让其可持续、健康地走下去。

2019年3月,首届“南京青年戏剧节”宣布上线。这场定位为“落地江北,服务南京,辐射江苏,影响全国”的戏剧节为期共36天。这几乎成了本土剧团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亮相,包括木草月青戏剧工作室、得意戏剧工作室、南国剧社、南航艺术学院等团队参与其中。

此外,“2019·南京戏剧节”也宣布,戏剧节“青年单元”将与上海青年戏剧节、杭州青年戏剧节、苏州青年话剧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推出以四地为核心的巡回演出季和孵化平台,建立长三角地区青年戏剧联盟机制,并计划以南京为基地,邀请专家展开学术讨论,举办学术论坛,探讨中国青年戏剧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为两省四市的青年戏剧人才搭建更为广阔的交流平台。

在首届青年戏剧节新闻发布会上,吴玮玮说,“如今,南京的戏剧市场较为繁荣,然而,很多演出是靠引进,本土没有形成良好的戏剧生态。作为第一届‘南京青年戏剧节’,这是抛砖引玉的一届,是传递信号的一届,也是建立戏剧生态的一届。”

对戏剧节,他给出了三个关键词:展示、交流、孵化。

“作品做出来只是第一步,下一步需要充分地演。”吴玮玮觉得,他们的功能并不是“孵化一部作品”而是要“孵化创作的希望”,要让创作者“见舞台,见观众”。“因为戏剧作品不像电影,演完一场就结束了,创作者需要不断在一场又一场的舞台演出上成长起来,他要不断见观众,不断演出,跟观众磨合,才能学会如何完善作品,才能形成自己风格,最终成长起来。”

而在南京众多戏剧人眼中,这“有点像燃起一堆篝火,让人循着火光而来”。

“我们由衷感谢戏剧节为我们青年戏剧人搭建了交流与展示的平台,汇集更多的青年戏剧作品,吸引培养新一批年轻观众,鼓励热爱戏剧的青年走上专业创作道路。”木草月青戏剧工作室创始人张蕾说。

而吴玮玮想感谢的是这个时代。在采访前一天,他们主办的一场演出门票在一个小时内售出了1000张。在他看来,这可能是很多南京戏剧人在几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消费水平也在提高,互联网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飞速发展,这几年,各级领导对文化市场,特别是戏剧都给予了非常大的关注,还有文化产业引导资金、文化消费补贴,都在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所以我们很庆幸自己赶上了这个时代,”吴玮玮说。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为了进一步吸引海内外优秀高层次人才、团队和科创企业,就更应从选才源头上实现“高站位”、“高质量”、“高标准”,努力从过去的规模化增长转向寻找差异、打造特色、深化产业结合,快速自我迭代。而通过打造更为过硬的选拔办赛模式,则可以更加精准地为当地“筑巢引凤”,为海内外优秀创新创业人才、团队和科技型企业搭建展示平台,为大批高潜质企业提供发展助力。

2021-04-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