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拼多多敲钟:两位程序员做出760亿市值

投资界 · 2020-12-17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均以亚马逊为发展模板,而Wish却瞄准美国城市以外中下层消费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张继文,36氪经授权发布。

昨晚,美版拼多多敲钟。

投资界(ID:pedaily2012)12月17日消息,昨晚,Wish母公司ContextLogic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定为每股24美元。上市首日收跌16.46%,报20.05美元,最新市值为117.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8.2亿元)。上市首日大跌背后,或许跟Wish的产品存在仿冒现象有关。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均以亚马逊为发展模板,而Wish却瞄准美国城市以外中下层消费者。它的商业模式与拼多多相类似,因此,它被称为美版拼多多。值得注意的是,Wish的创始人之一张晟是一位在广州长大的潮汕人。在公司刚刚转型做电商的时候,他最先想到从中国进货,解决了公司的货源问题。

从2013年至今,Wish共融资16亿美元,背后投资人包括Formation 8、GGV纪源资本、DST、创始人基金、淡马锡、君联资本、华创资本等。

中西合璧,两位技术宅创业做出760亿市值

Wish上市背后,是两个程序员实现财富自由的故事。

1981年,彼得·舒尔泽斯基出生在波兰华沙。小的时候,他经常出入廉价便利店,对空置的商品货架深有感触。11岁的时候,舒尔泽斯基跟随父母搬到了加拿大滑铁卢。几年后,他便就读了本地的滑铁卢大学。在读书期间,舒尔泽斯基与来自中国广州的张晟(Danny Zhang)同住一间宿舍。二人都对计算机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从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毕业之后,舒尔泽斯基进入谷歌工作,张晟先后在雅虎、Lime Wire 和AT&T工作。在工作期间,舒尔泽斯基曾带领团队参与开发了GoogleAdwords/AdSense等经典产品,是当时的技术带头人;张晟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拥有9项专利,曾与别人一起在专业期刊发表文章《 Algorithms for Detecting Cheaters in Threshold Schemes 》。舒尔泽斯基和张晟均成为了技术大拿,并有各自擅长的领域:张晟专注于大数据广告,而舒尔泽斯基主要研究搜索算法。这为创办Wish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2009年舒尔泽斯基离开了谷歌。当时的他手里积攒了一笔不小的收入,足以支撑他肆意放松两年。他反而选择宅在家里写代码,用了六个月的时间,编写了一个全新的软件——ContextLogic。这款软件主要提供推荐服务,将Twitter消息和新闻等信息呈现在最可能关心这些内容的用户眼前。随后苏尔泽斯基发现,尽管技术前景不错,但该公司在面向大型发行商展开销售时遇到了困难。苏尔泽斯基表示:“我们的商业开发表现糟糕,无法招聘到足够优秀的人才。坦白地说,我们搞砸了。”

苏尔泽斯基并没有丧失信心。Wish的母公司ContextLogic Inc于2010年6月在特拉华州成立,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2011年5月,舒尔泽斯基邀请大学时的旧友张晟,加入自己团队;2011年底,在舒尔泽斯基和同伴张晟的共同努力下,Wishwall.me横空出世,这也就是Wish的前身。当时的Wishwall.me是一个图片推荐网站,只是一个列出愿望清单的平台,并没有销售产品,但通过这种方式Wish聚集了需求端的数万用户。

2013年,舒尔泽斯基和张晟偶然发现Wish大部分商品的销售走向并不是加利福尼亚、加州等繁华地区,而是来自于佛罗里达、德克萨斯等中心较为落后的地带。出生在普通家庭的舒尔泽斯基非常了解低收入劳工阶层的生活状态。2013年3月,Wish加入商品交易系统后,走上了一条与亚马逊截然不同的道路——低端路线。

但是,美国商品的成本很高,Wish很难拿到便宜货源。后来,张晟听从一位华人朋友的建议:将中国的低价商品卖到美国。于是,Wish开始接触中国商家并签约了许多中国卖家。如此一来,商品流通过程的中间商及相应的加价便被消除了。在Wish平台上的商品十分低廉,7美元的运动裤和15美元的智能手表随处可见。

令人惊喜的是,转型不到一年的Wish平台交易额便达到1亿美元。2015年,Wish进行“自我革命”,先是上线了科技电子产品类Geek App和母婴类Mama App,后又推出专门针对“女性经济”的化妆美容类商品的垂直应用Cute。

现在,它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与零售商和批发商合作的购物平台,提供了从羊毛衣到香奈儿5号香水、牛皮胶布到MacBook Air的几乎所有品类产品。随着Wish成功上市,两个技术宅做出约760亿人民币市值。

为何被称为“美版拼多多”?94%商家来自于中国,一年营收20亿

这家来自于美国硅谷的公司,为何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除了创始人之一张晟来自中国广州以外,Wish的大多数商家也来自中国。招股书显示,目前Wish在100多个国家/地区拥有超1亿月活用户,平台约有超500000名卖家签约销售,而绝大多数卖家都来自中国。Wish称:由于中国卖家能以极具竞争力的价格出售优质产品,平台发展最初主要针对中国卖家,而中国是过去十年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国。

由于Wish的产品价格低廉、主打下沉市场,因此其被称为“美版拼多多”。此外,Wish也采用了个性化推荐算法,主张“人找货”,而不是“货找人”,这与拼多多的主张相近。

此前,Wish的创始人舒尔泽斯基在公开演讲中表示过,现在的电子商务有两点缺失,一点是产品设计上的缺失,指的是人机交互的方式,人们寻找和购买东西的过程主要是通过搜索框;另一种是人口统计学的失败,有一些人被主流遗忘了。

为了吸引被主流忽视“隐形人”,Wish先低价策略吸引用户再利用社交媒体进行裂变式传播,从而扩大用户群体。据悉,Wish每年光花在Facebook上的广告投放费用就高达1亿美金。这与拼多多通过微信砍价进行传播,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事实证明,Wish的商业模式是行得通的,其财务数据便是最好的佐证。招股书显示,Wish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1亿美元、17.28亿美元、19亿美元,营收保持稳步增长。其中,2019年增加的1.73亿美元收入,主要来自于物流收入和小市场收入。

Wish在其IPO相关文件中写道,“在2018年推出自己的物流服务后,很多卖家和制造商都选择使用Wish物流,因此,相较于2018年的600万美元物流收入,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Wish物流方面收入为1.31亿美元-1.37亿美元,有较大幅度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期间,Wish增长明显。受疫情影响,失业潮来袭,人们开始降低消费水平,Wish这类廉价电商更受消费者欢迎。LearnBonds数据显示,在3月份疫情期间,Wish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亚马逊,跃居榜首。6月份,Wish平台每天售出300万件以上产品,其订单来自全球139个国家。

在疫情的推动下,Wish的用户有所增长,营收也相应上扬。招股书显示,Wish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17.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2%。然而,亚马逊、Target和沃尔玛营收同比增幅分别达到37%,155%和79%。与其他零售电商相比,wish的成绩并不突出。

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亚马逊、eBay等平台已经开始向廉价电商领域发力。面对亚马逊、eBay占据统治地位的北美市场,wish依靠低价策略和社交电商的模式在电商领域杀出一条血路实属不易。在疫情这只黑天鹅的推动下,北美的下沉市场将会迎来更多参与者,Wish也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拒绝Facebook和亚马逊收购,如今,两位创始人身家过亿

Wish的科技属性决定了它是一个烧钱机器,但这并不影响投资人对它的信任。成立10年间,Wish 一共融资 16 亿美元,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Founders Fund 、GGV Capital 、君联、华创等知名投资机构。

在Wish母公司ContextLogic成立之前,舒尔泽斯基凭借着ContextLogic系统拿到了17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背后投资人包括Pankaj Shah、CRV等22位个人及机构投资人。2010年ContextLogic成立;2012年5月,Wish拿到A轮800万美金的风投,投资人是杨致远和硅谷著名风投之一Formation 8。

没过多久,舒尔泽斯基和张晟做的Wishwall.me吸引了Facebook的目光。Facebook表示愿意出价2000万美元收购ContextLogic,并将它整合到自己的广告和新闻订阅系统中。当舒尔泽斯基婉言拒绝这笔钱的时候,一位投资者冲进了他的新办公室,告诉他:“去为一个擅长商业运营的人工作吧。”

不过,舒尔泽斯基并未动摇,继续着自己的探索。2013年,Wish正式进入电商领域。同年11月,Wish启动B轮融资,Formation 8、GGV Capital和杨致远合计投资1900万美元。

2014年,Wish连续完成了两轮融资,这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Founders Fund、Formation 8、GGV Capital、君联资本、心元资本、杨致远、Jared Leto等顶级VC机构和个人。这一年,Wish开始进一步拓展中国供货商资源。作为投资方之一,君联资本在其开设国内办事处、整合国内物流等方面提供了支持和帮助;2015年 5 月得到了俄罗斯富豪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等知名投资人的 5 亿美元融资。

2016年,Wish引起了亚马逊的关注。当时,亚马逊一位高管邀请舒尔泽斯基到西雅图会见亚马逊创始人也是舒尔泽斯基的偶像——杰夫·贝索斯。在会面前,舒尔泽斯基便写信给贝佐斯的执行助理,表明自己无意出售自己的业务。但是,贝索斯仍坚持见面。因此,舒尔泽斯基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赶到了亚马逊总部,并开了一天会。“贝索斯委婉地提出收购邀约。”舒尔泽斯基回忆道。因为舒尔泽斯基签署了保密协议,便没有透露更多有关收购的细节。

拒绝贝索斯的收购邀约后,Wish在2017年获得F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淡马锡、DST、Third Point Ventures、Founders Fund、光际资本等;2019年8月,Wish获泛大西洋领投的3亿美元H轮融资,估值为112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IPO前,管理层合计持有28.1%的A类股票,74%的B类股票,合计拥有68.7%表决权;此外,DST、GGV作为外部股东,持有超5%股权。其中,创始人舒尔泽斯基持有Wish18%的股份,目前已离开Wish的张晟仍持有4.2%。按照市值768亿人民币计算,彼得·苏尔泽维斯的身家将达到约137亿人民币,张晟的个人身家则超30亿元人民币。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