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大事件丨电话会议变成公开骂战,明星疫苗股大跌140亿

杨亚茹 · 2020-12-07
780亿估值的疫苗公司,最后被35亿“贱卖”了

“你们把我们这些炒股票的当傻子吗?你看看万泰生物二级市场估值是多少,你竟然卖的那么低!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这是对我们广大中小投资者的一种背叛,一种羞辱。”

“能不能换一下沃森的董事长和管理层?”“你们是主动卖泽润的,还是管理层逼迫你们买的?”

质疑声充斥着整场电话会议······

沃森生物(300142.SZ)的一纸公告彻底激怒了投资人。面对投资者在电话会上毫不留情的“开炮”,沃森答曰:“我们主动卖的,我们是专业的,我们是对沃森倾注了感情的,请相信我们。”

受出售泽润事件影响,周一A股开盘,沃森生物大跌20%,触及跌停,盘中市值抹去140亿元。

被炮轰、问询后,转让按下暂停键

12月4日,沃森生物公告称,以11.4亿元向淄博韵泽等企业转让其所持上海泽润32.6%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由67.8%降至28.5%。

同时,淄博韵泽还将向上海泽润增资,而沃森生物放弃增资的优先认缴权。在上述交易完成后,沃森生物将不再拥有泽润控股权。淄博韵泽注册成立于2020年11月19日,背后控股股东为杭州泰格

按照公布的股权转让计划,沃森生物对上海泽润的估值为35亿元。上海泽润研发二价HPV疫苗、九价HPV疫苗多年,其中二价HPV疫苗药品注册申请在6月获得受理,有望于明年上市。而一直被视为上海泽润对标对象的万泰生物(603392.SH),当前市值超过780亿元。

也就是说,在上海泽润旗下产品即将迎来里程碑事件时,母公司突然举牌“贱卖”,这成为投资者在之后的电话会议上质疑沃森生物管理层的重点。投资人提出公司应该停牌,甚至提出向监管层举报、公司应该更换董事长和管理层。

12月6日,深圳交易所向沃森生物下发问询函件,要求说明接盘方背景、董事会成员是否尽责等7大问题。

12月7日早间,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6日紧急以口头和电话的方式召开了公司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决定暂不将转让上海润泽股权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这是沃森生物发布股权转让公告、继而在电话会上遭遇炮轰、接着收到深交所问询函件后,最新的应对措施。

“贱卖”真相和套现离场

将上海泽润直接对标现在的万泰生物,其实并不合理。

今年4月,万泰生物正式登录二级市场,彼时其发行价格仅为8.75元,对应4.34亿股总股东,其初始市值仅为38亿元,这与目前上海泽润35亿元的估值相当。而且,万泰生物的HPV疫苗进度还远快于上海泽润。

在万泰生物上市之前的2019年,其二价HPV疫苗已经成为首支获批的国产宫颈癌疫苗,定价329一支。目前,其九价HPV疫苗临床三期进度快于上海润泽,四价联合戊肝HPV疫苗处于临床前阶段,第三代20价HPV疫苗正在研发阶段。

产品之外,需要考虑的是万泰生物当前翻了34倍多的市值是否存在泡沫。疫情之下,疫苗板块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今年8月,万泰生物股价一度逼近300元,之后一路缓慢回调至200元以内。尽管如此,万泰生物的市净率估值依然高达33.46倍,在生物疫苗板块首屈一指。

直接将万泰生物目前超过780亿元的估值套在还未有产品上市的上海泽润身上似乎并不严谨。但HPV市场前景广阔,尤其是九价疫苗更受市场欢迎,手握临床三期二价和临床一期九价HPV疫苗的上海泽润,其估值要考虑其未来的增长空间。

普通投资者期待上海泽润未来产品上市后有更高的估值,为自己带来收益,但对于沃森生物的管理层而言,利害关系却不是十分紧迫。

沃森生物在2010年于A股上市,彼时,其物创始人兼董事长李云春持股比例超过20%,但伴随着过去10年的接连减持套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李云春对沃森生物的持股仅剩下3.13%。

有意思的是,沃森生物目前的第二大股东刘俊辉(持股4.89%)一边减持沃森生物套现,一边认购竞争对手康泰生物。根据沃森生物7月发布的减持公告,从4月9日至6月23日期间,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累计减持24次,套现4.2亿元。

伴随着沃森生物对转让的紧急叫停,关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疫苗研发投入是否合理等问题还未厘清,这场闹剧还会有续集。

+1
9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沃森生物

万泰生物

康泰生物

泰格

下一篇

我们是刚刚而立的 ex 后浪,我们也是被拍在沙滩焦虑的 80/90 后。

2020-12-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