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航空业都在渡劫,“飞机代驾”公司却赚翻了

天下网商 · 2020-12-04
摆渡飞行员忙得脚不沾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敲黑板”(ID:qiaoheiban8),作者:汪帆,36氪经授权发布。

越来越近的疫苗,对全球航空业是一大利好。

一周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再次调高了对全球航空业损失的预测,它们认为今明两年,全球航空业累计亏损额将达到1570亿美元。

IATA认为,航空业寒冬仍在继续,正经历二战后最大的冲击。

今年3月以来,全球已有近20家航空公司宣布破产或终止运营,在疫情发展顶峰时期,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干线客机被迫停运。

然而,全球航空业一片萧条之际,一项业务却空前火爆——“飞机代驾”。

1 疫情催生了“飞机代驾”的火爆 

美国人史蒂夫·佐丹奴,和他的飞行员小伙伴们,是今年最忙的空中飞人

佐丹奴经营着一家专门从事飞机运输和测试的公司——Jet Test。

史蒂夫·佐丹奴

Jet Test拥有一批摆渡飞行(Ferry flying)专家,负责在全球范围内运送空飞机。

摆渡飞行,通常应用于以下场景:制造商向客户交付新飞机;将飞机移入或移出基地进行维护;将空客机从一个机场移至另一个机场等。

要开展摆渡飞行业务,必须获得由国家航空管理局颁发的书面授权。

Jet Test于2006年开始运营,按照航空公司的程序,Jet Test获得百慕大航空运营人许可证(AOC),其性质与大型航空承运人相同,甚至有自己的航空标识——JTN。

原则上来说,Jet Test相当于一家小型航空公司,航空公司该有的都有,除了飞机。

是的,Jet Test没有任何飞机,只有一大批飞行员,工作就是替别人开空飞机,说白了就是“飞机代驾”。

史蒂夫·佐丹奴和副驾驶艾丹·艾伦前往塞班岛。

疫情以来,国际航线一度停运,Jet Test也不得不歇业了两个月。

不过,佐丹奴不急不躁,“我们预料到了飞机进出仓库的巨大需求。我们屏住呼吸等待第一波浪潮来临。”。

根据民航业咨询机构 CAPA报告,2017年全球超过 30000 架的商飞机队中,近50% 的飞机是以租赁的方式运营。

租约期满,航空公司可以根据情况决定续约或归还,这就造就了摆渡飞行的需求。

Jet Test的合作伙伴们

受疫情影响,国际航空旅行减少,大量飞机闲置,世界各地的机场,都将未使用的跑道和滑行道变成了供闲置飞机停放的临时停机位。

“从那时起,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就是将短期存放的飞机,运送到长期存放的停机位中。”佐丹奴回忆,为了运送这些大家伙,他曾经在六天内飞行了超过5万公里。

 2 “飞机代驾”是精英中的精英 

不是所有飞行员,都能被称为“飞机代驾”。

航空公司花费数年培养的飞行员,可能只会驾驶一种飞机,但“飞机代驾”需要掌握多款飞机的操作要领。

以Jet Test为例,佐丹奴和他的飞行员们,必须先在37座涡轮螺旋桨客机上通过考验,才能一步步打怪通关,直到可以驾驶“天空之王”——拥有400多个座位的波音747。

天空之王——波音747

 “当你驾驶一种客机的飞行时长达到9000小时,驾驶习惯就会根深蒂固,闭着眼睛都知道每个开关在哪。”

佐丹奴有18500个小时的飞行时长,相当于在空中连续飞行了两年多,烂熟于心的飞机机型覆盖10个类别。

这几乎是每个“飞机代驾”必经的考验。

Jet Test的飞行员,多拥有数十年国际航空和军事飞行的经验,能熟练驾驶波音、空客几乎全系机型,与十余家航空公司合作,每年在六大洲间进行250余次的飞行操作。

同样从事飞机运输的OSM航空公司更厉害,拥有一个庞大的飞行员人才库,里面有成千上万一流飞行员。接单后,系统可以在几分钟内分配给最合适的飞行员。

OSM飞行员储备

“我喜欢飞行,摆渡飞行和常规商业飞行的区别在于,你真的在驾驶这些飞机,这是真正的操纵杆和舵,它们具有巨大的吸引力。”飞行员罗宾·杜里表示。

3 跨大西洋摆渡是终极考验 

当然,摆渡飞行是一份相当危险的工作,因为有时候需要跨越冰川、山峰和海洋。

2020年5月,OSM接到任务,从加拿大将两架空客A321飞机运送到斯洛文尼亚,系统快速匹配到了两名具有丰富经验的“飞机代驾”。

参与此次航线飞行的两名“飞机代驾”

航线从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出发,通过冰岛的凯夫拉维克,夜间穿越格陵兰岛,最后到达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

该航线为北大西洋航空摆渡航线。

北大西洋航空摆渡航线

它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飞行员发现,目的是将战斗机从北美运送到欧洲。

漫无边际的大西洋、冰川和群山环绕的狭湾,它也被称为史上最危险的航线。

跨大西洋摆渡是对飞行员和飞机的终极考验。

“这已经不是飞行,而是战略。”摆渡飞行员莎拉·罗夫纳表示,只有经历了多次试飞并有一定声誉的飞行员,才能获得跨大西洋飞行的机会。

莎拉·罗夫纳

然而,再有经验的人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摆渡飞行员几乎都有过朋友和同事丧生的经历。

飞行员戴夫的父亲也是一名摆渡飞行员。1999年,他的父亲在执行飞机交付任务时,在加拿大一座山上坠毁。

飞行员罗宾·杜里在撒哈拉沙漠上空飞行期间,经历过部分发动机失灵、副驾驶员在高空晕厥甚至躲避地面武器射击等各种突发险情。

“每次旅行都会有冒险。”杜里说:“你需要成为一名可以承担所有飞行任务的飞行员。”

佐丹奴对此深表赞同,除了运输飞机,他和团队还要提供飞机的测试服务。

比如为经过维修或改装的飞机进行试飞,包括那些改装后用作货运、灭火等用途的退役客机。

佐丹奴和小伙伴成功交付飞机

对所有摆渡飞行员来说,这项工作,不仅需要经验,更需要胆量。

4 沙漠仓库也供不应求 

当然,受疫情影响,生意火爆的不仅是飞机代驾,还有飞机仓储。

在美国马拉纳的干旱沙漠中,Ascent航空运营着世界最大的飞机储存、维护和回收仓库。该地区干燥和炎热的气候条件最适合停放飞机,以保证它们的良好状态。

沙漠机场

“我们的客户来自六大洲的航空公司,或多或少都进入了长期储存状态。”Ascent首席商务官斯科特·巴特勒说,“每周有5-8架飞机到达仓库,而且再也没有离开。”

随着疫情加剧,沙漠仓库也变得越来越紧俏。巴特勒表示,目前全球飞机存储设施的容量已达到约75%。

“我们有1200英亩的土地,理论上可以容纳约450架飞机。现在,我们在马拉纳就有350架飞机,在图森有70架飞机。完全不够用,所以我们准备明年在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市再造一个仓储基地。”巴特勒说。

今年2月,巴特勒所有仓库加起来也不过停了一百架飞机。

Ascent航空飞机维修仓

虽然财源滚滚,但佐丹奴也有困扰。

“我最大的烦恼是,全世界完全缺乏标准化。”佐丹奴说。

由于各个国家应对疫情封锁的政策和程序不尽相同,跨国的摆渡飞行面临复杂挑战。

为此,Jet Test的调度员每天要花费三到四个小时来更新图表,其中包含飞行所到每个国家的各项限制要求。而这些要求,甚至每分钟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佐丹奴和副驾在机场准备下一次飞行

有时候,为了到达目的地,“飞机代驾”们甚至要辗转多个地点,迂回前行。

比如,为了将一架波音737-300货机从柬埔寨金边运送到刚果金沙萨,佐丹奴要辗转三四个国家,办理数本护照,并计划好Plan B,以防被拒签的风险。

这听起来似乎很麻烦,但是对于Jet Test来说,一切不过是“甜蜜的烦恼”。

参考资料

https://edition.cnn.com/travel/article/ferry-flights-jet-test-transport/index.html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