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泰禾系多家影院停业,黄其森“文娱梦”半途搁浅

时代周报 · 2020-12-04
不止是影视项目,泰禾的多元规划也遭“断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帅,编辑:徐曼曼,36氪经授权发布。

北五环安立路是北京首座泰禾影城坐落的位置,墙外的黄色招牌上面泰禾影城的字体依然光鲜,然而,影院内部却有点落寞。

时代周报记者12月3日来到泰禾影城(立水桥店),影城室内光线黑暗、门可罗雀,从张贴在门口的公告中得知,从11月27日起,该影城已正式停业。

“因为离家比较近,我们办理了会员卡,今天来看看能不能退卡,现在都没人了,卡里的钱也退不了了。”前来退卡的王梓(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泰禾影城承诺会员卡永久有效,复业后可以再用,但是泰禾影城究竟何时能复业呢?

根据王梓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拨通了泰禾影城相关工作人员的电话,店员告诉记者,“如果需要退卡,我们会通知会员,现在没有撤店,会复业的。”但是当记者问及何时复业时,该店员表示,因为停业非常突然,店里员工11月份的工资并没有发放,目前大家都希望泰禾影城能够顺利复业。

1 多地泰禾影城停业

除了北京之外,多个地方泰禾影城面临关店或转让。12月2日,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致电多个泰禾影城分店,泰安、郑州、西安、天津等多个城市的泰禾影城,电话均无人接听。而在营业的上海泰禾巨幕影城(ScreenX118广场店)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归属国关影城,但是因为合同尚未到期,所以名字并没有更改,合同到期后,会做店名变更。

据媒体报道,泰禾影院关停后或将用于质押,而未来是整体出售还是继续经营,还是个未知数。

12月2日,泰禾系一位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虽然春节档和寒假是院线的黄金销售期,但是,泰禾系的资金已经无力支撑影视业务走下去。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北京泰禾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影视”)成立。泰禾影视经营范围涵盖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以及电影的发行、电影放映等业务。

2017年7月15日,泰禾影视首家影城在北京立水桥正式开店,紧接着,泰禾系方面称泰禾影视已经成功开拓了北京、深圳、杭州、西安、泉州等城市,泰禾系将全线铺开在一二线城市、省会城市的影院,截至目前泰禾旗下共有24家影院。

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2018年泰禾影城合计收获5483万元票房,位列各大影投第120名;2019年,泰禾影城累计票房升至1.34亿元,位列影投票房榜第57位。

在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的“泰禾+”战略布局中,泰禾影城一度是重头戏,业内猜测,泰禾系一直将其院线业务对标同为商业地产出身的万达电影(002739.SZ)。

然而,在疫情影响下,各大院线从年初开始停摆,且停摆造成的影响已持续到了第三季度末。在近期陆续发布的Q3财报里,华谊兄弟(300027.SZ)、万达电影和中国电影(600977.SH)股份有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光线传媒(300251.SZ)实现了6400万的净利润,但比去年仍下滑了94%。泰禾影院也无法独善其身,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泰禾影院的票房收入仅为3659万元。

而同时影响泰禾影院未能迎头赶上其他院线的原因,还有泰禾本身的债务困局。

2 泰禾债务困局待解

10月24日,泰禾集团(000723.SZ)发布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泰禾集团尚未能完成17泰禾MTN001、18泰禾01、17泰禾MTN002、17泰禾01、18泰禾02、H7泰禾02本息的兑付,截至2020年9月30日,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459.05亿元,截至三季报披露日,该公司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487.10亿元,尚未支付的利息为64.76亿元,年内到期债务将达555.11亿元。对泰禾集团来说偿还到期债务,仍然需要大笔的资金。

据天风证券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以来,泰禾集团转让旗下多家公司股权,2019年3月25日-9月27日,转让股价对价就多达125.87亿元。2020年6月24日,泰禾集团将增城两家项目公司各19%的股权出售给五矿信托,交易总对价为10.99亿元。

此时发展影视业务,对泰禾集团来说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互联网时评人赵历城(化名)坦言,节省多方的投入,打包资产出售以获得资金回流、补上债务窟窿,或许是泰禾集团的更优选择之一。

不只是影视项目,泰禾集团的多元规划也遭“断臂”。11月12日,据彭博援引消息人士称,中国平安和阳光保险竞购泰禾集团控股股东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寿险子公司,目标估值约10亿美元。

7月30日,泰禾集团终于迎来了它的骑士万科。双方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泰禾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9.9%股份转让给万科旗下海南万益,转让价款合计为24.26亿元。

虽然迎来了“白衣骑士”,但这个转价款于债务而言,只是冰山一角。此次协议内容与外界预料大不一样,万科并没有成为泰禾集团的大股东,只是选择做了二股东,还设置了一系列前置条件。

根据框架协议,需要泰禾集团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债务重组方案能支持公司恢复正常经营,以及支持公司可持续经营,并且要双方一致认可。

谈及与泰禾集团能否获救,万科总裁祝九胜曾对外表示,这取决于泰禾集团的自身求生欲,以及金融机构与泰禾集团的共识,要么集体上岸,要么集体沉船。

2017年12月22日,资金危机出现之初,黄其森还曾对媒体表示“2018年泰禾集团销售额的目标是再翻一番至2000亿元。”伴随着危机的爆发,12月28日,泰禾盘价为6.90元/股。截至2020年12月3日,资本市场对泰禾显然已经失去信心,泰禾股价跌至3.88元/股。

在外界看来,陷入困境的泰禾集团只能依靠自救。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以专业视角解读中国资本趋势和产业变革。
时代周报特邀作者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以专业视角解读中国资本趋势和产业变革。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万达电影

中国平安

下一篇

谁说直播带货凉了?

2020-12-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