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千亿资产还不起3亿欠债,湖南第一民企入困局

华商韬略 · 2020-12-03
成也多元,败也多元。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华商韬略,36氪经授权发布。

成也多元,败也多元。

又一千亿级民营企业吃到多元化的苦果。

2018年是傅军的高光时刻。彼时,由他统治的新华联集团不仅蝉联湖南民企老大,而且连续14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100强的行列。

傅军本人除了入选“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榜单,还以320亿身家位列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创下近年来排名新高,并成为湖南株洲首富,可谓名利双收。

然而,就在短短一年后,这家资产超千亿的民企却被区区3亿债务难倒了。

2019年11月底,新华联集团财务公司向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拆借两笔资金,本息合计3亿元,拆借时间为一周,可到期后只归还了2088万元利息,迟迟没有归还本金。

调解无果后,2019年12月20日,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因债务违约将新华联集团告上法庭。

总资产超千亿,账面资金92亿的新华联集团却连3个亿都还不起?外界对此议论纷纷。

而这笔3亿的债务违约,也推倒了新华联集团债务危机的多米诺骨牌。

2020年年初,民生信托发难新华联,对其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

新华联集团持有的新华联、北京银行宏达股份、赛轮轮胎、科达洁能等上市公司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总市值超百亿。

紧接着,3月6日,“15新华联控MTN001”债券实质性违约,本息合计10.698亿元;4月21日,“19新华联控SCP002”债券实质性违约,本息合计10.681亿元;5月6日,“19新华联控SCP003”债券实质性违约,本息合计3.732亿元……

截至目前,新华联控股存续的6只债券中,3只构成实质性违约,未按期兑付的金额高达25.1亿元,另外3只债券利息也延期支付。

与此同时,新华联集团旗下核心公司的业绩也出现大幅下滑。2020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营收为109.9亿,同比腰斩,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84亿。

由于频繁违约,债券融资的路子也被堵死。评级机构大公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C。

按照惠普和穆迪的评级分类,C级意味着:前途无望,不能用来做真正的投资。

无奈之下,傅军开始变卖资产偿债。2020年2月,新华联清仓辽宁成大股权,回流资金13.39亿元;3月,新华联先后减持赛轮轮胎和北京银行股权,回流资金约14亿元。

为了还债,傅军几乎把所有能筹钱的法子都用遍了。能摆上货架的都摆上货架了,能质押的也都质押了。截至2019年末,新华联集团持有的新华联股份质押比例达到97.7%。

即便如此,在新华联的巨大债务压力面前,这也只是杯水车薪。

截至2020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资产总计1111.55亿元,负债合计887.42亿元,资产负债率近80%。其中,流动资产539.48亿元,已无法覆盖634.19亿元的流动负债。

据东方金诚披露,未来三个月内,新华联控股面临或回收的债券金额达38.60亿元。

业绩下滑、债券违约、评级下降、融资困难、股权冻结……问题不断的新华联,让傅军进入创业30年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横跨地产、文旅、化工、石油贸易、酒业、矿产和金融等十几个行业,控股公司近200家,拥有14个中国驰名商标,控股、参股上市公司8家,员工近5万人……

这是傅军创业30年打造的庞大业务版图。

1990年,33岁的傅军告别16年体制内生涯,东拼西凑了1000美元正式下海创业。

凭借此前做外贸局局长和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积累的关系和经验,他以外贸生意起家,将湖南的乳猪、乳鸽、莲子等土特产品卖到马来西亚,再把马来西亚的橡胶、木材等销往国内。

初入商海,傅军做生意全凭“诚信”二字。

比如,做莲子贸易时,恰好赶上湖南发生水灾,莲子价格飞涨,如果取消此前与经销商签订的供货合同,他要多赚八、九万元,但他还是舍弃了这笔巨利,坚持履行了合同。

“弄砸一笔买卖,就会失去一个朋友。不讲信义,没有朋友,我今后还怎么在生意场上立足?”傅军说。

后来,那个马来西亚经销商和傅军成了好朋友,逢人便夸傅军讲诚信。

凭借人脉和诚信经营的好名声,傅军每每遇到困难,都能遇贵人相助。

他的第一个“贵人”是马来西亚商人曾钦泉。

创业之初,没钱没人没经验,是曾钦泉帮他渡过难关。1992年,傅军回国经营地产生意,曾钦泉二话没说,就给了他500万元。傅军从吉隆坡飞长沙的飞机还没到,曾钦泉的钱就已经到账,连借条都没打。

1997年,傅军在长沙建造华联大厦,因合作伙伴违约,资金链面临断裂,曾钦泉又拿出700万元支援。加上时任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总裁王国良、中国银行湖南分行分业管理处处长李鑫胤等几位好友接连帮忙融资,傅军这才成功渡过难关。

依靠地产生意,傅军积累了第一桶金。新华联的多元化之旅,也随即开启。

1994年,傅军回到家乡醴陵,合资组建湖南华联瓷业;1996年,新华联看准市场对制冷剂的需求,投资东岳化工;同年,新华联投资近3000万元,与日本三菱汽车、7319工厂合资成立湖南长丰汽车公司;1997年,新华联进入白酒行业,后与五粮液集团合作,生产“金六福”酒……

到2002年,房地产、白酒、陶瓷等生意渐成气候,为新华联贡献了约1.8亿的利润。

傅军信奉“篮子理论”:“企业有了一定的资本,就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这个篮子真的要摔一下,那鸡蛋可能都摔破了。但如果我还有一个篮子,一个篮子摔了,还有一个篮子,还剩下一半”。

2002年,打响“金六福”后,傅军挥举资本,跑马圈地,加速构建多元化商业帝国。

▲2004年,傅军将金六福的控制权转让给了四川汉龙集团

石油贸易板块,新华联是最早拿到进口原油牌照的28家企业之一,拥有多个大型油库和近100个加油站。

矿产领域,傅军频繁在全球范围内抄底镍矿、金矿等。其持有的新疆坡北特大型镍矿是全国第二大镍矿,储量超过200万吨。

金融领域,傅军不仅先后参股长沙银行、天津银行宁夏银行、北京银行和大兴安岭农村商业银行等多家银行,还曾斥资20亿与卢志强、史玉柱等共同发起设立国内首家民营资本创办的再保险公司——亚太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庞大的多元化布局不仅帮助新华联实现了快速扩张,还曾让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5年“股灾”时笑傲群英,逆势增长。

对此,傅军在接受采访时曾不无得意地说:“幸亏我们是多元化,否则没准早死了。”

然而,成也多元化,败也多元化。

对于如今一连串债务违约,新华联给出的解释是:受房地产调控及新冠疫情影响,旗下房地产、文化旅游、商业零售、景区景点、酒店餐饮、石油贸易等业务板块均遭受重创,仅今年1-2月就减少经营回款超过60亿元。

原本为了分散风险的多元化布局,反倒成了新华联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资本运作是乘法,做实业是加法。过去15年中,我用了12年加法,3年乘法。”2005年,傅军总结新华联的发展历程时如此比喻道。

那些年,通过资本运作,傅军以小博大,赚得盆满钵满:

投资东岳集团16年回报23倍、金六福酒业7年回报40倍、华致酒行3年回报38倍、太平洋保险5年回报8倍、重组圣方科技一半年回报5倍……

尝到“乘法”甜头的傅军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开始频繁在资本市场捞金。

2004年,其参股的长丰汽车上市,解禁后抛售股份获利1.5亿;同年,1.54亿控股通葡股份,总计获利约2.5亿;2009年,新华联控股借壳上市,以16亿净资产和1100万买壳费撬动了110亿持股市值……

可自那以后,豪言“要赌就赌大的”的傅军几乎“逢赌必输”,投资频频失利。

2015年“股灾”过后,傅军频频在二级市场尝试抄底。

2016年买入科达洁能,至今浮亏超3亿;2017年开始陆续增持辽宁成大,2020年2月为还债出清股权,亏损约3.5亿;定增宏达股份,目前账面亏损约2.36亿……

最让傅军心痛的无疑是“投资北京银行”一役。

2016年10月,新华联控股突然宣布举牌北京银行,称已持有后者5.03%股份。随后连续增持,至2017年第四季度,持股比例达到9.88%,成为北京银行第二大股东。为此累计投入资金约156亿元,成本约为8.8元每股。

2019年7月前后,北京银行股价一路下探至5.5元每股,然而由于资金链吃紧,新华联控股不得不“割肉离场”,前后通过股权质押、发行可交换债等方式套现约50亿元。

截至目前,其持股比例大幅下降至3.71%,持股市值约38亿元。

据此计算,新华联控股投资北京银行亏损超过60亿元。

一级市场上,新华联控股这些年同样非常活跃,从生物科技到共享单车,从卖大米到拍电影,几乎什么都投。

5000万美元战投乐视汽车和2500万美元入股ofo基本上都打了水漂;2017年投资的团贷网等多家P2P公司,现在基本上都消失了;数亿元投资黑龙江响水米业,不仅没赚到钱,还因为其提供担保惹上官司;投资7亿元重整太子奶也没掀起什么波澜……

▲2019年团贷网暴雷,创始人唐军投案自首

2015年,傅军还曾打算投资李河君的汉能薄膜,要不是后来临时反悔,又50亿打了水漂。

撒网式投资大法,不仅没能帮傅军复制当年投资东岳集团、金六福时的惊人回报,反倒成了压倒骆驼的稻草:多元化扩张和撒网式投资,让现金流吃紧成为新华联的常态。

即便在尚未暴雷、业绩良好的2018年,其现金净增加额也是-38.67亿元。

有分析人士称,这样蒙眼狂奔的打法,出问题是早晚的事。

“看得远、选对人、守得住”。是傅军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发展秘诀。

“看得远”即投资要有远见,要能够预判企业的发展机遇。

傅军确实看得够远,早早就开始投资太阳能薄膜发电、氢燃料电池等前沿技术,只可惜都没能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营收和利润。

对于地产主业的遇冷,傅军也早有预判。

只不过,当同行都开始大规模降杠杆、减负债时,他却反其道而行,选择了周期更长、投入更大的文旅领域。

2016年,新华联房地产更名为新华联文旅,大举向文旅转型。2018年及2019年,更是被傅军定义为文旅之年。

然而现实是,房地产销售依旧贡献着新华联的绝大部分营收,文旅板块毫无起色。2018年,新华联控股营收为140亿,商品房销售贡献了113.5亿,文旅板块至今都没能单独成项,被归为其它收入。

不仅如此,文旅板块还占据了大量资金,加重了资金链危机。

新华联目前拥有并运营的长沙铜官窑古镇、四川阆中古城、芜湖鸠兹古镇、西宁童梦乐园四个文旅项目,计划总投资高达500亿元。

▲长沙铜官窑古镇

以投资80亿元的长沙铜官窑古镇为例,从2012年开始开发,直到2018年才投入运营。而且,一开门就因为高票价被骂上热搜:“门票打6折都不值。”

因为资金问题,新华联自2018年开始基本就没拿过地。2018年最后一次披露时,土地计容建筑面积储备仅约195万平方米,只够维持两年开发销售。

这基本上把新华联靠房地产自救的退路也给封死了。

“选对人”,即要选择那些有理想、勤勉敬业、敢打能拼的合作伙伴。

傅军说过:“投资一个项目主要得看核心团队成员是不是干事业的人。如果合作伙伴虚荣浮躁,再好的项目也难以成功。”

然而,这些年,傅军不仅在投资方面错看了贾跃亭、戴威、唐军等人,在企业管理用人方面,眼光也同样不太准。

2019年12月,就在新华联深陷债务危机的关键时刻,新华联文旅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贪腐问题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63岁的傅军不得不重新出山,组织自救。

而这已经不是新华联第一个出问题的高管了。2019年6月,公司董事、高管杨云峰因“涉嫌短线交易‘新华联’股票”而被证监会调查。

“守得住”,即面对困难,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

傅军对新华联眼下的处境有清醒的认识。在2020年元旦献词中,傅军说,“我们新华联人只要耐心地、坚强地、努力地保持定力,经受住考验,熬过去就赢了。”

可面对讨债大军的步步紧逼,傅军似乎招架不住了。

2020年5月13日,新华联在北京总部与中金签订了一个合作协议,委托中金寻找战略投资者。傅军亲自出席,希望中金能给新华联集团和新华联文旅“尽快引进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特别是要注重引进央企或国企投资者”。

从重庆到青海,从湖南再到四川,8月以来,傅军多方奔走,一边安抚军心,一边安抚债权人,但救命的“白衣骑士”至今没出现。

9月8日,新华联的线上接待日,董秘表示:公司尚未收到控股股东有关引进战投事宜的正式通知。

这一次,傅军和新华联能“守得住”么?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华联集团

北京银行

宏达股份

中国银行

天津银行

中国太平

惠普

华商韬略

元信

今一

东岳化工

太平洋保...

五粮液

宁夏银行

多米诺

太子奶

胡润百富

汉能

华联瓷业

微信

下一篇

除了流量红利,互联网还有追求吗?

2020-12-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