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流行起来的“一番赏”,究竟是怎么玩的?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2-01
就好像童年时候收集过的漫画贴纸和周边换了个形式又出现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大西瓜焚岚,36氪经授权发布。

在日本,当你走进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便利店,视线在越过店员的肩膀时,可能会注视到这样一件事物:一番赏。不少人会看看墙上张贴的当期海报,飞快地判定奖池里面各奖项的分布情况以及奖券的剩余数量,然后买上几张刮开碰碰运气。

每套一番赏都有它的主题,涵盖了大量在动漫领域耳熟能详的IP,除了主打手办的《龙珠》《航海王》两大扛把子,也兼有《新世纪福音战士》《美少女战士》《假面骑士》这些有固定粉丝群体的作品,而连载中的《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以及如今红透半边天的《鬼灭之刃》也是一年更新几次的主力套系,对于游戏玩家,它也拿到了《星之卡比》《宝可梦》《动物森友会》这些IP的授权。

因为易于操作、人人有奖且不费什么时间,和扭蛋盲盒比,上限高很多、下限低不少(跟娃娃机比堪比良心),加上万代在电视杂志等媒体的宣传,一番赏在日本这样万事皆可gacha的国度里,流行至今已有18个年头。

什么是一番赏?

“闪电五连鞭”

不同于普通的彩票类抽奖游戏或者大家熟悉的手游抽卡,一番赏可以说是一个“在有限空间里面进行博弈”的游戏。

每一套一番赏由固定数量的奖品组合而成,一般A-F为大奖,各奖项都是1-2个,是大家追逐的对象。其余为小奖,分为可选和不可选两个大类,可选的是一些确定图案的毛巾彩画,不可选的则包括小手办的盲盒、挂饰、不同图案的水杯等等,这些也都是限定版授权纪念品。

未开过的奖券被放在纸盒里,玩家付款后挑出需要的奖券数量逐一撕开,奖券背面写着你中的奖项,然后把这个交给店员兑换奖品,之后这张开过的奖券会被贴在店铺的海报上,用来公示这套一番赏里面已经被抽取的奖品数量,以供后来的用户参考。奖券的存根还有一个编码,在官方网站上输入后可以和所有参加这个套系主题的用户角逐几个大奖,被称为double chance。

不少其它游戏的老玩家看到这儿心里会盘算起来,其实大家想得都是一样的——怎么样用尽量少的抽取次数获得利益的最大化。这是门学问,我们之后再说。

在抽奖的流程里,有一个问题很容易出现:如果一套一番赏里面的大奖早早被抽完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感觉有点溢价的小奖怎么办?

官方提供了一个让人拍案叫绝的方案,那就是:抽取整套一番赏最后一张奖券的用户会额外获得一个奖项,被称为“最终赏”,这是一个常规抽取里面没有的奖品,因此价值一般比其它奖品都要高,有时甚至达到数倍之多,在目前出现的最终赏里,让人印象深刻的包括《龙珠究极进化》套系的地球神龙、《龙珠VS》套系的贝吉塔大猩猩以及《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物语篇》的猫耳朵雷姆半身像。

地球神龙

这些具备了极高品质和人气外形的最终赏在二级市场上都是用户追逐的宠儿。这也部分避免了整套一番赏大奖过早被抽走后,剩下的奖品滞销的问题。

一番赏的博弈原理

而一番赏这个游戏究竟是怎么玩的,我们也可以来分析一下:每个套系奖池在开始的时候都是一样的,由于所有的80张(事实上按照套系不同数量会有差别,为描述方便起见以80张计)奖券是纯随机排列,所以新奖池对用户来说就和所有的博彩游戏一样纯粹看脸,有的人一抽就是手办,赚到飞起,也有人几十抽都是小奖,非酋附体,这都是概率大神一念之间的事情。

但是当奖池被抽走一定数量以后,每个奖池的不同价值就体现出来了:比如说80抽的奖池,前20抽没有出现手办类大奖,那意味着剩下的60抽里面,获得手办的几率直线提升,这是之前垫刀的朋友们的贡献,这样的奖池就更值得一试,这属于前期策略,当然,被抽走的小奖越多,奖池的价值也就越高。

当奖池余量低于一半,那么中期作战就要启动,需要关注的是各奖项的存余情况,在通常概率下,大奖可能还有一半,也可以凭脸单抽,或者连抽。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时候奖池可能是被很多用户时刻关注的,因为很可能在中期大奖出得不多,被俗称为箱子沉底的情况下,大家随时随地会进入腥风血雨的“最终赏大作战”中,总会有一个瞬间,箱子剩余的奖品加上最终赏的价值超过了抽奖单价乘以数量,然后必然会有一位“奖池终结者”拍下大几百上千,把它们都买走。

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真正只凭抽到最后一抽拿到最终赏的情况都非常稀有,这样的幸运儿背后,凝聚的是买了前79抽奖券的兄弟们的血泪。

在国内的发展

一番赏品牌进入国内是在2019年的10月,万代南梦宫在沈阳的几个罗森进行了试运营,也是采取和日本便利店同样的方式,现场照片还有迹可循。

然后针对这块业务,万代南梦宫又在上海成立了子公司,称为“万代南梦宫上海玩具”,主要开始在模型玩具店开始铺设一番赏的网点,中间因为疫情关系停摆了几个月,在2020年4月又重新开始。

进入中国的早期套系包括了《航海王-兄弟的羁绊》以及之前提到过的《龙珠-究极进化》,由于这两大IP在国内拥有巨大的不同年龄段的粉丝群体和认知度,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之后万代放开了手脚,引入了和动画同步的《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茶话篇》以及《鬼灭之刃》系列一番赏,前者由于和正在连载的S2剧情相关,A赏是强欲之魔女艾姬多娜,最终赏是午睡的雷姆睁开了眼睛,受到了国内剧集粉丝的热烈追捧。但因为对这个IP的需求估计不足,这个套系引进的总量并不大。

而《鬼灭之刃》这边,一番赏的同步做得更彻底,除了常规按期发售的《鬼灭之刃 叁》,为了配合《鬼灭之刃》剧场版无限列车篇(日本年度票房冠军)的上映,一番赏还推出了专属版本,里面的主要角色,被称为大哥的“炎柱”炼狱杏寿郎更是破天荒地以A赏和最终赏的手办的形式出现。

另外,《鬼灭之刃》套系的小赏也颇有意思,它们包括了人物小手办的盲盒组合以及不同系列角色的吊牌,用户也都是随机获得,因此要收集全套或者想要喜欢的角色还需要费点心思。

其它大家耳熟能祥的IP也在逐步引进中,涵盖了日本动漫领域主要IP的相当大比例,除了针对日本在售的一番赏主线产品的引进,万代南梦宫上海玩具也和国内漫画IP合作,推出了包括《罗小黑战记》《哪吒》《全职高手》的一番赏产品,罗小黑以日用品和长毛绒玩具靠垫为主打,哪吒套系则含有电影版人物的手办,全职高手套系尤其有意思:它把原作中六个人气角色做成了巨大抱枕,作为6个大奖供太太(粉丝团昵称)们抽取,最终赏则是六个角色都有的靠垫,可谓是相当有针对性了。

其实有不少玩家参与到一番赏里面,都是因为某种情感连接。笔者的一个老同学,当年带我认识海南摄影美术版《七龙珠》漫画,是这么形容一番赏的快乐的:“就好像童年时候收集过的漫画贴纸和周边换了个形式又出现了,但还是这群人在玩”。

在国内的线上化游戏

由于国内的便利店业态和日本不尽相同,网点也远不如日本普及,而模玩店由于其垂直的属性也无法做到覆盖更大的范围,加之疫情环境的催生,让国内催生出了独有的事物:线上一番赏。

线上一番赏采用的是“线上付款购买抽奖机会,抽取后邮寄发货”的方式,乍听平平无奇,就好像风靡一时的在线娃娃机。

但仔细想来,由于一番赏特殊的规则,抽取的次序先后决定了大奖的归属,特别是最终赏这样的核心问题,需要依靠技术上的公平来规范。万代南梦宫官方的淘宝店自带了线上抽奖的程序,设计了排队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在经销商这边自建的小程序平台里,“入魂一番”也是采用排队机制,来避免用户在抽取过程被其它人抢先抽掉最后一张奖券的情况。

由于线上一番赏具备模型玩具售卖的性质,很快商家发现模玩用户对于“提前预付货款,发售日兑现现货”的接受程度很高。因此,线上平台也逐渐放开了预售的限制,甚至比起日本本土的玩家,在线上平台可以更早抽取到预售的一番赏套系。

即便从抽选到拿到现货要隔着相当一段时间,但早点把自己心爱的手办或者奖品归入囊中,无论如何都是用户所期望的。拿明年4月份将在国内发售的《龙珠EX:守护地球的战士们》举例,由于手办选用的都是龙珠天下第一武道会时期的角色形象,包括悟空父子、天津饭、饺子、乐平、短笛在内,在盲盒小奖里面更是史无前例地把国内网络流行梗“战五渣”的地球大叔做成了手办,刚一上线就受到了用户的热烈追捧,预售的总量已经达到几百套之多。

在几个主流的一番赏线上平台,交易市场也是人气很高的部分,每天都有不少玩家在里面,或者拿自己多出来的奖品去换取自己没有的,或者出售自己手里的奖品套现,在非常讲究搭配的《魔卡少女樱》的一番赏奖品中,不同挂饰的互换也成了刚需。

这样,即使东西还没到货,玩家之间已经自行完成了奖品之间的重新分配,而且都是从平台发货,可以确保不会有盗版的商品混入其中。

抽取一番赏的环节,很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在线游戏,大家按照先后顺序在热门的一番赏的箱子底下排队(每套一番赏有多个可以抽取的箱子,每箱都是前面提到的固定数量),等前面一位抽选完成后再去抽选,每个人抽选时间都有限制,所以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制定自己的抽取策略,比如说总预算是多少,抽到什么目标收手等等,而眼看着前面一位用户把自己想要的奖品抽走的排队者有时候也只能黯然离开队伍,好在换个箱子再抽在线上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某些情况下,当前在抽的用户抽了几十发没有出大奖,而眼看着剩余的奖池的大奖浓度越来越高,为了不让后面的用户摘取胜利果实,只能苦涩地包下剩余的奖项。

一番赏玩家群像

由于这种抽取过程中的戏剧性和难以预测,在youtube上有不少热门的线下抽赏实况视频,通常是在套系发售日去店里买上几张奖券,在镜头面前抽取出结果展示给观众,由于概率大神天威难测,主播也经常抽到上头直至包下整个套系把最终赏一起带回家。

观众在观看这些视频的时候,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看到主播抽到大奖也会一起跟着乐呵乐呵,节目效果相当不错,这也对一番赏的普及起了推动作用。

中文圈里除了youtube上有各路中国台湾的俊男美女上传一番赏抽赏视频,B站里面飞社长和卡丘生也是国内一番赏视频领域的顶级流量。这些提供视频内容的队伍,正随着一番赏人群的扩展而壮大起来。

一番赏的逐渐流行,也让市场应运而生了一番赏领域的炒家,他们在几个平台之间流动,寻找有机会的箱子一击出手,然后在市场上出售,他们有时候也会囤货,造成市场上某些奖品的稀缺,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是消费的大户和某种意义上的平台定价者。

其余的用户,年龄多在20-40岁之间,几乎都是ACG爱好者,大家都有自己偏好的套系,一番赏对他们而言,就像一本定期的杂志或者手游的活动池,是日常生活的一个消遣,里面永远有一发入魂的欧皇、喜欢跟大家分享箱子情报的情报官以及分析剩余奖品总价值的精算师,当然还有无数没有抽到心爱奖品却不甘心的普通人。

结语

一番赏全面进入中国差不多一年,在之前只是动漫玩家圈里口口相传的小众玩具,但是它以其独特的玩法,产品的设计以及内容的时效性正在得到广泛的认同和认知。如果还在踯躅于泡泡玛特何以成功,那笔者觉得在日本占有77%同类商品市场的一番赏更值得关注,毕竟这是一个和整个日本的ACG产业深度联动的产品。

从收藏角度来说,一番赏的手办品质平均介于景品和单品手办之间,由于主要的监修由眼镜厂(指万代的子公司Banpresto,《超级机器人大战》系列出品方)负责,其中也不乏名设计师岩仓圭二的四档路飞、神龙、贝吉塔大猩猩这样的精品,小赏基本都是走实用路线,但是也有像星之卡比的不倒翁杯、夏目友人帐猫老师小夜灯这样人见人爱的小玩意儿。

无论是收藏者自留和普通的爱好者点缀生活,一番赏都还是个不错的爱好。当然,值得提醒的是,一番赏博弈的性质导致了投入产出的方差较大,对有兴趣入坑的玩家,需要注意控制风险。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被指控造假,“卡车界特斯拉”滑向深渊。

2020-1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