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儿子拖后腿?50亿“老干妈”该指望谁?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1-27
老干妈不能一直靠陶华碧一人独撑大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作者:无冕财经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陶华碧给老干妈立下“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原则,长子却醉心投资,成绩平平,还闹出楼盘烂尾负面,次子接班公司后业绩下滑,50亿辣酱“王国”能好好传承下去吗?

贵州当地有个说法,贵州有两瓶,一瓶茅台,一瓶老干妈辣椒酱。

其中,一瓶于资本市场沉浮二十载,如今冠绝A股风光无限;一瓶偏安一隅打造隐秘“王国”,却在创始人隐退后屡传负面。

2020年10月起,陆续有多名昆明市民向当地媒体反映,自己于盘龙区穿金路购买的“云润天阳”楼盘迟迟未交付,怀疑项目遇烂尾,近700户业主叫苦不迭。经媒体调查发现,该楼盘开发商背后站着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之子李贵山。

而令陶华碧烦心的,也不止儿子投资失利这一桩。

11月23日,号称要“单挑老干妈”的仲景食品(300908.SZ)登陆创业板,市值超过110亿元。虽然短期内尚无法对老干妈造成大的威胁,但“二代”接班后业绩明显下滑,需要陶华碧重新出山才能出现起色,老干妈的困境显然易见。

对已经73岁的陶华碧而言,想轻松安享晚年实在不太容易。

 长子“钟情”投资频失利

让李贵山栽跟头的楼盘“云润天阳”位于昆明市五大主城区之一,毗邻昆明世博园,交通十分便利。楼盘内除2栋高层住宅外,其余均为洋房,总共可居住超900户,平均参考价为12000元/平方米。

截至目前,“云润天阳”已入住700余户,但均未办理落户手续,据《都市时报》消息,不少业主反映,“没办法,房贷压力叠加租房压力,实在难以承受,只能先搬进来。本来应该在2016年上半年就交房的,拖到现在也没有交,小孩上学也成问题。”

事情背后的原因并不复杂,楼盘开发商以建筑方出现质量问题为由,拒绝支付工程尾款,从而被建筑方起诉。自此,双方一直处于官司中致使楼盘无法完成验收,最终连累数百名业主。

▲烂尾楼盘,图片来自中国经营报。

公开资料显示,“云润天阳”背后开发商名为昆明贵山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山天阳”),成立于2012年12月,其中李贵山参与认缴2949万元人民币,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司成立次月,以4.21亿元拿下开发地块,总占地约93亩。

作为陶华碧之子参与投资开发,该层关系曾一度成为“云润天阳”2014年开盘推售后的主要卖点。蹭着老干妈品牌的国民认知度,“云润天阳”果然博得诸多业主信任,却没成想踩了个大坑。

即使在交房期一再拖延的情况下,“云润天阳”的销售情况依然不算差,但贵山天阳亏损严重。2013-2017年,公司累计亏损6000万元,负债也由68%飙升至95%,负债总额高达9.5亿元。2018年开始,贵山天阳索性选择不再公开经营数据,但频繁登上失信执行人名单及牵涉的近百件司法案件,也足见其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如今,贵山天阳与建筑方的官司虽还没有明确结果,由后者申请执行的“云润天阳”总计54套房产及293个车位已开启司法拍卖流程。而李贵山的合伙法人、贵山天阳第一大股东昆明天阳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天阳集团”)所持有的全部股权也已悉数质押。

据《中国经营报》消息,昆明天阳集团实控人惠煌程曾透露,整个“云润天阳”开发项目,李贵山总投资1亿元左右。可见,这笔投资学费并不便宜,李贵山也被网友戏称是“老干妈的傻儿子,不愁不破产”。

作为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高中毕业后不忍母亲一人承担两个孩子的养育负担,主动放弃高考,入伍参军,部队转业后进入父亲曾待过的206地质工程队。在体制内没待多久,眼见着老干妈一天天壮大,母亲日渐操劳,又不顾反对辞去铁饭碗进企业帮忙,成为母亲的左膀右臂。

作为企业的第一任总经理,李贵山在母亲眼里既有主见,又踏实肯干。不仅帮助公司整章建制,梳理流程,还教会了不识字的陶华碧如何在文件上工工整整的签名。

唯有一样,对母亲一贯对外宣称的“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原则,李贵山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早在2005年,李贵山便在昆明市投资开设了昆明锦泰大酒店,并持续经营至今,这也是李贵山为数不多的投资成功案例之一。

相比之下,李贵山的弟弟李妙行(曾用名“李辉”)则要乖顺的多,自2008年逐步走向台前,代替李贵山成为公司董事长助理及总经理,便一直潜心将自己注意力锁定在家族企业之内。

虽然老干妈对外宣称陶华碧的两个儿子,“李贵山主外,负责销售市场等相关工作,而李妙行主内,主要负责生产,各有分工”,但从股权分配上不难看出陶华碧的“偏心”。

2014年6月之前,老干妈的股权分配分别为李贵山49%,李妙行50%及陶华碧1%。而在那之后,陶华碧彻底退居二线,将手里1%的股份转给李妙行,无疑也是更倚重李妙行作为传承人的一种表现。

眼见着兄弟逐渐独挡一面,李贵山也逐步开启投资人生,但都没什么反响,更遑论还出现贵山天阳这类典型的失败案例。2014年,李贵山专门成立过一家投资公司,目前也早已处于注销状态。

但他并不死心,据公开信息显示,李贵山前后共参股过14家企业,认缴金额超过2亿元。截至目前,其通过复杂的股权关系,持有私募机构厚扬投资的股权,并间接持股天壕环境、富临精工、百姓网维和药业等A股和新三板上市公司。

 次子接班,业绩连跌两年

相比李贵山孤身闯荡资本市场,四处碰壁,李妙行虽一路有母亲指导与庇护,却更觉重任在肩,如履薄冰。

一瓶看似平平无奇的辣酱,从1996年因产量不够,连谈个玻璃瓶子都需要跟厂家软磨硬泡,到年销40亿元,18年间产值增长近80倍,成为贵阳市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这背后皆离不开老干妈的独特口味与陶华碧的经营之道。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尽管大字不识一个,陶华碧却有着商人最重要的诚信与勤劳。最开始,陶华碧并不懂那些花哨的营销之道,用双脚一步步在村子里、小镇上跑出生意。曾经为了让商铺食堂等接受起初没什么名气的辣酱,陶华碧拍着胸脯保证“售后结账,若卖不出去可如数退货”。

经商二十多年,“不欠账、不赊款”是陶华碧的原则,“不缺钱、不上市”是老干妈始终没有吹破的牛皮。2014年,陶华碧退居二线,留给李妙行的是近40亿身家,与年销量40亿元的老干妈。

但自此之后,老干妈却频频被曝出管理问题。2016年左右,老干妈被曝出弃用贵州辣椒,选用价格更便宜的河南辣椒。而从前因看中老干妈诚信及口碑的供货商们,也在老干妈选择“变味”后纷纷放弃合作。

“太多矛盾了,跟老干妈合作,都很怕。像虾子、新舟、绥阳这些辣椒重产地,跟他合作过的,现在基本没有来往了。”2015年,遵义辣椒商会秘书长吴荣曾在接受《商界》采访时表示。

对此,消费者或许一时并不能尝出太多口味差异,但在消息曝光之后也纷纷表示,“老干妈辣椒确实没有以前香了”。而根据经销商透露,河南辣椒与贵州辣椒差价大概在一斤5元左右,以老干妈每年用掉5万吨干辣椒计算,平均一年可节省5亿元左右。

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老干妈的业绩开始出现下滑。公开资料显示,老干妈2014年销售收入达到45.49亿元后,2015年未披露,2016年后开始下滑,2017年、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44.47亿元、43.89亿元。

此外,2016年,老干妈还曾出现离职员工带走技术配方这类重大商业机密泄漏事件。可见在李妙行的管理下,员工们已缺少当初那份见着陶碧华亲切称呼“老干妈”的忠诚。

内忧之下还有外患,随着商业环境与营销渠道的改变,近几年诸多网红辣酱品牌纷纷涌现,试图挑战老干妈在行业内的地位。如今看来,虽不过是“以卵击石”,但老干妈业绩下滑确是当务之急。

2019年,年过七旬的陶华碧再度出山,对企业经营“拨乱反正”。回归后,其先重新启用贵州辣椒,再对老干妈的制作配方进行创新。作为“老干妈”IP本体,陶华碧的强势回归,切实带动了老干妈的增长。

▲老干妈销售情况。

据老干妈公开发布消息称,公司2019年全年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上缴税收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同时,消费者也关注到过往从不打广告的老干妈有越来越多品牌露出,如登上微博热搜话题,作为潮牌出品卫衣登上纽约时装周等,为老干妈品牌再度刷新一波存在感。

业绩连降两年后,首度止跌,陶华碧功不可没,但增长能否延续也成为市场对老干妈最大的质疑。2019年8月,老干妈厂区两度失火,一次因厂区辣椒废弃物出现燃烧,一次因高温天气引发仓库顶棚自燃,幸无人员伤亡,但也为老干妈的内部管理再度敲响警钟。

“得益于陶华碧的回归,老干妈重回增长通道,但一家企业仅靠一个人难以持续发展,老干妈还需建立完善的企业制度,针对两代人不同的经营理念,做出调整,应对挑战。”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无冕财经研究员表示。

陶华碧今年已73岁高龄,儿子们又如何忍心让辛苦了一辈子母亲,继续再为企业操心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老干妈

润天

百姓网

微博

碧华

好传

两代人

中国经营...

仲景食品

维和药业

微信

下一篇

没有华为,小米OV还要面对三星、苹果两座大山。

2020-11-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