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爆红的滑雪,大多中国人不过装装样子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1-30
滑雪,正在变成中国人的网红娱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黄加宝,编辑:二叔公,排版:Gloria,36氪经授权发布。

不知你们发现了没,最近朋友圈多了很多滑雪的人。毕竟距离2022年冬奥会只剩2年,离3亿人的滑雪目标又近了一点。

不过,最近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滑雪新闻登上热搜——比如吉林某滑雪场不允许朋友间互相教啦,“滑雪专列”不给带雪具上车,要托运啦等等......

△吉林滑雪场不让朋友互教上了热搜 / 微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滑雪这项在印象中只有欧洲人会玩,离我们很远的活动,已经慢慢一点点地渗透进中国人的生活里

嘴上说着危险又烧钱,但玩过的最后都真香。

01 滑雪,早已不是土豪的专属

随便打开一个玩乐app,你会发现滑雪这项高奢活动不知不觉间已经便宜得惊人——

广东的室内滑雪场只需200多块;跑远一点,北方的室内雪场可以做到99块起,而户外的真雪场也只是200多块。而度个两日的假,也是1000块有找。

△滑雪变得越来越亲民 / Pexels

滑雪,早就不是跑到阿尔卑斯才能做的事。

携程平台,你更能感知滑雪在中国的出圈:双11期间,国内滑雪门票和玩乐产品的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860%,滑雪主题游产品预订量增长超350%。

知乎的话题,也早已从“什么是滑雪?”变成了“滑雪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白色鸦片”,滑雪

老艺术家的朋友阿睿曾滑过国内外的雪,他坦言:“崇礼一日票是500多块,加上交通食宿,基本和日本差不多。在日本滑4天大约是1600元人民币,在法国5天套票是2100元,刨去交通食宿等,滑雪其实没有想象中烧钱。”

如果只是把滑雪当作一场旅行,而不是一种运动,的确不贵。滑雪从一开始,就跟“奢华”“贵族”等毫不沾边。

△滑雪或许没你想象中贵 / Pexels

当全球1.3亿滑雪爱好者沿着山体呼啸而下的时候,2.2万年前支棱起两个木板以此作为求生技能的欧亚大陆祖先克罗马侬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一门娱乐。

是的,滑雪的最初只是人类的一项生存技能。英国极地探险家罗兰·亨特福德(Roland Huntford)在他的《两只木板和激情:滑雪的戏剧性历史》一书中写道:“人类在最后一个冰期时代使用滑雪板,以此穿越冬季的雪山、湿地和沼泽,并得以在冰冻的苔原上捕猎。”

△过去的人滑雪方式 / Unsplash

滑雪先是求生,18世纪成了挪威人的军事竞技项目,20世纪跻身冬季奥运会,到后来,欧洲人都爱上了这种肾上腺素飙升的运动:

从大山上一滑而下,一尝脚下之于云巅飞翔的感觉,再落入厚实绵密的粉雪当中,被大山深深包裹,现实的烦恼都被呼啸而过的风一一吹落。那一刻,是专注而纯粹的。

△从高山滑下的快感,是任何运动无法比拟的 / Unsplash

国人对滑雪“高高在上”的误解,一是起步晚,滑雪在西方国家形成风潮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背靠阿尔卑斯山脉的瑞士、奥地利早已成了滑雪大国;二是装备贵,但这仅限于滑雪爱好者,滑一场雪的门票并不昂贵。

因为了解不深,我们还常常对滑雪抱有“烧钱”“危险”“不务正业”的认知,但好的滑雪确实是大山里的人对自然的最高敬意。

02 中国的滑雪热,大约只是虚胖

中国的滑雪热,看崇礼便知。

崇礼在过去只是一个量产柿子椒的地方,但1997年一张10块钱的门票彻底改变了这个地方,作为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带,高低起伏的崇礼确实很适合滑雪。

在2018-2019年的雪季,崇礼接待的游客已经高达281.2万人次,一趟50分钟的“滑雪专列”连接起北京和崇礼,这个冬奥会的共同举办地,妥妥已成为北京人的滑雪后花园。

崇礼,不过是中国滑雪版图的一个小缩影。

打开地图,滑雪这项活动已经占据了中国大半个北部:亚布力、吉林、崇礼-北京、新疆。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兴起了770个大大小小的滑雪场,滑雪人数达1305万,俨然是红红火火的新兴滑雪国。

但这团火,真的有点虚。

来自瑞士的滑雪产业专家Laurent Vanat就曾指出,“别看中国的滑雪市场挺大,其实留存率不高。”

在国人眼中,滑雪更像是一种社交货币,是标榜自己的一种形式,真正的滑雪爱好者还是寥寥无几。72%的人是一次性体验者,人均滑雪次数不过才1.6次。

滑雪场们也乐得捧场。在700多家滑雪场里,有77%是设施简单、只有几条初级道的小型滑雪场,说白了只是玩玩而已,也不奢望回头客,“一锤子买卖”成了中国滑雪主流。

而像欧洲一样,可以沉浸式滑雪,待上几天的目的地度假型滑雪场只占3%。

在垂直落差、雪道、索道等考核滑雪场的硬指标上,国内滑雪场显然还不够硬。

要滑得爽,山体的垂直落差自然要够大。但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滑雪场,只有26家,而欧洲的滑雪场,垂直落差一般在1000-2000米以上,北美的也在1000-1300米之间。

而雪道的表现也难令人满意。国内的雪道只是简单地分初、中、高三个级别,数量也不多,20多条雪道已经算是比较大型雪场;而国外一般分绿(初级)、蓝(中级)、黑道(高级)、双黑道(专家级)等等,会有60-140条雪道。

而国内滑雪场面积5公顷以下的居然占了75%,这点儿地连滑雪爱好者塞牙缝都不够。

索道、魔毯等则代表着一个滑雪场的运输能力和效率。但国内拥有4条以上索道的滑雪场仅有8家,导致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大家浪费在排队的时间比滑的都多。

基于此现状,国内不时爆出“吉林雪场不让朋友间互相教”、“滑雪专列不让带雪具上车”等诸如此类的魔幻新闻,就不足为奇了。

深谙糊弄学的雪场,最终也迎来了恶果:国内从滑雪者转化为滑雪爱好者的概率很低,不到1%,大多数人只是表面玩玩,而国外的转化率基本达到5%,这也深深伤害了中国的滑雪市场。

有时候毁掉滑雪的仅仅是一个微小的细节:因为对滑雪了解不深,路线指引,去哪租滑雪服、雪具,缆车椅子太凉,温度太冷,服务态度等,都能成为评价的指标。

△太冷或运载能力不足也是雪场的硬伤 / Unsplash

从50岁一直滑到60多岁的北京人老张坦言:“别看现在我们滑雪的人挺多,但真正资深的滑雪爱好者还是会跑到国外去。”

但好事是,初阶的滑雪场至少也把更多的人带进滑雪的世界中去,不是么?

03 对待滑雪,我们要有敬畏和信心

如果还有人说,“滑雪只是别人的”,那老艺术家可以很硬气地告诉你,中国是人类滑雪史的起源国之一。虽然起步晚,但滑雪作为大山人的生存方式,我们也早有传统。

20世纪中叶,新疆阿勒泰地区发现了1.2万年前的人类滑雪岩画:滑雪者的线条、毛皮滑雪板、手持单仗均栩栩如生。直到今天,该地区的人们依然保持着这一最古老的生活方式。


《山海经·海内经》在其“钉灵之国”中有言:“其民从膝以下有毛。马蹏善走。”有研究认为,这指的就是新疆天山山脉下,山民们用马腿皮贴包着滑雪板从雪山滑下的场景。

自隋唐开始,我国北方地区各民族中也有涉及滑雪的文献记载。比如《隋书》就写道:“……气候最寒,雪深没马。地多积雪,惧陷坑阱,骑木而行。”

在雪上骑木而行,就是现代滑雪的一个变种。

在过去,山有神灵,滑雪而行是大山里古老先民们的一种生存智慧。哪怕到了滑雪已经逐渐普及的今天,我们更应对其怀有敬意,不管是旅行者,还是滑雪场。

△滑雪,首先得心存敬畏 / Pexels

面对雪山,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

不管怎么说,滑雪都是一门比较有门槛的活动,娱乐化和普及化是一种现象,但也有可能是一种误导,令人觉得滑雪小白也能瞬间拥有从高山滑下的刺激。

选雪场,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留意经营资质和雪道是否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

《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第28条规定,“明显危险源暴露地段”“雪道一侧陡峭地形段”应加装安全网。国家体育总局也规定,滑雪场必须具备5名以上持证上岗的教练方可开业,千万千万不要为了图便宜就随便找个野鸡滑雪场。

有经验的滑雪者可能还会看滑雪场的天气条件、地形、雪道规划、交通和周边设施等等。

△选择一个安全的滑雪场很重要,其次才是地形和天气等条件 / Pexels

选好雪场,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开滑了。每个滑雪人,都先从平地开始,再是缓坡,有条件的最好还是请个教练。

滑雪技巧大家可以上网自行搜索,老艺术家就先教大家保命的安全跌法。毕竟,“人在雪上飘,哪能不摔跤”——

如果感觉自己快要摔倒,要迅速降低自己的重心,以大腿外侧、腰下臀侧着倒地,同时举起双杖,尽量将两脚伸直。

不要前倾或者后倾,也不要以手腕撑地,不要以膝盖、头部先着地,总之侧躺是伤害最小的摔法。

△完全错误的示范

对待滑雪,我们有敬畏也要有信心。

虽然目前国内的滑雪场还有很多不足,但相信给点时间,中国人也能重拾这项千万年来的传统。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经“九行”授权发布

九行 |《新周刊》旗下的新锐旅游平台

专注于研究一切不正经的旅行艺术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复利神话,是对“躺赢”的另外一种包装。

2020-11-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