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麦文化的出版“生意经”:绑定韩寒易中天,瞄准公版书IP

网视互联 · 2020-11-27
深度绑定韩寒、易中天,能否撑起一家上市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作者:猫叔,36氪经授权发布。

11月25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公告,果麦文化首发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不出意外的话,6个月内,果麦文化就将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这也意味着,A股继新经典、中信出版以及此之前已经过会的读客文化后,又迎来了一家民营出版公司。

作为果麦文化的创始人,路金波号称国内网络文学界鼻祖,曾担任文学网站“榕树下”主编,是典型的文学小青年,跟宁财神、邢育森并称为“网络文学三驾马车”。

如今“榕树下”已经关站,而路金波的创办的果麦文化,旗下拥有了韩寒、易中天、冯唐、安妮宝贝、严歌苓、安意如、李继宏、张皓宸等一大批优秀作者,成为了国内最成功的的出版商之一。

从文学青年到文化商人,路金波的运作策略之一就是把旗下作者变成公司股东。所以果麦文化的股东名单显得星光熠熠,韩寒、易中天、冯唐等作家均在果麦文化间接持股,并成为了果麦文化资本运作中的关键性因素。

深度绑定韩寒、易中天,能否撑起一家上市公司?

从果麦文化的整个发展历程来看,公司往往通过重金+股份的方式,来取得名家的作品版权,并与名家形成利益的深度捆绑。

果麦文化成立于2012年,由路金波和韩寒母亲周巧蓉共同发起创立。说白了,其实就是路金波和韩寒共同创立的公司。

在果麦合伙人名单中,有韩寒、易中天、张皓宸、李继宏、冯唐的妻子黄山等多位知名作家或其亲属,持股分别为4.5278%、0.1864%、0.1981%、0.2796%、0.1864%。

这样的明星阵容,无疑给果麦带来了稳定的名家版权输出,跟名家形成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2年以来,果麦文化跟杨红樱签约有100多部作品,跟易中天签约有40多部作品,跟韩寒、冯唐等作家签约10多部作品。

截至今年6月底,易中天《中华史》系列、蔡崇达《皮囊》、张皓宸《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韩寒《我所理解的生活》等图书产品的销量超百万册。

从具体业务看,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在果麦文化营收的占比极高,在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4.82%、94.58%和96.44%。

其中,易中天是果麦文化的众多作家中的占据重要地位,其在2019年为公司带来近3000万元收入,而韩寒因为近年新作品较少,同期仅贡献416万元。

对明星股东的依赖,可能会产生两个后遗症:

1、明星股东的作品,能否撑起一家上市公司?

近年来,韩寒、易中天等明星股东作品明显减少,虽然旧作依然强劲,但必然呈逐年下降趋势。

尤其是一旦公司上市,明星股东必然套现,甚至离场。

事实上,韩寒母亲周巧蓉在果麦文化创立时就以30万元入股10%,后来又在2017年追加166万元投资。结果2018年2月,周巧蓉转手将1.5%的股权卖给浙江传媒,获利达2550万元,投资回报率超10倍。所以上市后明星股东套现几乎是必然的。

这样的情况下,明星股东作品难以为继,版权到期可能不再续约,而果麦文化又对股东作品颇为依赖,那公司本身的运营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2、对股东的依赖,是否会滋生关联交易?

招股书显示,果麦文化每年都对韩寒及其控制的上海有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版权采购2017年至2019年版权采购金额分别为183.34万元、123.55万元、121.93万元16.84万元。

2018年,果麦文化向韩寒预付了大额款项,年末余额达944.29万元,而对其余关联方佛壬文化预付金额合计超200万、小亮人在2017年至2019年也有近200万预付款项存在。

预付版权费本身无可厚非,但版权费的金额是否合理却不好衡定,而韩寒作为大股东周巧蓉之子,是否会存在利益输送可能性,上市后如何对此进行监管、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是个问题。

“老书新做”,瞄准公版书IP

根据开卷信息数据显示,在2019年度大众出版民营图书公司排名中,果麦文化图书零售码洋占有率排名第九,竞争对手新经典、读客文化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五。细分领域来看,文艺类图书市场占有率果麦文化排名第五,新经典排名第一,读客文化排名第四。

很明显,果麦文化落后于另外两家民营图书公司新经典和读客文化。

不过,在公版图书市场,果麦文化码洋占有率连续三年排名第一,超过了读客文化和新经典。

2012年,果麦文化推出了法国名著《小王子》的李继宏译本,尝到了公版书的甜头。

2015年,果麦文化推出了《浮生六记》,2017年至2019年在中国古典文学类图书中连续三年位列销量排名第一。随后《闲情偶记》《小窗幽记》《随园食单》等“中国人的生活美学”系列产品也较为成功。

2016年,果麦文化与新世相联手打造了青春版《红楼梦》,在宣传中号称历时三年修订制作,并请来了范冰冰、张静初等明星为其宣传。

公版书不需要签订版权合同,可省去大量版权成本,而且自带粉丝和读者,果麦文化的做法就是,凭借强大的策划能力,将公版图书精致化再出版,然后再借助强大的营销能力,让感官愉悦度为优先考虑的年轻读者重新发现“老旧”书籍的本来魅力,用环保轻质纸,配合博雅宋字体,既精致化了而且又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成本。

这样的做法,看上去情怀满满、功德无量,但其实就是一个大写的“精明”。

“封面好看”,是很多读者对于果麦图书的印象之一。不过,很多业内人士对于果麦公版书的质量却颇有微词。

“懂策划,会营销,文案做得好,出书速度快,但内容实在不敢恭维。”一位图书编辑作为同行这样评价果麦文化的公版书。

果麦文化在宣传李继宏版《小王子》时声称,是“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纠正现存56个版本的200多处错误。”李继宏也被果麦文化包装成“天才译者”,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豆瓣上李继宏版本的《小王子》评分仅7.7分,而其他版本的《小王子》评分普遍在9分以上。

从出版到影视,果麦文化的IP战略能否顺利?

IP是泛娱乐时代的核心资源,对于出版这个夕阳行业来说,影视改编才是IP价值最大化的重要输出途径。而果麦文化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涉足影视。

2017年,果麦文化完成了B、C两轮融资,合计募资2.97亿人民币。两轮融资分别由博纳影业与IDG资本领投,华盖资本、浅石创投跟投。同时在业务范围上进行了变更,主要是新增了之前没有的影视策划业务。

其中,博纳影业持股9.25%,而韩寒亦持有博纳影业0.06%的股份。华盖映月背后股东包括导演宁浩控制的北京坏猴子和上市公司视觉中国

需要说明的是,2017年博纳影业还以2.5亿投资了韩寒的亭东影业,再加上韩寒与果麦千丝万缕的联系。博纳影业、韩寒和果麦文化之间形成深度捆绑,结成了利益共同体。

如今果麦文化和博纳影业上市A股指日可待,韩寒俨然抓住了这场资本盛宴。

在博纳影业、果麦文化和韩寒的联合操盘之下,韩寒《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分别斩获票房6.3亿、10.49亿元和17.03亿元。

果麦文化至今共参与过五个电影项目,三部是韩寒的电影。还有一部是根据果麦文化股东冯唐小说改编的《万物生长》,以及跟博纳影业一起参与的院线电影《万万没想到》。

公开资料显示,果麦文化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不超过1801万股,募集资金3.5亿元用于版权库建设项目,即在三年内采购图书版权550种,涵盖图书、视频、音频、影视改编等多种权利。

果麦文化意图比较明显,靠图书出版积累IP,掌握话语权,影视则是公司最具想象力的变现渠道。在资本绑定了博纳影业和韩寒后,果麦文化的影视输出战绩不错。

果麦文化手上有不少知名IP,但适合影视化的IP其实并不多,而且果麦文化并没有独立操盘影视项目的能力,目前影视方面的业绩严重依赖于韩寒。可以想象的是,未来果麦文化的主要任务还是积累IP,未来要现在在影视行业立足,或者形成稳定持久的IP输出团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路要走。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视觉中国

果麦文化

博纳影业

读客文化

榕树下

豆瓣

开卷

学网

妮宝

亭东影业

万物生长

麦合

有树

小亮人

星光熠熠

微信

新世相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