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想给全世界接种疫苗,但不是所有人都买账

神译局 · 2020-11-27
盖茨收到的不只是赞誉,还有质疑。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20年的这场疫情从年头走到了年尾,至今仍看不到被遏制的迹象。唯一的希望就是疫苗的尽快接种。但是,如何才能保证疫苗足够的供应?如何才能保证配给的公平?这其中,世卫组织和一家私人慈善机构发挥着关键的作用。不过,对于比尔·盖茨为全球卫生健康所做出的努力,别人不尽然都是赞美的声音。《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聚焦了盖茨基金会主导的疫苗计划。原文作者是Megan Twohey与Nicholas Kulish,标题是:Bill Gates, the Virus and the Quest to Vaccinate the World

划重点:

盖茨的慈善组织在跟世卫组织合作推进疫苗供应

疫苗能否及时地用低廉的价格提供足够的剂量给穷国难以保证

一些人对盖茨的计划并不认同,但因为害怕损失其资金支持而不敢出声

而世卫组织的一些人则担心他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盖茨对别人的说法并不在意,什么时候结束这场疫情才是评判的标准

拯救世界的疫苗计划

一家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商之一的负责人遇到了问题。印度血清研究所的CEO Adar Poonawalla需要8.5亿美元,这样他才能开始为全球的穷人生产新冠病毒疫苗。

Poonawalla计算得出,自己的公司能承担3亿美元的风险,但仍然还有5亿多美元的资金缺口。为此,他找到了西雅图的一位退休的软件高管求助。

微软创始人,慈善家比尔·盖茨跟Poonawalla已经是老相识了。盖茨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帮助把疫苗带给发展中国家,而且还在跟制药业的高管密切合作,去变革市场。在这过程中,他成为了全球卫生领域最强势、最具煽动性的私人玩家。

在今年夏天两人交流结束时,盖茨做出了一项承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将提供1.5亿美元的担保,让这家印度工厂能够继续进行生产。而到了9月,该基金会的担保还会翻一番。

这是一项耗资110亿美元(可能最后的成本还要高些)的事业的一部分,旨在为150多个国家/地区购买新冠疫苗奠定基础。这项计划主要由公共资金资助,由盖茨帮助发起和资助的两家全球非营利组织以及盖茨基金会是最大捐助者之一的世界卫生组织牵头。

在这背后的,是全球第二大富翁,他既不是科学家也不是医生,但他认为自己和自己的500亿美元基金会已经为发挥核心作用做好了独一无二的准备。盖茨和他的团队正在利用基金会在过去二十年所建立的关系和基础设施来帮助指导这项工作。

盖茨在最近的一次接受采访中说:“我们知道怎么跟政府合作。我们知道怎么跟制药公司合作。我们已经考虑过这个情况。至少在专业知识和关系方面,我们需要在其中扮演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

随着首批备选疫苗在争先恐后地走监管批准流程,如何为全球大多数人口进行免疫的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但是,过去这9个月的时间里,这项疫苗计划(Covax)的成功还不确定。

到目前为止,此计划仅为贫困国家的研究、制造和补贴提供了36亿美元的资金。有三家公司已承诺提供疫苗,但目前尚不清楚疫苗是否有效。而且,鉴于美国等富裕国家已经为自己的公民签订了单独的交易,必要的几十亿剂疫苗能不能及时、廉价地提供出来也许难以保证。

最近几个月,盖茨一直在跟制药公司的官员在开在线圆桌会议。他一直在寻求全球领导人的财政承诺。他经常跟美国的首席传染病专家,该疫苗计划的长期合作者福奇博士协商。为了给这项计划配备人员,他的基金会已经给麦肯锡的顾问服务支付了几百万美元。

在盖茨的财富和专注的帮助下,如果这项计划能设法帮助保护全球的穷人免受已经让超过130万人死亡的病毒的入侵的话,这将是对他在慈善工作中所推广的(包括激励制药公司在内的)战略的肯定。

但是,如果这项事业落空的话,可能会让采取更激进方法的呼声更加激昂。

在这场疫情大流行中,一些公共卫生官员和用户者认为,疫苗生产商(包括其中很多已经从空前的公共资金中受益的)必须分享自己的技术、数据及专业知识,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比方说,印度和南非正在推动中止牵涉到这种病毒知识产权的全球执法。

南非卫生部长Zweli Lawrence Mkhize博士说,一般做法对这场危机并不适用。他说:“必须展开更广泛的协商,探讨怎样对人类才最有利。”

按照目前的全球疫苗交易计划,落后国家拿到的疫苗剂量只够明年年底之前给本国20%的人口接种。部分模型表明,到2024年疫苗仍无法覆盖全世界。

美国东北大学法律学教授,Health GAP 政策分析师Brook Baker说:“盖茨长期战略的后果是,他们赞同企业对供应的控制。在疫情大流行的时候,这会成为真正的问题。”

同时,一些参与疫苗行动倡议国家的官员抱怨说,该计划直到最近才征求他们的意见。厄瓜多尔卫生部长胡安·卡洛斯·泽瓦洛斯(Juan Carlos Zevallos )在谈到交易人时说:“他们在不断地催促我们,逼迫我们,逼我们付款。我们没有用哪种疫苗的选择。我们只能给我们什么就要什么。”

盖茨之寒(“The Bill Chill”)

新冠病毒刚开始迅速传播的时候,盖茨就在大洋彼岸的西雅图密切关注了。

2月14日,他把基金会的领导召集到一起,开始谋划自己担心的一场全球威胁的应对方案。

两个星期后,盖茨慈善事业帮助成立的非营利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首席执行官Seth Berkley飞到了西雅图。他和盖茨商讨了如何将COVID-19疫苗送到发展中国家的事宜。3月13日,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全球大流行两天后,盖茨跟包括辉瑞和强生公司(两家公司都有备选疫苗)负责人在内的12位制药企业的高管在网上见了面。

盖茨是在1990年代后期开始对免疫产生兴趣的。疫苗牵涉到新技术的研发,这是他的专长。疫苗的影响是可以衡量的。廉价的疫苗可以保护数亿人被致命疾病夺去生命。这也跟做交易有关。

当时西方很多的制药公司都已经停止生产疫苗,因为发现做疫苗无利可图。但是盖茨通过他的慈善事业帮助建立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里面牵涉到了补贴,提前的市场保证以及数量保证。这种激励措施吸引了更多制造商的参与,从而带来了更多拯救生命的疫苗接种。

盖茨基金会提供了1亿美元的初步捐赠,帮助建立了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对药物和实验疫苗进行投资。有大约1600名员工的这个基金会也为学术研究人员提供资助,并将自己的高管任命为多个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还直接对制药公司进行投资。

德国公司BioNTech就是获投资的公司之一 。2019年9月,该公司拿到了55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该公司还与辉瑞公司合作,上周他们宣布两家公司共同研发的COVID-19疫苗有效性似乎达到了95%,并向FDA提交了紧急授权申请。

一些公共卫生官员对盖茨的优先事项并不认同,认为他本该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卫生系统。另外一些人则担心个人在其中发挥的影响力太大了。但是很少有人公开批评他的基金会,担心会失去基金会的支持。这种自我审查被贯彻得太过广泛,以至于还收获了一个绰号:“盖茨之寒”(Bill Chill)。

有时候,他们也会与负责国际公共卫生的联合国机构世卫组织产生明显的摩擦。盖茨对自己认为的该组织的僵化官僚主义,以及跟私营部门打交道的诸多限制感到沮丧。

而世卫组织的一些人则担心他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渥太华大学法律和医学教授Amir Attaran说:“盖茨基金会的存在,往好了说不过是世界卫生组织的附属,往坏了说是敌意的抢班夺权。”

但现在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均强调对彼此的互相尊重。

资本在行动

今年3月,盖茨敦促制药商要迅速采取行动,互相合作,开放自家的药物化合物库,甚至呼吁他们要分担生产责任。

盖茨基金会雇用了制药业的前高管当自己的高级管理人员。他们跟行病预防创新联盟一起合作,共同帮助提供资金能给可以快速生产并适合发展中国家的COVID-19备选疫苗和生物技术。

一些公共卫生倡导者以及无国界医生这样的当地供应商则认为,在追求疫苗供应的公平方面,盖茨所做的努力太少,并且质疑他跟制药业走得太近。

Knowledge Ecology International是致力于扩大医疗技术使用范围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的主管James Love说:“他们喜欢他的部分原因在于,他正在保护他们的生活方式。”

他和其他人认为,疫苗生产商不会为了发展中国家而开足马力,尤其是在富国也在迫切需要疫苗的时候,因为给穷国生产满足不了他们的盈利需求。印度和南非在要求世界贸易组织不要对与冠状病毒有关的知识产权执行保护,这些国家政治设法剥夺大公司对疫苗的控制权,并扩大本地生产。

但是盖茨以及很多的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大多数公司正在采取值得称道的举措来帮助确保疫苗的供应,比方说进行非营利性的定价,以及把技术许可给其他的制造商。他们争辩说,如果药品制造商的专利权受到损害的话,他们就不愿再去承担研发新药的昂贵过程了,而且他们对疫苗的控制也能确保疫苗的质量和安全。

盖茨说:“资本的一些东西在部分领域是能够发挥作用的。”

“像说客一样行事”

那天是5月4日,盖茨夫妇正在跟鲍里斯·约翰逊视频通话。两人对英国首相儿子的出生表示了祝贺,还问道了导致他住院的新冠病例情况。

然后两人提出了自己的主张:除非穷国也能得到疫苗和治疗,否则全球永远也没法安全,全球经济永远也没法恢复。

在让富国为穷国公共卫生计划提供资金方面,盖茨有着悠久的历史。政客们把他看作是公共资金的管家,认为他对好投资有着敏锐的嗅觉。

富国的领导人不仅被要求为(支持九种潜在疫苗的研发的)该计划提供资金,也要给自己的国民购买疫苗。

制药公司可以面向所有国家/地区收取相同价格,也可以针对低、中、高收入国家/地区设定分级价格;如果价格高于每剂21美元,任何一方都可以退出。到明年年底,穷国可以获得剂量覆盖20%人口的廉价补贴疫苗,但是有钱一点的国家可以多买一些。

由于太多的关注都集中在富国身上,所以与计划旨在帮助的大多人的磋商寥寥。直到今年秋天,低收入国家才知道自己必须为每剂疫苗支付1.6或2美元的高价,其中的一些国家得拿到银行贷款或拨款才能拿到疫苗。

约翰·霍普金斯国际疫苗获取中心(Johns Hopkins International Vaccine Access Center.)尼日利亚主任Chizoba Barbara Wonodi说:“是,是有补贴,但各国仍需为自付部分筹措预算。所以在进行讨论时,这些事情也得摆上台面。”

一些中等收入国家也觉得自己被压榨了,因为要支付更高的价格,但对自己能得到什么或者什么时候能拿到却几乎没有说法。

厄瓜多尔卫生部长泽瓦洛斯(Zevallos)说,他已经跟本地区的部长们讨论过要通过总统提出关切的想法。泽瓦洛斯说:“他们说,‘你没有选择,但是必须付钱。’ 我很失望。”

Gavi的主任Berkley对此感到沮丧。“我们是不是得跟每个人都沟通过?绝对不行。但是我们会尽量多沟通。”

Berkley同时还指出:“我们有没有已经召集全世界讨论公平获得疫苗的办法呢?我们是不是筹集了大笔资金呢?是的,所有这些都是真的。”

盖茨说,随着新冠病例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倍增加,有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对全球疫苗计划做出判断:“我们什么时候能结束这场疫情?一切都要靠这一点来衡量。”

译者:boxi。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