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比起张一山,新丽传媒更像“韦小宝”

财经无忌 · 2020-11-29
毁掉一部《鹿鼎记》不可怕,赌输21亿对赌才让新丽传媒胆寒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号公司”(ID:yhgs_2018),作者:刘章号,36氪经授权发布。

可能最适合拍新《鹿鼎记》的演员是杨超越。

因为越是经典,越需要超越。

张一山到底行不行?

这是最近社交圈热议的话题,因为一部评分创年度新低的金庸剧的“热播”,主演张一山被连番群嘲。

先不管张一山到底行不行,出品新《鹿鼎记》的新丽传媒恐怕已经先行凉凉了。

阅文“新欢”变“旧爱”

阅文集团(00772.HK)2018年“礼聘”新丽传媒,聘礼155亿元。

公告发布次日,港股上市的阅文集团股价重挫17个点,接近2017年上市时的发行价55港元/股。

甚至连同一天发布的半年报利好都没能镇得住场子,2018年上半年阅文集团总收入达22.83亿元,经营盈利达到5.67亿元,同比增长142.2%。

彼时的网文江湖,阅文可以说是“只手遮天”。

旗下拥有700万创作者,占据中国网络文学作家份额近九成。时任阅文CEO的吴文辉大可居高临下站在网文的金字塔顶,傲然一声:

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可惜好景不长,今年4月底阅文因与网文作者的合同风波引发“55断更节”,部分作者出走,同时也使得阅文的人气开始下滑。

原以为此事过后,阅文在2020年就“渡劫已毕”。

然而并没有。2018年埋下的“雷”因为一部被群嘲的金庸剧,可能再一次爆发,即使不在今天,也离明天不远。

新丽传媒很想出来辩解,自己并不是那颗“雷”,就像新《鹿鼎记》的导演接受采访说张一山是“当之无愧的演技扛把子”。

《庆余年》爆火的时候,新丽传媒可也是受到市场热捧的“角儿”,自然也是阅文眼中的“小甜甜”。

在2020年半年报中,阅文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报告里还专门提到“新丽传媒播出了《庆余年》等多部爆款电视剧”,作为推动付费阅读行业向前发展的佐证。

付费阅读向前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打造大IP,影视剧改编是最为直接且可以看到预期的常规操作,对标“漫威”的阅文自然也希望在这一赛道冒出点水花。

寻找一个好的拍档很重要,阅文寻觅良久看上了新丽。

毕竟当初的新丽传媒还是影视剧制作的头部公司之一,技能树也基本点满,旗下业务除了电视、电影、网剧制作,还涉足了发行、娱乐营销、艺人经纪等领域。

说起来,此前新丽在影视江湖中也是自立一派的话事人。先后出品过《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火锅英雄》,而且还是以小博大的行家里手,小制作却赚了大票房。

影视剧是一个烧钱的行当,看看新丽传媒拍新《鹿鼎记》的布景就知道了,棚内拍摄远多于户外造景,用行业大V的话说就是“从一个包房转入另一个包房”,为什么?省钱啊。

所以2012年新丽传媒谋划起了上市,准备让大A股的“韭菜”来接盘,不过由于股权变动夭折。

同时,市面上关于新丽传媒资金链紧张的风声也一度传来,甚至被质疑财务造假。

又过了三年,到了2015年12月,新丽传媒二度闯关IPO,却被证监会问询与第二大股东光线传媒之间是否存在业务竞争、关联交易等利益冲突情形。

是非题答错,零分。

二次上市,新丽传媒再度折戟。

但是新丽传媒并不甘心,毕竟当年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唐德影视慈文传媒都轻松过关上市成功,没道理新丽传媒不行啊。

2017年6月,新丽传媒第三次递交IPO招股书。可是二股东光线传媒竟然半路撂挑子了,将其持有的27.64%股权,作价33.17亿元转让给了腾讯,清空离场。

自然,第三次上市再度落空。

但是抱上了“大腿”腾讯。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很快,腾讯的就当起了“中介”起来,将新丽传媒“介绍”给了控股的阅文集团。

2018年10月,新丽传媒以不超过155亿元的身价“委身”阅文集团,正式被后者收入囊中,从而补上了阅文大IP闭环的一环。

新丽在“赌”什么?

金庸剧向来被视为挽狂澜于既倒的力作。

然而TVB珠玉在前,翻拍剧集口碑扑街者不胜其数。

2014年陈妍希、陈晓版本的《神雕侠侣》,其出品方为于正所在的东阳欢娱,因为陈妍希圆润的造型被称为“小笼包”版小龙女,令金庸迷大呼失望。

2018年光线传媒也来蹚浑水,拍摄丁冠森、薛昊婧、丁禹兮主演的《新笑傲江湖》,更是毁剧不遗余力,将剧情改为东方不败为女一,与五毒教主蓝凤凰组CP。结果自然是不受观众待见,豆瓣评分仅有2.6分,创下金庸剧最低分。

虽然翻拍金庸剧,翻车无数,但是都知道这是大IP,书迷众多,谁拍都能“红”,哪怕是黑红,流量至少有了。

一向主打流量牌的影视剧制作自然明白个中道理。

新丽传媒在新《鹿鼎记》之前也是奉献过很多部优秀作品的制作公司,诸如《白鹿原》这样的正剧,也有《悬崖》《风筝》这样的谍战大戏,还有《庆余年》这样的大IP剧。

从过往经验来看,新丽传媒的制作团队不应当会犯下如此低级的失误,将一部经典的金庸剧翻拍成一部“猴戏”。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理由,可能就是新丽传媒太想赢了,以至于忘了拍剧的初心。

新丽传媒为何如此心急?

还是得回到阅文身上来。

别看2018年以155亿元对价卖给了阅文集团让新丽传媒血赚,但背后的业绩压力并没有减轻,反而更重了。

根据收购时达成的业绩对赌协议:阅文集团要求新丽传媒在2018、2019、2020三年期间,每年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7亿元及9亿元,即合计21亿。

然而过去的两年,新丽传媒都未能如期完成业绩对赌。2018年,新丽传媒净利润3.24亿元,占承诺利润的64.8%;2019年,新丽传媒净利润5.49亿元,占承诺利润的78.4%。

等到2020年,也就是三年业绩对赌的大限之年,新丽传媒的日子更加不好过。根据阅文集团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新丽传媒录得收入约1.29亿元,净亏损9710万元。

大IP真的是解救制作方的灵丹妙药?

半年时间,让新丽传媒上哪去找2020年承诺的9亿元净利润?

如果加上上半年的亏损,是接近10亿元净利润;如果再算上2018、2019年“欠下”的缺口,则又更多了。

作为影视剧制作公司,最大的利润来源就是爆款剧集,然而新丽传媒在最近三年的优秀作品却呈现逐年下滑的态势,从2017年的《妖猫传》《悟空传》《羞羞的铁拳》三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到2018年仅剩下一部剧《如懿传》,再到2019年唯一爆款《庆余年》,新丽传媒能拿到出手的剧已经越来越少。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新丽传媒要强势推出新《鹿鼎记》,为的就是搏一把,希望借助金庸剧大IP之力起死回生,补上欠下的“窟窿”。

如此看来,比起张一山,新丽传媒倒更像韦小宝,更爱赌,更敢赌。

然而,这一把赌输了。

张一山毁了韦小宝,也毁了新丽传媒,更毁了阅文大IP闭环的设想。

预计到新丽传媒2020年的表现将会低于预期,阅文集团毫不犹豫的表示,将触发收购协议条款下新丽传媒管理团队作为卖方的获利计酬代价的调减。而有关收购新丽传媒的商誉及商标权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一定程度也牵累阅文集团整体业绩。

中期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20年上半年实现总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9.7%;同期净亏损33.1亿元,同比下降941.9%,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则为3.9亿元。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最该讨伐张一山的倒不是金庸迷,而是投资者。

不过投资者要讨伐的明星太多了,恐怕一时半会还忙不过来。

11月20日在爱优腾播出的《情深缘起》就改编自张爱玲的《半生缘》,也是拥有许多书迷的小说,但是刚刚播出几集,就群嘲不断:

顾曼桢魁梧壮实,我估摸着三个祝鸿才才擒得住她;顾曼璐活像独霸王一方的上海滩大姐蒋欣、刘嘉玲分别饰演原著中的顾氏姐妹,却由于反差太大令观众一时难以接受。

而且此剧的导演比新《鹿鼎记》的导演更大牌,是大名鼎鼎的杨亚洲,可见有时候演员也好,导演也好,都无法保证一定会出一部好片,剧本再好也没用,金庸、张爱玲的小说都带不动。

2020,宜读原著。

听说,马思纯和彭于晏的《第一炉香》也正在赶来的路上,或许是下一个槽点?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阅文集团

豆瓣

慈文传媒

风声

交圈

笑傲江湖

二度

角儿

唐德影视

乐营

下一篇

危机过后,是继续下沉,还是改换门庭?

2020-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