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上海外牌新政后第一次拍牌,被限行的在沪打工人有多难?

出行一客 · 2020-11-26
在外牌寸步难行后,新能源车上牌成为最佳选择

“十一月的又没有拍到。现在这辆外牌燃油车只能卖掉了,以后只能坐地铁进城上班了。”

李女士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虽然非常舍不得陪伴自己三年的“小破车”,但在上海新的外牌限令下,这辆只能在郊外跑的车几乎无用了。

事实上,十一月的车牌确实难拍。上海国拍网信息显示,本月个人额度投放13500辆,个人在用车有效额度委托拍卖1095辆,合计拍卖总数14595辆,比上月减少840辆。最低成交价91300元,平均成交价91433元。

牌照数变化不大,但粥少僧却多了。国拍网数据显示,本月的参拍人数高达186549人,比上月增加64771人,最低成交价为增长超过50%,中标率为7.8%,比上月下降4.9个百分点

11月2日起,上海外牌限行新政开始实施:除周六、周日和全体公民放假日外,每日7时至20时外省市机动车号牌等车辆,禁止在上海市大部分高架道路上行驶。相较此前的限行政策,这次将原先早晚高峰之间的平峰时间也一并覆盖,限行时间也从7个小时延长到13个小时。

这是外牌新政后的第一次拍牌。与170万辆长期在沪的外牌车辆相比,此次拍牌增加的参与者不多,一部分原因是许多外牌车主刚购买标书,要到下个月才能开拍。此外,由于新能源汽车上牌政策暂未收紧,部分车主选择转向新能源牌照。

“上海的外牌限行政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新能源车没有收紧是要做产业升级、向清洁城市转型,但上海的新能源车辆增长空间还有多大?是让新能源车替换燃油车,还是产生另外的增量?”上海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原副院长何建华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

纠结:挤燃油车牌还是投靠绿牌?

于嘉亮是北京人,在上海开公司后把自己北京牌照的车开到了上海。因为是自己做老板,也不太需要去赶上下班高峰期,受之前工作日高峰期禁止外牌上高架政策影响不大。

“现在外牌新政策限制几乎整个工作日的白天,但地面还能走,所以没那么紧迫。我比较担心的是明年五一之后,内环地面也不能走了,这样就很难了。”于先生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尽管现在家庭用车需求还没那么大,但由于疫情影响,他认为未来私家车出行对于家庭会越来越重要。

张先生是四川人,他最开始选择不拍上海牌照而是上外牌,充分考虑到了自己的出行需求。

因为毕业后工作地点在浦东张江,几乎不需要进入内环,又背负房贷车贷,他便上了外地牌照。但最近家里添了宝宝,需要频繁往返市内办理各项证件,有时还需要带孩子去市内的儿童医院,外牌新政后有些“寸步难行”了。

“现在一边在拍沪牌,一边拼命赚钱了。又要花十万块,肯定家庭负担是变大了。”张先生叹气,他最近新收集的表情包“早安我的工友”,是他近日心态的真实写照。

外牌限行,沪牌越发紧俏。十一月的拍牌结果公布后,几位外牌车主都没有收获。

于嘉亮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打算换一个黄牛来拍沪牌。“之前的收费几百块,但是拍中概率比较低,现在换个贵的,希望能在明年五月前拍到吧。”

国拍网数据显示,沪牌额度投放量从今年3月开始增多,沪牌中标率已连续7个月超过10%。本月的参拍人数高达186549人,比上月增加64771人,增长超过50%。因为参拍人数的剧增,11月沪牌中标率从10月的12.7%跌至7.8%。

几位外牌车主都认为,上海外牌新政推出后要拍到沪牌只会越来越难。本月的拍牌人数增加了6万,但相对于170万长期在沪的外牌数量来说还非常少。许多外牌车主刚购买标书,要到下个月才能开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上海的限牌政策只会越来越紧。

另一个选择是上公司牌照,即申请非营业性客车牌照。

受疫情影响,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大幅下滑。为刺激汽车消费,国家多次发文鼓励出台松绑限购等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今年5月上海发布《关于促进本市汽车消费若干措施》,提出至今年底将增加4万个非营业性客车额度。

据统计,截至11月,上海2020年投放车牌总数已比去年全年多出近5万辆。11月23日,上海国拍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显示,2020年11月单位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额度数量为1892辆,参与拍卖人数为7856人,最低成交价为229100元。拍牌人数比十月增加58%。

而对于大部分没有上非营运客车牌照资质、又暂时拍不到沪牌的外牌车主来说,绿牌是唯一的选择。

外牌限行,一大连锁反应是新能源汽车的热销。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走访多家新能源车销售中心时发现,外牌新政发布后入店咨询的人明显增多。“尤其是周六周日,很多人都会来问现在的新能源车上牌政策、了解车型。现在要试驾的都排不过来。”销售人员表示。

相对来说,新能源车上牌政策宽松得多:非上海户籍在最近2年内交1年的社保,办理居住证,最近一年驾驶违章没有超过5次;上海户籍最近一年驾驶违章没有超过5次;拥有固定车位,且需要向物业确认能否安装充电桩。但如果没有固定车位,也能找人代办,目前特斯拉和国内几家新造车势力都提供充电桩挂靠的服务。

“摇号、竞拍未中的失意男女青年们,换个思路,让特斯拉宠你”,十一月沪牌拍卖结果公布后,特斯拉销售人员在朋友圈打起了广告。

从拍牌到限牌,上海治堵还需探索

城市拥堵是一个世界难题。随着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给人民带来的财富增长,中国的汽车产业快速发展,成为了“车轮上的国家”。汽车价格与人均收入比快速下降,很多中国城市家庭都拥有了私家车,但汽车保有量的急剧扩大带来了交通拥堵和雾霾。

中国交通部研究院特聘专家彼得·琼斯(Peter Jones)曾指出,城市拥堵问题源自人口的快速增长,但欧洲国家经历了长时间的工业革命,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集中、城市车辆保有量增长的两个现象相隔近百年才先后出现;而在中国,二者同时发生。

从城市交通治理政策的变化来看,随着经济发展、需求增加,主要可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政府鼓励人们买车、修建高速公路、提供更多停车位,满足需求也拉动经济,这势必导致城市拥堵和空气污染;到了第二阶段,政策从“如何满足车辆对道路的需求”,转向“如何使人们更好地在城市里流动”,即鼓励用公共交通替代私人交通;第三阶段,人们追求干净、舒适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城市的公共空间功能凸显,交通治理需要财政支持和相应立法,如交通管制、限牌限号等等。

而对于上海的经济发展过程,研究员何建华指出,在城市建设初期,发展大宗商品产业对拉动工业化作用很大。上海也成为了汽车工业重镇,要承载汽车工业产品必然出现城市扩容,如道路修建改造。

“最初这是良性的互相驱动,但肯定会带来交通拥堵的结果。事实上城市的发展扩容永远跟不上汽车产业工业化的进度,限牌是早晚的事情。”何建华表示。

上海的私家车牌照拍卖政策始于1986年,真正意义上的拍卖制度建立于1992年。

为解决上海交通拥堵的状况,1994年开始,上海对新增的客车额度实行拍卖制度,上海开始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的政策,购车者凭着拍卖中标后获得的额度,可以去车管所为自己购买的车辆上牌,并拥有在上海中心城区(外环线以内区域)使用机动车辆的权利。

如果说曾经汽车是私人财富的象征,在上海,“最贵的一张铁牌”成为了新的身份和财富代表。

沪牌照拍卖政策在全国具有独特性,最初的出台是希望对上海交通拥堵提供解决方案,但在稀缺资源的市场化竞争环境下,“天价铁皮”曾引起多方质疑。

另一方面,沪牌中标率低、越来越贵也引发了上海车主上外地牌照的灰色产业链。成千上万辆车通过各种方式上了外地牌照,背后是巨大的黄牛关系网络构建起的地下车牌市场。尽管上海出台多项规定打击外牌黑市并对外牌限行,但还是有不少车主在与昂贵的沪牌权衡后选择去其他省上牌照。

不断增长的外牌车辆,既让沪牌拍卖制度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失去了作用,也让高价拍得上海车牌的消费者心存不满。

上海外牌限行新政是城市治理的新探索。不少网友指出,这会给江浙一带真正有往返上海交通需求的外牌车主带来困难。新政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如上海是不是地方保护主义、让外地人留在上海越来越难。

在外牌寸步难行后,新能源车上牌成为最佳选择,上牌政策是否会变动也受到广泛关注。

2018年,上海发布了《上海市鼓励购买和使用新能源汽车实施办法》,有效期到2020年12月31日。近日,相关部门表示,根据国家到2022年底对新能源汽车总体支持的政策要求,上海到2022年底将继续给予新能源汽车免费专用牌照,目前具体的政策规定还在制定过程中,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何建华指出,上海的外牌限行政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新能源车没有收紧是要做产业升级、向清洁城市转型,但这也引发了一些新的问题。在上海现有的汽车保有量下,新能源车辆的增长空间有限,更多车主涌入新能源车牌照,对于城市交通将带来多大压力也是未知数。

“鼓励上新能源牌照政策的出发点是让新能源车替换燃油车,以实现绿色出行。但增长的新能源车辆,是代替燃油车的存量,还是产生另外的增量?这些都是需要政策不断探索的。”何建华表示。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除了重回汉唐、汉尚华莲,还有这些公司的汉服销量不错。​

2020-1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