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亿级潜在市场背后,国产操作系统连横合纵、抱团取暖|年度行业研究

熊纯漪 · 2020-11-27
操作系统赛道的国产引擎已经发动增速。

编者按:

阔别波澜壮阔的2020年,我们即将迎来充满希望与未知的激荡新十年。科技与资本的双重推动,是这个十年的时代主旋律,也很可能成为下个十年的创新主推力。因此,临近2020年年底,我们推出了“年度行业研究”这个系列,选择了当下最受关注的领域进行系统梳理。这些行业,或正在改写当下新经济格局,或有可能重塑未来商业甚至国际格局,或是36氪读者感兴趣,或是正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我们也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和我氪的读者一起“无限拓展边界”,一起“更先看到未来”。

本文是这个系列的第五篇。我们选取了国产操作系统。疫情过后,反全球化的情绪出现了蔓延的趋势,各国针对于信息安全的讨论热度高居不下,关于国产操作系统的呼声不绝于耳。本文希望通过系统的梳理,为读者系统的呈现目前国产操作系统的行业现状。

相关阅读:

被搅动的万亿5G市场:亿级用户的连接重构与产业互联网的诞生|年度行业研究

全球量子竞赛再加速:百亿美元市场背后,角力量子霸权 | 年度行业研究

软件开发既要敏捷又要安全?来看看DevSecOps吧 |年度行业研究

2020的冬天,中国疫苗产业的春天 | 年度行业研究

**

作者:熊纯漪

编辑:石亚琼(syq@36kr.com)

**

疫情过后,反全球化的情绪出现了蔓延的趋势,各国针对于信息安全的讨论热度高居不下。与此同时,美国对华的高新技术出口仍采取了较强的限制,相关产业的上下游企业以及政府的国产化需求增长迅速。操作系统行业的C端市场长期被外企产品垄断,B端的产品也较为局限,关于国产操作系统的呼声不绝于耳。Wind操作系统指数自2019年初940.65点持续呈现上升态势,2020年7月份达到峰值2289.27。本文希望通过系统的梳理,为读者系统的呈现目前国产操作系统的行业现状。

在本文,你将看到:

  1. 国产操作系统的历史以及挑战

  2. 各细分终端的市场结构

  3. 现阶段主要客群

  4. 国产化的主要竞争优势

  5. 行业全链国产化的能力

  6. 操作系统的新机遇

一、国产操作系统缘起

1.1受到今年动荡的国际环境影响,国产操作系统概念愈发强势

在华为业务受到美国商务部限制,微信、Titok受到美国政府打压后,今年8月份人们产生了微软“断供中国”的猜测。后期微软官方回应称“断供中国”系谣言,但是操作系统市场外企垄断的局面已经燃起了操作系统用户的担忧,国产操作系统的概念已经悄然在市场生长。

操作系统不仅有针对于PC端、手机端的产品,其可以根据应用场景以及终端设备可以分为桌面、移动、服务器、物联网、嵌入式等操作系统。

操作系统绝大多数核心技术、厂商和产品缘起于美国。其中PC操作系统的起源最早。20世纪80年代左右,大规模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的发展使得计算机的资源利用率、计算机整体性能优化等问题出现,因此PC端操作系统逐渐被引入使用。

现阶段市场中的操作系统以闭源的微软Windows以及各个基于Linux的开源项目:Ubuntu、Fedora、OpenSUSE等Linux发行版为主。

操作系统

但国产操作系统,不管是在PC、移动端、服务器端都很低。

根据Statcounter机构数据,截至2020年7月,Windows系统占据中国桌面端操作系统市场高达86.03%的市场份额,Linux只占据约0.89%的市场份额。国产操作系统几乎都基于Linux进行研发,其中银河麒麟、武汉深之度基于Ubuntu开发了桌面以及终端操作系统;普华基础软件、凝思基于Debian开发了服务器商业版本;中标软件、中兴新支点、红旗、中科方德基于CentOS开发了服务器社区版本。

手机操作系统中,Google的Android占比78.59%,Apple的IOS占比达20.36%。我国服务器操作系统中Windows也处于垄断地位,截至2018年末数据,WindowsServer2008占据45%的市场,其次是 WindowsServer2013占比为24%。Windows共占据了88%的市场。

我国服务器操作系统市场结构

1.2国产操作系统替代的历史

中国国产操作系统于上世纪末开始,产生过超过20款相应的产品。但是受制于微软Windows、Google、IOS等操作系统的预装以及先发优势,因此并未出现很广泛的发展,多存在于军工政府部门,市场化水平低。

伴随着棱镜门等一系列信息安全问题的出现,国家已经在2011年左右开始从各层面部署相应政策加速国产操作系统的步伐。

南风计划

据悉,2014年国家开始部署信息工程全链国产化的南风计划。其目的主要是推动从服务器、CPU、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到应用软件的信息工程全链实现国产化。

从早期南风一号计划试点15家机构到2018年的二号计划,已有63家政府单位参与其中。

安可产业联盟

安可产业联盟(安全可靠技术和产业联盟)也是一个包含多领域,涉及一整条产业链的非营利性联盟。它的前身是成立于2016年的“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工作委员会”,是由24家从事软硬件关键技术研究、应用和服务的单位发起建立的社会组织。

2020-2022年是国家推广建设安可产业联盟(安全可靠技术和产业联盟)最重要的时段,市场将会出现安可市场这一新的风口。国内出现了从基础硬件设备到基础软件再到应用软件最后触达信息安全的全链国产化浪潮。在操作系统层面,市场迫切需要有国内企业可以独立掌握代码同时也可以满足企业使用需求的产品。目前安可产业联盟共有180家成员单位,其中已有15家操作系统企业。

1.3国产操作系统替代的现状

虽然微软、Google、Apple等外企在操作系统市场中有着近乎垄断的行业地位,但是现阶段我国已经出现了统信软件、麒麟软件等有一定规模并且拥有成熟产品的操作系统公司。除了党政军系统采购外,在国内部分特定领域,如高精尖科研机构、重视信息保密的企业,国产OS企业已经获得稳定的市场份额。

不单是高精尖科研机构、信息保密企业及PC厂商,中国的手机厂商等其他终端厂商对于外企的操作系统也有着断供的担忧。华为、小米等硬件厂商纷纷希望通过“软+硬”的模式,构造类似Apple的IOS系统,增强企业的独立性以及议价权。

虽然国产操作系统在C端市场身影较少,但也不是一片蓝海。业内已有统信软件、天津麒麟、中科方德等企业,还有腾讯、阿里、360等互联网企业布局其中,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已经形成了“国家队”、民营领军企业以及互联网企业的格局。

二、国内PC操作系统赛道

2.1国内PC操作系统赛道呈现“统信vs麒麟”两强之争的局面

国内PC操作系统赛道中麒麟软件以及统信软件较为成熟,拥有中标麒麟、银河麒麟、深度系统、UOS等产品,其余玩家规模较小。而麒麟软件是中国电子2019年将旗下中标麒麟和天津麒麟整合打造的软件主力品牌,统信软件则是于2019年底武汉深之度以及武汉诚迈合并成立的民企巨头。

统信软件股东包括诚迈科技、360、刘闻欢、绿盟科技,其中民营资本偏多。大股东诚迈科技持股比例达44.44%,是一家提供智能科技硬件终端及软件外包服务的上市公司。

作为统信软件前身的武汉深之度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但亏损情况在逐步好转,其营业收入也长期保持在700万左右。

武汉深之度业绩(来源:兴业证券证券与金融研究院整理)

据统信软件的上市股东诚迈科技披露,Q3单季度统信软件营业收入共计1.06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到1.45亿人民币,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市场规模。除此之外,统信桌面操作系统于今年9月份推出基于Linux内核的V20个人版产品,公司在G端以及C端均有一定的个布局。虽然统信软件成立时间不长,现仍受制于产品迭代、人才扩招等原因无法盈利,但是其已经展现出了市场以及政府的认可。

而诚迈科技近年来营业收入表现也较为稳定,呈现上升态势。2021年预期收入可以达到2019年的两倍。

诚迈科技营业收入以及增长比率

麒麟软件的股东中国软件持股比例为34.93%,股东天津先进技术研究院由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与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政府一同设立,持股比例为7.55%。麒麟软件在市场资源上依靠中国电子,其具有更丰富的G端客户资源。

麒麟软件大股东中国软件2020年三季度单季公司收入8.44亿元,受疫情影响同比下降了21.90%,但下滑已经逐步出现收窄。其2011年至今营业收入处于缓慢增长阶段。2020年下半年为信创招标阶段,中国软件三季度单季的销售费用为0.70亿元,提升了48.94%,为公司的信创招标结果起到一定的佐证作用。因此中国软件2020年预期收入增长率将达到60%。

中东吴证券研究所分析师认为信创产业发展进入爆发期,中国软件的先行指标合同负债和存货达到历史最高位置,即将进入兑现阶段。

中国软件营业收入以及增长比率

虽然国产操作系统的市场机会更多的存在于B端以及G端当中,而两家头部玩家具有不同的股东背景,同时也选择了较为不同的打法:统信软件更多与国际主流操作系统竞争B端、C端市场,而麒麟软件则依靠中国电子等央企的市场资源在国内G端市场迅速积累了大量订单

2.2麒麟软件旗下的中标麒麟以及银河麒麟是国内主要的操作系统产品

麒麟软件作为老牌玩家,起步较早,具有很强的先发优势。同时,其“国家队”玩家背景也提供了很好的客群资源,政府认可度最高。

较之于统信选择基于Debian系统进行产品开发,麒麟因为客群需求清晰,所以借鉴了更多的版本的Linux,提供更加定制化、多元化的产品。银河麒麟采用了Linux、Mach、K42等内核,中标麒麟则选取了Fedora内核。麒麟软件整体的产品矩阵包括银河麒麟V4、V10和中标麒麟V7.0,更加多元化。

据悉,麒麟操作系统在国内市场的国产操作系统中具有Windows级别的市场份额。在银河麒麟操作系统V10版本发布之前,银河麒麟操作系统已经连续9年位列中国Linux市场占有率第一名,在嫦娥探月、国家电网、北京地铁、航空公司客票系统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V10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廖湘科表示,采用麒麟操作系统的我国党政企业已经超过了10000家。

2.3后起之秀的统信UOS背靠华为等大厂以及技术公司在市场中也站稳了脚跟

统信软件于2019年底由武汉诚迈以及武汉深之度共同成立,其操作系统产品为UOS(统一操作系统),基础为武汉深之度的操作系统Deepin。

Deepin作为国内研发较早的开源操作系统,是我国唯一一款在全球开源系统排名前十的操作系统。深之度研发的Deepin Desktop Environment获得了土耳其政府的订单。

除此之外,Deepin在国内C端客群中有较为突出的表现,其产品被华为选中并搭载于Magicbook Pro是其布局消费者市场的巨大亮点。

基于Deepin,统信UOS的优势更多在于稳定性以及用户体验中,这使其用户结构更加多元化,涵盖国内外B、C端用户。Linux作为国内使用较为广泛的内核,常常被诟病其在软件安装上较为困难,使用门槛高。因此,统信选择了更加统一的产品路线。UOS则通过设立UOS软件商城作为其唯一入口,从而解决系统软件安装入口平台化的问题。

2020年其已经发布了针对于合作伙伴的Final版本以及针对于最终用户的Release版本。

3.目标客群出现了C端拓展,但现期仍集中在G端

PC操作系统中C端市场Windows依靠产品预装以及成熟的生态体系取得了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市场影响力极大。出于信息安全因素以及国产化替代倾向,G端客群则是国产操作系统更好的起跑赛道。

尽管得益于技术路线的优势以及和C端厂商华为的合作,统信软件作为国产操作系统领头羊已经开始拓展C端市场,但仍处于早期拓展阶段。业内并不存在真正能在C端市场与Windows抗衡的产品。无论是统信、麒麟等国产操作系统头部企业,还是普华、万里红等新势力,更多的仍在挖掘B端以及G端市场。

依照我国党政机关单位计算机设备国产化替代政策的要求,政府近3年将要更换约2000万件外企设备,若操作系统客单价保持在400元左右,整体替代产生的增量市场规模达到80亿人民币。更迭之后,G端以及国企PC市场若仍可以保持每年数千万台的换新,操作系统市场空间将在40亿人民币左右。

3.1以G端为主的市场还有很大的成长机会,但是新势力遇上了获客的难题

据IDC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商用PC市场(不含工作站)出货量达到615.9万台,同比上涨0.2%,商用PC市场从一季度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逐步恢复。根据二季度出货量预测,未来中国商用PC市场每年出货量可以保持在2200万台以上。而据国管局采购中心的数据显示,政府行业年采购新增和用于更新换代的PC电脑达到400万台,而商用PC年出货量在1800万台左右。

操作系统的价格因为用户需求不同存在一定的差异,UOS V20操作系统官方预售价格为99元,国产C端操作系统价格普遍在200元左右。B端国产操作系统目前大多需要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定制,因此未公开发布价格。据业内人士表示,党政军等政府行业PC操作系统单价在400元/套左右,而商用市场操作系统价格约为300元/套。

根据以上数据可以计算得出我国商用PC操作系统的年销售规模:

中国PC操作系统市场规模

在我国PC数千亿人民币的市场环境下,保守估计,商用PC操作系统存在每年70亿人民币的市场空间。

伴随着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技术兴起及普及,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商用前景也存在较大的上行空间。

据东吴证券预测,2024年服务器年出货量可达460万台,假设服务器操作系统单价为7000元/套,重要行业采用商业版OS的比例为2/3。到2025,我国每年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市场可达215亿人民币。

3.2国产手机操作系统

2019年中国市场运行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大约为75.44%;其次为iPhone市场份额约为22.49%。在Android操作系统中,Android8.1占比最高,达 20.03%,Android 6.0占比16.16%,Android 8.0占比为14.96%。Android 9.0占比虽为12.18%,但是较上季度占比上升了8%。

今年下半年,苹果通过IOS14 系统更新带来了小组件、App资源库以及整体更加紧凑以及提高使用效率的设计提高其在兼容设备的采用率。据Mixpanel数据显示,去年iOS13 在所有兼容设备上的采用率为20%。但是今年这个比率预计可以达到25%。

目前国内已有不少厂商在操作系统赛道发力,包括小米旗下的MIUI、魅族的Flyme OS、锤子科技的Smartisan OS、中国移动与Google开发的OMS操作系统,上述系统均基于安卓系统开发。

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中也不乏MIUI、鸿蒙等知名产品,其多为手机厂商的自研版本。

小米旗下的MIUI早在2010年发布了首个内测版本,至今已经完成了数十版本的迭代更新,是小米以及Redmi手机的操作系统。其设计主打简洁风格,并基于小米年轻的目标客群提供更为个性化的界面。其早期版本就配备了较为完善的小控件提高了操作体验,并支持与OPPO、vivo、小米笔记本进行文件、照片互传。

华为的鸿蒙操做系统起步时间没有MIUI那么早,但由于华为的全场景战略,其已经以手机为核心开发出较多的场景,包括移动办公、运动健康、社交通信、媒体娱乐等。消费者未来可以在手表、车机、屏幕等终端设备上看到鸿蒙的身影。

今年9月份华为2020开发者大会宣布鸿蒙系统迭代到2.0版本(HarmonyOS 2.0),并开始开源面向内存小于128MB的终端设备,计划2021年10月面向所有4GB以上设备开源。

HarmonyOS 2.0是一款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华为具备大量的终端用户基础,鸿蒙操作系统可以通过预装等途径更容易获客。但若想留住用户抑或是将操作系统作为其产品的一个亮点,系统生态是必不可少的。因此鸿蒙选择开源面向开发者、应用厂商是希望获得华为自有硬件产品以外的终端玩家以及开发者,从而构建“产品+生态“类似Windows模式的护城河。

除此之外,,OPPO的操作系统ColorOS已经迭代了11版本 。几日前vivo也在开发者大会上线了自研的手机操作系统OriginOS,其的主要特点主要在于外观和交互上。现阶段几乎每一家手机厂商都会根据自己的目标客群以及产品定制操作系统,厂商的军备竞赛也从硬件层面上升至软件层面。同时业内也出现了鸿蒙这样开放第三方硬件厂商的系统。因此手机操作系统行业未来也是国内操作系统不可小视的一股力量。

3.3国产服务器操作系统

整体来看,在服务器领域,微软依旧占据了近90%的市场,Linux整体有约10%的市场。 

国产操作系统市场份额类似PC以及手机操作系统,占比较低,用户更加倾向于Windows以及Linux的产品。

国产企业中普华、凝思、中兴、中科方德、银河麒麟都有相关的服务器操作系统产品。

服务器操作系统用户主要根据自己的应用需求,比如开发语言、数据库类型以及使用习惯来选择产品。比如ACCESS、SQL数据库更适合使用Windows系统而MySQL更适合Linux系统

除此之外,Windows作为一个单用户、多任务的操作环境,并且容易上手使用,对于小用户较为友好。更多的小型企业出于使用成本等因素考虑会青睐Windows Server。而Linux的不同发行版本有不同的长处:Debian主打稳定性;Ubuntu有较好的兼容性。

国产服务器操作系统赛道较之于PC、手机端客群更加狭窄,受众为专业化需求更高的B端用户。因此服务器操作系统赛道也许不会出现Windows操作系统在PC端的垄断情况,其市场国产化替代进程将会快于PC、手机操作系统。

而华为也在服务器操作系统中进行布局。2019年9月份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EulerOS开源,开源名为openEuler。其后,普华软件、统信软件接连推出基于华为Euler服务器的操作系统。华为openEuler社区已经汇集了天津麒麟、普华基础软件、深度科技、中标软件等操作系统企业以及研究机构,未来消费者可以看到更多的openEuler LTS商业发行版。

3.4 新机遇下创业者的日子并不好过

有别于其他客群体,政府客群的迁移成本较高,而头部厂商针对于国内竞争者也有着技术的护城河。诸如统信这样有在国际市场有一定竞争力的国产头部厂商,在G端面对麒麟软件时仍然存在很大压力。

统信软件背后大股东诚迈科技在2019和2020年股价获得了巨大的增长,从2019年上半年的不到30元涨至2020年3月份的高点271.53元。但2020年下半年诚迈科技出现了持续的下跌。除此之外,麒麟软件大股东中国软件也于2020年中触及近130元的高点之后下跌,截止

这可能是因为投资者对于统信软件在今年6月党政等领域开始的信创招投标中的表现存在怀疑。此轮信创中标结果并不对外公布,很多地区采用分招分签的形式,目前无法获知中标情况。

新玩家既无法面对Windows等成熟海外产品,也很难在G端市场撼动老玩家的地位。

4、为什么全链国产操作系统还不能普及

国产操作系统起步较之于欧美晚了一些。21世纪初我国开始研发红旗Linux操作系统,至今也有一批可以商业化落地的企业,但是整体市场规模很小。

操作系统的落地运用场景几乎遍布整个电子产品行业,小到电脑外置摄像头、智能手表、闹钟,大到大型设备的整机操作系统等。

国内鸿蒙、普华及大多数国产操作系统企业专注于物联网操作系统业务,比如摄像头、手表等小型智能终端以及车载操作系统类的。而致力于服务器、桌面终端操作系统的企业并不多。

面对众多的细分的操作系统赛道,国产操作系统无法拓局的原因在于国产能力吗?

4.1国产操作系统的护城河在哪?

国产操作系统虽然没有达到人们的期望,但是国产硬件早已有了较好的表现。无论是PC、手机抑或是平板,国内均有较为强势的国产品牌,而在手表、摄像头等其他智能硬件领域,市场结构也较为建康。

国内已有丰富的操作系统硬件载体。

操作系统作为软件硬件的中间体,产品最后都会落地在硬件上,因此Windows及IOS可以凭借其预装优势在操作系统赛道拥有牢固的竞争壁垒。B端以及G端客群具有一定的定制化需求,软硬件捆绑销售的模式会遇到一定的障碍。但是C端的产品则普遍是标准化的,消费者更换操作系统的替代成本很高,很少有人会在购买之后无端更换操作系统。

因此国产化硬件给予了操作系统一个很好的护城河,诸如华为、小米等厂商也早已利用了硬件载体的优势。

除此之外,较之于Windows等系统几百上千的定价,国产操作系统具有价格优势。据悉,国内C端操作系统部分免费使用,收费的价格区间也处于两三百元,远低于外企产品。

4.2行业是否拥有了成熟的国产土壤?

全链国产化操作系统的概念以及研发经历了十余年之久,至今消费者仍然不能看到具有市场地位的国产操作系统。这与底层设备、技术以及行业受重视程度存在一定的关系,但局面已经出现好转。

操作系统赛道现在不缺钱也不缺政策。

国产操作系统赛道中存在统信软件、麒麟软件类具有上市公司股东背景的头部企业,行业内也不乏腾讯、360等互联网巨头玩家。伴随着信创产业的快速发展,国内出现了华为中科院系、CEC等广泛布局的龙头企业,未来市场格局可能仍会出现变动。操作系统赛道作为信息技术创新产业的关键一环,并不“缺钱”。

除此之外,复杂的国际环境以及外企系统的垄断地位也使得行业并不“缺政策”,业内有中国软件等“国家队”的身影。

产品的土壤是芯片水平、软件生态以及系统工程师。

除去其他外部因素的影响,作为智能终端软硬件的桥梁,操作系统需要直接连接终端的CPU以及桌面软件,想要完成一款优秀的全链国产化操作系统,必须拥有与之适配的算力水平的国产芯片以及丰富的软件生态。

很可惜,国内的芯片整体水平较低。若想直面C端市场,现阶段国内芯片水平较之于高通等海外品牌存在一定的差距,国产CPU存在明显的算力不足以及发热问题。但这类问题主要存在于C端产品中,B端产品中存在大量以基础办公为主的需求,因此其对于底层算力的要求较低。

36氪投资经理刘彦廷表示,因为大部分国产操作系统现阶段目标客群并不在具有高算力要求以及散热需求的C端及部分B端市场,而是在于党政军为主的B端基础办公市场。低算力需求市场不想面对过剩算力带来的更高的芯片购买以及使用成本,而国产芯片可以满足其对于CPU的需求同时也满足其对于全链国产化的要求。因此国产底层算力水平对于现阶段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影响很小,并不能算是瓶颈。

主要芯片

国产CPU芯片整体来看,已经具备了商用能力。操作系统相关芯片中华为的鲲鹏、中国电子集团的飞腾、中科院的龙芯、天津海光的海光芯片四者在行业中的适配度和适用性较高。

想下大盘棋需要有竞争力的系统生态。

而在软件层面,除了头部的统信软件和麒麟软件外,其他早期玩家市场规模都较小,往往都是系统需要适配头部软件进行开发。国产应用的OA接口较为分散,操作系统研发商需要据此做不同的接口,系统兼容其他应用的成本较高。

据相关人士透露,部分软件针对于新系统制作接口会收取操作系统企业一笔适配费用,头部软件的报价可以达到千万人民币水平。

而操作系统的软件生态直接影响着消费者的使用体验。现阶段国产操作系统没有Windows级别的话语权,开发者并不会主动上门来加入社群生态。而产品生态对于C端消费者更为重要。国产操作系统赛道中华为等厂商通过硬件话语权以及开源的模式吸引开发者加入其中避免“没有开发者-没有应用-没有消费者-没有开发者”的封闭生态闭环。

但是软件生态需要一定的时间的积累,短期很难看到在生态上可以和Windows直接竞争的产品。

一款成熟的操作系统的成本很大一部分将来自OS工程师,而国内是否有足够的工程师呢?

据相关人士表示,行业存在OS工程师缺口。

“OS工程师的收入常常达不到同期其他IT工程师的水平,这导致了很大的人才流失。行业需要的是真正的OS工程师,但是他们也会有能力在软件行业获得较好的回报。”

据悉业内头部统信软件已经开始了今年的5000人招聘计划,其中研发人员占比约为60%,适配人员占比为10%,技术类人员占比共近八成。麒麟软件也计划在五年内组建万人团队,行业的抢人扩张已经不是秘密。

因此,国产操作系统在底层设备以及人才技术上存在不足,但足以支撑相对于现今局面更大的市场。

4.3新的机遇在哪?

G端的市场急速上升提供了行业蓬勃发展的机会,但是行业短期内想要撼动成熟的B、C端市场并不现实。

于此同时,赛道极易受到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倘若短期内中美关系出现进一步恶化,行业会受到更多的资源加持。反之若关系得以缓和,信创产业赛道将会出现减速,操作系统早期企业倘若没有客群基础将会很难生存。

不同终端的操作系统间存在一定的区别,但是本质还是一样的,业内存在头部厂商降维打击或是跨终端整合的可能性。

操作系统存在多个细分的终端场景,国内在物联网、服务器、移动端都出现了很多玩家。而外企产品在多个赛道的垄断情况也存在于我国市场,比如Windows在PC以及服务器的高市场份额。因此,技术的通用性可以带给玩家面对不同终端场景更低的边际成本。PC端移动端由于使用功能的类似,未来具有较大的整合潜质。而物联网场景下的OS具有硬件适配繁杂、产品专业化强的特点,也可能出现独角兽级别的企业。

赛道内企业现阶段上升主要存在于G端订单的获取,但是长期来看企业的目光不会局限于“内耗”,更多的会是在争取B端合作伙伴上。

除了C端客群外,国产操作系统短期内会因为国产化浪潮面对大量的B端产品替代机会,如果可以在较低的替代成本时间点完成布局,可以对市场结构造成巨大的冲击。

过去十年,Windows在美国PC市占率从2009年的88.76%降至2019年的69.42%,缩水19.34%。在美国市场Windows已经面临新系统的挑战。

而这种变化的原因是苹果的OSX的崛起。虽然整体生态不与Windows,但是苹果凭借硬件优势抢占了大量的PC市场份额,而国内华为、小米等硬件厂商已经有此类的布局。

虽然硬件厂商可以自研系统,但是往往存在局限性,无法实现跨硬件、跨领域的整合,因此操作系统更多会存以外包形式进行软硬件结合。未来在国产汽车,比如自动驾驶技术的车载操作系统,国产服务器以及数码产品等非PC、手机端也存在很大的整合上升机会。

长远来看,OS赛道的决战还是会在C端市场。C端消费者替换一款习惯的系统的学习成本很高,但是如果系统预装于新的硬件产品中,也许会让其更加愿意学习并习惯。因此捆绑硬件是未来操作系统新贵在更广阔C端客群拓客的重要一步。拓客之后,如何增强用户粘性,这就更取决于系统的体验了。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以及,视频剪辑软件“小影”启动上市,主打海外市场,拥有超10亿用户;富士康应苹果要求,将部分 iPad 和 MacBook 生产线从中国转移至越南;印度未来十年的可再生能源部署可能会催生每年200亿美元市场。

2020-11-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