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给年轻人指导,给中年人平台,演员这样“就位”

娱乐资本论 · 2020-11-18
惊讶是尔冬升看完《过关》片段后最大的感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娱乐资本论,36氪经授权发布。

惊讶是尔冬升看完《过关》片段后最大的感受。

这是《演员请就位》的节目录制现场。当任敏、董思怡和陈宥维主演的《过关》片段播出后,现场响起了阵阵掌声。导师尔冬升率先发言,“最令我惊讶的反而是陈宥维。”在此之前,他曾在陈宥维表演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片段后批评他“哭得像嚼口香糖”。

这段怒批陈宥维的话,让《演员请就位》刚一开播就引发了巨大的关注。第二场竞演,陈宥维演了《甄嬛传》里的果郡王,结果又遭到郭敬明的吐槽:看陈宥维的表演,疑惑的表情能出一套表情包。

被连着骂了两期,陈宥维终于在第三场表演里扳回一局。导演陈凯歌功不可没。看到陈宥维轻松越过地铁站栏杆,陈凯歌特意为他设计了一场追逐戏,发挥他形体上的优势。适合的角色加上导演的调教,终于让他的演技更进了一步。

在年轻演员之外,一些戏好人不红的中年演员也通过这个舞台展现了自己的实力,比如温峥嵘。从《梅兰芳》到《寄生虫》,每场戏她都能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不常出现在观众视野的倪虹洁,也在节目开播后一天收到三个剧本,获得市场认可。

演员类节目的价值或许正在于此。通过《演员请就位》,导演可以更了解现在的演员市场;演员也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年轻演员可以借此提高演技,中年演员可以获得更大的舞台。

最近,《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就节目引发的话题召开了一场媒体沟通会。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群总经理、《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监制邱越和企鹅影视坐标系工作室负责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制片人徐扬就节目的评判标准、演员表现和市场反馈等话题进行了回应。

在沟通会中,邱越向媒体阐述了节目的初衷,“今年疫情,很多剧没有开机,演员没有活干。有了这个需求之后我们找了导演,有趣的是他们也在叫自己找不到好的演员。了解到这个市场的状况之后,我们发现供给和需求之间是有空间的,这触发了我们做演员这个品类的切口,一方面演员需要被更多人看见,一方面导演希望找到更好的演员。”

《演员请就位》如何帮助年轻演员成长?

“《过关》就是一语双关。岂止是说在故事中间他们过了海关,更重要的是,这些演员在自己的表演中间,是不是过了关了。”陈凯歌这样理解自己执导的《过关》片段。

可以看到,这一季《演员请就位》中有不少年轻演员,有些甚至是偶像转型演员,之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说起选演员的标准,邱越表示,主要还是看他们的初衷,“是想有更多知名度和曝光,还是以后要吃演员这碗饭,这里面的沟通表达完全不同。”

“我们需要给年轻人机会的地方。第一期大家都说陈宥维是偶像,他想过很多这方面的问题,以后要以什么面貌面对这个行业,要靠什么在这个行业中立足,他想得很明白。”邱越说,包括何昶希,来之前也完全能预见可能会面临的压力。

想提升演技,演员个人的努力固然很重要,但导演的调教也很关键。许多年轻演员之所以愿意冒着“翻车”的风险来到《演员请就位》,就是冲着四位导演的指导。而几位导演的调教方式也不尽相同——

陈凯歌是鼓励式教学。即使陈宥维演完《甄嬛传》后被群嘲,陈凯歌还是鼓励他,“迎接无数次的批评,你的演员之路才可能长久。”“即使只有微小的所得,你也没白来《演员请就位》这个节目。”

郭敬明会用技巧激发演员潜力。比如在《画皮》现场故意骂哭何昶希和丁程鑫,刺激他们的情绪。下了戏后又给他们讲笑话,放松他们的情绪。最终两个偶像出身的演员,在摄影、音乐的帮助下总算顺利完成了拍摄。

赵薇会根据演员特性大胆改戏。比如在执导《昨天》片段时,把贾义妹妹的角色和病友的角色对调,让比较慢热的李智楠演贾义的哥哥,最终李智楠自然、真实的表演获得了导师们的一致认可。

尔冬升则是演员们公认最严格的导演,批评起人来不讲情面。从最早说陈宥维“哭得像嚼口香糖”,王楚然只有颜值没有性格,再到说张大大“演得像小偷”,他想用严厉的批评让年轻演员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真正投入到角色中去。

但在看到真正有演技的年轻演员时,尔冬升又会不遗余力地夸奖。比如在《过关》结束后夸任敏“真能演,前途无限”;在《天才枪手》结束后,夸丁程鑫“背着偶像的包袱,也可以很有实力”。看完辣目洋子主演的《小偷家族》片段,更是直呼她有机会拿影后。

对于有心跨界的年轻演员,导演们也认真指出了他们的不足,帮助他们一步步跨进演员的大门。比如最早靠音乐综艺进入大众视野的马伯骞,在拍《寄生虫》时还被诟病太紧绷,到拍《不了情》时表演就松弛了很多。制片人王一栩甚至当场向他发出邀约,“他适合在我们未来项目中出演一个有义气、带一点儿拽又有点逗的坏男孩。”

在采访中,《演员请就位》制片人徐扬提到,选择陈凯歌、尔冬升、赵薇和郭敬明这四位导演,是综合考量的结果。“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邀请在行业里具有代表性的,且风格上有差异的导演进入这个体系。”

在帮助年轻演员磨炼演技的同时,《演员请就位》同时也呈现了市场的复杂性。想拿到更好的角色,并不是演技好就行了。比如最早时陈宥维被制片人定为S级演员,这就是市场的标准。邱越曾在采访中表示,《演员请就位》从头到尾都不是演技比拼的节目,而是反映这个行业真实演员生态的节目。因此,“市场的标准就是节目的标准,但市场的标准从来不是单一的”。

纪录片出身的徐扬也表示,文娱产品的价值其实和纪录片一样,都应该引发用户思考。“如果我们的节目真的能做到把一些行业真实存在的现状影射到节目里,引起大家的思考,或者戳中大家对于行业的认知痛点,也是对市场的反馈,对这个行业价值的反馈。”

如何让有实力的中年演员获得更多机会?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市场导向的原因,流量明星占据了观众大部分注意力,许多默默无闻拍戏的演员们都淡出了大众视野。《演员请就位》把这些演员重新发掘了出来。

“我觉得所有的表演类的节目,核心最基础的目的和价值,是让演员被看到。”《演员请就位》制片人徐扬说。

邱越则表示,最早开发《演员请就位》这档节目,其实是因为看到了行业的痛点,“好多演员觉得自己有能力,或者是想尝试新的戏路,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演员一直是个特别被动的行业,无论多么厉害的演员,最终都是会被市场选择,被导演选择,被制片人选择,被投资方选择。”

于是,节目邀请了偶像转型的新人、被定型的演员、想跨界的演员等各种类型的演员。这些演员的现状能最大程度地还原行业的真实面貌。“爆款一定要最大程度还原行业真实的面貌才能真正打动人。”邱越说,“我们只是给了一个试验场和让他尝试的机会,在这个机会当中具体有什么样的表现,要靠他自己。”

通过节目,一些一直在演戏,但被定型的演员可以突破角色标签限制,刷新大众对他们的认知。

比如和温峥嵘合作《梅兰芳》片段的黄梦莹。演完孟小冬后,有导演找到她,说没想到她还能演出电影质感。还有制片人找过来,说想和她合作。这个以往一直在电视剧里打转的女演员,终于让行业看到了她出演其他类型角色的可能。

更让人惊喜的是温峥嵘、倪虹洁等“老戏骨”。通过这个舞台,他们可以收获更多的肯定和市场机会。

《演员请就位》的制片人徐扬就在采访中提到,节目开播后,倪虹洁曾经一天收到三个剧本,真正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还有《演员请就位》第一季的冠军牛骏峰,戏约已经排到了2022年。

在获得更多曝光的同时,《演员请就位》还可以帮助他们跳出舒适圈,接受市场更专业的指导。

倪虹洁在出演《误杀》中的母亲阿玉时就是如此。陈凯歌希望她演一个不一样的母亲,这让一直自信的倪虹洁一度崩溃。对这类成熟演员,导演们希望在纯熟的技巧之外,看到更多细致的、差异化的表演。

国民度很高的杨志刚,在和郭晓婷演完《受益人》后,甚至受到了尔冬升的批评。因为哥哥郭靖宇是导演,杨志刚多年来一直不愁戏拍,这也让他一直待在舒适区。尔冬升让他多接触不同的导演,提高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为了帮他突破瓶颈,提升演技。

“你会发现一个人的可能性会通过不断的尝试被放大。我们希望每个演员都找到自己想要的。包括杨志刚,刚来时甚至不太清楚要干嘛,但在节目里却找到了年轻时对表演的冲动和热爱。这就是这个节目比较有意义的地方,也是未来吸引一季一季新的演员参加的重要动力。”邱越说。

好演员理应被更多人看到。经过前几年的狂飙突进,如今影视行业已经进入了去泡沫化的阶段,观众希望看到更多的好演员,演员也希望能迎来一个真正凭实力说话的时代。不管是什么演员类节目,都应该给有实力的中年演员提供更大的舞台,把他们错失的那几年给补回来。

《演员请就位》能给影视行业带来什么?

为什么我们需要演员类节目?

从最早浙江卫视推出《演员的诞生》开始,演员类节目这些年一直备受关注。对观众来说,“真实”是这类节目打动他们的核心。导演客客气气,演员让来让去,这样的演员类节目和谐但也失真。

导演也需要更真实的演员类节目。尔冬升就在《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中说过,来这里是为了接触更多的年轻演员,陈凯歌也在《甄嬛传》剧组被群嘲后,感谢了组里的演员,“跟你们合作的过程,其实是我学习的过程,学你们这些年轻演员怎样处理角色。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邱越也在采访中提到,影视寒冬很多项目开不了机,演员没戏拍,有趣的是导演也在叫自己找不到好演员。“他们想要新鲜的面孔,想要有突破性的演员。但他们没有机会接触海量的演员。”邱越说。供需之间有空间,这是《演员请就位》这一节目诞生的基础。

最需要这类节目的,还是演员。正如演员孙千所说,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演甄嬛这类角色的机会,但在节目里可以演到。演员需要通过不同的角色寻找自己身上的可能性,市场也会在他们突破原有框架后给予积极的反馈。《误杀》制片人马雪就在节目中告诉辣目洋子,肖央可以从喜剧角色中跳出来,她也可以成为这样的正剧演员。

更别提那些由偶像转型而来的年轻演员了。同样尝试突破自身,但错选了不适合自己角色的陈宥维,在《甄嬛传》之后终于选到了适合自己的《过关》剧本。节目希望通过导演的介入校正演员的表演。

“导演的选角对演员的引导和调整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也是节目想呈现的一部分。”邱越说,这种相互选择的过程,就是演员的自我探索和导演的帮助之间不断磨合的过程,“这不是个演技PK节目。如果要演技PK,我希望所有节目演得都是完美的。但我想呈现 (双向选择)的过程,呈现演员真实的心理,就得允许一定的偏差。在偏差中,演员会在磨合中被纠正,这也是在这个节目当中让演员有成长性的非常重要的空间。”

上节目前表演经验为零的何昶希,在《画皮》中一场哭戏的拍摄中,顶着压力和全组人熬了三十多个小时。剧组拍戏压力本来就大,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演员类综艺节目中更是如此。新人们身在其中,也能迅速成长。

“大家都很关注这一季很多唱跳偶像的转型。比如丁程鑫,大家会发现他很有灵气,是一个才18岁的小朋友,刚想尝试这个行业,就很幸运地得到大家的认可。”邱越说。

最后,对整个影视行业来说,如今正处于行业调整期,项目少演员多,正需要这样的节目给好演员创造更多机会,提高行业资源配置的效率。让真正的好演员有戏拍,让初入行的年轻演员不断进步,这或许就是《演员请就位》能让演员迅速就位的原因吧。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企鹅影视

慢热

坐标系

下一篇

靠好评返现“回血”?看似赚了其实不然。

2020-1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