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上狂欢的新能源汽车盛宴

谷岛财经2020-11-18
泡沫仍未碎,未来还未来。

在被香橼做空的72小时后,蔚来发布了Q3财报。

至此,聚光灯下,小鹏、理想、蔚来全部交出了Q3答卷,三英齐聚财报季。可以说,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这三个造富神话的此季财报(尤其是小鹏和理想上市后交出来的首份财报答卷):

在过去一段时间,造车三巨头以近乎疯狂的速度把股价推向火山口——从10月初到11月中旬,小鹏股价上涨了67.1%,理想汽车股价累计上涨了43.6%,蔚来股价累计上涨了103%。无论是个体还是研究机构,都试图从财报中找到新能源高估值的合理性,或者“暴雷”的蛛丝马迹。

众目睽睽下,答案是虚惊一场:新能源汽车耀眼的财富泡沫仍然未碎。12日晚,小鹏公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13日,理想紧随其后。17日,蔚来也公布了Q3财报。纵观三英财报,关键营收数据极其漂亮,呈迅猛增长之势:

2020年第三季度,小鹏总收入为人民币19.90亿元,环比增长236.9%。报告期内,汽车销售收入为人民币18.98亿元,环比增长250.8%。

同期,理想总收入为25.11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28.9%。报告期内,汽车销售收入为24.65亿元,环比增长28.4%;来自其他销售和服务的收入为4607万元,环比增长64%。

同期,蔚来总收入为45.26亿元,环比增长21.7%。

尤其吸睛的,是第三季度三英的毛利率:尤其是小鹏,首次实现毛利率转正,为4.6%。而在去年同期及2020年第二季度,小鹏的毛利率分别为-10.1%和-2.7%。这是小鹏首次从暗无天日的负毛利率深海中浮出水面。

理想和蔚来毛利率也为正:理想毛利润环比增长91%至4.96亿元,蔚来汽车销售毛利率14.5%,综合毛利率12.9%,2020年内累计提升超20个百分点

小鹏财报发出后当晚涨幅扩大至33%,理想财报发出当晚也大涨20%,蔚来——资本用钱投票,表示其对新能源汽车Q3财报中透露出的成长速度与想象空间十分买账。

然而,营收高涨幅和高估值不能代表一切,已经有人在这场狂欢中嗅到了熔岩的味道。毕竟,Q3财报中另外一个维度的数字同样触目惊心:小鹏第三季度净亏损为人民币11.488亿元(1.692亿美元),同期理想的净亏损为1.07亿元,蔚来的净亏损为10.47亿人民币。

这意味着,三英又有1亿飘10亿的钱打了水漂。

同时,让人捏了一把汗的还有研究公司的做空:美国当地时间11月13日,香橼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发布了做空蔚来汽车的报告,认为蔚来股价是虚假繁荣,事实上只值25美元,仅为当时股价53美元的一半——可以说是“腰斩”蔚来。

报告发出后,截止当日收盘,蔚来收跌7.74%,跌至44.56美元/股。同时,作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三英”,小鹏和理想也倍受牵连:小鹏收跌6.13%,跌至41.99美元/股;理想收跌1.83%,跌至31.20美元/股。

这也暗合了一些媒体和分析师对新能源汽车的批判:“卖一辆,赔一万”“亏本赚吆喝,烧钱换估值”“造车唯唯诺诺,造词重拳出击”——言下之意是,靠资本输血的新能源汽车,醉翁之意不在酒,只会通过讲好故事博取资本市场的欢心。

在这场盛宴里,我们能从财报中读出什么,一线新能源车主和股票持有者又怎么说?一方面,我们细读了“造车三巨头”的财报内容,不放过其中的蛛丝马迹。另一方面,我们采访了数位新能源一线车主和股票持有者,试图还原新能源汽车财富盛宴的方方面面。

01

股价盛宴,泡沫仍未碎:

研发、政策、趋势加持下的盛宴

为什么新能源汽车估值这么高?

一是交付量的增长和单车制造成本的下降,直接带来了三英总收入、汽车销售收入、毛利率等核心营收数据的巨大涨幅,并给市场看到了其成本控制能力、造血能力的提升、,以及大规模量产后一举盈利的可能。

如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所表示,第三季度的财务成绩向好主要得益于P7交付量的快速上升:

据公开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小鹏汽车共交付8578辆汽车,同比增长265.8%。其中,小鹏P7在其中占据大头,交付量达到6210辆。与此同时,据官方信息,小鹏在淘宝上的双十一订单已破万,目前还有在1.5~2万台待交付的P7订单。

蔚来的交付成绩也不错:10月蔚来汽车总计交付新车5055辆,再度刷新其单月交付数,并实现了自今年3月以来的连续8个月的同比增长,截止到目前,蔚来汽车2020年前十月累计交付31430台,同比上涨111.4%。

同时,理想的首款产品,也就是19年11月开始量产的理想ONE,Q3交付8660台,环比增长31.1%。

交付多,意味着有规模化的可能。在汽车行业,规模化有多重要?已有的例子是通过规模化实现反杀的特斯拉

在此前频传倒闭的特斯拉,通过打造“爆款”Model 3绝处逢生。大规模生产Model 3带来的效益是,特斯拉不仅提升了盈利能力,成本控制能力也进一步提升,甚至能通过控制成本降低Model 3的价格,进一步扩大生产,形成正向循环。

所以,虽然新能源汽车“卖一辆亏一辆”,但已经起到了教育市场的作用,一旦时机出现就可以起到燎原之势。华西证券分析,行业正由政策驱动转向供给驱动,具备强产品力的新车型的逐步推出将进一步强化这种转变,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同时,交付多体现在财报上,就是毛利率高:此次小鹏毛利率首次转正,相较小鹏,理想汽车的汽车销售毛利率和公司整体毛利率更高,也更逼近特斯拉——特斯拉三季度整体毛利率是23.5%,而理想达到了19.8%。

理想官方解释,毛利率提升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部分零部件采购价格的下降(包含供应商的一次性返款),二是产量提升带来的单车制造成本的下降。

事实上,对于一直亏损、靠输血维持生命的新能源汽车来说,交付多、毛利率高给了市场很大的信心:对汽车行业来说,毛利率在提升,意味着成本控制能力和造血能力在提升,同时现金流也相对健康可以,通过健康的现金流反哺研发,支撑未来规模化的想象空间。

小鹏汽车副董事长、总裁顾宏地博士说:“首次实现毛利转正也凸显了我们的增长和实现规模经济的能力。”

换句话说,在市场看来,新能源汽车哪怕现在仍然在亏损,只要毛利率不断提升,就好比的不断向海平面靠拢——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这个节点就是规模化:一旦新能源汽车规模化、普及开来、大量生产,新能源汽车甚至可以跃出水面实现反杀,进而大幅盈利。

二是研发的大量投入和通过研发所讲的一个个故事,让新能源汽车在未来的想象空间不断扩大,前景也更有诱惑力——如果钱用在其他地方,可能是不可再生的“损耗性支出”,但用在研发上,是可再生的“投资性支出”。

拿小鹏来说,研发支出占了小鹏汽车营收的大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小鹏研发投入分别为10.51亿元、20.70亿元、6.31亿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小鹏汽车在中国和美国拥有3676名员工,约有43%的员工从事研发,66%负责汽车设计和工程、17%负责自动驾驶,剩下的17% 专注于智能操作系统。

而其中一个重要的想象空间,就是巨头和车企都虎视眈眈的自动驾驶:

前不久,10月24日,小鹏汽车举办了第二届汽车智能日,展示在自动驾驶和车内智能功能领域的全栈自研能力,包括高速自主导航驾驶(NGP)和停车场记忆泊车功能,都属于计划于2021年第一季度推出的XPILOT3.0的功能。

与此同时,小鹏汽车还推出了Xmart OS车载智能系统的一项OTA更新,即全语音车载系统,能够实现全场景的连续对话功能。而P7交付量之所以大,也是因为有两项技术型主打卖点:最高706公里超出续航、先进自动驾驶辅助功能。

这直接增加了小鹏未来变现的维度:比如,小鹏汽车目前的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于汽车销售产生收入,但未来,小鹏汽车将提供与智能电动汽车相关的各种软件和服务,如高级自动驾驶软件和内容订阅——这意味着自动驾驶落地后,变现渠道更多。

而何小鹏在各会议频繁强调的“全栈自研”“数据驱动”“我们在技术方面的核心优势”,也不断暗示,我们是不同于传统车企的智能车企——某种意义上,智能车企代表未来。

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上的布局,也在讲一个个通篇写满“未来”的好故事:比如,其计划在2021年初推出XPILOT 3.0。XPILOT 3.0将具有多项新功能,包括用于高速公路上自动驾驶的和自动停车功能。

所以说,资本市场买账的并不是三英亏本赚吆喝的“现在”,而是他们故事中那个宏伟蓝图的“未来”。

三是新能源汽车在政策加持下,给了投资者更多信心。如果说交付量的增多仍然受“亏本赚吆喝”的质疑、并不能真实反映市场需要,那么政策的频繁出台,则是打了一针强心剂。

如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公开发布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文件表示,2021-203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核心应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25年中国纯电动乘用车新车平均电耗降至12.0千瓦时/百公里。

与此同时,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应达到25%。公共领域新增或更新新能源汽车的比例应达到80%。

政策对新能源车企影响多大?某种程度上,能决定一家新能源车企的生死:去年,汽车行业遭遇寒冬,上半年累计销量为995.4 万辆,同比 2018年下降9.3% ,国家对电动车的补贴退潮等事件让新能源车热度骤减。拿蔚来来说,累计亏损超过200亿。

而今年,风向又吹回了新能源。文件中的“2035”作为一个定调的节点,意味着从现在到2035年的十余年,正是新能源汽车的起飞时间:新能源汽车马上要迎来黄金时代。

然而,“未来”还未来,造车三巨头如今面对的,是内忧外患下的一地鸡毛:内有车主反目,外有频繁做空,以及特斯拉等巨头的降维打击,以及股票持有者的盲目狂热——对新能源一无所知,却因为大幅度波动的股价莫名狂热。

02

内忧外患,“未来”还未来

车主反目,屡遭做空,火山口上的狂欢

新能源汽车如今的危机,来自多个维度。首先,我们来看香橼做空蔚来的理由:

一是蔚来当前过高的估值不合理:蔚来估值为未来12个月销售额的17至18倍,而同赛道市占率远高于蔚来的头部玩家特斯拉,估值仅为未来销售额的9倍。

二是很多蔚来股票持有者抱着赌徒心态买入蔚来,并不是认可蔚来的成长空间和业务能力,而是狂热于蔚来较大的波动幅度。

三是随着特斯拉Model Y在中国投产,很可能将国产Model Y价格由48.8万人民币降至37.4-38.8万人民币——而蔚来的EC6以及ES6的售价正好在35.8万元到46.8万元之间。如此一来,特斯拉Model Y势必影响蔚来销量,夺走蔚来的潜在用户,导致其股价下跌。

香橼的判断并没有出错,微观处车主和股票持有者的反应,证实了做空机构宏观的判断。事实上,新能源汽车的现实处境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内忧外患,一地鸡毛。

先说内忧:新能源车主的愤怒和股票持有者的狂热形成了戏剧性的反差。一方面,是一起起电动车事故中,怒气冲冲的车主愤怒地维权。另一方面,股票持有者面对做空异常兴奋,巴不得趁低价多入手,再在高价时抛出。

事实上,新能源事故从去年开始频繁出现:三巨头因为电动车起火等事故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召回。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11月6日公布召回信息,理想汽车自即日起,召回生产日期在2019年11月14日至2020年6月1日的理想ONE电动汽车,共计10469辆。

然而,事故可以说是屡召屡出。今年10月19日,一名微博网名为@阿弗莱克深圳分克的网友,在微博上爆料自己的小鹏G3刹车失灵,并@了一堆部门、交警和质监局。

@阿弗莱克深圳分克愤怒地表示:“太危险了,小鹏G3行驶中刹车失灵,踩刹车巨大异响声显示真空泵故障,强行停靠后等拖车。考虑小鹏的朋友们,要三思啊,我这才开三个月就出这么大问题,辛亏堵车,要是在高速上我人怕不是就没了?”

一个买了小鹏的车主告诉我们:“十分后悔,小鹏的虚假宣传很多:比如之前宣传30分钟就可以充满百分之八十的电,但实际上30分钟根本充不满。最后官方解释是30分钟,从30%充到80%——就是在跟我们玩文字游戏。我们很多人投诉后,现在那条宣传广告已经下架了。”

另外一位武汉的车主路先生给我们讲了今年八月份,一场让其印象很深的的维权事件:“当时一个车主,之前买过两辆G3,又买了小鹏P7嘛,结果到手就发现P7电机、刹车、方向盘、蓝牙钥匙等核心部件都有问题,大屏幕也乱响。这个车主也是很极端,做短视频、开直播去控诉(小鹏),还把自己的车贴满标语,停在一家小鹏P7店门口去维权。”

路先生告诉我们,这个维权的车主本来是小鹏死忠粉,在小鹏的红V群(相当于VIP群)里,平常比较理解小鹏的小故障和小问题,别人的小鹏出了问题,他经常热心去协调两边(小鹏和车主),这次他都忍不了了,可能也是因为故障实在太严重了。

记者进了一个小鹏车友群,刚入群就有群公告跳出来:理性维权,切勿过激。

因为经常看到新能源汽车因为种种负面新闻上热搜,很多网友对新能源的新动作也持怀疑、讽刺态度。包括蔚来退出的车电分离模式,就有网友讽刺“干脆人车分离好了。”

而在新能源股票持有者交流群里,股票持有者对香橼的做空不以为然,且异常兴奋:“越跌越买,一定会反弹。”“如果理想到NIO(蔚来)的价格我全仓做空。”“赌场又开门了,NIO每跌5%我就买一点,买到他回头。”

而在记者问起“有没有人买过新能源车?”以及“体验过新能源车吗?”时,则无人回答。事实上,这也正暗合了香橼的判断:很多蔚来股票持有者抱着赌徒心态买入蔚来,并不是认可蔚来的成长空间和业务能力,而是狂热于蔚来较大的波动幅度。

与此同时,造车三巨头面临着外患:特斯拉的降维打击。在此之前,Model 3的起步价一直在30万以上,占据高端价位,而在国内,三巨头则瞄准了本土性价比市场——你走你的高端路线,我打我的价格战,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拿小鹏来说,小鹏汽车定位中高端智能化汽车,强调高性价比,同时,在自动驾驶和智能操作系统上加码。这种差异化的打法,与特拉斯的打法不谋而合,也被市场认为有良好的增长空间和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小鹏的价格在人民币150,000至300,00元之间,小鹏P7补贴后价格来说,在22.99万元至34.99万元之间,对狙的正是特斯拉Model 3,且具有价格优势。

所以,何小鹏才说:我觉得Model 3国产版32.8万(不带自动驾驶)毫无竞争力,起码再降价一万美元。现在和五年前已经完全不同.....在拿了政府这么多补助后还是这个价格,要不然就是成本控制有问题,要不然还想获得5年前的利润率.....等小鹏P7出来肯定碾压。

然而,特斯拉走本土化的路,让本土巨头无路可走:在进入中国市场后,特斯拉十分熟练地打起了价格战:一路降价近十万元。在国外巨头的降维打击下,本土巨头优势微弱:拿小鹏来说,特斯拉一降价,小鹏销量就跟着降——10月份销量环比直接下降12.5%。

与此同时,造车三巨头仍然连年亏损,咬着牙打价格战,一个比一个亏的多: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3.99亿元、36.92亿元、7.96亿元,两年半亏损58.86亿元,实现总收入分别为0.01亿元、23.2亿元、10.03亿元。

理想在2018年、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两年净亏损约30亿元;

而18年上市的蔚来汽车,其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和33.26亿元,两年半净亏损约109亿元。

也因此,这些年,新能源汽车不断背上了“卖一辆,赔一万”“亏本赚吆喝,烧钱换估值”“造车唯唯诺诺,造词重拳出击”等骂名。

如何超越现实的一地鸡毛,泅渡到充斥着美好愿景的彼岸?可以说,在丰满的“未来”和骨感的“现在”中间,造车三巨头亟需一架桥梁,让其横渡。其中最迫切的,就是解决一线车友们新能源车的质量问题:车主不是韭菜,新能源车也不应该“管杀不管埋”。为了市值一味卖车而不管售后,埋下的隐患必将反噬自身。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