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品充斥的世界里,你也有“什么都在过剩”的感觉吗?

NOWNESS现在2020-11-04
来啊,浪费啊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小刘,排版:Thea,36氪经授权发布。

被铺天盖地的物品淹没,不知所措

身处于一个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中,我们的任何需求都被越来越快地满足。不论是外卖,快递,还是被放置在互联网上各种信息的出现,也都在愈发加速这个进程。

©️ Soft Shells, Libby Oliver

与需求越来越被即刻满足的现实相悖的,是愈加强调环保和节约的社会风气。在个人主义兴盛的当下,这种利他、利集体的口号在政治正确层面的确有它积极的作用。但作为生活在一个消费社会中的个体,我们往往又满足于通过消费,占有商品来获得一种物质层面的精神愉悦。

©️ Lost In My Life, Rachel Perry

所以身处消费主义洪流中的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一场关于环保与浪费的矛盾和挣扎中。即使现实中的我们心中持有理智的环保观念,可只要持续性地进行消费,浪费就在所难免。而艺术家们对浪费行为的探索和直观展现,或许会延伸我们对消费与浪费关系的知觉。

食物和食材唾手可得,我们食物过剩了吗?

不同于可以规避的浪费,来自伦敦的年轻艺术家Maisie Cousins,大多通过对食物的蓄意浪费来完成她的影像创作。

创作之前,Maisie Cousins都会将自己原本新鲜的食材混合放置几天,等到食物衰败变质后,再在臭不可闻的环境中将镜头靠近这些食物,寻找细节。

©️ Maisie Cousins

质地黏糊糊的液体和状态模糊的事物让Maisie着迷,表明光滑的金属,各式各样的昆虫,和颜色丰富的食物也是Maisie作品中常见的元素。而关于Maisie作品中各种元素组合出现的原因,则由于是她想一起看到意想不到的纹理的初衷。

©️ Maisie Cousins

这些介于美丽与反感,不完美和纯净之间的影像创作,源自于Maisie对人们在进食前对食物拍照行为的观察。那些ins上不断增加的食物图片,也被Maisie认为是对冲动消费的一种斥责。

©️ Maisie Cousins

从小在伦敦西区长大的Maisie从她接触的大量不同的食物,文化和人口中汲取灵感,但那些城市之外地区的大众选择同样引发了她的好奇心,Maisie创作作品的原因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我的目标是描绘美丽,但同时也质疑我们在这里的食物拥有大量的选择自由。”

©️ Maisie Cousins

一般情况下,食物对人类的作用是满足食欲,但现实情况中与食欲脱离的食物消费场景也同样存在。

墨西哥艺术家Raul Ortega Ayala用时三年完成系列作品“Food for Thought(以思想为食)”后开设的展览中,便以人类学的角度探讨了相关问题。

©️ Food for Thought, Raul Ortega Ayala

展览中播放了不同国家的三个关于食物浪费的节日仪式视频:西班牙的西红柿大战,英格兰的滚奶酪竞赛,美国纳森餐厅的吃热狗大赛。关于这些节日举行的原因其实众说纷纭,节日的举行也并没有什么坚强的精神内核支撑,就像是一场单纯的放纵和享乐。而这些节日却意外地受欢迎的原因,大概正如一场反向性的仪式一样,人们驱除了无趣,因为他们把无趣赋予了自己。

©️ Food for Thought, Raul Ortega Ayala

展览中与视频同时呈现的是在角落中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一只巴别塔,这只用猪油和骨头建造的巴别塔在角落中被点燃后散发的隐隐恶臭,也微妙的呼应着正处在同一空间中的三个视频。

©️ Food for Thought, Raul Ortega Ayala

所有的商品都被送到面前,我们物品过剩了吗?

作为一种到手即扔的生活琐碎,商品包装另一方面一种是我们不可或缺的现代生活语言。

在美国艺术家Rachel Perry的作品系列“Lost In My Life我生命中的迷失”中,那些被遗弃的饼干盒,外卖盒,商标,小票等商品标签被重弄组合,身着同样颜色服装的Rachel 也隐身其中,共同造成了一种疯狂,混乱的消费文化景观。

©️ Lost In My Life, Rachel Perry

Rachel说,“Lost In My Life我生命中的迷失”一方面指的自己陷于不断重复复制自己的作品的创作过程的迷失,另一方面也指人们在无休止的消费中的迷失。

而对于Rachel作品呈现出的让人目眩神迷的效果,艺术评论家Jerry Saltz写道,“她的作品不仅与消费主义格格不入,而且也几乎被它吞没了。”

©️ Lost In My Life, Rachel Perry

关于浪费的概念,是指在生产和生活中对人力、物力和财力等资源不合理使用的一种行为和现象。

而那些人们曾经丢掉的“垃圾”,则被意大利艺术家Dario Tironi重新拼贴,变成了关于人体的艺术雕塑。从2016年的作品“白色维纳斯”开始,这样拼凑成的人体Dario已经做了有十几个 。关于Dario的全部作品,也都与生活中的废品息息相关。

©️ The White Venus, Dario Tironi

Dario使用的废品大多具有明显的现代生活特征,比如塑料,金属,电子产品等。至于使用这些现代材料组成人体的原因,一方面是这些物品充斥在人们的生活中,成为了人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则是由于Dario对用新替代旧的现行规则的反向操作,用旧材料创造出的更具科技感的人体,也指向了未来科技对人类更加深不可测的影响。

©️ Home Consumer, Dario Tironi

©️ Sitting Beauty, Dario Tironi

玩偶,面具,闪着蓝光的旧电脑,绿植..几年中Dario收集的废弃物被陆续放进一个玻璃屋中,玻璃屋同时也是一个不稳定的生态环境。

这个废弃物品混杂的艺术装置被Dario取名为“所有数据都将丢失ALL DATA WILL BE LOST。”数据也暗指与它同样丰富的消费品,就像我们曾经每天都会面对大量的信息和消费品,但这些信息和物品最终也会离开我们。

©️ ALL DATA WILL BE LOST, Dario Tironi

24小时都在刷手机,我们信息过剩了吗?

每天被上传到网络上的信息到底有多少似乎是一件深不可测的事情,来自荷兰的艺术家ERIK KESSELS却在他的“24hrs in Photos”行动中打印出24小时之内被上传到互联网的35万张照片,并把照片放置于展厅中。

©️ 24hrs in Photos, ERIK KESSELS

ERIK说他的想法,是希望参观者把这些照片看做一片可以沉溺其中的图像海洋,参观者被鼓励漫步其中,拾起照片发现其中的故事,借此感受当今互联网图片广泛性与私人性共存的特质。

对于大量图片信息的感知,源于ERIK长期对照片的搜寻经历。他广泛地收集在跳蚤市场,集市,旧货店和网上发现的照片,并用全新的角度将照片重新编辑,出版成册。正如《卫报》对ERIK的评论,他是“最著名的专门从事荒诞派发现摄影的书籍出版商。”

©️ 24hrs in Photos, ERIK KESSELS

一个长期痴迷于穿着完整地站在水里拍照的女人,一本把丈夫的每个前女友涂黑的相册,二战中以各种姿势拉屎的战士们,一家让顾客在餐桌上逗弄猪的餐厅,一只头顶可以顶各种东西的日本兔...生活中的任何一个小小细节,都被ERIK幽默地发现并放大。而直到如今,ERIK的主要作品系列“In Almost Every Picture”和“Useful Photography”也已经分别出版了16册和14册。

©️ In Almost Every Picture, ERIK KESSELS

ERIK认为,不同于属于摄影大师的八九十年代,照相机的普及让摄影门槛越来越低:“现在相机非常容易使用,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做任何事情,”“一切都已经完成。”

所以当面对这些散落在生活中边边角角的图片时,ERIK重新用自己的视角发现了它们。

离开手机就会感到不安,一天中刷数次朋友圈,不停地获取更多专业知识...现代人对信息的欲望可以已经说到了“渴求”的程度。

©️ My Feet, ERIK KESSELS

但在摄入信息之前,关于我们是否并不辨别,或者说无法分辨地就开始暴食信息的行为,也引发了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学生Myra Wippler的思考和名为“信息暴食”毕业创作。

视频中,Myra将信息比喻成致幻的液体,让人上瘾的药物,生命力强劲的植物和满是杂质的报纸糊糊,人们在信息中睡去,也在信息中醒来。

©️ 信息暴食, Myra Wippler

原本虚无的信息进食行为被Myra在强烈的色彩中直观展现,也不由得引发我们对信息摄入的思考:究竟是人类在消费信息,还是信息消耗了人类?

好看的衣服成了身份的象征,我们着装过剩了吗?

一到换季就没有衣服穿是大多数女孩心里反反复复的苦恼,然而仅在英国,每五分钟就有约一万件衣服进入垃圾掩埋场。为了引起人们对服装浪费问题的关注,英国的玛莎百货M&S在2012年发起了一个名为“Shwopping”的长期项目。

项目开始前,M&S也将人们五分钟内扔掉的一万件衣服共同展示在东伦敦的一座建筑物上。然而,这些衣服实际上仅代表英国五分钟扔掉的衣服。

©️ Shwopping, Mark & Spencer

M&S旨在通过压倒性的视觉冲击呼吁人们对衣物浪费的关注。此外,M&S还与乐施会合作,在公司的其他分店中放置了1200多个“ Shwop Drop”盒子,让人们可以在购进新衣物的同时,旧衣服也可以被转售,回收,或者捐赠,活动获得的资金也将用于帮助消除贫困。

©️ Shwopping, Mark & Spencer

服装对人的表达作用,以及人与服装之间的控制关系,是加拿大摄影师Libby Oliver的系列作品“Soft Shells软壳子”的创作动因。

在Libby的创作中,不管是大到88岁的奶奶,小到只有4岁的孩子,都把自己全部的衣物都堆叠到身上,形成一个塔的形状。其中有的人只漏出了眼睛和额头,手等局部器官,有的人则全部被自己的衣服掩埋。

©️ Soft Shells, Libby Oliver

服装对人类身份和欲望的揭示和掩盖,让Libby着迷于服装的力量,人们也一边通过服装表达着自己的个性,一边显示了藏在服装内的人对外界的不安全感。

此外,Libby希望能够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延伸这个系列,探索不同文化中的服装表达。但照片中人类对衣物过剩的占有,也是Libby作品中一以贯之的另一条主线。

©️ Soft Shells, Libby Oliver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不明白这一点,那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加薪的瓶颈。

2020-11-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