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上位」却根基未稳,郑义宣如何「守业」?

未来汽车日报 · 2020-11-02
押注电动化与氢经济。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秦章勇。

来源:现代集团

作者 | 秦章勇

编辑 | 李欢欢

没有夺嫡大戏,没有宫斗剧情,簇拥之下,郑义宣顺利接管现代集团。

前不久,现代汽车、起亚汽车和现代摩比斯分别召开特别董事会,董事会全体成员一致赞同郑义宣担任现代汽车集团会长。至此,郑义宣正式成为全球第五大汽车集团掌门人,原会长郑梦九(郑义宣父亲)担任集团名誉会长。

郑梦九堪称现代汽车的传奇人物,曾带领现代汽车脱离质量缺陷的泥潭,通过铁腕般改革政策,使现代集团成为韩国第二大财阀,现代汽车也成为全球第五大汽车制造商。如今郑梦九退居二线,郑义宣能超越其成就吗?

“为了人类的自由运动和繁荣,我们将开发世界上最具创新性和可靠性的自动驾驶技术,提供全新的出行体验。”在就职演说中,郑义宣立下军令状,要带领集团从汽车制造商转变为未来出行解决方案提供商。

但转型之路并不好走。2020年上半年,现代汽车销量为160.7347万辆,同比减少24.4%。现代汽车发布的财报显示,其三季度合计净亏损336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79亿元),远低于市场预期。

刚上任的郑义宣显然还没有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目前郑义宣所持现代集团的关键分支机构,现代汽车、起亚汽车、现代摩比斯的股份微不足道。新能源浪潮汹涌而至,几乎所有车企都开启了转型之路。如今大局未定,郑义宣能许现代汽车一个怎样的未来?

低调温和的继承者

作为郑梦九独子,郑义宣自一开始就被视为集团接班人。有评论称,郑义宣过去的人生,都在为这一刻做准备。

郑义宣出生于1970年,在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完成本科和MBA学业,1999年正式加入现代汽车。同一年,郑梦九正式执掌现代汽车大权,出任现代汽车集团会长。在郑梦九的培养和规划下,郑义宣逐渐成为集团掌舵手。

来源:BusinessKorea

和郑梦九“在位时”强悍的领导风格不同,郑义宣显得低调且具有包容性。2008年9月,郑梦九接到汇报称起亚在中国无法完成销量目标,当天他就决定让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高玉锡走人。这时距离高玉锡上任,仅仅10个月。

郑义宣则反之。一位曾经负责接待郑义宣的北京现代负责人透露,“每次郑义宣来中国之前,只通知会见部门负责人,经常独自一人或只带一个秘书。开完会在公司食堂吃饭,然后直接就返回韩国了,每次都是‘神不知鬼不觉’。”

曾经在美国留学的郑义宣,更热衷于引进外部高管。2012年,时任起亚汽车总裁的郑义宣力排众议,招揽起亚首席设计师彼得•希瑞尔进入起亚集团董事会,成为集团副总裁,希瑞尔也成为进入韩国汽车企业高层的第一位非韩裔人士。

最近两年,郑义宣广纳贤良的范围扩大至全球。2018年12月,前宝马负责M高性能轿车的总工程师Albert Biermann被任命为现代汽车集团研发总裁,这是现代汽车首位外籍研发主管。2019年,李峰被任命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成为东风悦达起亚首位中国籍总经理。

相对温和的管理风格,加上超过20年摸爬滚打的经验,让郑义宣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和赫赫战功。

2005-2009年,郑义宣担任起亚公司总裁,推动起亚汽车的设计和销售工作,推出了一系列品质更高的产品,通过与现代汽车协同采购、与核心零部件企业合资等措施降低成本,接手起亚汽车两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2018年,郑义宣离开起亚汽车到现代汽车任职时,起亚汽车全球销量达到280.9万辆,较2005年增长了近130%。

押注电动化与氢经济

如今郑义宣已经掌舵现代集团,这艘船会驶向何方备受关注。在就职演说中,郑义宣表示,现代汽车集团将以“客户、人类、未来、社会贡献”为重点发展方向。

新四化浪潮下,向电动化转型是郑义宣面临的重要任务之一。

2020年初,现代集团开始就电气化业务战略进行大规模投资,计划在未来5年(到2025年)投资超过100万亿韩元(约合860亿美元)。

今年7月,郑义宣表示,现代汽车与起亚汽车计划2025年销售100万辆电动汽车,目标是占据全球电动汽车市场1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一个月后,现代汽车集团和汽车供应商Aptiv(安波福)宣布,将旗下合资自动驾驶公司命名为Motional,专注于开发和应用业内领先的全自动驾驶技术。

同时,郑义宣也把现代集团未来的发展方向,瞄向了氢燃料电池领域。按照官方说法,郑义宣“预见了氢能的强大潜力”,并倡导大力发展氢能生态系统。

来源:现代集团

10月15日,在担任现代汽车集团会长的第一天,郑义宣乘坐现代氢燃料电池车NEXO,参加韩国政府组织的氢经济委员会会议。会议期间,现代汽车与政府机构、能源公司和其他当地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建立专用公司Kohygen(韩国氢能网络)。

政府和现代汽车称,Kohygen将于明年2月正式开始运营,它将在新的一年建设10个气态氢加氢站,Kohygen还将在2023年建立超过25个液态氢加氢站。

现代汽车表示,正在努力扩大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品组合,其中包括公共汽车和卡车。现代汽车最近向瑞士出口了世界上第一辆燃料电池重型卡车Xcient。按照该公司计划,其目标是到2030年在全球范围内销售8万辆燃料电池商用车,其中韩国2.2万辆,美国1.2万辆和中国2.7万辆。

韩国The Investor网站报道称,郑义宣在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我认为,韩国在氢燃料电池领域的发展将比其他国家快。”

郑义宣的确有底气发展氢燃料电池车。2019年,燃料电池乘用车全球销量创历史新高,超过7500辆,同比增长90%,其中韩国氢燃料电池汽车销量跃居全球第一。2019年,现代NEXO在全球范围内销量达4818辆,居世界首位,远超丰田Mirai的2407辆。

然而,对于踌躇满志的郑义宣来说,接下来还将面临许多挑战。

重组计划频频受阻

2006年,时任丰田公司副会长张富士夫经常感叹:“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我们能看到现代汽车正以飞快的速度在追赶”。但如今,现代汽车很难再望其项背。

2014年,现代汽车净利润为7.65万亿韩元,同比跌去15%。2015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3%,到了2018年,现代汽车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64.83%。收益下滑的直接原因是销量下滑。受美韩贸易、中韩萨德问题影响,现代汽车的销量遭遇重创。2016年之后,现代汽车全球销量、利润等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全球销量跌至719万辆。

在中国市场,现代汽车销量下滑更为严重,2016年现代起亚在华销量将近180万辆,在外资车企中仅次于大众和通用汽车。根据乘联会数据,2020年1-9月北京现代销量同比下滑31.6%至35万辆。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现代汽车营业亏损达到313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58亿元),净亏损达188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18亿元)。同一时期,现代汽车全球销量99.78万辆,同比下滑9.6%。此前,现代汽车首席财务官Kim Sang-hyun表示,考虑到疫情的影响,现代汽车预计销量复苏的步伐将比较缓慢,可能要到2023年左右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此外,虽然郑梦九为郑义宣铺平了“上位”之路,但郑义宣的根基尚未稳固,稳坐现代汽车集团董事长也并非易事。

郑义宣已经逐渐从郑梦九手中接过了现代汽车2.62%、起亚汽车1.74%、现代摩比斯0.32%的股权。有韩国媒体分析称,即便如此,郑义宣也无法获得稳定的管理权。加强股权所有权,稳定现代集团管理和防范外部投资者过度影响成为郑义宣接下来的重要任务。

2015年,郑义宣曾第一次尝试重组现代汽车集团管理结构,但最终由于股东不支持而失败。2018年,现代集团再次提出了一项计划,以拆分旗下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摩比斯的零件制造与售后服务业务,并通过交换股票与现代格洛维斯(现代汽车公司下属一家物流公司)合并。

这项计划可以提高现代格洛维斯的市场价值,旨在加大郑义宣对现代汽车集团的控制,但是该计划遭到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和其他一些投资者的反对,最终该计划也以失败告终。

郑义宣上任后,推进集团股权结构重组仍是其悬顶之剑。

(我是未来汽车日报记者秦章勇,业务交流可添加微信Qzozozy,请备注公司+姓名+职务+来意。)

请关注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东风悦达...

北京现代

浪潮

广纳

首席财务...

微信

宝马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