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设计是永恒的:苹果为何重回 iPhone 4 时代?

神译局 · 2020-11-06
过去犹如异邦,其人行事异于本土。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相比iPhone 11,iPhone 12最大的变化是边框部分,一改以往的圆润,回归到了iPhone 4时代的棱角分明的风格,期待全新iPhone外观的朋友可能失望了,苹果为何重回经典设计?本文作者认为,设计语言是产品的DNA,定义了品牌及其身份。它不仅仅是物理外观和材料,还包括产品唤起的不可描述但可识别的感觉。iPhone及其设计语言与保时捷的设计语言非常相似。它太优秀了,只能被调整,而不能被重新发明。原文标题《Why great design is timeless》。

十多年前,苹果推出了iPhone 4,采用了全新的盒子式长方形设计。那是我们第一次体验到Retina显示屏。快进到今天,消费者陆续拿到新的iPhone 12。令很多人欣喜的是,它拥有与iPhone 4相同的设计语言。

iPhone 12发布后,很多评论都在关注这台手机,有的赞扬苹果回到了旧有的设计,有的抱怨苹果无法从设计的角度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双方都忽略了这一点。经久不衰的设计不需要不断的重新诠释。它需要调整、打磨和细微的改进。我认为iPhone及其设计语言与保时捷的设计语言非常相似。或者说,和经典的徕卡相机类似。

保时捷经久不衰的设计让它成为了许多人的笑柄,尤其是Top Gear(BBC的一档汽车节目)的主持人Jeremy Clarkson。作为一个终生的车迷,虽然他很欣赏保时捷的发动机和动力,但他无法接受保时捷对其设计语言坚定不移的热爱所带来的吸引力。然而,我看到保时捷的设计线条遍布其整个产品家族:911、Macan、Cayman、Panamera、Boxer以及其他每一个变体。你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一辆保时捷和其他家汽车制造商,哪怕是在超过限速的情况下从你身边飞驰而过。

在徕卡的手动相机中,我看到了强烈的设计语言,它们让人一眼就能认出。“人们对品牌和品牌价值的认知是一件主观的事情,但在设计语言中却能清晰地体现出来。”徕卡Q的设计师vincent Laine说。“对于徕卡来说,功能设计和传承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一家公司的任何产品都是这方面的体现。iPhone,也需要拥有这种识别性。这也是为什么我只会为iPhone 12的设计鼓掌的原因。

设计语言是产品的DNA,定义了品牌及其身份。它不仅仅是物理外观和材料,还包括产品唤起的不可描述但可识别的感觉。一个强大的设计在当今世界上是一种稀缺的商品,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和每个人都被编程为向中间值移动。一件东西因为其设计语言的原因,要想让人一眼就能识别出来,是需要很多条件的。而在手机行业,这一点尤其难。保时捷的优势是经营了70多年,而iPhone才出现了13年多,即便如此,它也一直被模仿和复制。但它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就像保时捷的设计一样,iPhone也是一款在原有基础上有很多变化的产品,它太优秀了,只能被调整,而不能被重新发明。”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认为像保时捷一样,iPhone在外表下得到了很多改进。而苹果很难让常人在意它在手机制作方面的努力。iPhone的内部和外表一样漂亮。”

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保时捷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定义是1964年9月推出的保时捷911,一直销售到1989年。我想说,iPhone 4相当于苹果的保时捷911。而iPhone 12则是对这些根源的回归。就像你可以在后续的车型,比如996中看到原版911的设计元素一样,你可以看到iPhone 4对iPad Pro和最新版iPad Air等新产品的启发。这也是乔布斯在去世前因健康原因卸任前推出的最后一款iPhone机型。而正是这款手机让智能手机摄影成为现实,并帮助改变了我们与图像和自我的关系。而它也不是没有争议,还记得天线门吗(iPhone4引以为傲的边框天线设计存在缺陷)?

关于iPhone 12设计的讨论,既是关于设计,也是关于我们与过去的关系。“过去无处不在”剑桥大学历史学家David Lowenthal在他的书《过去犹如异邦》(The Past is a Foreign Country)中写道。“在我们周围有着或多或少熟悉的前因后果的特征。遗迹、历史、记忆充斥着人类的经验......越来越多的过去,从特殊到普通,从遥远的古代到昨天,从集体到个人,如今都被自觉的挪用所过滤。”

这种挪用,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用 “遗产 ”(heritage)这个词来体现。你可能听过 “遗产”这个词,尤其是在面向时髦文化的营销材料中被抛出。但在其核心,“遗产”是对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根源、他们的服装、食物或产品的致敬。

“这种包罗万象的遗产几乎无法与过去的整体性区分开来,” Lowenthal推测。“它不仅包括我们喜欢或欣赏的东西,还包括我们害怕或憎恶的东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喜欢iPhone 12,而有些人讨厌它。

在一些明显是现代消费图腾的阐述中引用一位像阿尔弗雷德·怀特海这样受人尊敬的哲学家的话,可能会显得很轻佻,但我必须从他的开创性著作《思维方式》中引出他的话:

那些不能把对自己的符号的敬畏与修改的自由结合起来的社会,最终一定会因无政府状态而衰败,或者因被无用的阴影扼杀的生活而慢慢萎缩。

关于iPhone 12和过去的种种思考,让我想到了iPhone SE,它是2016年对iPhone 4的诠释。我找出了我的老款iPhone SE,开始玩了起来,再一次爱上了它。

虽然iPhone 4很了不起,但iPhone SE已经完美到了让人感觉无懈可击的地步。指纹识别器很敏捷。相机足够好。电池足够。4G在全球范围内都很完美。屏幕很好,很清晰。更重要的是,iPhone SE是一款专为单手持有和使用而打造的设备。不再有拇指酸痛的感觉!它不像一些新设备那样繁忙,但它迫使我在手机上选择我想要的应用程序。(答案:我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很多App。)

平衡和尺寸都近乎完美。但它之所以如此适合我们这个一切都超大型化的现代社会,是因为它小巧、不显眼,而且退居幕后,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工作,然后藏在我们的口袋里。在换到XS之前,SE是我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设备。

不过我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购买iPhone 12。我最近哪里都不去,而且我被困在家里的时候网速也很好。所以,5G似乎没有必要。而相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对于摄影来说,当我真的外出时,我随身携带着我的相机,徕卡SL。所以,我现在还不打算升级到iPhone 12 Pro。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已经多次到苹果网站。我的目光徘徊在iPhone 12 Mini上。它比SE更新,更闪亮,比SE略大。与SE相比,它拥有更多的东西。Mini有新的诱惑力。但我无法判断它是否会像SE一样独特。

如果他们把它做得再小一点呢?作为小的SE,也许。他们几乎可以叫它iPhone传统版,并收取溢价。库克,不用谢。

(译者:蒂克伟)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设计元

Vinc...

今世界

下一篇

双十一致富指南。

2020-1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