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几小时后,我就被‘医美互联网界的京东’卖了”

极点商业 · 2020-10-26
一个30多岁男人信息泄露后,被追问是否要丰胸整形的尴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刘珊珊,36氪经授权发布。

无论是对于彬彬、菲菲,还是更多消费者来说,她们至少不希望:转眼之间,自己的个人信息,就被医美平台给出卖了。

10月24日晚刚过6点,“彬彬”的电话响了。

“我是XXX整形医院咨询中心,请问您是否在咨询胸部整形、面部整形的需求?”电话中,一位悦耳女子声音传来,却让彬彬“惊出了冷汗”。

原来,当日上午,“彬彬”妻子“菲菲”在看到一条新闻报道后,在某医美平台进行了在线咨询,并留下了丈夫电话。不过,该平台“美学顾问”却在未征得菲菲夫妻二人同意下,转眼就将其手机号码和咨询内容转给了当地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并有了来自该医院的电话轰炸和不停的微信好友添加请求。

“可以确定的是,我的信息,已被该医美平台泄露了。”彬彬向“极点商业”投诉时表示,信息泄露虽已常见,但如此“迫不及待”,却是第一次遇到。

彬彬称,涉嫌透露个人信息的,是刚刚“痛揭行业8大乱象,要做医美界京东”的美呗医美。“我不知道美呗是否医美界的京东,但这却是我毫无隐私可言、信息泄露的开始。”“彬彬”说,他害怕的是,以后会时不时接到相同电话:你好,请问您是否有胸部整形、面部整形的需求?

这足以让这位30多岁的男人无比尴尬。

01 被转眼卖掉的个人信息

可以佐证的是,在“彬彬”提供的录音中,“极点商业”听到,某整形医院客服女子多次明确表示,“其电话是由美呗医美推荐提供,具体如何不清楚”,彬彬也在录音中多次强调:“自己未收到美呗推荐该医院消息,且自己和妻子也未同意美呗,将个人信息提供给整形医院。”

让“菲菲”对美呗医美感兴趣的,源于最近的一条新闻——近日,美呗医美在京召开双11“正品风暴”狂欢节启动发布会。发布会上,美呗创始人兼CEO龚连胜表示,将在未来三年投入一个亿发起“严选行动”,通过“严选”和“自营售后”,“做医美互联网界的京东。” 

除了高调对标京东,龚连胜还声称美呗是“中国两大医美互联网平台之一”,并“痛揭行业乱象”,将合规机构占比低、合法医师占比低、暴露用户隐私、无安全保障等医美行业乱象总结成“医美行业八大坑”。

众所周知,自营是一个相当“重”的行业,自建仓库、自建物流,这是京东电商能和淘宝抗衡的杀手锏,却因为投入大、成效慢,京东物流就连续亏损了12年,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才盈利。

“美呗能否成为‘医美界京东’,关键是确认他们是否真做直营,如果是,那么值得敬佩,对整个医美行业也无疑于一场重大冲击。”对知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而言,他同样也是最近第一次听说“美呗”。他表示,以他观察科技互联网十多年经验来看,除了京东,目前还没有一个企业能做成自营。

对医美行业而言,想模仿电商行业自营业务,显然难上加难。一位医美行业人士表示,医美行业即便再互联网化、数字化,也需要线上+线下结合,且医生的专业性、手术复杂性、价格透明性、消费者是否有适应症等等,每个消费者的决策权重都不同,这并非某个医美平台,大量雇佣专业医生,或者自建美容医院就可以解决。

根据美呗官方说法,其是把京东自营特点拆分为“正品”和“自营”,可对标的分别是“严选”和“自营售后”,而“自营售后”指的是“严格筛选并培养出近四百位美学顾问,为消费者提供快速响应、术后回访、协助维权等系列服务”。

这意味着,虽然美呗并非像京东自营产品模式一样,雇佣大量专业医生或自建医美机构,而是和医美机构进行合作的形式,但因为和“京东自营”扯上关系,就足以吸引诸多目光。

“菲菲”就是其中一员。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美呗名字,以前根本不知道它是谁。”“菲菲”表示,虽然自己非常爱美,但因为“黑医美”,不敢轻易去尝试互联网医美。“但京东自营,却是我比较信赖的,如果有医美平台也是‘京东自营’,那么无疑能给我更多保障。”

所以,她在10月24日上午通过美呗整形咨询网“美学顾问”进行简单时,被顾问一再要求后留下了电话。不过,她和丈夫却不会想到,在未经自己同意下,美呗转眼之间,就将自己信息卖给了“整形医院”。

02 严选、自营,还是诱导用户?

原本,美呗是打着改革“医美行业乱象”,用“自营”“做医美界的京东”口号,才吸引外界关注目光。

但从彬彬的投诉和调查来看,美呗宣称的“自营售后”,目前名不副实。

“术后是医院负责,如果医院有什么问题,或者没做好,我们可以帮姐妹和医院协商,帮您维护权益,以及术前保险之类。”在“极点商业”以消费者名义,了解什么是美呗“自营售后”时,美呗官网一位整形顾问,也就是“美学顾问”明确表示。

这意味着,和京东自营售后商品有问题时,由京东全权负责不同。美呗的自营售后,其实仍是一个第三方信息沟通中介平台的作用。简单来说,所谓严格筛选的“美学顾问”,和任何一个中介平台比如地产客服没有任何不同。

这一点,在“彬彬”提供的通话录音中,也得到了佐证。“美呗只是一个信息提供和推荐平台,有关手术的价格、售后等一切,都是由医院负责,和美呗没任何关系。”该整形医院顾问如此表示。

至于所谓“严选”,美呗“美学顾问”则称,是收集了全国3000多家的医院客户术后反馈信息,针对比较好的医院给消费者进行推荐,“医院是资质齐全的医院。”

不过,该美容顾问同时表示,这个严选推荐需要“美容顾问”通过“短信发送”或者添加微信、电话方式后,才进行具体推荐。

或许,这就是菲菲咨询留下电话后,转眼就接到整形机构打来的骚扰电话原因。

抛开信息泄露问题,如何保证顾问推荐的医院,就是“严选”后资质齐全、手术术后有保障、且价格透明的正规医院呢?

对这个关键问题,上述美呗“美学顾问”没有直接回答。

本质上,这是一种诱导用户的行为。“消费者本来是和平台直接沟通,却在平台故意泄露信息下,让整形机构和用户私下电话或微信沟通、交易,这是有点不可思议的。”在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看来,平台因此也很难去对消费者每单操作进行跟踪,倘若最后出了问题,很难追责到医美平台,也留下了更多可以操作的灰色空间。

目前不清楚,这是美呗官方规定,还是默许行为。有业内人士表示,其他互联网医美平台,禁止机构和用户私下沟通的,因为如果双方私下交易,不但平添诸多风险,平台也无法对交易进行抽成,这是平台的损失。

彬彬就称,在他接到的电话中,医院顾问就多次明确表示,要求妻子直接去医院挂号、下单,此后不用和美呗发生任何联系。

目前,美呗在苹果应用商店中共有三款APP,除了美呗医美,还有美呗整容和美呗微整形。后两款APP,页面简单粗糙,没有客服,同样是诱导用户直接留下联系方式。

颇为蹊跷的是,就在10月25日,“极点商业”以消费者名义,在美呗官网咨询不久,其在线咨询功能却突然关闭,截至10月26日发稿仍显示为“商家暂未开通智能客服功能。”

而根据美呗宣传,美呗解决的是医美手术分诊和随访,给用户挑医院、找医生、比价格、选项目。“手术前,为其定制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术后,解决售后恢复问题。”

这是彬彬的一大疑问。倘若整个过程是用户和医院直接沟通,那么美呗宣称的术前术后全程服务、以及全程隐私服务杜绝信息外泄,以及“自营售后”,在矛盾中又从何谈起?

此外,尽管龚连胜声称,美呗员工数、消费者数量和交易数量都是两大医美互联网平台之一。但如果由医院直接掌握用户大数据,自己仅掌握咨询数据和部分通过平台下单的客户数据,又哪里来的数据,去支撑“两大医美互联网平台”说法?

03 看不懂的美呗创业史

企查查显示,美呗属于成都美尔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17日,法人、董事长、总经理皆为龚连胜,截至2017年11月持股20.17%,此外杜在乾(女)、张杰分别持股17.54%、19.29%。

与诸多互联网企业高管团队很多出身名校不同,美呗最大三位股东虽然平均年龄只有34岁,但均为大专文化。

截至目前美呗融资三轮,总计融资不超过2亿。2015年1月,获得深圳同创伟业、北京竞技世界A轮2000万人民币投资;2018年6月10日,获深创投B轮1亿人民币投资;2019年3月,获四川省电子商务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四川聚信,B+轮,数千万人民币投资。此后,未有融资动态公布。

此外对外界而言,还有一个疑问是,美呗到底是已成立了9年,还是2014年才成立?

在多个场合和官网,美呗官方都表示,其已成立9年,8年严选供应链,业务已遍布全国34个城市,深度服务了650万消费者。

2018年10月,在美呗网刊登的一篇文章中,龚连胜同样表示,2011年,他与好友张杰成立了美尔贝整形网(美呗前身),并成功拉来了另外一位创始人杜在乾,组成美呗铁三角

但美呗官网却显示,2014年10月,龚连胜与另外两位一起创立了美呗。内部说法都没统一下,美呗到底是哪一年成立的?

此外,从过去报道来看,龚连胜和他创始团队的创业之旅,同样有不同版本的说法。

从“极点商业”调查情况来看,2007年,龚连胜和张杰作为同学,从重庆科技学院毕业后,2008年,龚连胜开了一家名叫重庆易典的小公司,专注网站建设和SEO服务,却很快遭遇失败。2009年至2014年10月,龚连胜在成都一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任职,几年前该公司因失信已注销。张杰则先是在成都某化学公司任采购专员,2012年又加入龚连胜所在的信息公司,两人最终在2014年10月共同创办了美呗。

另一联合创始人杜在乾,与上述两人特别是龚连胜关系匪浅。2008年1月,杜在乾从重庆美特斯邦威导购职位离职,加入龚连胜创办的第一个小公司易典,之后,杜在乾曾在2010-2012年待业两年,直到2014年和龚连胜、张杰联合创办美呗,任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可以说,相比医美行业其他玩家,或者其他互联网公司创业者。美呗三位联合创始人,过往履历相当普通,既无学历(连本科都不是),也无太多创业经验,更无医美从业经验。倘若真能将美呗发展为“两大医美互联网平台之一”,那么相比人民大学毕业的刘强东,或许更为传奇。

美呗的发展,或许和一个人离不开关系。A轮融资前后,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以“董事+导师”角色入股美呗,占股2%。此前有媒体称,杨浩涌在美呗战略发展和经营定位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截至目前,尚难以得知杨浩涌是如何看中了美呗。

龚连胜

这并不太奇怪。2014-2015年是互联网O2O大起大落,创业公司遍地开花,医美行业同样热钱疯狂涌入的一个时代——除了美呗,一大波医美行业创业者,就诞生于那个时代。

从营收来看,尽管美呗官方有多种说法,但可以查询并证实的是,美呗截至目前只公布了2015年、2016年业绩,其中2015年为2185.06万,亏损-938.2万,2016年营收5068.35万,净利润467.84万。

对外宣传上,蹭明星热度,一度是美呗营销策略。2015年10月,影视明星张柏芝就两次上诉美呗,要求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36万。此外,美呗还与薛佳凝、杨小靖等人存在诉讼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极点商业”注意到,美呗在其整形官网表示,合作单位有四家,排在第二位的是中华美容协会——不过,2016年4月,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公布第五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华美容协会”就在名单中。

从上述综合来看,美呗官方反复强调的“对标京东售后自营”,以此“打造安全感”,更像是一个营销说辞和卖点——想真正做到“医美界的京东”,恐怕连第一步都还没走出。

至少,无论是对于彬彬、菲菲,还是更多消费者来说,她们至少不希望:转眼之间,自己的个人信息,就被医美平台给出卖了。

(注:未保护隐私,受访者彬彬、菲菲等为化名)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