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B站领投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不咕剪辑」要突围剪映

时氪分享 · 2020-10-26
新的创作者如何选择剪辑工具,成为一个越来越难以忽视的问题——这不仅会影响B站内容产出的效率,甚至会从根本上影响内容产出的形态。

本文转载自:新商业情报NBT(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

作者 | 任彤瑶

加入舞蹈视频与黑框素材,点选自动抠像,复制视频轨道,通过简单几个按钮,在一两分钟内,就可以在手机剪辑软件“不咕”上做出风靡全网的“裸眼3D”。

作为对比,要通过Adobe的Pr、AE软件实现同样效果,网上单教程讲解就长达十多分钟。在“不咕”之前,也尚未有手机剪辑软件能实现这一效果。

近日,科技公司Versa在B站投资之后,推出了全新的视频剪辑软件“不咕剪辑”,支持一键发布至B站,软件上线后,与UP主们做了一系列联动创作。

高效流畅、独占功能与深度合作,这是Versa对“不咕剪辑”的三个核心定位。通过AI抠像这一核心功能,“不咕剪辑”跳脱出剪辑软件多为剪映“子集”的状况,并希望通过与B站UP主的深度合作,在生产效率与创作力上找到平衡,赢得更大的用户市场。

“不咕剪辑”苹果商店(App Store)页面

《新商业情NBT》(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也独家获悉,今年上半年,Versa完成了B站领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上亿美元。Versa创始人蔡天懿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在团队规模与业务扩展上。

Versa CEO蔡天懿

01. 必须有的剪辑软件

Versa成立于2017年,创始人蔡天懿是前格瓦拉产品合作人,赵维杰是上海交大脑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主任。公司以AI算法为技术底层,主力将视觉处理的前沿技术以简单的产品形式呈现给用户,降低普通人的创作门槛。

2017年Versa推出了第一款产品,图片编辑APP“马卡龙玩图”,此后有了涉足视频剪辑的规划。

“我们看到过去一年里,整个剪辑市场的大盘在增加。因为创作者,特别是初级创作者变得越来越多。而他们开始创作的第一个工具,肯定是手机上的产品。”蔡天懿告诉《新商业情报NBT》。

但他们同时观察到,大多数剪辑软件的月活正在下滑。真正掌控市场的,只有寥寥一两款与头部短视频社区绑定紧密的产品,如抖音的剪映。

剪映之所以受欢迎,一方面是因为它足够好用。蔡天懿指出,市面上原有的视频剪辑软件,功能上其实都算是剪映的子集,并没有做出足够的区分度。加上绑定抖音带来的分发便利与流量优势,“剪映正在把所有的、最好的、新的创作者都变成剪映用户。”他告诉《新商业情报NBT》。

打开B站能发现,有不少视频是通过剪映创作的。对B站来说,相当于将自己社区的内容上游,交由一个他方软件产出,无疑是有风险的。

尤其是近年,通过积极的扩张策略,B站的用户体量逐渐攀升,为创作者提供一个易用、高效、更符合B站内容剪辑需求的工具,成为一个越来越难以忽视的问题——这不仅会影响B站内容产出的效率,甚至会从根本上影响内容产出的形态。

B站需要有B站血统、符合自己创作逻辑的剪辑软件,更重要的是,它要对社区用户有足够的长期吸引力。

去年,为试水视频剪辑,Versa推出了视频版本的“马卡龙玩图”,它沿用了Versa一贯擅长的AI技术,这引起了B站的兴趣。经过多番交流,B站参与到Versa新的视频剪辑软件开发中,并在今年上半年领投了Versa的B轮融资。

02. 跳出剪映的“子集”

从APP名称中就可以感到,“不咕剪辑”是一款主要服务于B站的剪辑软件。

“咕”是鸽子的叫声。B站UP主们常称作“鸽子们”,粉丝们常用“放鸽子”或者“咕咕咕”的拟声词来调侃、催促那些更新频率低的UP主。

“如果UP主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剪辑工具,那么他们就可以不咕了。”蔡天懿说,“不咕剪辑”的slogan是“让你的作品如期赴约”。Versa对这款产品的设想是,它应该非常适合UP主,并且有挑战剪映的能力。

获得B站投资,让Versa与UP主的连接变得非常紧密。今年七八月份, 200名UP主组成了“不咕”产品体验官,他们来自舞蹈、游戏、生活等多个不同分区,既包括二十多位百大级UP主,也有一批10万粉左右的中腰部UP。

公司举行了七场内测会,梳理不同UP主提出的诉求,聚焦在三个要点上:高效流畅、独占功能与深度合作。

足够流畅好用,是与剪映站在同一竞争水平面的基线。蔡天懿表示,基础性能是大部分剪辑产品做得不足的部分,但这是UP主们最重要的需求。“今天在不咕中放进20多G的素材,它依然能很流畅。” 

独占功能是指AI抠像,这是不咕得以跳脱出剪映“子集”的核心功能。“我们要做的产品,需要有剪映不具备的功能,这是可以直面剪映的部分。”蔡天懿说。不咕沿用了在马卡龙玩图上的人像分离技术,可以实现无绿幕自动抠像,这曾是普通视频创作者难以掌握的能力。

这个功能配合不咕的多轨剪辑,可以变换出多样玩法,满足不同分区的创作需求。

百大UP主“杰里德Jared”演示抠像过程


如在游戏解说中,UP主不仅可以通过常规的“画中画”功能放入人像,还可以通过抠像一键去除人像的背景;在舞蹈视频中,通过抠像和多轨复制,可以实现“影分身”效果,与不同场景、次元的影像联动;前述的“裸眼3D”效果,也是用抠像功能实现的。




03. 作为工具的平衡感



一个细节是,为了符合B站的主要视频形态,不咕默认的编辑比例是横幅的16:9,而非竖屏的9:16。

这在一个切面上反映,“不咕”的设计逻辑与剪映有所区别。

“B站和抖音都有非常强大的内容感,但他们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抖音的内容感是来自于做同款,B站的内容感就来自于创作和幽默感。蔡天懿告诉《新商业情报NBT》,“当你有一根标尺,左边是创作,右边是做同款,你会发现B站更偏向左边,抖音会更偏向右边。” 

这也是“不咕剪辑”所说深度合作的含义。它希望通过与不同分区UP主合作,将他们的需求与创作经验简化为便捷工具,减轻剪辑特效的困难,但并非单纯提供模板。“这些功能怎么说都只是做出来的功能,最后呈现给用户的,其实是一个有意思的作品。”蔡天懿说。

一个例子是,用户可以通过抠像功能做出“影分身”视频和穿透式的Vlog开场字幕,但“不咕剪辑“不设固定的”影分身“和Vlog剪辑模板。“我们本质是要帮助UP主做不一样的东西。”蔡天懿说,据了解,还有60%的UP主产品体验官反馈需求在开发当中。

up主“猛男舞团IconX”使用不咕剪辑的视频作品

中国的视频生态竞争激烈,工具不背靠头部分发平台难以突围。与平台密切合作,意味着软件在功能设计上必须考虑平台特性,也反过来影响平台的内容生态,这是一种绑定颇深的关系。

但蔡天懿看来,剪辑产品并非没有中立的可能。如果说生产效率推到极致,是丰富的、现成的模板;创作可能性推到极致,是剪辑的每一个动作都拆分为单独的按钮功能,蔡天懿认为,“不咕剪辑“是在二者之中取了中间值,“不咕”不止可以服务于B站,还有可能赢取更大的创作群体。

在股权架构上,除了b站,Versa此前的资方还包括红杉中国、腾讯等,这让公司可以与不同平台有更多合作空间。

未来,“不咕剪辑”会陆续推出包括智能填充、2D转3D等更多AI功能,并在今年底与明年初陆续推出ipad、Mac和PC等多端版本。蔡天懿认为,易用的剪辑软件多端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本质是满足用户的多端需求。创作者还会不断变多,难用的入门方式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所有这些软件的最终目的是替代Adobe这类非常难入门的产品。”他表示,短期来说,“不咕”的目标是在未来一年成为所有UP主都会使用的产品;长期来说,Versa希望做中国的Adobe。

目前Versa公司规模在100人左右,其中60%是技术开发人员。除了C端产品,Versa也在B端长期有业务,向腾讯等公司开放了部分SDK和API的技术授权。蔡天懿表示,本次B站领投,上海金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将会主要用在团队扩展与“不咕剪辑”的后续开发运营上。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他们可以否认郭敬明,却无法否认那个想要做梦的自己。

2020-10-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