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广播剧让女性配音演员“失声”了吗?

刺猬公社 · 2020-10-26
内卷的女性配音演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编辑:杨晶,36氪经授权发布。

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向大众普及了配音的概念,有声广播剧让更多配音演员从幕后走到台前,配音这个小圈子在近些年迅速获得关注。

女性在各行常常面临这样或那样的职场歧视,而小众的配音圈尤其严重:与男配音演员同工不同酬,圈子对男配音演员更追捧,女配音演员即便更优秀也常常“被省预算”,女配音演员塑造的角色单一,充满“男性审美”,耽美剧的兴起又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女配音演员的舞台。不仅如此,圈内人对这种不合理现象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不知不觉中更将其“合理化”了。

配音圈耳熟能详的四位配音演员边江、张杰、季冠霖、乔诗语,堪称承包了电视剧配音半壁江山。即使不熟悉配音行业的人,听到他们的声音相信也会不陌生。有人说,“你看的国内热播影视剧,都是这四个人排列组合谈恋爱。”

对比这四位顶流配音演员的微博粉丝数,能直观地看出男女配音演员的影响力差距——“边杰”以300、400万粉丝量碾压“季乔”的40、50万,整整相差一个数量级。

“边杰季乔”的微博粉丝数对比


9月24日, 一篇名为《致「失声」的女配音演员:她们,也应在阳光下》 的文章在配音圈引发了不小的反响。该文借一位女性配音演员之口 ,道出了女性在行业中的无力与无奈。评论中,既有人感受到切肤之痛,也有人认为观点以偏概全。

文章的部分转发评论

面对各方争议,刺猬公社联系到三位女性配音演员,共同探讨了女性在行业中的生存处境。

不同“等级”的女性配音演员的处境是否有所不同?耽美剧是挤压女配音演员生存空间的罪魁祸首吗?女性配音承受的行业压力根源是什么?

内卷

“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女性都会感受到性别歧视, 因为太显而易见了。”在配音演员小刚看来,上述文章道出了行业事实,但“事实”仍能引发争议和观点分歧,她感到意外。

小刚进入配音行业10余年,前前后后完成过几千个配音项目,包括游戏、广告、影视、动画、有声广播剧。现在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做配音导演,也签约了一批配音演员。

在这个行业里,“男女同工不同酬”比较普遍。有人说“没见过”,但小刚认为,“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

“在这个圈子里,性别差异主要体现在议价能力,比如合作方常常在女配音演员方面节省预算。”小刚说,“我看过的合作方,在选男配音的时候都非常起劲,一个配音演员对应一个角色,声音要突出不同角色的特点;到了女配音这儿,他们就会提出压缩女配音的名额,只要声音体现美就可以了。”

一方面,女配音演员的资源被压缩,另一方面,优秀的女配音演员又太多,在小刚看来,已经出现了内卷化现象。

“内卷”一词在近期“出镜率”极高,它原本是人类学家用于解释社会组织发展停滞的概念发明,如今被用来形容很多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所谓“女性配音演员严重内卷化”,指的是“男配音演员做到70分可能就会被夸得天花乱坠,女演员做到95分大家都觉得这是正常发挥。”小刚说。

网络配音演员小兮对“内卷化”也深有体会。

小兮在网络上积攒了一点人气,偶尔会接一些商业配音项目。她告诉刺猬公社,一个业内或多或少都会承认的情况是:在同样的年龄和级别下,女生的水平往往会高于男生,但面临的机会却往往比男生少。

她介绍,新人入行都会坐几年冷板凳,但相比之下男配音演员机遇更多,而女配音演员可能会处于长期不稳定的状态,想要出头非常困难。这也是她最终没有选择将配音当做正式职业的原因之一。

小兮所在的配音兼职工作群里,时常有人发布关于微电影、广告片、纪录片、动漫读物等配音需求。“一旦有女配音演员的招募信息,2个小时之后再去询问时,就已经有二、三十位应聘者完成了试音。而关于男配音演员的招募信息明显更丰富,群里会不断出现,‘再来几个男生’的消息。”

还有一个细节,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和竞争力,小兮曾报名了一家工作室的配音班。在录音棚外,她总是能看到一大排跟棚的女生。每次棚里叫女龙套试音,女孩子们马上“呼啦”一拥而上,进去三、四十人再被赶出来一半,因为没有这么多角色需求。

比起小刚和小兮,为广播剧《有匪》女二号吴楚楚配音的龟娘,更靠近“金字塔顶端”。

龟娘在2014年加入音熊联萌配音工作室。在知乎“中国如今水平高的配音工作室有哪些?”的回答中,答主曾将龟娘纳入音熊联萌的“台柱子”名单。

知乎问答截图

“有一些名气,但也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好。”龟娘把自己划归到二线配音演员行列。

平时在外面跑棚的时候,龟娘对作品角色的选择状态仍然是“常常进了棚才知道要录的是什么,先管温饱吧!”

她告诉刺猬公社,自己没有单纯因为女性身份而受到差别对待,“如果说有遇到差别对待,都是取决于市场的选择”。

耽美

在有声、广播剧的商业化进程中,耽美作品热度逐渐升温,从原来的小圈子慢慢进入到大众视野。与之对比,文娱世界里的言情作品在广播剧的热度并不及耽美作品。

耽改剧是近两年才出现的产物,它常常高举兄弟情大旗,但因其题材特色,还是限制了作品在影视剧等形式中的大范围改编。而广播剧则因具备更灵活的表现形式和充足的想象空间,成为耽美作品的最佳栖息地。

这种情况下, 耽改剧的盛行当然也为男配音演员提供了更多的工作机会,甚至是商业价值。

原因在于,与在影视剧、动画、游戏里单纯的配音不同,随有声、广播剧的流行,人们更容易通过作品记住配音演员的名字。在后者中,声音是绝对的灵魂,配音演员是名副其实的“主角”。

在广播剧的“发源地”猫耳FM,平台内容以耽美作品为主导,不少大热作品男配音演员都因而积攒了人气,且粘性颇高,这也“助长了”男配音演员的商业价值。

据豆瓣“声优纸片人拉踩中心”小组的数据统计,耽美(纯爱)作品攻占领了猫耳广播剧打赏榜单

小兮就观察到,一些男配音演员甚至会不再出演言情剧,转向耽改剧。“有一次我向策划推荐之前合作的男配音演员,策划很沮丧地告诉我,推荐的人现在不接言情了。”

小兮称,网配圈的爱好者们陷入同样一种困境,言情剧能坚持做到完结的很少,因为没有听众,等不到完结的那一天,可能就做不下去了,“无人问津的结果是很现实的”。

这种情况下,女配音演员在耽改剧中的舞台自然要少很多。又因为耽改剧在广播剧商业化的进程中扮演的突出地位,女配音演员的工作机会也少了不少。

不过在访谈中,刺猬公社也发现,女配音演员也都对此表示理解。在行业中受到的压制和歧视并非耽美作品的错,更遑论去责备消费端的耽美爱好者, 这一点是大家的共识。

甲方

配音演员的选角依赖于导演对于风格的审美把控,但多数情况下,决定权还是掌握在甲方手中。

在《演员请就位》中,黄梦莹鼓起勇气向评委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在试戏的时候,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就被剧组人员拒之门外,理由是她“长了一张配角脸”。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

演员有“主角脸”,配音演员也有“主角嗓”。

在配音界,小刚告诉刺猬公社,甜嗓在圈内是“硬通货”,需求量大,在挑选演员时,嗓音甜美清亮的女配音演员更容易被选中。

甲方认为,这样的嗓音“通货性更足”,能满足广大更下沉的市场。另一方面,甲方 有意给听众造梦,认为大众更容易接受亲和力强的、柔和的人设和形象。

“我们经常遇到项目中的10个女性角色画风都很可爱的情况,在配音中,甲方会不断提出‘更甜’的要求,最终导致所有配音老师都掐着嗓子配,出现‘千人一声’的情况。” 小刚透露。

但有时候全剧只有“甜美”也不够,这样的嗓音往往难以驾驭一些复杂感、“偏负面”的角色。这时,一些综合能力强,资历深的演员就会被甲方拉去录制丑角、喊戏、或其他并不讨喜的角色,因为只有她们有能力和实力演绎。

“这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当有特色、有实力、但不甜美的女性配音演员无法获得量大的戏份和拿到长期项目,久而久之就离开了行业。”小刚说。

女配音演员的工作,除了受甲方的主观审美所控外,有时双方也会受到粉丝经济的支配。

小刚明显感受到,早些年项目中,甲方习惯货比三家,演员各凭本事说话。而现在,为了突显项目的光环,甲方会跳过筛选的步骤,直接挑选一线红人或自带流量的配音演员。此外,新人配音演员挑大梁的作品中,有的粉丝会因期望明星配音演员而贬损新人,迫于压力,甲方可能会把原定的配音演员换掉。

“整个行业需要更客观地去塑造角色,需要更多有个性的声音。”作为导演,小刚希望甲方可以允许的情况下,让不同声线的女配音演员各司其职,拿到真正适合自己的角色。

龟娘也提出建议,希望甲方可以更大胆地启用女性朋友去为一些男性角色配音,让观众眼前一亮。在日本,许多人气动漫的男主角声优都是女生,例如《海贼王》的路飞、《火影忍者》的漩涡鸣人、《名侦探柯南》的江户川柯南。

图片来源:豆瓣

角色

“想要拯救“濒危”女配音演员的根源在于丰富创作。”小刚认为,大部分作品中,女性的社会地位和角色还受到传统社会关系和固有认知的牵制。

“如果有一个科幻类大制作的游戏、或动漫项目,或宣传片的录制时,市场第一时间想到的多是男配音,似乎男声是高端大气代名词。而很多时候,产品本身塑造的女性角色又很扁平,要么温和美,要么清纯美。”小刚说。

正如杨笠在脱口秀中讲到复仇者联盟中黑寡妇的段子:为什么女英雄不能老呢?因为观众不乐意,大家对女性的幻想永远是年轻、漂亮、身材好,“我想看黑寡妇,不是真寡妇”。

小刚这样形容配音市场的“年轻、漂亮、身材好”——女性角色通常不会超过30,就算超过30,声音也不能超过30,没人去描述女性的事业,女性的职场,女性的历史,就算有,也一定要谈恋爱。

在龟娘看来,在实际工作中,“优秀”的女性角色都很难遇到。虽然碰到优秀角色的概率,在不同性别下算是均衡,但如果说的是“有独立思维”的角色,男性确实会比较多,这是文化根源造成的。

这一现象并不拘泥于配音行业。以影视剧作品为例,在男性审美主导的世界观中,女性单一化、扁平化的形象被长期诟病。女性在校园职场中,是心思单纯的“傻白甜”;在家庭生活中是吃苦耐劳的田螺姑娘。

公众号“娱刺儿”曾在《国产剧狗血“新三宝”:父母作,美强惨,洗白好》一文提到,随着女性独立意识的崛起,受气小媳妇形象正在慢慢“失去人心”,安迪、苏明玉这样的独立女性人设,更容易讨女性欢迎。今年更是女性主题大爆发的一年,《二十不惑》《三十而已》《他其实没那么爱你》等女性群像剧接连不断。

图片来源:豆瓣

可以说,在内容创作上,女性意识正在觉醒,但仍需进步。女性配音演员都在期待摘掉面具化、刻板化标签的女性角色,和更多平等的男女恋爱关系出现。

龟娘在前不久和另一位配音演员,北斗企鹅工作室联合创始人山新聊过这些问题,她们一致认为作品才是闯出一条路的核心。对于配音演员来说,作品除了取决于自身的业务水平,也依赖于人物角色。

在龟娘配音的角色中,《千秋》里的女配角白茸是她很喜欢的人物。白茸是一个真实易懂的女孩,敢爱敢恨,但也不会因为爱情而不顾大局。尽管是这是一部耽美作品,但白茸是她遇到过比较有独立灵魂的女性配角之一,观众反响也很好。

“我想,如果女性朋友要争取回被挤占的市场,就要大声呼吁,好好努力,拿出让大家喜欢的作品才是重中之重。”龟娘的一位编剧朋友在意识到这些问题之后,也在致力于创作女性群像作品,想要呈现出更多有灵魂的女性角色。

她也鼓励处于“被动”的配音演员大胆展现自己,“不光是配音演员,所有女孩都要大胆展现自己,这样创作者才能看到创作的来源”。

这让人欣慰。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很多人都在做出尝试和努力。

(文中小刚、小兮均为化名)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惠普创系列打印机与万千中小企业创业者们一起「一往直前」

2020-10-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