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解决2.5亿老人在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困境?

造就 · 2020-10-26
老年人的APP之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作者&版面:王路,36氪经授权发布。

黄阿姨与“靳东”的“爱情”故事,刷爆近期的互联网,但这类老年人在互联网时代被骗的新闻从来不是孤例。

去年,一个五十多岁的上海大爷,长时间观看某平台的视频直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给某主播打赏了77万。

互联网时代仿佛在加速抛弃老年人,他们的生活需求、情感需求在互联网时代层出不穷、琳琅满目的APP市场中夹缝生存,接连遭遇漠视与诈骗。

老年人网上受骗的新闻为什么会层出不穷?

互联网在抛弃老年人吗?

市面上的老年人专属APP能真正满足他们的需求吗?

老年人的APP之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到2.49亿,占总人口的17.9%,人数仍在逐年攀升。

相对于Y世代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工作和Z世代的年轻人从小就受到互联网的浸淫,这届的老年人最早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前夕,最晚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在他们身上留下最深刻痕迹的是革命时代和改革开放时代,互联网并没有与他们发生太多关联。

在传统的印象里,老年人是被网络社会边缘化的“数字难民”,受到健康状况、文化程度、经济条件等因素的影响,老年人与数字化时代格格不入。智能手机的普及才让大部分的他们的触网成为可能。

2018年,腾讯发布《老年用户移动互联网报告》,显示国内老年网民数量已经高达8028万,占老年人口比例20%,也就是说每5位老年人口中就有1位使用手机上网。

今年,新冠疫情肆虐,原本很多老年人对微信小程序没什么概念,只是被动地在群或朋友圈点开,但并不知道入口在哪。

《飞跃老人院》剧照

因为疫情,健康码推行,扫码才能坐公交地铁、买票、住酒店,这几乎是在“迫使”老年人必须学会新的互联网技能。

据红杉资本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市养老消费洞察报告》显示,退休后的老年人会独居或跟自己的配偶居住的老年人比例达75%,约21%是和子女一起,还有2%选择住在养老院。

相较于时刻冲浪的年轻人,大部分的独居老年人因为退休,社会洞察力和对科技的理解明显偏弱,对互联网上的黑色产业防不胜防,导致悲剧。

近期出现的假“靳东”、假“刘涛”、假“马云”现象的共性就是骗子顶着名人的头像招摇撞骗,他们发布短视频,利用名人的照片和视频进行再配音,有的还带有口音,短视频的像素也不高,甚至有技术拙劣的抠图。

其实假靳东的骗术并不高明。无论是拙劣的抠图、完全对不上的口型,还是变来变去的口音,都很容易被熟知网络世界规则的年轻人所识破。但对不太熟悉光怪陆离的网络环境的老年人而言,嘘寒问暖的“假靳东”足以让人中招。

在众多虚假的账号中,老年人情真意切地回应“弟弟”,表达喜爱之情,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

然而,被揭发的只是冰山一角,那些未被揭发的视频号中依然存在吸引老年人的嘘寒问暖和卖贵妇霜的视频。

在被算法支配的互联网世界里,在老年人长时间关注某类视频后,算法会给老年人画像,继续推送类似的内容,会加固他们对信息的认可。

当他们接受一个骇人听闻又明显错误的信息但信以为真时,算法会继续推送相关信息,让他们产生大家都有这种想法的错觉,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偏见且不会轻易更改。

当这个偏见被老年人转述给子女,面对子女的反驳时,老年人更会有被孤立、被抛弃的感觉,更会在互联网上寻求慰藉,使代沟越来越大。

再者,与辨别能力同样弱的儿童相比,儿童的诉求单一,无外乎个人成长的早教类APP盛行,对于有着更多社会阅历的老年人来说,老年大学类的个人成长APP只是他们的其中一项诉求,他们有着表达自己和与世界建立联系的渴望。

儿童会在家长的陪伴下使用APP,但老年人则是最初在子女的指导下,随后在自我琢磨和小心翼翼中开始冲浪生活,享受着通过冲浪带来的满足感,也时常会有被骗的恐慌。

微信中的爸妈:熟人社会中的情感认同与身份建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互联网使用与孤独感存在联系。

在关于使用社交网络的中年人的感知性孤独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当人们不经常参加社会活动或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密切的人际关系时,他们可能就会产生孤独感。

独居的老人会因为退休、伴侣/朋友去世或离开以前的社区而失去与特定社交圈中其他成员的联系,孤独感更甚。

红杉资本的调研显示,尽管只有21%的老人愿意与子女同住,但仍有60%的老年人最想要的晚年生活是子女陪伴在身边,他们有很深的情感诉求,渴望被关注和被照顾。

微信作为新的社交媒介出现在了父母的眼前,他们在被子女教会基本操作时,开始与其进行更直接的链接。

学习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

在与家人聊天时,老年人更倾向于使用语音或视频,一方面是受到身体状况、文化水平的限制,打字或手写信息对于老年人而言相对困难;另一方面老年人认为语音、视频聊天能让他们感到更加真实和放心。

对于独居的老人而言,语音和视频对话建构起了一个虚拟的家庭情境,将传统的对话模式迁移到网络环境之中,使“缺席”的家人可以随时保持互动和联系。

作为媒介的互联网把老人想要的陪伴变成了虚拟的现实。在微信上,老年人通过语音、视频、红包、点赞、评论和转载文章等方式,表现得比年轻一代更加活跃,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家庭生活状态,达到了被关注和被情感照顾的目的。

对于许多老年人而言,朋友圈中的点赞、评论行为具有重要的仪式感,老年人将朋友圈中的回复行为视为“我正在关注和了解你”,或“我得到了别人的关注和认可”。

从某种程度上看,他是在借助点赞和评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同时也得到了他人的肯定,在这一过程中找到一种心理归属感。

另外,寂寞的空巢生活、大量的闲暇时间,交际圈越来越狭窄,新的社交媒体为他们提供了再次与社会接轨的机会,拓宽了他们重新与外界接触的渠道,同时也丰富了老年群体的日常生活。

但与年轻人的呈现方式不同。年轻人通常追求个性化的自我呈现方式,如有创意的昵称和独具特色的头像,他们更愿意在虚拟网络环境中呈现一个真实的自我。

他们会把软件的昵称设置为自己的真实姓名或朋友熟悉的称呼,有的老年人还会将自己的家乡、居住地等更加私密的信息作为昵称前缀。

同时,老年群体还热衷于转发各种文章链接,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建立起与微信好友的联系。研究者在访谈过程中发现,老年人将链接转发给家人、朋友,同时也希望得到他们的关注。

长辈朋友圈的转载文章

部分老年人还会使用全民K歌、唱吧等社交K歌应用,并且喜欢将自己唱的歌曲分享给好友,期望与之共振。

老年人在网络空间中组织活动,与朋友甚至是陌生人进行交流互动,通过新的社会参与方式强化自己的社会身份。

老年群体的数字化程度也在学习中不断加深,他们开始接触微信支付、购物、生活缴费、预约挂号等功能,重新与社会接轨。

他们在对信息的掌控力也在加强。

在传统媒体时代,老年人大多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获取资讯,信息通常以单向流动的线性模式进行传播。

在这样的背景下,老年人的信息获取依赖于媒体的报道,从而形成了一种“传—受”的线性传播模式。

微信等网络社交媒体的出现从某种程度上解构了这种线性传播模式,老年人成为主动的个体,掌控信息的主观能动性进一步增强。

如今,老年人不用再守着电视机,通过观看每日的新闻联播了解国内外的大事,微信、今日头条推送的各类消息能够充分满足老年人的信息需求。

爸妈还需要专门的APP么?

目前市场上流行的多是微信、今日头条、抖音等全民参与性APP,专门的老年APP单一而贫乏。这背后的逻辑是资本和创业者对老年人的需求尚不明晰,没有打中老年人的切身痛点,或者创业者也在思考把老年的需求浓缩在某一个APP上是否可行。

健康和安全是老年人时刻关注的话题,随着身体的日渐衰老,独居的老人更易产生风险、发生危险,因此实用、简单、易操作的APP必不可少,如追踪健康的孝信通、检测老人跌倒的Fall Detector和防止老年痴呆的Communication Tool。

孝信通和Fall Detector的不可或缺性在于它可以在紧要关头提醒监护人老人可能出现危险。

孝信通

老人只要拉拽挂在脖子上的孝信通,监护人就可以收到地图和能通话的求救信息,达到挽救性命的目的。Fall Detector会在老人跌倒一段时间没有走动时,响起信号声,提醒人们检查一下他们是否有事。

Communication Tool主要解决老年痴呆症、中风、脑损伤或健康状况不佳等情况会导致老年人与周围的人无法沟通的情况。只需点击屏幕上3个简单的图标,就可以选择任何想要的照片,进行沟通。

除了实用的APP以外,社交可以让他们获得情感上的满足,当老年群体发现新的方式参与到各种社会活动当中时,他们的社会身份就会被重塑。因此以满足多样化需求为目的的社交就显得较为重要。

目前老年人的社交主要体现在微信,作为闭环的微信更像一个熟人社会,随着熟人的不再增加或者减少,老年的互联网社交圈也会变得紧缩且趋向单一。

寸草心界面

在已知的专门老年社交软件中,有主打解决孤独问题的寸草心,主打倾诉、需要的闲趣岛,以及租赁陌生人陪伴的Join Papa。

寸草心作为专门面向老年群体的应用软件,以兴趣社交为核心,主要有面向退休老人群体的“心友圈”、“心小组”等聊天交友类社区功能。心友圈已经激活了退休老人与陌生网友之间的创作、分享和评论热情。

经过调研,笔者发现寸草心的互动性比较浓,老人愿意在社区里分享身边的故事和曾经的经历,有相近背景的读者就会产生共鸣。但它在内容上没有得到良性监督,在我们刷屏的过程中时常看到黄色信息。

闲趣岛设置了京剧、唱歌、旅行、厨房、养生保健等不同的小岛(圈子),帮助中老年高效、精确找到兴趣一致的朋友。但小岛里人员尚未形成规模,聊天信息多是几天前甚至更长,不能让老年人产生即时交流和沟通的需求。

Join Papa是国外的一款租赁孙子陪伴的软件,老年人只需要每小时花费15美金就可以请年轻人来陪伴他们,也可以请他们做家务,或者带老人出去兜风

在使用过程中,费用的不合理计算,以及被租赁的人员不顾老人的真实感受,只为获取报酬的情况常被诟病。

花样百姓主办的模特大赛

此外,以满足个人成长的网上老年大学、以线上广场舞教学为主的糖豆、以老年旅游为主打的退休俱乐部和以模特比赛出圈的花样百姓,在获得老年人喜爱的同时也获得资本的青睐。

中国的老龄化程度会在10年后超过美国 

数据来源:UN

在一个老龄化加剧的社会里,老年人的生存需求、社交需求、情感需求都应该被看见。寻找并满足他们的空白需求,以新的技术颠覆产业,赋能老年人的真实需求,形成新的业态,是社会、资本和创业者们应该思考并付诸于实践的。

但对于老年人来说互联网只是方式,重要的是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完成身份建构和情感认同,更好地融入社会。每个人未来都会是老年人,看见他们的需求,也是看见自己未来的需求。

+1
2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热钱效应不会长期存在,万亿级传统市场仍是蓝海。

2020-10-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