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陕西首富变迁背后的区域经济阅读题

财经无忌 · 2020-10-23
一段财富简史,十年经济迭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江小桥,36氪经授权发布。

如果唐朝时也有全球富豪排行榜,那么这些富豪中的大多数只可能在一个地方——关陇地区的长安,这座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

内容多传述奇闻异事的唐传奇中,除部分记述神灵鬼怪外,也大量记载人间的各种世态,其中不乏富豪的故事。温庭筠曾写过一篇《窦乂》,主人公窦乂出身于一个“诸姑累朝国戚”,“其伯检校工部尚书”的显宦家庭,却胸怀“殖货有端木之远志”,自愿选择了一条经商致富,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生活道路。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官二代在一个轻视商贾的时代投身商业的故事。在温庭筠的笔下,写实地描述了窦乂的从13岁开始发家,一生不断的奇遇,最终成为“长安第一首富”,也有人称他为“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开发商”。

在《独异志》中,则记录了长安的另一巨富,玄宗时期的王元宝。根据记载,开元中,唐玄宗在含元殿远望南山,见一白龙横亘山上,但身边的人都看不见。玄宗急召王元宝,王元宝说,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横在山顶,不辨其状。玄宗感慨,“我闻至富可以敌至贵,朕天下之主,元宝天下之富,故见尔。”

王元宝究竟多富?王元宝曾说,假如在南山的每一颗树上缠绢一匹,所有的树缠完了,俺的绢还没用完呢。要知道,王元宝所说的绢,在唐朝是作为大额货币使用的,其豪富程度可想而知。

千年已逝。无论是贞观之治,开元盛世,都已成时间长河一瞬。如今,关陇已是一个历史名词,长安也变成了西安。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但“首富”这个词,在每个时代都是个永恒的存在。

2020年,陕西首富再次易主。10月2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百富榜,榜单显示,陕西的企业家上榜13位(20亿为门槛)。隆基股份的李振国、李喜燕夫妇财富上涨150%,达到470亿元,成为新的陕西首富。

去年,胡润百富榜上的陕西首富是荣民集团史贵禄家族。此前,史贵禄家族连续4年蝉联陕西富豪榜首。

梳理过往近10年的榜单可以看到,从上榜数量来看,这10年间陕西富豪上榜数量整体变动并不太大。2015年最多,共有16名,2016年次之,为14名,其它年份富豪数量徘徊在9~13名。

但首富们的境遇们各不相同:作为目前国内光伏行业硅材料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隆基股份的大股东和创始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是新兴产业造就的新贵;拥有成长布局于本土、主营房地产的企业荣民集团的史贵禄家族,是终于不敌新贵的老牌陕西首富;历年榜单中唯一一位年年都上榜的富豪东盛集团董事长郭家学,10年间从2010年陕西首富位置滑落至排名最靠后的陕西上榜富豪;而昔日西安商业地标世纪金花的主人前陕西首富吴一坚,如今深陷债务危机,正处在水深火热中……

如今,以西安为中心的陕西省,虽然不再有全球首富,但这片土地上的财富榜单变迁背后,仍然隐藏着丰富的信息:区域经济结构的调整、行业发展的兴衰、企业的战略走向乃至个人的抉择。

李振国夫妇:穿凡客衬衫,抽十元白沙烟,专注做到全球第一

李振国夫妇不是第一次成为陕西首富。

上一次成为陕西首富,是在2018年,这一年李振国、李喜燕夫妇以145亿元人民币,成为陕西新首富,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1223位。

尽管身为陕西首富,但在媒体眼中,李振国是个非常低调和简朴的人。有媒体报道中曾经如此描述李振国,“凡客衬衫、十元一包的湖南产白沙烟都给他打上了改革开放初期的时代烙印。”

另一个细节是,李振国每年要坐200多趟航班飞往全球各地,而他几乎都坐的是经济舱。

这或许与李振国的家庭有关,他的家乡在河南许昌一个地处高岗的小村庄。李振国曾经回忆,“贫瘠的土地并没有影响我对它的热爱,那里停留的是我无拘无束的童年”。

1987年,李振国考上了兰州大学。李振国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20多年前在学校中心花园里仰望江隆基老校长塑像的那个下午,这是兰大86级学生集体的入学教育。虽无缘谋面,但是老校长的事迹和精神深深地打动了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青年。“今后出去做企业就要取名叫隆基”。他们在塑像前面约定。

从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李振国分配到国有的华山半导体材料厂,拉起了单晶。两年后,24岁的李振国递交辞呈去当地的一家小型器件厂工作。1995年,他回到西安理工大学帮着建单晶生产线。2000年,李振国开始注册成立自己的公司,这就是隆基股份的前身。

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

2006年和2010年,李振国的同级校友钟宝申和李文学先后加盟,一个负责战略规划和经营管理,一个负责整体的生产运营。这是当年塑像前的约定,昔日同窗的到来也成为隆基股份发展史上的两个关键节点:开始规模化进入光伏制造,专注单晶硅片并决心做大;隆基加速扩张,筹划上市。

隆基管理层的“三驾马车”正式成型。其后的岁月,三人合作无间,在历经惨烈竞争的光伏江湖中,共同将隆基股份做大做强,做到了全球单晶第一。

这是专注使然。在光伏行业,有着一条清晰而完整的产业链,主要涵盖包括硅料、硅片、太阳能电池、光伏组件、应用系统在内的5个产业链环节。选择“垂直一体化”还是“专业化”,一直是近年来光伏业内争论不休的最热话题。一种观点是坚守产业链的一环,而另一种则信奉全产业链模式能够带来成本的最低化。

在李振国看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路线不是短期利益的诱惑,而是一个战略问题,必须建立在对这个行业深入的研究以及对未来发展趋势的预判能力上。

隆基股份在2006年进行规模化生产布局的时候,就坚持沿着专业化以及单晶硅路线一直走到今天,通过在低电价地区布局生产基地以及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已经形成低于同行20%制造成本的优势。

去年8月,隆基股份市值突破千亿大关,今年7月底又突破2000亿关口,再次刷新光伏企业市值记录。两个多月后,隆基股份总市值超3000亿元,成为有史以来全球市值最高的光伏企业。

史贵禄:13元起家的放牛娃

相比低调的李振国,十年内四度在胡润富豪榜上占据陕西榜首的史贵禄,应该是近年来陕西最有知名度的富豪。

2010年,荣民集团史贵禄家族以17亿元身家上榜.此后,史贵禄上过7次榜单,近年来财富值从2016年的75亿飙升至230亿,增长了近3倍。

荣民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史贵禄

在媒体报道中,史贵禄的财富故事是一个“穷急了”的放牛娃从13元起家的传奇。

1965年,史贵禄出生在山西的一个贫困山村,在改革开放以前,这个村子里还没通电电,照明还要靠煤油灯,也没有一条像样的交通主路。

儿时的史贵禄平常放羊、务农, 15岁那年,最疼爱他的爷爷去世,史贵禄在村口的大树旁大哭一场后,开始思考如何改变一家人的生活。

在1980年改革开放之际,二十几块钱就已是家中的巨额财产了。16岁时,史贵禄带着13块钱开始出门闯荡。

第一站是离家130公里以外的榆林,钱马上就要花光时,史贵禄找到了一份给别人贩卖瓜子的工作。他又能吃苦,又帮瓜子商贩跑生意,一年下来,居然帮着店家赚了8000块钱,店家便在最后给了他1000元,这便成为史贵禄事业上的“第一桶金”。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日用百货的需求量逐渐增加,而城内经营百货的商店却零星数家,史贵禄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便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在百货商店做的红红火火时,到1988年,史贵禄又斥资10万,在榆林市人民中路开了一个五金店,凭借产品质量好带来的口碑,史贵禄逐渐实现了地域扩张、网络销售、市场扩张,综合商店也是越做越大。10年期间,让他的财富达到了1000多万元。

但不满足于现状的史贵禄还在琢磨更大的事情。一切从再学习开始,史贵禄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通过函授专门学习了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并取得高级工程师的职称。

接下来史贵禄的新道路顺理成章。1999年,史贵禄抓住了国务院进一步开放商品房的政策,成立了荣民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榆林市的房地产行列。第一个项目就是榆林繁华地段的长乐路大楼,开盘之后很快就售罄,史贵禄也迎来了创业道路上的战略性转变,开启了荣民新时代。

1999年12月,陕西荣民集团正式诞生了,成为了一家主营房地产开发,集建筑、安装、装修等多领域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也是榆林市的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2004年,史贵禄开始将荣民集团大本营迁往省会西安,进军西安的房地产。近几年,荣民集团不断扩展新领域,现在已经由单一的房地产产业,发展到了覆盖服务业、国际贸易、航空新材料等多个领域的大型综合性企业。

史贵禄的命运,当然首先是靠他的自我奋斗,但也充分考虑到了历史的进程。

吴一坚:至暗时刻后,爬不出泥沼

曾经身为陕西首富的吴一坚,现在最关心的事,或许是“首付”。

华商韬略报道,这位昔日西安商业地标——西安首家引进50多个世界顶级品牌的精品象征,也是西安“高端商业”代表世纪金花的主人,金花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总裁,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世纪金花商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一坚正深陷债务危机之中。

资料显示,金花投资成立于1991年。业务领域涉足投资、制药、商贸、高科技、电子商务等,拥有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两家上市公司,巅峰时期,世纪金花市值超过400亿。

在2013年9月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吴一坚以42亿元资产成为陕西首富。

但现在,9亿的债务就已经让吴一坚身陷泥沼。

吴一坚的人生起伏颇让人唏嘘。

1983 年底,在东海舰队服役了4 年的吴一坚,带着600元复员费,南下广州当起了“倒爷”,迈出了财富生涯的第一步。

八十年代的“海南热”,让吴一坚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建设海南第一座年产20万台电视机、10 万台电冰箱、10 万台录像机的大型电子工厂——凭着一张纸上的建设规划,吴一坚与海南一家房地产经营公司达成了一项由对方出让土地、他负责建厂的协议。合同签完,3% 的“质量保证金”近200万元就划到了吴一坚的账上。之后,吴一坚又以投产后80%电子原件由一家港资企业供给的许诺,让这个港商投资建厂。

这个神奇的创意,让吴一坚获得了3亿的资产。

1991年,吴一坚带着3600万资金回到故乡西安。此时,已经深谙房地产财富密码的他,首先选择的是房地产。4年后,吴一坚又创立金花药业,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药品生产基地。

吴一坚(左二)

这之后,金花集团的产业体系又开始涉足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酒店及高尔夫等多个领域,逐步形成庞大的金花投资集团,总资产达4.2亿人民币。

2015年,吴一坚迎来了至暗时刻,这一年的吴一坚因为政商关系被调查,几个月之后吴一坚虽然回到了公众视野,但一切都已改变。

吴一坚的金花系的处境一直在走下坡路。基于不确定的政治风险,银行系统的断贷,给了严重依赖信贷的金花系致命一击。

这一年起,“世纪金花”在全国的多个门店开始陆续关闭,公司财务状况开始令人担忧。“世纪金花”公开披露的财报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营收分别为11.45亿元、11.77亿元、10.58亿元,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2亿元、2723.4万元和-2.62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半年报显示该公司总收益9.77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6%;公司股东应占亏损2.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3倍。

为了续命求生存,吴一坚甚至连年利率超过20%的高利贷都借过。但这没有阻挡王国的陨落。

从2019年9月至今,吴一坚7次被列入执行人名单,并被限制消费,成为了俗称的“老赖”,甚至无法去自己开办的高尔夫球场。

套用那句用了很多次的茨威格名句,“命运中的所有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郭家学:从负债48亿,到重回首富

东盛集团董事长郭家学是历年胡润陕西富豪榜单中唯一一位年年都上榜的陕西富豪。

而郭家学的人生之大起大落,在中国的当代企业家群体中可谓是个传奇。

从欠下48亿债款,曾经想到自杀,但郭家学用了8年还清,又成陕西首富。

1966年,郭家学出生在陕西旬阳。父亲在乡下卫生院当医生,母亲务农。相比与同村人,郭家家境还算殷实。

郭家学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在安康师范学校学习期间,提前一年毕业。毕业后找到留校工作。但他却在工作仅两年后丢下“铁饭碗”,辞职下海,成为陕西省辞去公职下海的第一人。

直接诱发郭家学下海的一个原因是看了《艾柯卡自传》。这本书描写了80年代美国民族英雄艾柯卡被福特公司老福特排挤后,加入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公司,带领它起死回生的故事。

艾柯卡永不言败的企业家精神对郭家学触动很深, 读完书后的一整年时间,郭家学一直在说服父母:我要下海。

先是养猪,然后是承包中草药种植场,但郭家学都失败了。这之后郭家学来到西安,摆摊、卖电脑……直到后来进入医疗器械行业,并成为西北最大的医疗器械经销商之一,给柯达、富士、西门子代理产品。

这期间,陕西有一家国有制药企业,投了一千五百多万建立了新药厂,建成3年,每年销售30万,完全资不抵债。便找到郭家学,问他愿不愿意做医药行业。

郭家学求之不得,迅速完成承债式收购,开始了东盛集团的发展历程。一年之后,他把工厂做到了3000万,第二年销售就超过1亿。

1999年,东盛收购青海上市公司同仁铝业,并且完成了上市。33岁的郭家学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郭家学

随后五年内,东盛连续收购江苏启东盖天力、青海制药、丽珠集团、湖北潜江制药、云南白药。

但云南白药的收购,让郭家学遭遇了生活的重重的一击。2004年,东盛集团力克华源、华润、复星等业内大腕,耗巨资收购了云南白药,这次收购直接断送了公司的资金链,并由此陷入民间借贷旋涡。

在被上交所发文谴责后,郭家学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曾经打算从对面的办公楼上跳下,了结一生。

但他意识到了自己应有的担当。之后,郭家学以12.64亿的低价出售了白加黑,1.7亿出售丽珠股份,市值100多亿的云南白药股份也以7.5亿低价匆忙出售,甚至连西安总部大厦也一并卖掉。

终于在2012年年底,经过8年艰苦抗战,东盛38亿的贷款全部还完,加上对国企担保偿还的8亿及利息,总共偿还了48亿。这是中国民营企业里极少数不破产、坚持还债的企业。

郭家学用了三年的时间筹备,以广誉远再一次起跑。早在2003年,郭家学与广誉远就已经结缘,当时这家药厂的名字还叫山西中药厂,这是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郭家学希望通过广誉远,制造出优秀的产品,恢复中国人对中医药文化与企业的自信。

2010年,郭家学成为陕西首富。但这10年间,郭家学从2010年陕西首富位置慢慢滑落至排名最靠后的陕西上榜富豪。

陕西富豪榜“时间简史”的背后

在知乎上,有西安的财经媒体从业者如此阅读这十年陕西富豪榜的“时间简史”——连接着本土区域产业结构的更迭。

2010年入围胡润榜单的11名陕西富豪,除医药、玻璃和消防器材外,名下公司涉足煤炭、石油化工和房地产等行业的就达8家,这个占比从侧面足以证明本土的产业结构,“资源依赖型”富豪大有人在。

之后的4年间,入围榜单的企业所处行业格局依旧, 直到2015年,陕西入围了16名富豪,出现了7家新面孔。而在行业方面,开始向新经济聚集。

这一年陕西富豪榜上出现了涉足通讯设备制作、硅材料、医疗服务、能源自动化设备4家新的企业,尤其是天和防务(通信设备制作)的贺増林和刘丹英夫妇,一举夺得当年富豪榜排行榜第1名。也是在这一年,首次登榜的新兴行业代表隆基股份崭露头角。

而2018、2019年,由于西安房地产的火热,以地产为主业的陕西富豪又逐渐上升。2019年,荣民集团史贵禄在被隆基股份的李振国夫妇拉下王座后,又重回榜首,但2020年,史贵禄在胡润百富榜上的名单已经下降到第三位,第二位的富豪是同样来自隆基股份的李春安。

随着时代变化,传统产业富豪们能否守住原有的位置,还是会在离榜单越来越远?2020李振国夫妇再成新首富似乎能说明一些问题。

时间,终究会给出答案。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胡润百富

广誉远

天和防务

大腕

时间简史

华源

铝业

华商韬略

多富

远望

财富密码

远志

下一篇

马云说“相信相信的力量”。管理者要善于发现亮点员工,用亮点员工点亮团队。

2020-10-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