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兼职也能赚上万,女仆桌游的老板却要穷哭了

商业街探案 · 2020-10-20
女仆桌游店盈利难:经营的是桌游?还是女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街探案”(ID:bustanan),作者:夏至,36氪经授权发布。

 "店里有超过150种桌游……女仆小姐姐100元一个小时,现场点……不能有肢体接触。”国庆时,上海黄浦区一家女仆店店长张爱正例行公事地接客人电话。

通话时,张爱明示自己的店绿色环保,不能和小姐姐们有身体接触,因为来电话直接咨询有没有“那个服务”的太多了。

放下电话后,张爱顺道给“女仆们”打了个气:“现在国庆黄金周,你们好好努力,获得打赏榜一的女仆,除了拿到70%的提成,还奖励一台苹果手机哦。现在我们店女仆获得最高的打赏才2000块,我要是你们,就找朋友或者男朋友帮忙打赏个2万块钱,稳赚不赔呀。”

女仆桌游店在2018年左右开始在上海兴起。当然,这里所谓的“女仆”和大家想象的跪式服务及女仆装完全不同。小姐姐们上班时,除了可以穿店里的女仆装以外,也可以穿jk制服、lo裙等衣物,有的店甚至可以穿汉服上班,服务也仅仅是陪玩桌游、网游。

9月初,【商业街探案】(ID:bustanan)小姐姐,以面试的名义走访了上海8家以上的女仆桌游店,其中有4家店会在面试的时候主动提起客人不能对女仆动手动脚,以及不存在任何情色交易。

女仆桌游店对小姐姐的技能要求不高,但长相和年纪卡的很死,一般最大不超过98年生日,以00后为主。【商业街探案】的26岁、自认为萝莉小美女的小姐姐发的面试简历,基本都被以超龄为由退回。

其中只有一家店面比较特殊,在一个很深的巷子里,店面不同于其他店铺的二次元风格,整体都是粉红色,小姐姐们几乎是统一的网红脸。这是探案小姐姐唯一面试通过的一家门店,但没敢去上班。

整体看下来,这些桌游店不缺兼职的小姐姐。因为据说有的女仆可以月入两万到三万元,过来兼职就成了一些女大学生勤工俭学的新渠道。

但探案小姐姐在和一些女仆小姐姐的交流中发现,其实女仆桌游店挣钱并不容易,甚至很多女仆店,在刚开业不久的时候就已经面临亏损问题了。

500元买个微信号,小哥哥图什么?

晚上6点半,客人到了黄浦区的这家女仆桌游店,比约定的晚了30分钟。因为店的位置在商业写字楼6层,每次客人来访都要店里的女仆小姐姐去接。这一次去的是猫萌。

猫萌今年大二,大眼睛尖下巴皮肤白,标准的二次元美女脸。她利用暑期来店里兼职打工,月收入能到8000元左右。因为即将回学校上课,所以工作特别积极,有客人来都主动下去接。

这一天,她穿了条黄色的lol裙,裙子带着花边,到处印着小猫的图案,和她的名字十分搭配。猫萌的头发本来就微卷,还特意扎了两个马尾,再带上挂着铃铛的猫耳发箍,简直就是二次元里走出来的小猫妖。

客人是两个清秀的男孩子,被猫萌灿烂的笑容带到店里后,当然先点了猫萌,随后又选了另外一个穿JK服的网红脸女仆小姐姐。

到了房间后,猫萌开始给两个年轻小哥哥推荐桌游。在得知两位客人喜欢玩一些活泼且富有挑战的游戏之后,猫萌向他们推荐了一个叫《我是大老板的桌游》,并说这是个用来吵架的游戏,同时打趣其中一位小哥哥:“这么喜欢挑战是不是狮子座啊?”

猫萌猜中了。小哥哥特欣喜。加上2位女仆小姐姐牌玩得好,又时不时添茶倒水,让客人从原定的2个小时,玩到了4个小时,直到快关店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走之前,一位客人通过店里,花500元加到了猫萌的微信。

这一天,猫萌的收入是:底薪100元、小时费200元(和店内五五分成)、微信号费300元(店里抽成200元),共计600元。

猫萌很开心,又可以买自己喜欢的裙子了!

店长张爱告诉【商业街探案】:猫萌的收入不夸张。店内的小姐姐大都是00后,很多还是大学生,周末或者暑假来兼职。

店里的女仆小姐根据技能分B、A、S三个级别,以会玩的桌游和宅舞为等级区分标准。之前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为B级女仆,价格在100元一个小时。等女仆学会10种桌游加一支宅舞可以升级为A级女仆,价格为150一个小时,以此类推,(注:BAS的分级方式来自日本漫画幽游白书,S级是顶级),店内很多小姐姐收入都可以到8000-1000元,最高还有月入2-3万元的小姐姐。

女仆的必杀技!帮小哥哥追小姐姐?

【商业街探案】小姐姐详细了解了上海6家左右的女仆桌游店,发现各种店门面的薪资结构都差不多:女仆一般一天底薪在80-120元左右, 服务客人一小时提升在40-50元左右,女仆微信号也会作为商品出售,价格在300-1000元不等。

同时,有的店会主打萝莉风或御姐风,也有店会多元化发展。但总体看,女仆们还是有一套相对标准的工作流程和一些通用技能。

上海长宁区一家女仆店的女仆恬恬告诉【商业街探案】,她每天大概11点左右到店,在微信小程序上打卡签到之后去补妆、换衣服、戴头饰。12点店面正式营业,如果没有客人,会和店长一起玩游戏、做直播、或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如果有客人上门,女仆要去门口迎接,推荐包厢,有眼力见的帮客人做好,拿pad让客人选择女仆、饮料,都是必备技能。

推荐桌游也有固定的套路,比如顾客少,会推荐德国心脏病、拼布艺术这种游戏 、顾客多那就是狼人杀或者阿瓦隆。一般一场游戏会持续2-3个小时,恬恬告诉【商业街探案】,博得客人深度好感的时候其实是在客人走的时候,不但要起身热情地送客人走,根据具体场景恰当的问候会极大增加客人的好感度,比如下雨的时候就让客人别淋湿感冒;是不是去其他地方,口罩够不够……

如果小哥哥和女仆小姐姐能聊到一起,小姐姐一般还会附赠“增值服务”。像有位小哥哥曾问过恬恬,怎么去追求一个喜欢的女孩子。恬恬告诉他,男生首先要从外表上有所改变,也从自己的审美视角告诉他女孩子喜欢什么样打扮的男生,比如有的男生会把刘海留的比较长,盖住脸,自认为比较酷,但女孩子会觉得这样邋遢,不够阳光。

后来,恍然大悟的小哥哥花钱要到了恬恬的微信。

大卫是上海静安区家女仆店的店长,她觉得女仆桌游店在本质上是个社交平台,为了满足年轻人社交互动的需求,“很多人聊天可能聊不到一起去,因为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但是有了桌游这个媒介,他们的话题就能被限制在一个框框里,反而能聊起来了。最起码在我的格局里面,目前没有找到比桌游更合适做沟通媒介的东西。”大卫说。

在桌游店里,男生往往享受被女生引导聊天的感觉,因为在外面追女孩子的时候,总还是要想尽办法找话题,但时常有因为太直男遭遇白眼的风险。他们也愿意通过这种深度聊天,来了解女孩子们想什么,甚至还有的男生开始和女仆小姐姐请教如何保养皮肤,买护肤品。

“我们可以本能的get到客人有什么苦恼。这是很多男客人,愿意花钱加女仆小姐姐微信的原因。”恬恬说。

肥了女仆,亏了店家

大卫是在18年开的女仆店,当时的动机其实很简单:自己一个朋友去某女仆桌游店玩游戏,点了3个女仆小姐姐,三个小时消费一千多。听说这段经历后,大卫觉得这个行业挺暴利,想着开一家店,既可以自己和朋友聚会玩乐,又可以赚钱,何乐不为呢?

大卫总结:做女仆桌游店的核心就是三件事儿:桌游、空间、女仆。桌游层面大家其实都差不多,那么店是不是做的好,其实就是考验空间和女仆了,但是第一家店因为是兴趣使然,所以存在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开第一家店的时候,从来没有指望过这家店可以挣钱,所以也没有想过要怎么好好经营它。只有90平米,开始的总投资在30万左右包括了店面租金、装修、桌游、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在里面。”大卫说。

因为店面不大,所以小姐姐们就在店里难免局促,女孩子一挤,你穿的好看点,我穿的不好看点之类的小摩擦就多。此外,90平米最多开到5个包厢,包厢都不大,客人的体验也不好。同时,大卫也发现,对女孩子的管理太想当然了。

创始人们最初是希望给女仆小姐姐们一个轻松的工作氛围,让大家开心的同时还能赚到一些钱。比如如果某个女孩子某天没被客人点,老板会自己点这个女孩子玩桌游,让女孩子挣一些工时费,再如果某个女孩子心情不好,还会送个礼物。

但对这些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时间久了,馈赠就变成了义务。如果礼物断了,或者老板没有点某个闲了一天的女仆,就会变成:“为什么你不点我,不送我东西了”,反而遭到怨恨。

到了2019年年末,大卫决定新开一家女仆店。她和合伙人租下了长宁区某家小商场的一楼面积有160平米左右的门店,房租4万一个月,压二付二16万,又花了将近四十多万装修。

按道理讲,本来不需要花这么多装修费,但因为门店原本是一家舞蹈教室,所以在装修的时候就要把墙面全部敲掉,重新翻装,而装的时候经常又发现这里不满意,那里不好,推到重来,预算就上去了。

不过最后的效果还算不错,老店90平5个包厢,新店160平却只有6个包厢,每个包厢都配有配有switch、ps4游戏机和显示屏。店面整体做成了一种略华丽的轻奢风,大厅很大,还有个舞台,方便做活动的时候用,整个店面的感觉更像一个二次元聚会中心,而不仅仅是女仆桌游店了。

对女仆的管理方式也变了。首先,店面把女仆的着装统一了。大卫看来,虽然有些客人反馈说希望看到不同风格的女孩子,但她并不希望男生对小姐姐的关注只在穿了什么衣服,“比如有的女孩子今天想换个心情,那么在睫毛、眼线、粉底都做了一番调整和修饰,统一着装的话,会让男生更注意到小姐姐们在这些地方花了心思。这也鼓励小姐姐们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出去。”

同时,店里把女仆的名字改成了助教,因为在老店的运营过程,大卫发现有客人对店里的小姐姐有些不尊重。她发现很多客人感觉听到了女仆这个词以后,会有一个惯性的思维,觉得你是女仆的话,应该有恭敬的态度,甚至日式跪式服务,用日文喊主人。

大卫认为,虽然是“女仆”,但对店里很多小姐姐们来说可能是他们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她希望小姐姐有职业的态度,但不是卑躬屈膝,靠出卖人格挣钱。

在传播上,店里大概投了10万左右的费用配合新店宣传,用于找到一些网红在微博、抖音、B站帮店里做推广,因为19年年末遭遇了疫情,所以在当时很难评估推广的价值。

现在,店里慢慢在大众点评上换上了女仆小姐姐们的照片(以前都是放一些明星图)。大卫还计划挖掘一些店内有特色、有梗的小姐姐,到抖音做网红孵化,这样,未来桌游女仆店的业务空间就不仅仅是挣客人的桌游服务费了。

但这样以来成本就自然而然升高了,大卫的新店开张到现在大概4个月的时间,也仅仅是保持了收入和支出(房租、工资、宣传成本)持平的状态,有时候甚至是亏本的状态。

女仆桌游店盈利难:经营的是桌游?还是女仆?

事实上和大卫的女仆桌游店有着相同境遇的女仆桌游店还有很多,一位有着2年工作经验的女仆娜娜(化名)告诉【商业街探案】:“现在的女仆店太多了,生意并不好做!而且说实话对于女仆桌游店来说,其实桌游并不重要,店里真正的商品是女仆。”

娜娜在这两年不断的兼职中,在各种女仆桌游店都有做过,发现店里的小姐姐们虽然名为女仆桌游助教,但其实很多女仆助教小姐姐都是临时学的一些简单的桌游。

女仆店会在网上买一些盗版桌游,再由店里的小姐姐根据说明书,或者视频研究玩法,然后再交给其他女仆小姐姐,最后再由女仆小姐姐们教给顾客,至于研究的玩法究竟对于不对,很多顾客其实也并不在意,因为去女仆桌游店的顾客很多并不是为了桌游去的,有的顾客甚至会在女仆桌游店里教女仆小姐姐玩游戏。

娜娜深知女仆桌游店经营的真正奥义是如何让客人在和女仆小姐姐相处的过程中感到开心,所以桌游并不是重点,大型复杂的桌游对于女仆桌游店来说,就是在浪费时间。很多女仆小姐姐只需要会一些2-4人的桌游,在和顾客相处的过程中不冷场就可以了。

当然为了业绩的提升,女仆小姐姐们也会做很多努力,比如有的小姐姐会在和客人游戏的过程中,和客人打赌,“如果你游戏赢了我,我就给你打折我的微信号”如果有两个男客人,一个人没有点女仆,女仆小姐姐会建议有一些游戏4个人玩会更好玩。

这同时导致这些女仆桌游店对桌游爱好者而言并不友好,本来是桌游+,但实际上已经把很多桌游爱好者挡在门外了。一位从业者告诉探案,电话来咨询的客人问什么的都有,唯独关心桌游的不多。

而既然从桌游+变成了女仆+,那么经营逻辑就完全变了。就如前文说的大卫,如果只经营桌游,老店好好装修一下是够用的。

但因为客户需求已经变了,所以店面越来越华丽,向会所风格靠拢,成本自然就攀升了。而问题在于,女仆桌游店又很难和KTV、会所一样吸引客人进行酒水等高级消费,投入的成本能不能收回来,要打个问号。

所以,女仆桌游店在盈利角度,其实有些不上不下的味道。根据娜娜提供的信息,【商业街探案】给桌游女仆店算了一笔账:

如果是纯桌游,房间里的每个客人都要付费,房间空置无非就是没收入。而在女仆桌游店,一般只有一半客人要付费,另一半还要店面支付费用,房间空置的话,店面也要给女仆支付费用。

一般周一到周四,店面会安排4-6个女仆上班,每人底薪100元。但这四天客人一般很少,可能就会来2-3桌的客人,每桌大概只有1-2个客人。

如果按照一次2个客人,点2个女仆,玩2个小时计算。工作日一个包厢的使用费是一个小时130元,两个女仆一个小时200元(女仆提成50%)那么一次的消费就是660元,4天时间3桌客人的消费在1980元,但店里的收益在1380元,而女仆的支出在2400元。

周末人多,一般会安排12个女仆,底薪付出1200元,在运气好的时候1天可以做到6桌客人一,收入4000元,这4000元扣除女仆底薪和提成,大概还剩1400元。

 一周三天盈利,四天亏本,如果后三天的每天都可以盈利在1400元,那么女仆桌游店在去掉女仆的支出以后,一周的盈利大约在4000元左右,一个月16000元,如果按照大卫女仆店的标准来看,房租都不够,但好在大多数女仆桌游店都开在写字楼,房租成本相对没有那么高。

所以,有一些桌游女仆店也开始打其他门路赚钱的主意,一位从业一年的小姐姐告诉探案,“很多女仆店的桌游只是个幌子哦,至于到底做什么,你懂的。”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探案未使用拍摄的一手素材。文内所使用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与内容无关。

+1
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提供分得清什么是噪音、什么是人声的智能助听器

2020-10-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