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商人撞上“圣诞劫”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0-20
东方圣诞工厂陷入萧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 郭儒逸,36氪经授权发布。

毛敏已经很久没看到像今年这么萧条的圣诞市场行情了。

“现在国外订单不正常,货的出口也受阻,在路上花费的时间要比以往多的多。”聊起当前的情形时,在浙江义乌经营一家服饰店的她说。

毛敏的店位于义乌篁园服装市场,这是号称整个浙中地区最大的专业服装市场。除了售卖一些价格并不算高的内衣,代发各类圣诞商品也是这家店的生意门道之一。

按照往常情况,10月份算是义乌圣诞用品出口的旺季。从豪华包装的圣诞树,到颜色亮丽的圣诞靴帽,再到各式各样的饰品配件,会源源不断汇入宁波港等港口的巨大集装箱,然后经海运发往全球各地。

一项广为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义乌这个以盛产小商品闻名的中国县级城市,供应了全球八成左右的圣诞商品。在海外那些明亮的圣诞橱窗和欢快的颂歌背后,义乌俨然是这个重要节日的东方“造梦工厂”。

在义乌,像毛敏这样投身其中捞金的生意人遍地可见。天眼查数据显示,整个义乌市以圣诞礼品作为经营品类的公司就超过一千家。另一名当地商家向“商业人物”称,距离篁园服装市场几公里外的福田市场,则有更多的店铺专营圣诞商品和各类配件。虽然对圣诞本身并不怎么感兴趣,但这些精明的义乌商人,早已成了这个一年一度盛大派对的全球供应商。

不过,一切在今年戛然而止。

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这个行当的节奏。在正常年份,每年三、四月份来自海外的订单就开始雪片般飞往义乌,经过一个夏季紧张地赶工备货,到九月或十月便装船发往欧美等主要市场。在漫长的远洋航程之后,数不清的从中国内地手工制作的圣诞饰品,才能赶在圣诞节前进入异国他乡的各个角落。但今年疫情的缘故,直到六月份圣诞订单才姗姗迟来。据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人士此前表示,从当月底的数据来看,义乌经营圣诞用品出口的商户平均减少的订单量达到50%。

随着圣诞节逐渐临近,情形仍没有明显好转。“现在不是不景气,”毛敏说,而是(根本)就出不去。她解释称,以往多是国内采购商订购完成之后,再到海外接洽销售。但现在采购商由于签证办下不来,出国就成了泡影。这就变得很麻烦。

“有客户说,过去二十多年都没有见过像现在这样的。”当被问到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时,她发来一个表情包,接着又感叹道,“没办法。”

而远在市场的另一端,欧美再度拉起红色警报,多个国家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又刷出新纪录,新一轮疫情正在凶猛袭来。对圣诞这条产业链条上的众多义乌生意人而言,情况似乎变得更加糟糕。这座已惯于奔波忙碌的东方工厂,正陷入颇为无奈的境地。

义乌数目庞大的圣诞店铺,供应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商品。在汇集了当地小商品产销信息的APP“义乌购”上,可以从线上轻而易举地翻看到详尽展示。然而,此番受到打击最重的,无疑正是这些商家。

图源:“义乌购”官网截图

“今年的圣诞生意确实不好做,做得好的很少。”一名经营圣诞装饰的商户说,由于国外客户无法收货,他现在还有很多货只能压在手里。

一位从事相关贸易的商户也表示,“现在没有几个圣诞订单。”在往年情况好的时候,从他这里能够发出五六十万元的货,但今年只能徒叹奈何。

而这场罕见的冲击波已远超出义乌地区。在这些商铺和贸易商的背后,还有一家家远在各地的圣诞用品生产厂家,它们同样难以幸免。

刘丰所在的工厂,是河南许昌地区唯一专做圣诞树的厂家。这个工厂可以生产3-50米的大型圣诞树,已经在业内做了十几年。他介绍说,他们在义乌也设有店面,能感觉到今年圣诞商品的需求明显下降,圣诞树的订单下滑不少。这不仅体现在海外市场,国内市场的表现也比不上去年。

而在著名的义乌国际商贸城,类似的直观感受更是显而易见。

这座距离义乌机场约十五公里的巨大购物中心,往年都吸引着全球各地的商客蜂拥前来。整个商贸城营业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目前商位数量达到7.5万个。打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如果在每个摊位前停留三分钟,逛完整个商场大概要花半年时间。在商贸城一区(内部共有五个区),有以“圣诞街”而远近闻名的专门区域,那里全部是经营圣诞工艺的店面。原本应该熙熙攘攘的商铺和通道,如今放眼望去,却不复往日的热闹景象。

在义乌从事国际物流的叶贵告诉“商业人物”,无论是外省还是义乌周边地区生产的圣诞商品,基本都会在国际商贸城设立窗口,可以说每个店面背后就是一个厂家。但今年除了一些工艺品和玩具商铺扎堆的地方还能吸引客流外,商贸城其他区域的人流就比较少,老外面孔就更少了。

“这里一个三四平米的店面,每年租金需要一二十万。不过据我所知,现在整个商场的租金价位基本都在下降,就是因为生意不好。”他说。

就在相去不远的福田市场,情形也大致类似。叶贵前几天刚去了一趟那里,在他印象中,这个时候正是商家们调货发货的忙碌阶段,但他却看到至少有十几家圣诞店铺贴出了转让告示。在这完全异常的行情之下,有的人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

压力之下的商户们也纷纷开始“自救”——即便赚不到什么钱,也希望能够出货。一位商户最近便在朋友圈连续发布状态,她准备低价处理7200个圣诞糖果袋,还有部分商品的优惠甚至低到了三折。不过这些制作精良的饰品是否会有人问津,可能她自己也是满腹忐忑。

叶贵的日子其实也不太好过。

他所在公司做的是跨国铁路物流,主要经营“义新欧”和蓉欧快线等线路。“义新欧”是连接义乌和欧洲的货运班列,从义乌出发,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可以达到中亚和欧洲诸国;蓉欧快线则是从成都出发,同样出阿拉山口口岸,再抵达欧洲。

这是在近几年成型的运输线路。相比耗时更长的海运,铁路从义乌出发到欧洲客户完成提货,可以缩短到35天左右,价格也相对略高。据义乌当地媒体此前报道,截至今年9月初,“义新欧”班列就突破了去年全年的货运量。但是,在这样的统计数字之外,叶贵有着自己的感受。

“今年不论是海运还是铁路运输,发货量都减少了很多。按道理讲,眼下正是出口圣诞商品的旺季,但我们下边的货代公司拿到的货并不多。”他的公司类似于经销商角色,通常是与其他货运代理公司合作,拿到货后再装柜发出。据他介绍,上个月基本每天还能发出两三个柜子,少的也能发出一个柜子。但这个月就不行了,过去一周才发出一个柜子。而且,这些货柜中圣诞商品所占的比例也不多。

“往年这个时候,圣诞用品在我们总发货量中能占到20-30%。不过现在我们都不怎么忙了,不知道到这个月底会不会好起来。”叶贵说。

就在今年圣诞生意萧条之际,8月份,一位塞尔维亚导演执导的纪录片《Merry Christmas, Yiwu》(圣诞快乐,义乌)在第26届萨拉热窝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纪录片奖。这名导演就住在义乌当地,他的纪录片讲述了义乌圣诞工厂的幕后故事。在镜头下,那些来到义乌打工的男男女女,在略显拥挤的工厂宿舍中,经历着各自的奋斗和迷惘。就是他们,在生产线上一边带着耳机,一边一个接一个地手工制作各种礼品配饰,最后这些漂亮的成品再漂洋过海,点缀起地球另一端无数的圣诞美梦。

图为纪录片《Merry Christmas, Yiwu》海报

而纪录片外的形势仍然严峻。

作为一个全年都在为圣诞忙碌的城市,义乌被按下了暂停键。这个中国最富裕之一的“魔力”县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时刻。与这番冷清相对应的是,“直播带货”这个新物种今年在义乌迅速井喷,统计称达成合作或开展业务的各类网红已有3000多名,整个产业链从业人员达到6万人。这俨然已是一个新故事,不知会不会演绎成另一个消费神话?

无论如何,义乌规模庞大的圣诞商家们还在蛰伏。虽然艰难,但它的圣诞故事还远远没有谢幕。毕竟,用叶贵的话说,“义乌这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这座东方工厂,还要继续留在它早已熟稔的商业游戏之内。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10月19日,“2020京东11.11全球热爱季”正式启动,以一场史无前例的脱口秀大会的形式,京东在欢笑声中宣告了这场年终购物狂欢盛典的开启。

2020-10-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