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分析:为什么阿根廷的足球人才走向凋零?

神译局 · 2020-10-20
阿根廷的球星生产线怎么了?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曾经,阿根廷似乎拥有无穷无尽的天赋异禀的足球少年,随时准备席卷世界。但是近年来,阿根廷的球员输出量一直在走下坡路。从内部来看,人才还一直都在那里,阿根廷的落寞不是天赋的缺失,而是组织的失败。从外部来看,阿根廷从未停止培养球员,只是现在,欧洲不那么需要他们了。本文原标题为" A Deep Pool of Soccer Talent Is Drying Up. Why?",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2007年夏天非常不错。当时安吉尔·迪玛丽亚19岁,已经在加拿大呆了一个多月,代表加拿大参加了U20世界杯。他表现出色,三次进球。

迪玛利亚的明星之路走得非常快,2007年世青赛夺冠后,阿根廷队飞回布宜诺斯艾利斯,迪马利亚直接连海关都没过就登上另一班前往欧洲的飞机走了,“完全是无缝衔接,”该队教练雨果·托卡利(Hugo Tocalli)说。“真的,直奔主题。”

迪玛利亚的第一站是本菲卡,这是他前往皇家马德里、曼联以及现在的巴黎圣日耳曼之旅的第一步。他不是那个年轻小分队中第一个横渡大洋的。他的三名队友之一是塞尔吉奥·阿奎罗,他已经与欧洲俱乐部签约。他也不是最后一个,一年之内,又有九名托卡利的队员离开了阿根廷。

“每次都是一样的,”托卡利说,他是那个时期阿根廷五场胜利的教练组成员。“我们去了卡塔尔,获得了冠军。我们去了马来西亚,也获得了冠军。每次比赛结束后,球员们都会去欧洲,然后进入国家队。”

当他在名字间转来转去时,不难看出原因:1997年国家队的沃尔特•塞缪尔(Walter Samuel)、埃斯特班•坎比亚索(Esteban Cambiasso)、巴勃罗•艾马尔(Pablo Aimar);2001年的尼古拉斯·布尔迪索(Nicolás Burdisso)、马克西·罗德里格斯(Maxi Rodríguez)和哈维尔·萨维奥拉(Javier Saviola ); 2005年的费尔南多·加戈(Fernando Gago),巴勃罗·萨巴莱塔(Pablo Zabaleta),当然还有荷兰队夺冠的莱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在那些年里,阿根廷似乎拥有无穷无尽的天赋异禀的青少年,随时准备席卷世界。

作为圣洛伦索大学的技术人员,Tocalli也在青年发展部门工作,他仍然相信阿根廷能培养出顶级球员。他说:“人才还在那里,这里还有球员。”

这种情况可能没有改变,但有些东西确实已经改变了。十年前有47名阿根廷球员在意甲踢球,今年只剩下24人。2014年英超联赛有23名阿根廷人,这个赛季人数则下降到了11人。

而且,正如阿根廷记者胡安·帕布罗·瓦尔斯基(Juan Pablo Varsky)所指出的,这些人中大约有一半——其中包括阿奎罗、威利·卡巴雷罗(Willy Caballero)和塞尔吉奥·罗梅罗(Sergio Romero)——正处于职业生涯的秋天。他们的继承者还没有出现,人才出现了断档。就在不久之前,欧洲对球员的培养速度和阿根廷一样快。现在,这条生产线似乎已经失灵了。

天赋的缺失还是组织的失灵?

几年前,来自丹麦顶级球队哥本哈根足球俱乐部的两名球探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南部城市阿维利亚内达,观看一名有望为赛马俱乐部效力的球员。但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准确地进入体育场。

在欧洲,球会之间有一项默契,为球探提供特别的服务:通常是在同行中提供有利位置的互补票,或者是在体育场更安静的地方,比如董事包厢或记者座位。在阿根廷,球探工作总是显得有点复杂。最终,这两名丹麦球探(他们给俱乐部的电话和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别无选择,只能购买球票,坐在球门后面的球迷中间。但这并不是评估潜在签约对象的最佳地点。

这一事件激发了前来参观的球探们竞争的热情,以使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容易,但球探协调员迭戈·韦尔塔说,欧洲球探要想在阿根廷现场观看比赛,可能还是“很复杂”。这不仅与欧洲形成鲜明对比,而且与阿根廷在欧洲大陆的主要竞争对手巴西形成鲜明对比。

巴西长期以来一直是足球最大的输出国,这部分得益于其历史,部分得益于其庞大的规模。今年5月,国际足联(CIES Football Observatory)的一份报告显示,有1535名巴西人在巴西以外的地区踢职业足球。当然,阿根廷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数字,但不久之前确实已经接近了。

事实上,2014年阿根廷的签约海外的球员数量超过了巴西。在此之前的几年里,巴西一直保持着微弱的领先优势。然而现在,随着阿根廷的“生产线”崩溃(阿根廷2019只输出了78名球员),巴西的球员数量再次上升。

参与欧洲招聘的人将此状况归因于两个趋势。其中之一是巴西的青年教练水平,许多人现在认为巴西的青年教练水平与欧洲相当。另一个原因是与巴西俱乐部共事相对容易。“他们邀请你进来,带你参观,跟你喝杯咖啡,和你谈论球员,”欧洲一家主要球队的招聘主管说。“它们更容易共事,更会做这门生意。”

人们很容易认为这个解释是合理的。巴西最好的球队会邀请球探来参观,而在某些情况下,阿根廷甚至不回复电子邮件。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市场中,俱乐部会本能地青睐他们更了解的球员,因为他们不能判断他们看不见的东西。阿根廷的失败不是天赋的失败,而是组织的失败。

然而对韦尔塔来说,这种说法有一个漏洞。“这一切在10年前也是如此,”他说。“现在很复杂,但过去也很复杂,不过还是达成了协议。”

市场格局正在扭转

大多数顶级球队的管理层都有一个比较世界上几十个联赛的相对实力的名单。在大多数榜单上,英超和西甲争夺冠军,德国则倾向于排在第三。

这个列表的功能介于小抄表和方程式之间,是一种衡量不同国家和不同背景下球员优点的方式。如果一支球队正在观察两名前锋,一名在法国,一名在葡萄牙,那么该名单使该球队能够看到每个球员的数据配置相比与另一名球员的意义。

为欧洲许多团队提供数据和建议的分析公司21俱乐部(21st Club)有自己的模型。根据该公司的数据排名,阿根廷超级联赛在全球排名第八,低于排名第六的巴西甲级联赛。21世纪俱乐部的首席情报官奥马尔·乔杜里(Omar Chaudhuri)说,“我们对阿根廷最好的球队的评价略好于巴西,但在巴西足球的顶级领域,他们的实力更强。”

对于招聘者来说,这使得在巴西工作变得更容易。乔杜里说:“高质量的联赛很难被发掘。比如说,当你在看博卡青年队(Boca junior)对阵一个实力较弱的对手时,你很难判断一个人的表现到底有多令人印象深刻。”

这个问题在2015年变得更加严重,当时超级联赛扩大到30支球队,导致了实力悬殊的比赛的增多,进一步稀释了联赛竞争力。虽然后来降回至24队,但在当前因为新冠疫情而导致的体坛经济危机之下,阿超又开始计划扩军。“联赛的水平不下降是不可能的,”韦尔塔在谈到如此规模的联赛时说。“当他们在这里看比赛时,入眼的只有8到10个球队,除此之外,水平真的很低。”

这是阿根廷的典型问题,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该国自己造成的。韦尔塔指出了各种各样的因素,从更广泛的经济问题迫使俱乐部削减发展预算,到失去托卡利和在他之前的导师佩克曼(Jose Pekerman)。托卡利对超级联赛球队缺乏远见深感惋惜。

“只有几个俱乐部有青训的计划,”他说。“对很多人来说,结果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球员的发展,即使是在青年阶段,他们只考虑今天,不考虑明天。”

然而,阿根廷的下坡路不能完全归咎于自身因素,数据证明了一个新的市场现实:俱乐部的视野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市场。像乌迪内斯、里昂、波尔图和其他球队一样被誉为前沿的球队,现在都把阿根廷当作一个溢价市场,就像巴西一样。他们认为,智利、哥伦比亚和乌拉圭更有价值。

与此同时,欧洲也实现了自身青年发展的“工业化”。韦尔塔说:“在过去,没有这种水平的德国球员、英国球员和西班牙球员。”

欧洲足球曾经因为缺少卓越人才而转向阿根廷和巴西。韦尔塔说,现在他们倾向于在南美寻找“好斗”的球员。人才可以自己生长。

他希望阿根廷球员输出数的下降只是这个周期中的一个小插曲。韦尔塔说:“这里有一些15岁、16岁和17岁的非常有趣的一代球员。”

从这个意义上说,托卡利是对的:阿根廷从未停止培养球员。只是现在,欧洲不那么需要他们了。

译者:Jane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布宜诺

安吉尔

哥本哈根

美寻

下一篇

银发族的日常安排是怎样的?活动、时间分布是否具有一定规律?他们更愿意去哪里扎堆?健康的公园和时髦的商场哪个才是他们心中的休闲场所No.1?

2020-10-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