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 GoFun CEO谭奕:获数亿B轮融资,明年计划30万辆车上平台

王艺瑾 · 2020-10-21
吸纳经销商和个人车辆入网,不再是自营分时租赁的老故事。

近年来,中国汽车市场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时代、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汽车产权开始向使用权转移,趋于共享化和轻量化。

这样的大趋势曾吸引众多共享汽车公司入局,但也让其中一大批企业接连败北,尤其是分时租赁项目。存活至今的公司也一直受困于车源供给不足、运维成本过大、车损过高、资产闲置率过高、模式太重等问题,导致很多资本不再趋之若鹜,而是有些唯恐避之不及。

但毫无疑问,包括分时租赁在内的共享出行市场需求巨大且刚需。为了扭转困局,一些公司开始从纯自营租赁平台转变为服务开放型平台,引入加盟和众包。GOFUN科技是其中之一。

背靠首汽和首旅两大原始股东,GuFun科技在2016年2月上线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务,同年获得大众集团的战略投资,次年获得奇瑞汽车、大众集团、嘉实投资的2.14亿人民币A轮融资。

时隔3年,GoFun科技近日宣布拿到数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大型国家投资基金和地方产业引导基金,现有产业投资方也继续跟投。同时,他们预计未来2-3年后上市。

GOFUN科技CEO谭奕表示,他们正在吸纳经销商和个人车辆入网,补充平台的车辆资产,计划明年优选30万辆车投入平台使用。

未来,合作车企的新车上市后可以挂靠在GOFUN平台上推出试乘试驾活动,以增加品牌曝光度、提高购买转化率;经销商和汽车租赁公司可以通过平台盘活闲置车源;个人车主也可以把闲置私家车挂靠在平台上赚租金。

根据官方资料,GOFUN平台现有超过4万台车,在全国80多个城市运营,布设1.08万个停车场站和4.8万个停车位,有2000多万注册用户和230万月活用户。

近日,GOFUN科技推出两个子品牌“gofun出行”和“GOFUN车服”,并把GOFUN CONNECT体系升级为GOFUN CONNECT2.0,服务涵盖车辆生产、投放运营、车后市场服务、金融、保险、二手车买卖等车辆全生命周期。

同时,该公司宣布与华为云智能客服、智能视频分析、知识图谱等领域进行技术合作,与蚂蚁集团在营销活动,金融服务产品、风控安全等进行合作,并与极星汽车进行深度合作。用户可以在GOFUN平台预约使用极星2(Polestar 2),后者搭载的智能终端配备人脸识别、酒精测试、疲劳预警、碰撞预警等功能。

在近日专访中,GOFUN科技CEO谭奕等核心高管解释了公司业务转变逻辑、盈利模式、竞争格局、未来规划等关键问题。以下是专访主要内容,经36氪编辑整理:

极星2(图源:GOFUN)

提问:这次B轮融资什么时候完成的?投资人对你们怎么看?

谭奕:B轮融资本来计划今年二季度内完成,但因为疫情耽搁了。对我们来说,分时租赁的模式叫旧模式,过去是自有车队,没有平台化概念。因此,这次B轮应该是我们新业态的A轮,投资人投的不是同一个东西。

提问:现在自营城市占多大比例?

谭奕:80多个城市里,自营城市只有十几个,其他都让给合作商户了。

提问:你们现在和未来的盈利模式是什么?疫情对你们的影响有多大?

谭奕:我们盈利模式会从早前的自营租赁转化为基于平台运营流水抽佣平台服务费模式。明年的服务费收入会增加到20%以上,后年争取达到50%,这样的收入结构更健康,利润含金量更高。

今年我们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产业方面的投入也比较大,利润和收入压力都非常大。但今年年底前,整体上可以把毛利恢复到持平状态。到明年,更多轻量化规模进来之后,可以实现净利润,往后规模越大,净利程度越高。

现在我们的核心收入还是传统的出行服务,但是毛利低,明年就算是分时租赁做得再好,毛利率也就在10个点左右,但它是一个很好的获客出入口。此外,我们今年有1000多万的广告收入,来自主机厂的试乘试驾活动,就像汽车之家的模式。未来的收入购成里,必须全部都是服务费收入。

提问:新业态之后,分时租赁在公司里的战略地位是什么?

谭奕:我们有50%以上的业务和交易量还是在分时租赁上。但靠分时租赁挣钱,确实太难了,因为有供给量不够的问题、便利性问题、资产使用问题。但分时仍然很重要,因为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拉新获客渠道。

提问:未来规模化扩张时,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谭奕:主要还是教育市场。对于To B领域,主机厂还是在“造车卖车”,还没有真正转变到“造车用车”,财务也没有变过来,整个商业模式也没有变过来。所以,未来最大的问题是怎么通过实际案例和项目让主机厂看到转变的好处,逼着财务系统和决策系统进行相应的改变。

提问:做数据监控和云算法平台的时候,难点是什么?

谭奕:数据源采集的硬件设备,你得懂怎么把它造出来,其次,产生数据之后,你得会用。我们从2017年前就想做这套硬件,但是找遍了所有供应商,要么是芯片不行,要么是算法不行,要么是传输很贵,2G时代想传输这么大的信息量,很难。

但这几年,从3G到4G到5G,芯片算力也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华为算力能力提升非常快,我们算不出来,一定要跟这样有算力能力的公司合作,我们只能做一些特别简单的算法。

在新增车辆上安装这套设备之后,不用担心车坏了没人管,但我们还有一些存量车没有装这些设备,因为很多车马上就到淘汰期了,而这套设备又不便宜,安装划不来。

提问:高端车车主应该不太愿意为了挣外快,冒着高车损和维修的风险,把车放在你们平台上托管。因此,C2C模式中,车源是不是更多是中低端车?

谭奕:我们C2C模式的主流车型应该是35万以下,我们最高接纳的车型不超过50万。50万以上的车维修成本高、车主要求也高、单价也高。虽然我们平台上也有奔驰E1300、奥迪A6、宝马五系,但用户量少。

提问:GOFUN车服会提供“上门洗车”服务,但这个赛道几年前火过一阵子,后来很多创业公司都倒闭了,上门洗车也被认为是伪需求。你怎么看?

谭奕:我们原本就要给分时租赁的运营车辆定期加油、维修和保养,现在是把这些服务拓展到C端,目的是让流量聚合和最大化,让入口的多样化和黏度增加。

GOFUN车服上线后,我们就把其中一家上门洗车公司“呱呱洗车”整合进来。他们的洗车工每个月平均下来收入不少于1.3万,因为他们自己接单,洗一台车成本才十几块钱,但是收客户40-50元,所以活得很好,客户维护也不错。即使平台没了,人家照干,市场需求是有的。

现在我们把这些洗车工找回来,上我们的平台。要想让他们把客户倒给我,第一是要给他奖励,第二是给他更多车去洗。这些人都是高技术工,已经干得很熟练。而且,现在的科技手段不一样了。车主只要同意搭载我们的系统,洗好就会给手机发送提醒,用户什么都不用管,约好时间,回来就洗干净。

图源:GOFUN

问:谁是你们的竞争对手?

答:我们自己。我们在跟时间赛跑。大家更多不是对手,是友商。

提问:吉利旗下的小灵狗出行也在做汽车租赁,以长短租和整租为主。你们是否有竞争关系或合作可能?

答:吉利做了好几个出行平台,目前曹操还好一点,其他的压力比较大。吉利老板还是愿意打造自己的出行品牌,不太看外部的合作。如果跟我们合作,我们就可以给他导流,这种合作并没有伤害,就看他愿不愿意。

问:在你们这个赛道,全国可以容纳几家头部公司?

答:很难说。我觉得正常情况下,有几家都很正常。目前来看,黑马还没有,第一个难点是门槛高,第二个是时间周期长,第三是操作起来难度大。现在资本也不热,孵化类似公司的可能性降低了。这是一个要投资几十亿的生意,而且需要时间,很重,不可能快。

问:这个生意的线下运营很重,且需要地方资源,是否意味着更可能形成区域性巨头,而不是全国垄断性巨头?

答:有可能,因为没有一家公司能把全国的优质资源都抓在手上。合作就变得很重要。

提问:首汽约车CEO魏东曾经提到,你们会在用户和资产等方面有互补的可能。比如,春节期间,首汽约车的司机回老家,车辆闲下来,而GOFUN的自驾游需求恰好非常旺盛,那时候你们就可以进行车辆资产互补。再比如,可以让GOFUN用户在远距离上下班通勤过程中,做首汽约车的顺风车司机。

答:这些场景是存在的,但还没有上规模。现在首汽约车的司机也帮我们干活,是我们的众包人员,融合的程度还是蛮高的,只不过现在不是特别大规模,就是一个补充性的。

问:首汽集团对你们的帮助有哪些?

答:首汽有70多年的口碑,大家对它的信任度还是蛮高的。GOFUN的管理是在整个国资管理的大体系下,我们的客服处理速度都很快,这是政府要求,也是国资要求。用户交了押金在这里,永远不会退不回去。当然,我们也是一家特别市场化、互联网化的公司,在预算管理上,既要做好市场规划,也要满足国资管理的要求。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

——————

我是36氪记者王艺瑾,业务交流可添加微信catherineyijin,请备注公司+姓名+职务+来意。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蚂蚁集团:上市后最重要的事是投技术。

2020-10-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