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运动狂人蒂姆·库克的节制与贪婪

懒熊体育 · 2020-10-15
对自己,苹果CEO蒂姆·库克是十分节制的,但在商业方面,他却显示出极具矛盾的一面:贪婪——用尽各种方法让苹果更能赚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韩牧,36氪经授权发布。

早晨一醒来,收到好友的微信信息:“看了苹果发布会,今年的12Pro更牛了。直接可以拍电影,在手机剪辑。”

今天,对于很多“果粉”(苹果粉丝的称呼)来说是开心的一天,他们又能为自己的使用产品“骄傲”一回了,但是,还有一个事情可能令很多人担心:2021年,库克的十年CEO任期到期,至于是走是留,目前还没有明确答案——库克自己的回答是“到时候再说”。

显然几个月后,不管库克的最终决定如何,库克的十年都是“苹果最好的十年”。至少从数据上看的确如此,2011年苹果的营收为267亿美元,而去年营收为2600亿美元,增长快10倍,而市值更是突破6倍以上,今年8月苹果首次突破了2万亿美元(截止今年10月14日市值达2.07万亿美元)。从这些数据上看去,库克是一个特别会赚钱的管理者。

但在十年的任期内,他始终被外界认为是一个缺乏创新,只关注如何赚钱的CEO。这种风格使苹果成为了最值钱又能创造高利润的公司,每一年都在打破外界“苹果要完”的质疑。在赚钱这方面,库克表现出了一种无所不能的“贪婪”——这也是为什么外界对库克的评论从来没有真正的客观过,大部分的论调是,库克作为一个领导者足够优秀,但不够完美,苹果需要一个乔布斯式的outlier,他需要与常规的商业世界think different. 

而在商业之外,库克表现出的却是非常克制的一面。这位酷爱自行车与登山的运动狂人,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运动健身上,他的私生活保护得特别好,媒体从来没有捕捉到过(为了同性恋群体受到尊重,他牺牲了一部分隐私)。

更主要的,他热爱慈善,尽管他是世界上薪酬第二高的CEO(第一名是沃尔玛CEO马克·洛尔,年薪2.36亿美元,库克第二是1.5亿美元),但他已经承诺除了自己的生活所需外全部会捐献出去。他不爱社交,生活克制,物欲对他很难形成诱惑。他给外界始终展现的就是酷爱运动,上身黑色衬衣、下身牛仔裤、脚上多数时间会穿耐克品牌的运动鞋(蒂姆·库克是耐克的独立董事)。

这一方面,乔布斯跟库克恰恰相反。

乔布斯控制欲强,很少参与慈善,在商业方面乔布斯倡导创新,他视“创新为生命”,反对过于商业化。乔布斯说:“苹果的成功只能通过创新取得。如果我们无法把自己的创新之处告诉顾客,那么迎接我们的就只会是失败。”

所以,在“这样会卖的更好”的问题上乔布斯是一个特别“节制”的人,他是一位艺术家性质的创始人与CEO,这种CEO不可多得,他创造的Macintosh、iPhone、iPod、iPad等产品不仅使苹果自己获得成功,还引领了整个电脑与手机时代的产业革命——但在生活与个人方面,乔布斯又显得有很多争议,跟他合作共事的人都有极强的压迫感,他热爱名望,目的心极强。

“许多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对苹果这样一家成功的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产品,而是物流——高效的供应链、分销、财务与营销。”《连线》杂志高级记者利恩德·卡尼在《蒂姆·库克传》中这样说,“库克在这方面展示出了他非凡的才华。”

根据库克传记也能发现,即使乔布斯在力排众议选择库克时,他也很清楚苹果很需要库克(或者在这个世界上压根没有另外一个乔布斯),他也从来没期望库克的节制与贪婪跟他一个样——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商业。“他(乔布斯)很清楚他在选择我时就知道我和他不同,我不是他的复制品。很显然,对于谁做他的接班人,史蒂夫是经过深思熟虑的。”2014年,库克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网(CBS)主持人查理·罗斯的采访时说。

所以,在苹果发布新产品以及即将到库克就任十年到期时,再用乔布斯的维度来评价库克显然有些不公平。如果说乔布斯是天才,那么库克就是特别懂生意的管理者,只不过库克的能量比一般管理者更大,他将苹果的盘子做得足够大、足够令人意外。

这方面,库克特别像体育用品的安踏CEO丁世忠。这位最会做生意的创始人,我在2013年做了一个深度报道叫《别人的坏时代却是丁世忠的好时代》,那个阶段其他运动品牌都会面对库存危机的挑战,但丁世忠很快就在这方面显露出才华,并使安踏成为国内第一,直至现在安踏也是生意做得越来越好——在生意方面,丁世忠是无比贪婪的;与丁世忠不同,体育用品的李宁本人则在商业上显得“节制”、豪爽与大方。

现在,他们都在变化,会做生意的丁世忠带领安踏在产品方面要开始贪婪,收购了亚玛芬(包括始祖鸟等品牌);李宁公司则新招了CEO钱炜,这是位擅长供应链的高管,类似库克对苹果的延续与改造。

商业的对比往往很有意思,没有固定不变的,但库克的健身运动的生活方式却是值得推荐的。库克每天早晨五点钟就会出现在健身房,业余时间也是登山与骑行车。他的几次中国之行都有去运动公司体验与拜访,一方面这是个人兴趣,另外健康的生活方式也是苹果公司积极倡导的(库克上任提出苹果6条核心价值观:无障碍使用、教育、环境责任等)。

2017年3月21日,库克到访keep,与其创始人王宁沟通。库克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问王宁:“你怎么鼓励用户坚持运动?”此后一年,库克再次来中国又去了上海的瑜伽健身房SpaceCycle,他体验了一节瑜伽课,并与老师沟通对新Apple Watch瑜伽功能的反馈。此外,库克到中国还会去体验一些自行车公司产品等。

看上去,库克给外界最大的印象就是一个“酷”。对于明年到期后库克是否还会继续连任苹果CEO,这显然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但以库克的生活“节制”来说,他在商业方面已经帮苹果延续了足够多的完美,我的判断多数会离开——这也是美国很多公司CEO的选择方式。那么,如果库克真的最终离开或暂时离开苹果,接任他的可能是现在的COO杰夫·威廉姆斯,他的风格同样是生活上节制、商业上贪婪,也被外界称为“库克的库克”。

不管怎样,库克的节制与贪婪都用他的方式演绎了不同的丰富多彩。明年库克60岁,一切才刚刚开始。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苹果iPhone 12率先引领发布5纳米芯片,一周之后,华为5纳米制程的手机也将上市

2020-10-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