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体育上市:步万达后尘还是另辟一条新路?

财经新知 · 2020-10-14
PP体育宣布加速冲刺IPO,但是上市之后会过得更好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新知”(ID:caijingxinzhi),作者:杨春雨,36氪经授权发布。

因为有欧洲杯和奥运会,今年原本是个「体育大年」。体育公司也早就开始摩拳擦掌,有的甚至在2019年就频繁开会,制定好了新年计划。如今受疫情影响,奥运会和欧洲杯都被延期到了2021年,这让体育行业倍受打击。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近日,国内第一家体育上市公司,万达体育传来了退市的消息。万达体育登陆纳斯达克不过一年时间,上市首日以6美元破发开盘,当天股价暴跌35.5%,随后价格一路走低,到今天已经跌至2美元水平。

万达体育在股市的折戟,并没有阻挡体育家们「资本救体育」的雄心。PP体育就表态要「穿越阴霾、逆风而行」,并将积极推动「IPO计划」。

与英超分手之后,PP体育的前途就成了行业关注的焦点,随后传来上市的计划,又让外界对PP体育多了一份关注。

它会像乐视体育一样成为体育产业前行之路上的匆匆过客?还是遇挫而韧、逆风飞扬?

 01 从PPTV到PP体育

PP体育的前身是PPTV,创始人是姚欣。2004年,韩日世界杯火热开打,让他萌生想法「我为何不开发一个大家可以在线看球的软件呢?」,埋头3个月后,PPlive的第一个版本在姚欣的宿舍诞生,随后在高校中迅速流行。2004年底姚欣休学创业,2005年4月他拿到软银的第一笔近200万元的种子投资。随后,姚欣的公司搬到上海,更名为PPTV。

2005年6月,PPTV意外获得软银中国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后来更是被湖南卫视看上,播放超女。拿下春晚网络直播权后,用户更是增长到1000万。

然而好景不长,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后,PPTV融资困难,面临关门的危机。靠着南非世界杯短暂度过了危机,但PPTV依然没有逃过被卖掉的命运。

就这样,2013年10月,苏宁云商和弘毅投资联合宣布向视频公司PPTV投资4.2亿美元。其中,苏宁投资2.5亿美元,占PPTV股份44%,成为第一大股东。

同年,PP体育APP正式上线。次年,苏宁对PPTV进行了多次洗髓般的人事调整。

2014年3月底,PPTV原CEO陶闯转任常务副董事长,创始人姚欣转任OTT业务,此后低调离职,而联想系吕岩上位,担任CEO,副总裁单晓蕾、市场副总裁周亚娜、战略和投资部副总裁张坤等在此轮人事变动中均选择离职。联想系高管控制PPTV,但时间不长,2014年11月底,以CEO吕岩为代表的联想系纷纷离职,来自苏宁云商的范志军开始担任CEO。至此,苏宁系彻底控制PPTV。

但苏宁的强势注入并没有给双方带来明显的实际收益。2014年苏宁年报显示其全年营收1089亿元,亏损14.58亿元,其中PPTV的亏损就高达4.85亿元。

这也造成PPTV在苏宁不受待见,于是又有了新一轮的业务调整。

2015年PP体育被剥离出来,投到了苏宁文化旗下。没过多久,2017年,伴随着苏宁结构的调整,苏宁体育成立,PP体育又被划分到苏宁体育旗下。

最终,PPTV在苏宁内部的拆分组合告一段落,PPTV转向了OTT行业,影视剧业务被PP视频接手,唯一秉持姚欣「遗志」的只有PP体育。

好不容易平静过了3年的PP体育,前段时间,传来了阿里和苏宁有意整合各自旗下的体育业务,共同成立合资公司的消息。虽然会不会牵手阿里仍然是个谜,但是PP体育似乎难逃在资本间辗转漂流的命运。

02 PP体育的达摩克斯之剑

体育产业,赛事永远是核心,因此版权是体育的必争之地。

据不完全统计,到现在为止苏宁在体育方面的投资已经超过200亿。目前每年在采购版权上的花费就达到了三四十亿元人民币。在重金诱惑之下,PP体育成功囊括了国内90%的体育内容资源,包括欧洲顶级联赛、中超、中国之队、亚冠等足球赛事版权。

高额版权费支出背后,是PP体育对于变现的期待。

据统计,2019年PP体育主要变现方式,商业广告和会员付费出现显著增长,接近8.4亿人民币。靠这样的变现方式,仅仅是想要填平版权这一项的坑,就遥遥无期。

除了版权这个大头之外,苏宁的体育业务还投资了俱乐部、媒体平台、内容社区、数据公司、直播平台等。一位接近苏宁的人士表示,苏宁已「有计划建自己的球场,以体育公园的形式开发房地产,并在全国范围内合作足球小镇。」

在和英超分手之后,苏宁体育集团常务副总裁、PP体育总裁王冬表示:赛事版权价格亟待回归理性。

但是版权费用或许已经积重难返,2015-2016年间,乐视体育如黑马一般杀入体育直播赛道,而它强势出道的口诀就是:买买买!乐视体育在那两年,几乎把所有的赛事版权费炒作到天价,扰乱了中国体育圈的生态体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乐视体育虽然失败了,但是体育版权已经成为了「集群感染」。并且有行业内部人员表示,想要版权费用回归理性,短时间内希望不大。

并且更坏的消息就是,不像其他行业一样可以下沉,体育用户的数量是有限的 ,最近几年各大赛事IP、媒体平台正不断试水体娱跨界,背后折射出的就是流量焦虑,它们需要抢夺非体育爱好者的时间,但是引导用户的习惯,无疑更加艰难。

在版权费和用户量两座大山的压迫下,从2018年PP体育接盘乐视体育后,PP体育就开始了艰难的变现自救之旅,苏宁为PP体育确立了体育产业、硬件销售和内容自制三大方向。

PP体育最简单粗暴的变现方式就是体育会员付费。2017年底,PP体育的PPTV的体育会员,798元/年,这个价格在乐视598元/年的会员费衬托下,可谓是「天价」。为了留住用户,PP体育也不得不降价保市场,到现在衍生出了「英超新赛季会员」、「体育高级会员」、「足球通会员」等多个会员模式,收费最高的高级会员一年的价格为998元,但是在与苏宁电商生态的引流中,会员付费实则明升暗降,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在苏宁易购上下单超过10元,就可以免费获得观看全年中超的权益。

另外,PP体育早前被诟病的信号差、不流畅、不清晰等问题,到现在一直都存在。在付费大环境未形成和直播硬伤的情况下,会员费的增长空间有限。

第二个变现方式就是智能硬件,2020年8月以来,PP体育推出了两款自主研发的智能硬件,分别为运动耳机和体脂称,但是相关购买者认为这些产品和其他品牌的智能硬件产品差异不大,对于拥有8000多万会员的PP体育而言,1个月销售不足1万台的成绩并不理想。

布局体育新零售产业,是苏宁收购PPTV的初衷也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方向。但在尚未形成商业闭环的情况下,PP体育通过自主智能硬件能否转换为体育新零售角色,从而实现二次变现,这依然充满了悬念。

在第三个变现方式——内容自制方面,PP体育在2020年8月推出全新内容开放平台PP号,扶持体育内容创作者,打造一个垂直、精准、智能且合规的体育类内容创作平台。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个赛道比体育直播更加拥挤。

体育是个烧钱的生意,而体育变现还处在探索阶段。对于PP体育来说,需要寻更多的盈利路径,实现自我造血。

03 上市之后,PP体育能过得更好吗? 

英超不妥协PP体育的要求而终止合作,并不是真的不愿妥协让步,否则就不会以「白菜价」与腾讯合作了,背后的原因还是不看好PP体育未来一两年的发展。

PP体育现在可能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于是在中超第一阶段比赛结束后,王冬在致员工内部信中透露了加速IPO的计划。

相较于体育直播变现问题的「摸着石头过河」,体育上市股已有前车之鉴。

2019年7月,万达体育登陆纳斯达克,不到一年就传来了退市的消息,在退市之前,市值已缩水近7成。

而退市的原因直指负债率。万达体育的资产负债率往年都在85%以上,2019年通过上市融资负债率降至87.3%,2020年Q1为88.99%。

与PP体育相比,万达体育在国内体育行业的存在感并不突出,并未自研体育IP,购买的赛事多为铁人三项等冷门项目,或许可以侧面印证,与万达体育的负债率比起来,PP体育的负债率恐怕是有增无减。

通过万达体育的情况来看,资本市场很在意公司的高负债问题。

万达体育上市前认购公司股票的热情明显不足,迫使万达体育两度下调股票定价和发行规模,发行价由12美元~15美元最终降至8美元,融资额不足2亿美元。

除此之外,在上市之后,PP体育除了会获得部分资金支持,还会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股东分红,这一进一出之间,究竟是正还是负,一切皆是未知数。

王冬认为,2020年体育产业规模将超过3万亿元,有着巨大的成长空间,「体育产业的特殊性,让产业链长且复杂,所以体育产业需要耐心。」

但种种情况来看,PP体育这个曾经的明星视频公司,即使上市了,可能也无法扭转当前的局势。

毕竟,未来的体育直播竞争肯定不止是版权的采买竞争,也不是依靠上市解决困难。而是以用户为核心服务对象,针对性地分析赛事的价值,或许这才是PP体育的出路。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万达体育

乐视体育

苏宁体育

下一篇

对于共享单车行业来说,运维与营收来源依旧是现阶段的主要问题。

2020-10-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