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联资本贾静:聚焦核心技术,资金投入、人才、耐心,缺一不可

德联资本 · 2020-10-10
聚焦核心技术,助力高质量的发展

9月29日,德联资本合伙人贾静女士受邀参加《2020湖北·高质量发展资本大会》圆桌论坛环节,以下为现场实录(有删改):

非常荣幸来到武汉,大家都说武汉是一个英雄的城市,也非常感谢大家,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探讨一下:怎么来聚焦核心技术,助力高质量的发展这个话题。

我先简单介绍下德联资本。德联资本是成立于2011年底的VC基金,目前管理了5只人民币和2只美元基金。我们机构的关键词就是:技术、2B、VC。在投资领域上跟武汉也是比较契合的,我们主要看两个大的领域,一个是创新医疗,一个是高科技。

一个就是我们在生物医药领域,我们的主要投资方向跟技术是非常相关的。在创新医疗领域,我们主要投资三个方向:

一是在现在的各种技术融合的情况下,在一些医疗领域提供高质量的综合技术解决方案来解决临床需求。比如说在检测IVD这个领域,随着药的更细分化,精准医疗的逐渐普及,对于检测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技术手段也越来越多,国内已经不落后于美国;比如用在单细胞的检测上的质谱流式仪就是试剂、金属标签、ToF光学、高速AD的采集卡以及高通量数据处理等跨领域技术的融合,我们投的一家公司宸安生物已经实现高质量、低成本的国产化设备替代,已经跟国际在一个水平线上。

二是将海外的一些创新药引入国内,目前医疗改革的主要方向就是用最有效的资源和最大化的性价比,来满足老百姓的医疗需求。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把海外的一些创新药引入到国内来,从海外快速引进。

三是中国有可能走在最前沿、最领先的领域,类似于像在基因治疗领域。传统的小分子、大分子这些领域,目前主要是fast-follow,已经没有低垂的果实,美国在专利上也已经有了非常全的布局。但在基因治疗领域,我们和海外没有代际差,基因治疗的机理清晰,而且我们有非常大的人口基数、基因库。基因领域,我们是有可能来引领全球的。

这是我们在医疗领域主要看的三个方向。

在科技领域,我们主要看两个点:

第一个就是在数字化转型下的数字化经济,这是在未来十年非常确定的一个趋势。微观来看,对一个企业来说,数字化改造研发过程、生产过程、管理过程和市场销售领域,这里面有巨大的机会。数字化经济中包括的大数据、人工智能、企业服务中的云原生和信息安全,是我们覆盖的领域;特别是带来IT基础设施平等和灵活性的云原生生态,是我们近一两年的核心布局点。

再一个是投资硬科技,我把硬科技领域放在最后讲,是因为它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将近十年的时间投了七八十家企业,中间有50%的企业可能都是跟硬科技领域相关的。在硬科技领域的投资打法上,我们主要就是一横一纵,从技术和产业结合的方式来看。横向,就是技术创新本身,就是看单点的技术突破,技术平台和多种技术的深度融合。纵向,就是行业上的纵深,深耕于垂直行业。在行业上,我们在半导体、军民融合、汽车领域都有比较多的布局,在之后的圆桌讨论中,在硬科技领域我们可以再展开,多做一些探讨。

我们看的这几个领域,创新医疗、数字化经济和硬科技,抽象综合起来核心其实是两点。第一点是在中国巨大的市场,不管是医疗领域巨大的临床资源,还是在科技领域中的科技赋能的实体经济、制造业和海量的企业资源,中国沃土市场是需求侧的保障;第二点在供给侧,我们有很多工程师的红利。中国人比较勤劳,昨天坐飞机来武汉,晚上8点的飞机,飞机上是满员的,所以可能最核心还是这两个点。

谈到如何聚焦核心技术,来提高高质量的发展,贾静表示:

对于核心技术或者是核心技术的投资和发展,我们把它定义为这是一个直线追赶型的领域或行业。它不像互联网,我们之前说“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是商业模式的颠覆式的创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有很多颠覆式的模式创新。但是我们回到科技和技术本身,别人走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路,其实每一条和每一个点都不可能省略,你必须是一步步地去走。比如说半导体的制程,别人走过了45纳米、28纳米、7纳米的路,我们走这条路的时候,同样也要这么去走,不可能一口吃成大胖子

我觉得湖北和武汉市政府非常有魄力的地方,就是投资了存储行业。存储行业规模很大,整个半导体有5000亿美金的全球市场,存储就占到了1/3,但存储这个领域是需要投大量资金的。半导体领域的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和投资密集,在存储领域其实是最明显的。全球只有三到五家企业有实力和能力做存储颗粒产品。未来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所有东西的存储载体就是存储颗粒,不管是从国家安全还是从经济性的角度来说,一定要在存储领域去做投入。国家大基金、湖北政府在武汉投了长江存储,已经投了上千亿人民币在这上面。有了核心存储颗粒的投入,它会带动周边一系列产业的发展,长江存储上个月成立了个存储产业联盟,我们投的一家存储控制芯片得一微电子也有幸在这个联盟里。

在技术领域或者科技领域的直线型追赶的行业,我们自身感受来说,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点就是人才。芯片还是要靠人来做,之前看过有个统计数据显示,芯片行业有三五十万的人才缺口,这个缺口还是指普通工程师。半导体行业的核心的技术人员,培养一个数字工程师可能需要一到三年的时间,培养一个好的模拟工程师可能需要十年的时间,更别提这里头的领军人物。半导体公司的带头人很难说是一个刚毕业的小伙子,在这个领域领军,必须是在行业里摸爬滚打过很多年,在一线一步步走过来,经过大浪淘沙的磨练的。我们觉得芯片领域40岁左右是最黄金的创业年龄,这类人才还是非常稀缺的。

所以在聚焦核心技术上,人才是重中之重。关于武汉,其实武汉的高校数量是仅次于北京的,在一些核心领域,比如武汉大学在遥感领域,华工科大在数控领域都是非常靠前的。

聚焦核心技术,我大概就谈这两个点,一个是需要投入,另一个是需要人才,有了这两点后,剩下的就是耐心了。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机构

共创价值 共享成长 做长期可信赖的合作伙伴

文章提及的项目

宸安生物

武汉大学

大胖子

下一篇

IDC预测,2024 年中国对话式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达到15.6 亿美元。

2020-10-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