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笔记该怎么记?利用好“空间认知”

神译局 · 2020-10-13
用空间认知记好笔记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记笔记谁不会记啊?就是一边听一边记呗。可是一心不能二用,这样的话你也许既听不好也记不好。再说了,本来需要你参与的时候,你哪来的时间写东西呢?为此Vasili Shynkarenka研究和练习了自己独特的记笔记方式,希望你能够有所启发,原文发表在Medium上,标题是:How to take meeting notes

划重点:

描述性写作作为开头

利用空间认知并进行分类

画草图、地图与时间线

最后再整理出笔记

嗨,各位!好久没聊天了。整个8月我都研究学习的工作原理,研究怎么利用空间认知和计算机来改善学习。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会介绍一些相当令人兴奋的东西。剧透:如果你试过学习编程但惨遭失败的话,你会很感激本文的。

不过今天我想先谈谈记忆。

几个月前,作为记忆实验的一部分,我开始不断尝试做会面笔记。在四个星期的时间里,我把自己训练成能记住会面所发生的一切的90-95%。当大家收到所讨论的一切的详细记录时的那股高兴劲儿,至今仍令我感到陶醉。

又经过2个月的完善之后,我现在准备把我的方法分享给大家。以下是你可能感兴趣的原因:

  • 记笔记可以通过主动回忆来改善长期记忆[1]

  • 你可以通过发送详尽的会面记录来取悦大家(很少有人会这样做)

  • 通过分享相关的会议记录可以促进与朋友的关系

  • 可以将会议笔记变成新颖的个性化内容,供受众使用

祝阅读愉快,记得一手好笔记

我是怎么记笔记的

我开会的时候是不做笔记的。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但总是发现记笔记会分散注意力。我没法一边听一边写。最终会导致笔记记不好,对话也很糟糕。

相反,我会在会议结束后做笔记。跟某人见面时,我都会尽力留意对方在说什么并充分互动。既然来开会了,那最好集中注意力。如果会议不值得我全神贯注的话,那我就不应该把时间花在这上面。

步骤1:描述性写作

回到家后,我会马上坐下来,拿出一张纸,打开iPad上的Drafts app 。

在Drafts山,我会开始所谓的描述性写作。我用第一人称记录自己记得的有关会议的一切。通常,作为开始,我大概会这样开头:

“刚跟XXXX见面回来,我们去了这座城市一家不错的寿司店,是几周前才刚开业的。”

第一人称写作有助于避免作者协作遇阻阻碍,因为你会把脑子听到的东西(第一人称)转换为应该的写法(第三人称) [2] 。

之所以要回忆这些看似无关的细节,目的是为了激活大脑存储所需信息的区域。用技术性的语言来说,是利用对空间、事物和面孔的隐式记忆来提高回忆起更抽象的事物(如思想和概念年)的可能性。

当我开始回忆想法时,做出来的Drafts文件是像下面这样的:

步骤2:空间认知和类别

一旦开好头之后,我就转战到纸上,写下&画出能记住的会面时提到的想法和概念。但我不是简单地罗列下来。相反,我会东一条西一条写在纸上,然后画草图、箭头、线条和方框将其关联起来。这样的布局能让我看出(列表看不出的)想法之间的明显关联,从而增加了空间认知。

在回忆过程中我画的纸质笔记大概是这样的

记笔记可以从任何层面开始。如果我们讨论了两个小时的教育问题,但我先想到的是我们在点菜时讨论了马拉松的话,那我就先记下马拉松比赛。完成这个步骤时,我会用类别[3]来从脑海中提取出更多的回忆。如果我们讨论的是营养,我会告诉自己:

“OK,我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营养,但是营养的上一层又是什么呢?哦,是健康。我们有没有讨论过其他跟健康相关的问题,比如健身呢?哦,是的,我们谈过马拉松!”

我会在(纸张和数字)两个界面之间来回切换,但是鉴于纸张的威力巨大,我大概90%的时间都是花在纸上。这两者只有感觉的不同。不幸的是,有关思维的软件并没有考虑过运用两种以上的思考模式[4]。

我不会在纸上写下完整的句子;我记的笔记更像是用来记住东西的钩子。我像这也许也有助于把想法压缩成块,从而让思考四度更快思维速度(我知道,这只是大胆的猜测)。

步骤3:草图、地图及时间表

一旦感觉到速度慢下来之后(一般是在Drafts/纸上画了5-7分钟之后),我会开始干另外的三件事:画人,画地图,画时间线。

画出来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我会在纸的右下角画个人。画画可以帮助我回忆起很多其他跟情感相关的东西,因为这会让我想起自己隐性存储的情绪(也就是生气、高兴的时候)。我绝对不是擅长画画的人,画出起码有一点点相近的人对于回忆起自己的想法是有帮助的。相关的详细信息可参见上图。

其次,我还要画一张我们去过的地方的地图。如果我们去散步的话,我会画一张我们所经过的地方的地图。如果我们是在室内的话,我会画一张我们所坐的房间的地图。画地图有助于激活大脑负责空间的区域,通过这样我能够记起很多的东西[5]。而且,这很有趣!

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每当我用可视化的方式画一个地方时(比方说如果是咖啡店,我就会画桌子,画周围的其他人,吧台等等),我就会开始回想起谈到的跟空间有关的想法(比如国家/地区、旅行、路线,甚至零散相关的东西,比方说某人的传记)。我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但每次都很管用。上周,我在看Peter Thiel在WIRED UK上的演讲时,我把现场给画了下来,然后马上就回想起他是怎么谈中国以及海洋中的新城市的。全都是演讲当中跟空间相关的想法。

第三,我还要画一张会面的横轴时间线,然后把谈到的不同东西按照时间关系列到时间轴上。我还没搞清楚其中的机制是怎样的,但是画出时间轴,然后将各种对话主题映射到相应位置,的确有助于确定在讨论该话题前后都谈论些什么。时间轴还能够帮助我发现之前没想起的其他想法。除此之外,在回忆概念时,我还会顺着时间线前后移动。我尝试按照序列记忆东西,包括顺序和倒序。

一旦感觉到达了临界点,并且到达理解会议内容的拐点,我便回到自己的输入环境,用Drafts记笔记。我会英语和俄语,而且见了很多说俄语的人,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用俄语来记。在纸上进行空间思维的过程中,我往往会识别出类似 “教育”或“健康”之类的概念聚类,然后会在它们周围画一个圆圈来突出显示。所以,当我开始在输入环境下写文字笔记时,我会从这些聚类开始,并将其作为章节的标题,比如笔记——教育或笔记——健康。聚类似乎可以改善我的记忆能力,让我回忆起进行空间思维过程以及用插图进行可视化空间思维过程时漏掉的东西。还有一个观察也很有趣,那就是聚类有助于将会面时产生的想法跟我自己的想法关联起来,这可能是因为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正在写的东西上,从而引发了关联思考思考。

记笔记所需要的时间大概是每1.5到2小时的会议大约需要30分钟来记笔记。当我写完笔记时,我会添加上我认为跟所谈内容相关的材料。其结果是,大概500字左右的笔记,以及要发给对方的链接。

一份带注释的完整笔记大概是这样的:

怎么开始做笔记

要想养成习惯,你得把记笔记的过程跟自己做的某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比方说,你可以承诺回到家脱掉鞋后马上开始记会议笔记。这就是你坚持下去的办法[6]。

至于记笔记的过程本身,完全是实践出真知。所以,管你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人,都应该注意对方在说什么。这样就行,不需要利用特殊的助记手段或者强行记笔记。

回到家脱掉鞋之后,请做以下这些事:

  • 在计算机或手机上打开自己喜欢的文本编辑器

  • 找一张纸和一支笔(我用普通的A4白纸和黑色的中性笔);纸需要是一次性的,这样就不怕乱涂乱画而且能够记得很快

  • 开始在文本编辑器上写笔记;如果你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那就先用第一人称描述之前的5-10分钟,然后想法就会出现。比方说,“跟XXXX刚见完面回来,我们去了哪里哪里,吃了什么和什么”

  • 一旦开始回忆起什么事情,写到纸上,然后继续想,而不是在输入环境下记笔记;这会让你源源不断地产生新想法,并且因为空间认知而帮助你看到新的东西

  • 用分类、画图、地图以及时间表让你回忆起更多令人兴奋的想法

  • 不断切换界面,直到你觉得纸上写的东西已经足够多

  • 回到文本编辑器,根据纸上画的东西写笔记

  • 添加相关链接和材料并发送给对方

如何把笔记变成内容

这样练习笔记有几个月之后,我发现会议笔记是一种独特的内容类型。我开始试着稍微对其进行编辑,忽略掉一些个人细节,然后发送给我认为感兴趣的人。这种做法出奇的有效。我把笔记分享给力大概150个人,其中大约95%的人都回复我说很喜欢。

我最大的体会是会议笔记也许是一种新的有趣内容类型,大家应该还没感到厌烦。

原因如下:

  • 新颖。会面的时候我们不会重复说事,因为我们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

  • 相关。我们讨论双方都感兴趣的东西和想法;怎么才能知道对方感兴趣,看对方的脸,肢体语言,说的话,看实时发出的数百个信号。在Facebook上,唯一的反馈渠道就是点赞;他们在看我的东西的时候我看不到对方那张表示没兴趣的脸,弄不清楚我的想法触发的是什么样的反应。

  • 品质。会面期间分享的信息质量高于在Facebook发布的东西,那是一对多的形式。

  • 个性化。把想法分享给我认识的人,同时还增加个人接触(比方说,“嘿,我觉得你可能会很感兴趣,因为..”),这些会增加别人看你笔记的可能性,而这反过来又会增加逐级完成学习过程,改变长期记忆,并转化到现实生活当中的可能性。

  • 渠道。因为广告/低质量信息的泛滥,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到社交媒体上面去找内容。这种变化表明,我们有机会建立一个新的、更加个性化的渠道。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实验把会面记录放在网上的原因。

其他想法

  • 似乎这以过程训练了我,让我提高了注意力。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经过两个月的练习,我的记忆准确度和容易度大概提高了2-4倍;我现在可以回忆起约90-95%的会面内容。

  • 不同类别信息的使用(比方说,我们讨论的问题,对方什么时候生气、兴奋或高兴,我们谈到的概念,我们运用的类似图表、矩阵或频谱之类的数学符号,我们提到的人等)似乎对记忆是有帮助的,因为这可以将我们讨论的东西按照不同的维度和领域进行剖析。这种第一次的主动回忆对长时记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对此我感到很好奇,因为能让认知过程变得容易的事情通常不是很好记的。

  • 不管是什么样的内容,我都会相同的流程进行处理,并且提出三个反思,这种做法效果特别好。我看完东西后都会问自己这3个问题:

  1. 它的关键思想是什么?

  2. 我应该怎么应用所学到的知识?

  3. 这些想法跟我已经知道的想法有什么样的关系?

注:

[1]这个Wiki链接是学习主动回忆的好地方。

[2]我怀疑这个说法来自斯蒂芬·金(Stephen King),但它也经常被称为“亲爱的乔尔(Dear Joel)”。

[3]有关类别的更多信息,请参见Barbara Tversky的《Mind in Motion》一书,第35和第51页。

[4]我父亲设计家具已有30年,他对AutoCAD也有同样的感觉。如果你多了解一些思维模式的东西,想知道我们到头来是怎么把自己局限在桌子上的小方框之内的,不妨看看Bret Victor的演讲。

[5]有关网格单元机制的更多信息,请参见Barbara Tversky的《Mind in Motion》一书,第69页。

[6]是的,这种排序适用于任何习惯。

译者:boxi。


+1
3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时隔 14 个月,比特币在加密市场的占比再次跌下 60%。备受群众期待的「山寨季」,似乎有了一点苗头。

2020-10-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