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家乡、急先锋:冰火国庆档背后的故事

资本侦探2020-10-01
都是生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马秋雯,36氪经授权发布。

这是一份权衡再三的国庆档名单。上映,面对的是仍然不足的上座率,疫情再次反复的高风险;不上,则面对资金难以回笼,等待漫无止境的不确定性。

最终,国庆档定格了这样的组合:

  • 陈可辛执导、巩俐主演的《夺冠》;

  • 成龙主演的《急先锋》;

  • 黄渤、王宝强、刘昊然主演的《我和我的家乡》;

  • “国漫崛起”之光、光线传媒“神话系列”第二部《姜子牙》;

  • 刘昊然、彭昱畅、尹昉主演的《一点就到家》;

  • 制作方名不见经传的《木兰:横空出世》。

经历了电影行业停工半年、电影院接连倒闭的“至暗时刻”,这个国庆档被视为电影行业2020年的“新开始”。但这个开始,会是一个好开始吗?

《夺冠》背后的陈可辛

彰显女排精神、讲述国家故事的《夺冠》是许多观众计划的国庆观影第一站。

不过《夺冠》的上映之路可以说是命运多舛:历经一次更名,又集齐定档、撤档、改档,最后终于确定提档925,抢跑国庆赛道。

幸而影片质量不负期待。影片主题聚焦中国女排三十余年的摸爬滚打,在导演兼监制陈可辛的剪辑中呈现了女排竞技思想的转变、队员与队伍的共同成长以及同行与对手身份间的微妙关系。

如果说宏大的主题是定基调,那么巩俐、黄渤、吴刚等演技派的加持就是搭细节。早在预告片全网播放时,巩俐饰演郎平的犀利表情、微驼姿态就被一众网友直呼“神还原”。值得注意的是,领衔主演中还有亲历者——中国女子排球队的身影。陈可辛在采访中特别强调了影片的真实感,“我们不是一个模仿秀,他们都不是在演戏”、”情感是没有特效的”。 

资本市场也对《夺冠》充满了信心:出品方包括嘉映春天、我们制作、欢喜传媒、阿里影业、文控控股……十二家出品方,二十七家联合出品方,总计三十九家影视公司。其中,嘉映春天“超级合伙人”、“我们制作”创立者、欢喜传媒合伙人都共同指向了陈可辛。

顺带一提,除了《夺冠》,嘉映还出品了许宏宇导演的国庆档《一点就到家》。这部影片是刘昊然、彭昱畅主演的一部农村剧情喜剧电影,同样由陈可辛监制。

陈可辛是一个能够平衡好内容与商业的大玩家。

他从香港电影界起家。处女作《 双城故事》一举夺得多个奖项,《甜蜜蜜》被誉为1997年十佳电影之一,好莱坞也曾请他去执导电影。

不过,从1997年开始,香港电影本土市场的票房开始走下坡路,港片产量减少,到1999年,本土票房最高的港片也不过3000万左右,香港电影进入低迷期。为了生存,陈可辛一直想要转型,但面对潜力巨大的内地市场又感到没有把握。

因为2003年政策利好,陈可辛开始北上拍片之路。他的第一部古装大片是和中影集团合作的《投名状》,之后随着内地对电影口味的转变,他所擅长的现实主义、情感题材《中国合伙人》、《亲爱的》替他奠定了良好口碑。

《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剧照

出于谨慎的性格,陈可辛最初的合作对象是中影、博纳这样的大公司,但内地拍片还是有些水土不服,他也一直在寻找默契的合作伙伴。

2009年,陈可辛和曾任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的黄建新创建了“我们制作”工作室。同年,“我们制作”和保利博纳共同组成“人人电影”。博纳还为人人电影注入5亿拍摄流动资金,并宣布计划在3年之内完成15部影片,预计国内票房达20亿元人民币。

然而,15部影片只完成了一部,20亿元的目标止于2.2亿票房。第一部合作影片《十月围城》在拍摄过程中资金短缺、矛盾频发,导致陈可辛最终提前结束了和博纳、中影的合作。

“我其实拍的是商业片,但并不是那种利益最大化的商业片,我要有自己的表达。我不能够有一个老板,因为在我觉得我已经很照顾市场的时候,老板觉得我还没那么考虑市场,这样我们的矛盾就很大。”陈可辛在失败合作之后反思。

近年来,陈可辛先后与三家公司合作,且都由自己主导电影项目。

2016年,陈可辛成为嘉映影业的“超级合伙人”,具体模式是:嘉映影业参投陈可辛的项目,陈可辛与嘉映分享电影收益。嘉映是原星美影业实控人覃宏这几年主做的一个厂牌,星美曾投资过陈可辛的《亲爱的》、《中国合伙人》,双方有长期合作关系。

2017年嘉映影业曾计划赴港上市。据招股书显示,嘉映影业控股股东嘉美环球转让28.5万股给陈可辛,陈可辛的持股比例为3%。但最终嘉映的上市计划失败了。

同样在2016年,陈可辛签约了香港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和徐峥、宁浩、王家卫,以及后来的张一白、顾长卫,一起成了欢喜传媒的明星股东。陈可辛持欢喜传媒1.45亿股,占公告之日总股本的6.26%。此外,欢喜传媒还出资1亿港元,投入陈可辛作品开发基金。

近年,陈可辛的电影公司计划向国际市场辐射。

2018年末,“我们制作”签约传媒与娱乐平台“CAA中国”,成为其全球客户。CAA中国由世界级全能型娱乐与体育经纪公司CAA控股,在电影、电视、音乐、舞台剧、游戏和互联网领域为全球众多一人代理经纪事务。根据协议,CAA中国将围绕影视投融资、商务合作、品牌建设与推广等方面,为“我们制作”提供更多策略和资源服务。在国际层面,CAA中国将调动全球影视产业资源,为“我们制作"对接更多优质的国际内容,并帮助其作品完成在国际平台的发行。

陈可辛导演的资本网络已经基本织成,作为重视“自我表达”的创作者,他在商业模式上的探索值得作为范例研究。

《姜子牙》与光线传媒

2019年暑期档的《哪吒》以50亿票房一举将“国漫崛起”话题推向热潮,作为光线传媒打造的“神话三部曲”第二部的《姜子牙》自然承受了爱屋及乌的期待。

8月16日,原定在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电影《姜子牙》在微博宣布定档10月1日。消息曝出后,8月17日光线传媒盘中一度触及涨停价16.42元,截至收盘报15.26元,涨幅2.21%。并且,《姜子牙》团队也没停下授权鞋服、手办、玩具、出版物等多种品类的衍生品开发,部分产品9月1日起已上线销售。

光线传媒可能是最紧张的一方。因为哪吒的爆红,光线传媒2019年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达到10亿,同比大增463.33%,创下9年来的最高纪录。而8月17日,光线传媒公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20上半年,光线传媒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营收为11.71亿元,同比减少77.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057.20万元,同比下跌80.46%。

能否延续票房神话、炒起国漫热度不负众望,成败在此一举。 

据媒体报道,《姜子牙》这部动画电影已筹备5年时间,主创团队也都来头不小。导演程腾曾就职于美国梦工厂,导演李炜参与过近10部国产动画电影的制作,联合导演李夏是豆瓣评分7.5的动画短片《红领巾侠》导演之一,联合导演兼艺术总监王昕曾就职于暴雪,拥有16年以上CG制作经验。

为网罗这些国内优秀动画制作人才和公司,光线传媒从2014年就开始布局,在2015年正式成立彩条屋影业,并将目标明确定为要让彩条屋占据国产动画的半壁江山。

在此之后,光线传媒对动漫公司的投资从未间断,据其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光线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掌握充足的优质动漫IP资源,将有效融合产业链各环节,打造国内最有实力的动画电影创作体系。

关于未来动画电影的产出模式,光线传媒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未来将会采取与《哪吒》相似的模式,即光线主投、相关资源方的动画公司联合投资产出影片。包括《姜子牙》在内,目前还有15部左右的动画电影已处于制作阶段。未来哪吒、大圣、大鱼海棠、姜子牙等IP都会做系列化筹备形成独家品牌,最终还会有机会形成复联形式的综合品牌。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多次表示其梦想就是打造中国的迪士尼,从动漫领域的投资布局这一点来看,光线身上似乎是有迪士尼的影子。

当然要成为迪士尼,仅做动画电影还远远不够,为进一步拓展布局范围,并让动漫形象真正成为多领域可联动的IP,今年1月光线正式宣布进军漫画领域,上线了原创漫画APP“一本漫画”。目前该平台上已有21个作者、47部漫画,《哪吒》的官方外传漫画《敖丙传》也在APP内开始预约。在今年1月“一本漫画”APP的发布会上,光线透露未来5年他们将推出10部漫改影视化作品,总投资将达10亿。

而不光是内容,光线传媒也是一名投资好手。除了比较有名的投资猫眼,光线传媒还在游戏、实景娱乐、网红经济、VR/AR技术等多方面进行投资,布局围绕泛娱乐内容展开。

《急先锋》成龙“广撒网”

筹备十年之久、全球取景大制作,《急先锋》是一直致力于通过华语动作电影输出中国文化的唐季礼导演和演员成龙的第九次合作。

主演阵容中还有人气演员杨洋、开心麻花演员艾伦以及爱豆朱正廷。这同样也是一部春节撤档后改档的影片,然而在春节档六巨头(《紧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夺冠》《急先锋》《囧妈》)的竞争预售中,它的成绩一度垫底。

令人惊奇的是,改档后大家对它的期待反而拉高了。截至9月24日,预售票房超过了《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排名第一。

究其原因,很有可能是《急先锋》及时调整、积极宣传,且它是国庆档唯一的超级动作大片。《急先锋》一摇身,成了国庆档票房夺冠的热门。 

从该片的出品方来看,今年《急先锋》的投资方里没有了耀莱的身影,而在此之前成龙所有电影几乎都是由耀莱投资。

耀莱原本主营奢侈品相关业务,是什么契机使它进入投资影视行业的赛道呢?据成龙在自传中的描述,他与耀莱的实控人綦建虹很早就已相识。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成龙作为形象大使长住北京,在他倍感压力的时候,綦建虹一直陪在其左右。因为这段交情,綦建虹成为了成龙在英属维尔京群岛上注册的龙泉有限公司(Dragon Stream Limited)的股东之一,他随后也将自己的事业拓展至影视领域。2010年,成龙与耀莱投资的影院开业。在华谊兄弟以及华谊一众明星股东的资本运作下,綦建虹实现借壳上市。 

綦建虹参加《功夫瑜伽》空中平台飙车发布会

但在2018年后,耀莱屡次遭遇危机,由于卷入与厦门国际信托公司公证债权文书一案,耀莱影视持有的文投控股2.82亿股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綦建虹在2018年两次被下发限制消费令,其旗下多家公司股份被冻结,位于北京的7处房产被查封。2018年11月,綦建虹因未能执行给付义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没有了耀莱,此次成龙电影背后的出品方变成了中影、腾讯影业和与导演唐季礼相关的公司上海礼想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2年后,成龙个人的公司就不再出现于成龙电影的出品方中。这与成龙对投资电影风险的谨慎考虑相关。曾经在导演尔冬升准备自己投资拍摄《我不是路人甲》时,成龙就劝他“千万不要用自己的钱投”,甚至十分严肃地劝导了他一下午。

由此来看,成龙的投资理念似乎更偏向于“稳妥”,但他参与的领域其实也十分丰富。

据外媒报道,成龙拥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寿司连锁店、咖啡馆,因为对赛车运动感兴趣还与亚洲勒芒系列赛冠军郑大中合作组建了一支赛车队。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成龙还担任香港成报传媒集团(Sing Pao Media Group)的董事会成员,2000年至2004年期间也是英皇娱乐的董事会成员。除此以外,成龙还拥有6家离岸公司,曾经綦建虹参与的龙泉(Dragon Stream Limited)仅是其中之一。 

同时,成龙也是经验相当丰富的房地产投资者。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成龙于1998年以300万港元在加利福尼亚州比佛利山庄购买了7638平方米的豪宅,并在八年后以630万港元(80.6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据国内媒体报道,成龙还在北京购买了价值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豪华公寓。企查查显示,成龙目前依然是易房紫(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北京中泰龙威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的监事,而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则是成龙的妻子林凤娇。

在系统风险较低的行业里“广撒网”,大概是成龙分散风险、谨慎投资的资本观体现。

《我和我的家乡》背后北京文化“卷土重来”

继去年国庆档以单元剧形式串联的拼盘式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票房冲进中国票房总榜前十,《我和我的XX》成了电影界讲好中国故事的热门IP。不同于《我和我的祖国》以主旋律叙事,《我和我的家乡》走起了轻松的喜剧风。

导演和演员依旧是行业顶级配备的集合:张艺谋担当总监制,宁浩担任总导演,张一白担任总策划的团队已经是票房保证,在此基础上还请来了葛优、黄渤、 范伟 、 邓超 、沈腾等群众基础超强的演员。

值得注意的是,曾因为参与发行《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而一度被称为是爆款发掘机的北京文化也参与出品了该部电影。

但不幸的是,北京文化这些年,日子过得并不好。

Wind数据显示,2019年,遭股东连续减持次数最多的上市公司中,北京文化以114次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高出一倍。并且,一些股东不惜亏损,低于投资成本价也要减持。

股东减持自然引发了一场“北京文化”易主风波:华力控股被动减持了部分股份后,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15.6%的持股比例,成为北京文化第一大单一股东。

不过,由于华力控股与持股0.56%的“陕国投·聚宝盆9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一致行动人,其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5.72%的股份,仍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但目前华力控股与富德生命人寿持股差距较小,且华力控股被动减持风险仍然存在。

同时,据其今年4月发布的2019年年报,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1亿元,同比下降1943.12%,基本每股收益-3.2209元。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基于审慎原则,公司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和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巨亏也就罢了,毕竟2019年是电影圈心照不宣的寒冬。北京文化的又一“巨坑”在于公司内讧。

前脚刚发布经营亏损,后脚自称为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就在4月29日转发微博称:“本人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 

北京文化对此给出回复,声明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出逃海外且娄晓曦已被立案。真相到底是什么,至今仍是吃瓜界悬案。

后来北京文化引来了救兵。今年2月11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拟转让北京文化总股本的15.16%,给文科投资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或指定的第三方。

文科投资是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背后的大股东其实是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北京市文资办)。如果转让成功则意味着北京市的国资平台将正式入股北京文化,而华力控股将不再是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

7月6日,北京文化今年以来第二次获国资入股。公告称,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分两批以共计3.82亿元竞得北京文化逾544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是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作为青岛市委、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市直大型国有企业,也是青岛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且其拥有影视产业园区的资源。 

青岛西海岸投资的灵山湾影视产业园区核心项目“东方影都”

其实国资入股影视行业已经是一种趋势。国资低价入股优秀影视公司标的,既能解决影视公司资金不足的燃眉之急,也能达到维护当地资本市场、支持当地上市公司健康稳定及可持续经营的目的,可谓是一石二鸟。

过去一年间,从慈文传媒开始,唐德影视、中南文化、当代东方、鹿港文化等7家上市公司都获得了各地国有资本的注资。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国资能否顺利入股,目前还需要收购方团队尽职调查、获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批准以及办理华力控股转让股份的解除冻结质押手续。

《木兰:横空出世》 背后的金川文

一看这个片名,还以为是要蹭《花木兰》热度的“假冒品”。但人家要对标的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这部影片的制作方“金川文化”在电影行业是个陌生的面孔,一上来就对标同样投资CG(计算机技术进行的视觉设计和生产“Computer Graphics")动画电影且已小有名气的光线传媒似乎有些张狂。

其实2012年底金川文化就已成立。它的前身是广东雅信文化有限公司,雅信文化以投资电影电视剧为主,主要投资的电影有《十月围城》、《一代宗师》等,电视剧方面投资了《山间铃响马帮来》《娘》等。

不过现在金川不再以投资为主,而是转型成为以影视投资、制作为主的影视出品公司。

CG技术是金川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公司曾开发“世界经典童话”三维动画系列电影,第一部《白雪公主之矮人力量》已于2014年8月21日在全国院线上映,并于2015年相继推出《白雪公主之神秘爸爸》、《美人鱼公主之海盗来袭》、《泰迪熊之飞行侠》。 

白雪公主之矮人力量

虽然这几部影片都没有激起太大的反响,但这次木兰的项目却得到了资本和当地政府的支持。联合出品方中有中影、大地影院、金逸影院等众多国内顶尖团队。同时,《木兰:横空出世》还获得了广州市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动漫项目“五个一”扶持。

综合来看,这个国庆档变数很多,老牌玩家蛰伏良久,年轻玩家跃跃欲试。谁能拿下票房冠军,还真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冠军是谁,这个国庆档都会给中国电影产业坚强走下去以坚实的信心。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特邀作者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文章提及的项目

欢喜传媒

微博

雅信文化

金川文化

富德生命...

大圣

企查查

路人甲

豆瓣

慈文传媒

响马帮

跃跃

易房

文投控股

鹿港文化

中南文化

得到

世纪伙伴

联合投资

星河文化

上线了

唐德影视

厦门国际...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