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抢角、被删戏、被闲置,“还来不及红就被忘了”

娱乐资本论2020-09-29
毫无疑问,2020年是个值得所有影视从业者铭记的年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王雅莉,编辑:郭吉安,36氪经授权发布。

毫无疑问,2020年是个值得所有影视从业者铭记的年份。从年初疫情袭来,剧组停摆,到如今行业复苏,演员复工,这台庞大的娱乐机器终于又开始运转了。

最近,娱乐资本论用了半个多月时间,采访了参加《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9位演员。这些演员中,有些是身为行业大多数的腰部演员,有些是辉煌之后暂时沉寂的演员。今天推出的是演员观察上篇,记录了六位腰部演员在行业里的起起落落。

演员倪虹洁很崩溃。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综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节目没录多久,那种抢不到好角色的绝望感又来了——在节目最初的市场评级环节,被制片人直言“商业价值比较差”的她被分到了B级。这意味着她将最后一批选角色。

“综艺节目太可怕了,简直是噩梦般的时期。我得多吃几顿面条才能顶过来,我都天天喝人参。”倪虹洁告诉娱乐资本论。有几次,她甚至想过退出,“去了还是让我看别人演我最喜欢的角色,我为什么要一次次接受这样的打击呢?”

节目里,40位演员被划分成S/A/B三个等级,根据等级先后选角色竞演;节目外,倪虹洁也常常面临这样的竞争,且多次失败。她心里清楚,不是她演技不行,而是因为她没人家有名。久而久之,以前定演员前仔细研究每个角色,剧本上做满笔记的倪虹洁消失了:都是无用功,何必呢?

倪虹洁《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台前剧照

倪虹洁的经历,是现阶段中腰部演员的普遍遭遇。他们一直在演戏,但观众都觉得他们好久不演了;制片人都知道他们,但选角时又多半想不起他们。就连他们自己,也常常陷入戏路狭窄、角色重复的困境。影视寒冬的来临,让他们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比如和倪虹洁一样靠情景喜剧走红的娄艺潇,也因为没流量一再错失好角色;电视台时代颇受欢迎的“地方戏女主”温峥嵘,渐渐被观众遗忘;从小在剧组长大的郭晓婷,演完《仙剑奇侠传3》后接到的全是古偶剧角色;最近靠《三十而已》冒头的晏紫东,直言“三个月没戏拍已属幸运”。

形势比人强。从十多年前人人都看电视,抗战剧和婆媳戏当道;到五六年前互联网资本进入,流量时代来临;再到两年前税务风暴席卷影视圈,限古令、限薪令等政策齐发,影视行业早已天翻地覆。身处其中的人们,被迫跟随行业变化起起落落。

就像一座快速上升的电梯按下了暂停键。以往乘着电梯扶摇直上的艺人们被迫停下,有人迷茫,有人痛心。四处张望者有之,寻找楼梯者有之。腰部演员注定被动,既无法选择市场,也左右不了片方的决定,但他们可以选择走出电梯,踏上台阶。

被仰望的与被遗忘的

2014年值得被所有人铭记。那是流量明星登上时代舞台的第一年。吴亦凡、鹿晗相继回国,李易峰凭借《古剑奇谭》成为当红小生。视频网站开始发力自制剧,资本涌入影视行业。

也正是在这一年,倪虹洁主演的文艺电影《蓝色骨头》上映。这是她第一次发现演员这个职业的魅力。以前的她,即使因《武林外传》里祝无双一角大放异彩,也从未真正热爱过这个职业,她甚至不敢让家人来剧组探班,因为会紧张到忘词,“我奶奶觉得这个职业就是‘戏子’。”

演完《蓝色骨头》之后的倪虹洁决定好好演戏,但这一年她已经36岁了,舞台中央放眼望去全是20出头的小鲜肉,并无她的容身之地。即使是和同龄的女演员PK,她也常常因为名气不够而被淘汰。

同样因为没流量被市场遗忘的还有温峥嵘。今年43岁的她已经在大众视野里消失了太久。翻开她的履历表,从初入行时和导演赵宝刚、汪俊合作《浮华背后》,到饰演《错爱一生》里的坏女人顾忆罗,她的演艺之路顺风顺水,却越走越窄。最近几年,她担任女主的戏都在地方台悄无声息地播出,以至于很多人以为她退圈了。

温峥嵘《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台前剧照

“我接的女主戏,投资一般也就是三四千万。以前可能还有五六千万这样的投资,但慢慢地这几年越来越压缩,越来越压缩。”温峥嵘告诉娱乐资本论。这些粗制滥造的小制作,拍摄时间紧张,经常十天的戏要赶着五天拍完,大场面就只用星星点点几个人,意思一下得了。

在2000年左右温峥嵘刚入行时,这种小投资的地方戏还很有市场。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传统电视台越发式微,这几年影视寒冬,地方电视台更加难以为继。温峥嵘的戏约也越来越少,她不得不拥抱视频平台,但好几次在和备选的演员PK时,平台都不认她,“名气、资历,还有演技,我都PK不下。”

在《错爱一生》中饰演童年顾忆罗的郭晓婷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从小在剧组长大的女孩性格内向,2009年因饰演《仙剑奇侠传3》中古灵精怪的花楹被大众熟知。

因为不想重复演古偶剧里的类似角色,她选择和唐人影视解约。几年过去,《仙剑3》里的杨幂、唐嫣、刘诗诗等人都吃到了流量时代的红利,她却在演完《步步惊心》里古灵精怪的敏敏格格后仿佛消失了一般。

被问及是否因缺乏流量错过喜爱的角色时,郭晓婷表示已经习以为常,“我不会为了达到所谓的高流量而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可能会一直默默无闻拍戏的事实。

资本的进入不仅让“流量”成为影视行业的关键词,还提高了大平台和大公司的话语权。没有签公司的娄艺潇深有感触。“人家平台肯定会捧自己的人,有些时候也很无奈。”这些年一直是“个体户”的娄艺潇虽然能接到女主戏,但大IP大制作都与她无缘。

在圈内公认的流量法则下,没后台、没名气的演员被不公平对待是常态,甭管你演技有多好,资历有多深。

倪虹洁就曾被男一号疯狂删戏,只因自己演了男一号本想塞人进来演的角色,“我只能跟他说,求你了,求你了,别删我了。或者拉着导演半开玩笑,你看他又要删我的词儿。”郭晓婷也遭遇过投资方临时换角的情况,幸得导演力挺,这才保住了角色。

新人演员更没选择权,接活儿大多靠熟人推荐。学演出制作的张海宇,2012年毕业后一直梦想做演员,但直到2014年才接到人生中第一部电视剧《六扇门》。这是一个只有20场戏的小角色,大部分时候都被绑起来,接受林峰饰演的捕快的审问。

虽说只有20场戏,但这戏都是和情节发展相关的戏,用张海宇的话来说“不太好删”。这是他的编剧朋友专门给他写的。刚接到这个角色时,张海宇还没概念,问朋友怎么不给自己多写几场。朋友说,“20场就不容易了。给你写少点你还能演上,给你写太多的话,人家公司不推自己人?”

新人演员冒头难,“老戏骨”被市场遗忘。高高在上的流量明星吃光了所有行业红利,腰部演员却被迫“消失”。这种畸形环境让他们错失了很多机会,却也逼迫他们一步步改变自身,走出困境。

先抵达的与后靠岸的

倪虹洁不再佛系。以前,她会单纯出于喜欢接很多小众文艺片。但现在她越来越“现实”,“我现在特别抵触两个词,一个是文艺电影,一个是黑马。”以前,她曾为了拍一部文艺片36个小时没合眼,一直在拍一个抽烟的镜头。拍摄差经费,她也慷慨解囊。但后来她发现,这些电影要么没拍出来,要么成片很烂。

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现在,“能播出”成了她选片子的一个重要标准。制作团队、导演、发行公司,对手演员,什么都要看,“就变得特别‘现实’。因为只有‘现实’,才能让你付出的努力至少能被看见。”

和倪虹洁一样开始“觉醒”的还有温峥嵘。2018年,她接了人生中第一部和所谓的流量明星合作的大制作《山月不知心底事》。戏里的她演男主角欧豪的后妈,是个不太讨喜的配角。这是她走出“套子”的第一步,“以前我只演女主,很享受那种大家都以你为中心的感觉,但现在想法不同了。”

越来越少的戏约逼迫她改变观念。整个2018年,她都没有作品播出。2019年,她有次在航站楼候机,偶遇了很多年前合作过的导演于正。彼时于正正在筹备新戏《玉楼春》,他把剧本递给她,请她演剧里大家庭的“当家太太”。登机后的温峥嵘迅速浏览了一遍剧本,下了飞机就给于正发了消息:好,我演。

进入《玉楼春》剧组的温峥嵘就像刚进入大观园的刘姥姥。道具非常精致,一个头冠都值一百多万元,所有的玉制品都是真玉。服装是人工刺绣的,剧本里写要喝燕窝,剧组就搞来了真的燕窝。“我后悔没有早点出来,还在固执地演着小制作女主,浪费那么多年时间。”

不想向“流量”低头的郭晓婷也拍起了抖音。因为不想拍抖音,她和团队吵了几次,还和朋友彻夜长聊,大哭了一场。“我到现在都不理解抖音为什么存在,因为我从来不自拍。一想到要对着镜头漫无目的地卖笑,我就觉得尴尬。”

和团队掰扯了半年多时间,郭晓婷终于决定尝试一下。拍几条短视频,总不会比争取角色更难,虽然确实有点窘迫感。“现在好像演员都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增强大家对你的认知,这让我有一点点自怜的感觉。”

和倪虹洁一样,现在的她接戏也开始考虑市场因素。去年播出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她又在里面演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最初公司让她接这个角色时,她很抗拒,但后来还是接受了。因为这个角色可以一人分饰两角,还是有可以突破的空间。

一直等不到喜欢的角色时,郭晓婷会选择看书和旅行。有次她去跳瀑布,被重重的救生圈压得起不来。有好几秒的时间,她体会到了濒死的感觉。这种体验以后拍戏时应该可以用到吧,她想。

像她这样,大多数时候选择沉淀自己,缓慢靠岸的演员还有很多。没有合适的剧本时,娄艺潇选择回归初心,去演一直喜爱的音乐剧。张海宇在拍完《六扇门》后,又去演了几年话剧磨练演技。看起来,他们在影视行业消失了好几年,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过得也很丰富。

站出来的与被看见的

转变在不经意间发生。2018年,影视圈税务地震,资本撤退。很快,限薪令、限古令相继出台,“演员没戏拍”成了热议话题。

有制片人告诉娱乐资本论,最近半年业内都没有片酬超过三千万的演员了,二线卫视电视剧的女二一部戏片酬只有30万。业内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女演员都不找男演员结婚,因为都太穷。

被问及是否有戏拍,最近靠《三十而已》里钟晓阳一角冒头的晏紫东苦笑,“我还好吧,最长的时候三个月没戏拍,已属幸运。“从2018年开始,他发现自己和身边的演员戏约都开始减少,要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戏约,要么好不容易有戏来了但都很不合适。

娄艺潇也明显感觉大环境在变冷,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她有个关系很好的钢琴家朋友,上半年几乎彻底失业,原定的欧洲巡演因为疫情暴发都被迫取消。既会演戏,又会唱歌,还能上综艺的娄艺潇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技多不压身,饿不死。”

但像她这样,既能“在英国街头卖唱”,又会弹钢琴、跳舞的多面手太少了。大部分演员只能硬挨着。所幸,国内疫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小娱前几天去象山影视城探访,有剧组人员明确表示,仅他知道的今年开机的、上亿元投资的项目就有十几个,影视城剧组天天都在抢景。

娄艺潇《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台前剧照

沉寂了两年多的影视行业终于缓慢复苏。嗅觉敏锐的演员,今年就觉得时代变了。“泡沫化之后,到手的剧本质量越来越高。”倪虹洁说。以前流量时代不受关注的“老戏骨”开始吃香。但这并不意味着机会更多,“大家只会在戏好的演员里边儿选更火一点的。”

今后,倪虹洁想两手抓,在把戏演好的同时,争取抛头露面的机会,“我不想做流量明星,也做不来,但我想做‘流量演员’。”

同样觉得戏少了但也好了的,还有张海宇。“最近找我的本子都是悬疑题材。我发现大家在工业化水准和逻辑思维上,都提升特别大。” 他刚拍完悬疑电影《烈日之寒》。为了更贴合电影中吸毒者这一角色,他半个月减重22斤。

专业化的casting(选角)公司入场,让演员的竞争环境比以前更公平。最近,倪虹洁凭借《摩天大楼》里钟洁一角狠狠刷了波存在感。这个角色就是casting公司推给她的。“以前行业比较乱,没有专业团队,都是演员、副导演推荐人,然后拿提成。现在有专业团队负责选角,只有推荐合适的演员才有饭吃。”

行业更规范之后,关系户的减少是必然。剧本质量的提升,也会给真正的好演员更多机会。演过许多出色配角的倪虹洁感叹,因为每个角色都经过打磨,哪怕只有十几场戏,也比原来水分少。

尽管演员依然是一个被动的职业,尽管腰部演员挑剧本依然处处受限,但行业去泡沫化后,好演员终于能被看见了。对他们来说,这既是机会也是挑战。正如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集群总经理、《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监制邱越在节目发布会上所言,不公平才是最大的公平,有选择压力反而更大。

这座飞速上升的电梯按下了重启键。这一次,它速度很慢。采访演员张海宇时,娱乐资本论问了一个问题,“您觉得自己是单纯地搭电梯往上,还是也在努力往上走呢?”

“我搭到二楼再走两节台阶。有电梯坐电梯,没电梯走楼梯。总而言之,我得往上走。”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影视圈

企鹅影视

二楼

小世界

朋友说

唐人影视

点你

入戏

得到

星点点

下一篇

大片都去哪儿了?

2020-09-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