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为“东北文艺复兴”而奋斗的后浪们

文娱价值官2020-09-29
记那些为“东北文艺复兴”前仆后继的浪花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文娱价值官,36氪经授权发布。

撰 文丨郑文

编 辑丨奈奈

李雪琴的爆红,让她成为“东北文艺复兴”大旗下的标志性人物,虽然很多人认为“东北文艺复兴“从根本上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东北文艺圈一直是主流,从来都不曾没落过,而这个被宝石老舅在去年吐嘈大会上带火的网络热词,实际意义上更像是营销上的抱团取暖。

但是,如果以这一拔能激发共情的新浪潮概念,去扭转大众心目中被黄段子、恶搞视频和“社会摇”而固化的低俗与刻板印象,重新定义新时代的东北文艺圈,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幽默,是东北文艺的底色

无论前浪与后浪们怎样扑腾,说到东北文艺,谁都绕不开赵本山这一座“巅峰“。

自1990年在央视春晚表演小品《相亲》起,本山大叔就轰轰烈烈的开启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他的春晚作品不仅成为了当代中国人记忆的一部分,其以二人转为根基的表演,更是从小品延展到了影视创作中,并通过《马大帅》《乡村爱情故事》《刘老根》等系列电视剧近二十余年的不断输出,定性了东北的幽默文化。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本山大叔的退隐蛰伏,才会让我们产生东北文艺圈消停的错觉,也由此才有了”复兴“之说。

小品化后的东北文化,被贴上了“幽默“和”乡土“的标签。无论是自嘲还是反讽,每个东北人身上似乎都有着出口成章的搞笑天赋。在影视作品里,我们也习惯看他们用粗粝的语言,讲述最接地气的生活。确实,黑土地蕴育了东北人顽强的生命力和适应力,心里再苦,面子上也都要过得去,物质上不宽裕,但精神娱乐却无比丰富。所以,大部分人对东北人的初印象,都是“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而宝石老舅也在《野狼Disco》里唱,“不管多热的天,都不能脱掉我的皮大衣。”

正是这种幽默感,让东北味席卷中国大地,从广播电视的时代,到视频直播的当下,无论传播媒介如何更替,人们对它的喜爱只增不减。

在阿里文娱的报告里,最下饭的明星中,东北人名列前茅。

根据《2019抖音数据报告》,创作者视频平均播放排行榜上,北京位居榜首,黑龙江、吉林、辽宁均上榜前5名,可见大家对东北味视频有多偏爱。

老四是网络红人,也是短视频著名表演流派“一人能演全世界”的扛鼎人物。和李雪琴一样,他也上了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但模仿的表演形式,在这个舞台上似乎不那么吸引人,所以第一轮就下去了。但在短视频平台领域里,老四却是当之无愧的顶流,抖音粉丝356万,快手粉丝87万,且都是死忠粉,每天催他更新剧情。

出生于80年代佳木斯的老四,在拍视频之前的工作是送快递。两年前,他发布了一条模仿韩国人吃饭的视频,火了。之后他开始尝试一个人扮演多角,顶着一张长满胡渣子的脸,扮演了短视频中出现的所有男女老少,入木三分的呈现了东北家庭的生活百态:婆媳关系、不得志的丈夫在丈母娘家不公平的待遇、妻子怀疑丈夫出轨等,短视频慢慢演成了家庭伦理连续剧。

网友说他是东北民间哲学家,他自己说:他就是在用短视频的方式还原生活。“很难说我演的人物谁对谁错,但这些人聚在一起,就会有很多矛盾。但矛盾在哪,值得我们挖掘和思考。希望我的短视频能给人带来快乐,也多一点思考。”

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年轻时做过保安,二十年前,他以在舞台上丝袜、红唇、烟熏妆、红配绿大花袄的反串摇滚演出,外加将东北话、二人转、戏曲融合西乐为一体的音乐表达,形成中国摇滚界的一道“别样”风景。

走红的同时,梁龙也一直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如今,他又以跨界美妆博主的身份重新走进人们视野,而他在《明日之子4》里专业的导师意见,更是让人们对他又有了重新的认识。很多网友都表示,终于看懂了二手玫瑰,曾经在他们眼中又土又俗的民俗表演,其实才是真正能够经受时间和地域检验的世界级的艺术。

有趣皮囊下的严肃灵魂

与老四几乎同时成名的宝石老舅,在参加《中国新说唱》的时候曾说过,他代表的是东北说唱。作为《野狼disco》的原唱,他确实让人们见识到了东北说唱的魔力,虽然在比赛中被淘汰,但这首歌却以洗脑的旋律、接地气的歌词、“土嗨”的唱腔迅速风靡民间,并以病毒般的速度开始传播,三个月时间播放量就破十亿,毫无争议的登顶年度第一洗脑神曲。

《野狼disco》让宝石老舅一夜成名,但大部分人却不知道他还有《海子》,这是他用两年时间才创作完成的一首旧作,老舅自己说“每每录到这首歌,眼泪就止不住往出涌。”在这首歌里,他借由诗人海子,展现出了他如诗歌般浪漫主义的一面:

“他叫查海生,为了大海生,阿尔的太阳照亮他一生;一个诗人一个时代的象征,只留下信一封飞在山海关的大风。”

 “东北文艺复兴“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小说《冬泳》的写作者班宇,逢人就推荐《海子》,他认为那才是老舅最高水平的作品,唱出了时代剧变下的壮阔与苍凉。而作为歌迷,在班宇看来,老舅的每一首歌都是一部小说。

2018年年底,沈阳人班宇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冬泳》。在铁轨、工事与大雪的边缘,游走着一些昔日的身影:印厂工人、吊车司机、生疏的赌徒与失业者……他们像一道峰或风,遥远而孤绝地存在。而这些渺小的主人公,勾勒出破败时代下的东北画卷。

与《冬泳》传递着相似气息的影视作品,我们熟悉的还有王兵的纪录片《铁西区》,和张猛的电影《钢的琴》。

铁西区是沈阳工业的核心基地,被誉为“共和国工业长子”,在不到4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诞生出无数个“共和国第一”。而1998年到2000年的下岗潮,让13万工人失业,那里成为全国最大的“工人度假村”。

王兵用18个月时间,与这些时代洪流中的落水者们朝夕相处,纪录他们的生活状态,300小时的素材被剪成9小时的纪录片,名字就叫《铁西区》。

来自铁岭的张猛,则是用电影语言,刻画了一位东北下岗工人无价的尊严。《钢的琴》讲述的就是在彻底被时代抛弃前,一群下岗工人重新集结在车间里开工,打出一台钢琴,为一名父亲守住亲情的希望的故事。

而被视作“东北伤痕文学”重要代表作的《平原上的摩西》,也已被拍成了电影,由刘昊然、周冬雨主演,预计明年可以上映。作者双雪涛在小说中加入下岗潮、严打、文革等时代性事件,同时采用复杂的拼贴式叙述方法,力图在片片拼图中不只讲个人和家庭的爱恨情仇,更折射出更广视角的东北甚至中国景象。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每一种文化的形成,都是与当地经济发展和物质生活分不开。作为曾经辉煌而今衰落的重工业基地,经历过阵痛的东北,在有趣的皮囊下,其实藏着的也是中国最严肃的灵魂。

"东北后浪"全线崛起

随着时代车轮的滚滚向前,东北文艺圈也在经历了迭代之后,让我们看到了更加多元的新气象。

乐坛新生代的两大中流砥柱,都是来自于东北,一个是唱《东北民谣》的毛不易;一个是以摇滚《表态》的梁博......90后开始用自己的视角,讲述他们眼里的东北故事:

“家家户户都点上花灯,又是一年好收成”(毛不易《东北民谣》)

“星星和月亮一起闪耀,驱散了孤独和寂寥,洒向黑暗的每一秒,也会把你照耀”(梁博《我不知道》)

和文学作品里衰败与凋零的伤痕叙事不同,也迥异于戏谑表达的土嗨神曲,这两位创作才子以他们的温情和浪漫,让更多人感受到了东北人身上更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

而近期爆红的李雪琴,虽未能如愿成为“脱口秀“女王,但却无疑是《脱口秀大会》本季最大的受益者,这个集合了追星锦鲤、北大“最土”才女、佛系丧文化代言人等无数标签的非典型网红,以她真实的虚无感,和反崇高的价值观,激发了无数同龄人的共情。

如果说25岁的李雪琴,是现代东北青年的代表,那13岁的钟美美则让我们遥见了未来。这个以模仿老师爆红到上《GQ》封面的东北男孩,早前就曾以拒签100万合约,让我们见识了少年人的智慧。而在采访中,他更是以一句“痛苦不分深浅”的回答,让大部分成年人感慨:我们甚至活得还不如一个孩子通透。

结语

“文艺复兴”是很大的一个词,它代表的是几代人对于社会的探索与思考,所以,用“东北文艺复兴”来整合一个地域的群体,就只能被看作是一种综艺语境下的调侃。但是,我们又必须要承认,此时此刻的每一朵浪花,所存留下的生命轨迹,也有可能绽放出,霎那却永恒的光辉。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特邀作者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文章提及的项目

出口成章

刻画

轰轰

孩子通

黑土地

微信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