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要闻丨WeWork中国终于卖出去了,2亿美元是个好价格吗?

杨小羊2020-09-24
随着IPO流产,WeWork的估值从最高时期的470美元一路下跌至今年3月的不足30亿美元,而被寄予希望的WeWork中国业务交出的成绩单依旧算不上合格。

WeWork中国没有卖给淡马锡!

9月24日,WeWork宣布,挚信资本(Trustbridge Partners)对其中国附属公司追加2亿美元投资,获得超半数持股。原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现挚信资本的运营合伙人姜跃平(Michael Jiang)出任WeWork中国的代理CEO。

同时,WeWork母公司We Co.将放弃对中国业务的运营控制权,但将继续收取年度服务费,而中国业务将继续使用WeWork品牌和服务。

关于WeWork中国卖身一事,市场早已传得沸沸扬扬。

今年1月路透社报道称,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和国内投资机构挚信资本或成“接盘侠”,双方拟以10亿美元的估值洽购WeWork中国的多数股份。彼时,WeWork中国的估值较2018年的50亿美元估值已经打了2折。

如今靴子落地,但市场对WeWork和挚信资本的这笔“买卖”并不看好。

有市场分析人士在接受PropTech研习社采访时指出,对于WeWork中国来说,卖出任何大于1块钱的数都是好消息;对于行业来说,只是证明又一个水土不服的案例,新的企业将取而代之;对于WeWork的投资人来说,新投资人显然是以增发方式控股,老投资人仍然无法解套

WeWork上市折戟之后一度前途蒙尘,其估值从最高时期的470美元一路下跌至今年3月的不足30亿美元。

WeWork与“金主”软银龃龉不断,二者在接管、抛弃、诉讼、注资之间不断拉扯。而WeWork内部问题也是层出不穷,先是宣布裁员,再是关闭WeGrow学校,还改变策略声称将只为大型企业提供服务,战略性放弃中小型客户。

而疫情的到来,使得WeWork面临的不确定性继续增大。截至2019年6月,WeWork有四分之一的客户是按月租赁,受到疫情影响,这其中的不少客户可能选择灵活的线上办公而不再续签合同,甚至是拖欠月租。这让重资产运营的WeWork不堪重负。

今年3月,WeWork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长在发给债券持有人的一封信中写道,受疫情影响,预计无法实现先前公开的2020年目标。

本就“流年不利”,被寄予希望的WeWork中国业务交出的成绩单依旧算不上合格——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市场仅收入730万美元,占同期总收入比例不足5%。

目前,WeWork中国在国内的12个城市内运营有超100个共享办公空间,而英国《金融时报》发布的WeWork中国区的入住率数据显示,中国是WeWork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上海、深圳和西安的WeWork空置率分别约有35.7%、65%和78.5%。

欧美地区疫情影响仍未消退,相反,中国市场正在摆脱疫情影响,WeWork中国的卖身计划是否划算,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扫码入群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解套

美团点评

下一篇

CARBEN曾获5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2020-09-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