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歌手》八年,难说再见

犀牛娱乐 · 2020-09-23
《歌手》停办,中国电视史再无“歌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方正,编辑:朴芳,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是歌手》当年在台湾有多火?

第一季的“歌王之夜”,2013年4月12日当晚,吸引了16家台湾媒体涌进直播现场“探班”;台湾东森新闻台破天荒放弃新闻播报,“5小时全程直播”决赛盛况;东森财经台的《梦想街57号》、TVBS的《2100全民开讲》当天都邀请音乐人、娱乐名嘴作客,改做《我是歌手》专题;当晚,各大新闻台都不约而同插播了《我是歌手》相关报道......

不惜舍弃日常的新闻放送,大规模播报一个大陆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是台湾过去从未发生过的。一直自傲于本土综艺的台湾同行们突然意识到,如《我是歌手》这样大制作体量的节目,他们根本做不出来。

《我是歌手》冥冥之中成了分水岭。

曾几何时,台湾综艺一直被视为业界标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被内地电视台争相模仿,《康熙来了》在内地圈粉无数。而差不多就在《我是歌手》出现后,这个局面被彻底翻转,内地综艺史随后开启了一段世界罕见的高速发展期。

如今的2020年,内地综艺全面超越台湾综艺早就是不争的事实。而在各平台综艺“百花齐放”的时代,历经中途改名,《歌手》是一档办了8年之久的老牌电视综艺,上半年播出的《歌手·当打之年》已经尽显疲态。

昨日,在2021湖南卫视大屏生态共享会上,洪涛导演宣布:“2021年《歌手》,不做了!”湖南卫视歌手官博随即回应,称:“以后的冬天,不再有《歌手》。”网友自发分享起《歌手》八年来的名场面,一波回忆杀将#歌手不做了#、#歌手八年最难忘的舞台#送上热搜。

八年来,《歌手》深刻影响了华语乐坛、中国电视史、乃至中国综艺史。回到最初的原点,在《歌手》诞生之初的年代,它在当时的引领性、颠覆性在哪?在后来的全盛时期,它为行业带去了何种深远影响?它的黯然落幕,又给后来者留下怎样的启示?

《歌手》的少年:顶级制作、同行艳羡

2013年,旅行真人秀《爸爸去哪儿》还在孵化中,网综《奇葩说》还停留在概念阶段,《我是歌手》横空出世前,“明星真人秀”仍是个鲜为人知的新鲜玩意。

前一年的隔壁友台从荷兰偷师来旋转椅,唱响好声音,但节目录制空间仍局限在台上一方表演天地,节目正统、呆板,音乐综艺处在1.0的古早制作形态。

《我是歌手》诞生之初就带着新潮、前卫。

集结7位行业内已成名歌手battle,这与先前主打“草根选手竞赛”的音综大为不同。管你行业地位多高,即便在其它节目当导师,到了这,一并同等对待。卸下光环的明星“下场”,赋予这个节目观众平视大小明星的爽感。

在节目中,行业地位高的前辈也可能马失前蹄,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也可能唱成冠军,这保证了节目每期的戏剧张力。但想拿每一季的冠军也不容易,通常需要歌手有稳定而独特的舞台掌控能力。

《歌手2018》Jessie J当年就是碾压之姿夺冠,舞台驾驭力超群的她诠释了欧美顶流歌手舞台呈现对国内的降维打击;韩红、李玟、林忆莲三位女性冠军,每一位的唱功、舞台表现力都是国内最顶尖女歌手的水准;第一、二季的羽泉和韩磊,甚至是现场live普遍超过录音室歌曲版本的歌手。而这些顶级表演的完成,仰仗的是节目摄影层面的用心投入。

明明只是个歌唱节目,每一集居然出动多达38台摄影机全景拍摄,摄影棚各角落都巨细无遗地被“监控”。一边掌镜歌手的舞台呈现,一边手持纪录歌手和经纪人竞演前后的大事小情,节目彻底玩转“音乐+真人秀”的模式。

车上的采访、竞赛前的休息室备战、后台彩排、在隔间与对手交流,摄影机逡巡在明星身边,捕捉其在非竞演场景中的种种表现,满足了公众窥探明星“幕后生活”的窥私欲,且为观众呈现出一个多面、立体、有温度的“人”。

在舞台视觉效果层面,《我是歌手》投入重金打造,却追求简单华美、不喧宾夺主,坚持“ 轻舞美,重灯光”的原则 。歌手出场环节的“光之门”设计亮眼,16台光束灯交错成X形,唯美梦幻的光调令歌者专注于演唱。

“第一次看《我是歌手》时,精致炫目的视觉、高品质的音响、高清的画面让我为之惊艳,这品质实在是太磅礡大器......”一位台湾网友的贴文,反映出《我是歌手》当时令同行艳羡的综艺制作最高水准。

《歌手》的壮年:超级音综、全民狂欢

《我是歌手》播到第三季,收视破了一个峰值。

首播超越前两季,份额破十,全国测量仪收视率1.7,收视份额10.17%,同时段第一,秒杀同期的《中国好歌曲》《最强大脑》等节目,甚至严重影响到浙江台王牌节目《奔跑吧兄弟》的收视率。

《我是歌手》这一季邀请到新加坡国宝级女歌手陈洁仪,第一期深情演唱歌曲《心动》,走心演唱令她眼泛泪光,#我是歌手 陈洁仪#登上微博热搜,台上台下的观众都被她击溃心理防线。

如此可以窥见《歌手》征服最大公约数受众的秘诀:台上歌手绝对真唱,用真诚、有态度的歌唱感染现场,台下观众深度共情,失去表情管理能力。

第一季,林志炫在采访中坦言:“在顶级的音响设备下演出,我真的唱得十分开心。让音乐回归到了最原始的本质:live(现场)演出,这样的演出是可以感动人心的。”

这档节目摈弃当时“晚会假唱”的行业常规,掀起风风火火的“真唱热潮”;也看不到“选手聊悲惨身世、聊梦想”的尬哭环节,唯有用最质朴、真诚的演唱打动你;“台上没人哭,台下观众哭”的情感联动,将“观众也是综艺故事线主角”的真人秀精神贯彻到底。

一面是梁翘柏做总监、顶级乐队配合、专业音响设备加持,带来的综艺中天花板级别的视听体验,一面是跟随歌手和观众的情绪、看选手成绩公布后心理变化的微表情、跟着洪涛制造的悬疑“吃瓜看戏”,这是类同“追剧”的观看体验。

节目中跟随节目的“造梗”追故事线,节目外与网友分享自己心目中的排名,与网友谈论当晚看节目的情绪、感悟、意难平,这些都构成中国音乐综艺史上最珍贵的互联网集体记忆

每一季歌王的归属都是网友讨论的高潮点。最具争议的是《歌手2020·当打之年》的歌王,曲风独特、音乐个性的90后新生代歌手华晨宇夺冠,引发天才艺术家 vs 唱歌难听的极端两级评价。相反,冠军归属最没有悬念的是上一季《歌手2019》,终于请来刘欢是洪涛的公关代表作,却也令其它歌手无法与之抗衡,缺乏对抗悬念令这一季节目收视创了新低。

从第二季开始,《我是歌手》官宣歌手名单都能成为一件娱乐圈大事,网友热切评论每一季阵容的含金量,而有没有上《我是歌手》也仿佛成为了歌手行业地位的标志,死活不来的,大多都是“不来就可以稳稳苟住行业声誉”的天王天后们。

《歌手》的暮年:模式过时、传奇落幕

从羽泉到华晨宇,八位歌王,见证了华语乐坛八年的变迁。同时,黄绮珊、邓紫棋、迪玛希等宝藏歌手借此平台被发掘、被推向大众,李健、张韶涵等过气老炮再度翻红,每一年《歌手》的播出,即对那一年华语乐坛进行一轮新的“洗牌”。

但随着这档综N代播到后面几季,观众吐槽选手纯靠飙高音拿高分、行业OG稳拿冠军、节目赛制提不起兴趣,行业内唱衰节目请不到合适嘉宾、吐槽节目模式陈旧的声音不绝于耳。

今年上半年播出的《歌手2020·当打之年》,“当打之年”理念叫得好听,背后是洪涛请不来头部歌手,只能请到中生代歌手的尴尬处境。这一季,华晨宇、MISIA、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组成的阵容毫无疑问是“《歌手》史上最弱阵容”。

第一季有齐秦、林志炫,第二季有韦唯、韩磊,第三季有孙楠、韩红,第四季有李玟、张信哲,第五季有林忆莲、光良,第六季有汪峰、李泉,第七季有刘欢、齐豫。之前七季,皆有具有国民知名度的老牌歌手压阵,而这个第八季无元老歌手坐镇的局面,将《歌手》彻底拉下神坛。

当下是一个短视频当道、直播火热的时代,一个过气歌手如若在相关平台长期驻守,一般都会吸引一定的粉丝受众,轻松开启“营业”。换言之,《歌手》传统的造星、宣传功效正在被新型内容平台所取代。

另一方面,如今的综艺节目形态里,单一垂直类音综是行业发展的主流。对圈层音乐及文化的深耕,更有利于综艺聚集垂直重度音乐爱好者的关注,并更容易、更有效率将其转化成内容消费用户。

《歌手》式的传统音综模式已然过时,它既无法精准抓取目标受众,更难以将目标受众转化为消费人群,其商业玩法跟不上时代步伐,商业价值日渐缩水。很显然,这个曾经令无数歌手梦寐以求的舞台已失去了过往的吸引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洪涛携湖南卫视团队即时叫停《歌手》,算是一明智之举。相信以湖南卫视原创中心的项目孵化能力,我们很快会看到芒果台更具时代适应性、年轻样态的新音乐综艺出现。

《歌手》八年,难说再见。它留下太多的名场面,伴我们和华语乐坛一同成长。我们会记得:第一季的“黄妈”出山、第二季的罗琦含泪告别、第三季的孙楠退赛风波、第四季的叶倩文林子祥神仙帮唱、《歌手2017》的《成都》爆红、《歌手2018》的Gai爷消失、《歌手2019》的吴青峰复出、《歌手·当打之年》的为武汉发声......

对《歌手》来说,它曾有过改写中国综艺史的高光时刻,也历经了被时代渐渐抛下的英雄迟暮,或许在当下的低潮期适时退场,是这档国民综艺最好的归宿。不是所有跋涉,都要有目的地,传奇落幕,它的故事永载中国综艺史。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Facebook原定在2020年上半年推出天秤币和相关的支付工具

2020-09-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