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憎恨”徐峥?

骨朵网络影视 · 2020-09-22
下一个徐峥,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飞鱼,36氪经授权发布。

一个微博上爆出的劳资之争纠纷,却意外将徐峥送上了热搜。

9月18日,一篇涉及员工与领导职场冲突的微博曝光,起因是某报社记者和上司发生了意见冲突,矛盾集中于一篇敏感稿件是否发表。文中提及的“徐某团队”、“背叛院线的糗事”等信息成为炸点。“背叛院线”+“徐某”,任何一个路过的网友都轻易得出了结论——这说的不就是徐峥吗?

网友们凭借猜谜,轻而易举地将徐峥送上了热搜。显而易见,比起职场霸凌等社会议题,徐峥是更具舆论爆破力的存在。

这已不是今年第一次闹出这么大动静了。去年年底,徐峥执导的《囧妈》先是因为提档惹恼影院经理,后又因大年初上免费上线网播,被各个业内微信群明里暗里联合抵制。该记者在微博上指摘徐峥“背叛院线”是“糗事”,难掩敌意,徐峥,究竟是惹到了谁?

“公敌”徐峥?

此时,距离《我和我的家乡》上映不到两周时间,作为导演之一的徐峥正在重庆忙着路演。也许是太忙,他和他的团队,始终未对微博上的争议进行回应。《囧妈》,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需要回避的话题。

回到春节前后,徐峥和他的《囧妈》先后掀起了两次小风波,先是因提档遭受院线经理吐槽:

 大年初一的消息就更加劲爆了,许多院线经理从头条新闻和微博上发现:原本定于春节上映的电影《囧妈》取消了在院线的播映,转身选择在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今日头条等线上平台免费播出。因疫情刚刚爆发,这个举措为《囧妈》增添了一层公益属性,民间一片叫好,纷纷留言“欠徐峥一张电影票”。

与网友相对的却是业内爆发的怒火:记者所在的微信群里,从一片吐槽逐渐演变为怒火进而演变为联合抵制,上海、浙江、南京、徐州、苏州等各地,共有五万名电影从业者发出联合抵制声明。

 浙江省电影行业所发出的声明提到:“电影《囧妈》前期目标就是电影院,全国影院为了电影《囧妈》做了宣传,电影院是主要宣传阵地,但其收益现在由互联网平台享用。”鉴于此,《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被声讨者冠以“不义“之名:

这些发出联合声明的从业者中,先头部队是浙江省电影行业。此事不难猜测:2019年11月,《囧妈》的主投方欢喜传媒,与横店影业就《囧妈》签订了一份保底发行协议,约定保底票房为24亿,若最终票房超过24亿,则双方按照35:65的比例对超出部分进行分成,同时,横店影业需承担1.5亿的宣发费用,然而院线改为网播后,前期宣发费用已经投入到院线,协议却被欢喜传媒单方叫停,横店影业是最直接的利益受损方。作为横店影业的重度关联者,浙江省的从业者们怎能不大肆声讨?

随之而来的是“前线“院线经理们:他们的工作计划表上,早已将春节档的各个排片列入规划。之前的提档,本已将常规工作打乱,现在直接取消院线播出,更容易造成人仰马翻。在长年形成了固定人脉和工作流程的院线领域,这种破天荒的行为被认为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

之后也不乏冷嘲热讽的同业者,万达电影的总裁曾茂军就对媒体声称: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除非是网络大电影!这也代表了一大票电影工作者们的看法:无数电影从业者们怀揣梦想踏入这一行业,为梦想也为艺术,这和14天一个拍摄周期,天天紧紧巴巴算小账的网络大电影,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况且,这一个院转网,在因疫情严重导致院线集体关闭的关头,也没让欢喜传媒和徐峥吃亏。字节跳动向《囧妈》的出品公司大方地支付了6.3亿。即使疫情突然停止,《囧妈》如期在院线按排期播出,票房能否达到这一数字也令人存疑。徐峥,这一转身又赚了一票大钱。

“背信弃义”,这是当时许多相关微信群中,明里暗里传递的态度。尽管这个决定未必是徐峥一个人作出的,但怒火却大多落到了他头上——关键点在于:也许欢喜传媒是个精通资本的“半外行”,但徐峥不是,他是电影圈里的老面孔。但这一次,他没有与天天称兄道弟的电影同行们站在同一队列,而是出了列,出了圈。这在充满理想主义同时也充满了江湖气息的电影圈里,这被视为一次背叛。

谁的奶酪?

国内的电影圈,其实近年来一直有些敏感。

原因之一来自于高增速的放缓。2015年之前,中国电影业经历了一波飞也似的高增长。从2012年的170亿,猛增到2017年的559亿,5年间几乎翻了四翻。然而到2019年,票房刚刚超过600亿,增速明显放缓。

市场蛋糕迅速扩大的可能性已在减小,而与之相伴的是创作者们的更新换代:从第五代导演雄霸天下的局面,逐渐演变为黑马频出。

众所周知,2012年著名的票房黑马即是徐峥执导的《人在囧途之泰囧》,它在院线一举创下12.67亿的高票房,而投资只有3000多万。而同年上映、陆川执导的《王的盛宴》——投资额约为9000万人民币,亏损了大约7500万。更有甚之的还有冯德伦执导的《太极》,投资额约为2.2亿,亏损额却超出1个亿。

同年,冯小刚的良心电影《1942》虽然赢得口碑,但也亏损了1亿左右。而莫说比《1942》了,就算是比之追逐历史感的《王的盛宴》和在3D上猛下功夫的《太极》,《泰囧》也基本上难谈艺术追求,明晃晃地只做商业娱乐片,一个小人物,一次闹哄哄的喜剧旅途,没什么历史,也没什么艺术,纯“玩闹”。从演员到导演,徐峥从此成功转型,后续的《港囧》拿下16.13亿票房,把商业电影做成了妥妥的IP可继续赚钱系列。

一路在商业电影上飞奔下去的徐峥,一边做导演一边还当着演员,哪边也没放下。作为监制,他也丝毫不输:三部监制作品《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均是多赢。2018年,徐峥监制的三部电影接连上映,并分别取得了3.58亿、8.9亿和31亿的票房成绩其中《我不是药神》不仅收获了票房,还收获了一大波好评,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两者一样精彩。

在电影投资圈里,徐峥逐渐成为了一个神话,不仅是口碑鰲头,还是票房保障,成为各路投资人争抢的对象。这样的待遇如今在电影圈里,已经越来越少了。随着院线电影有风险的广泛认知逐渐普及,仅仅凭借名导、名人的名头,就能找到一大笔钱的故事,这两年已不再风传。

很难说徐峥和徐峥们的出现,给传统电影圈带来了多大的改变。但至少,随着泰囧等电影的出现,电影似乎离艺术越来越远,离大规模大手笔的码盘,也越来越远。

电影圈的过度敏感还来自于第三重因素:另一个“公敌”视频网站等平台的出现。

疫情到来前后,原定上映的春节档其他电影,与《囧妈》同样感到措手不及,但在前几轮排期大战中,几部电影的提档、撤档节奏始终保持一致,而现在《囧妈》选择网播,自然被视为一次“背叛”。同期《唐人街探案3》的导演陈思诚就发微博表示:“作为创作者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宣发做好,不干折损同行的事。” 

紧接着《囧妈》的网播,疫情让电影院陷入了长久的关闭期。春节档、情人节档、五一档先后流产,大批影院面临关停倒闭。随后,《肥龙过江》《大赢家》《我们永不言弃》《春潮》等院线电影也随之选择卖给视频平台以收回成本。

平台“出大钱”的局面,其实是由电视圈开始的。自从爱优腾等平台杀入电视剧圈,电视台的绝对优势就在丧失。近年来网剧盖过电视剧,平台进一步变成剧集金主的局面,已经在众人面前活生生上演了一遍。而爱奇艺领头开发的网络大电影,也形成了对电影人的一次心理冲击。

而电影转网的闸门一旦开启,院线从上游到下游都会遭到全面冲击,传统的电影制作和发行体系均会被动摇,院线的根本生存空间将变得愈发狭窄,这是院线从业者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即使他们知道,视频平台在网剧、网络电影、电视剧后下一步要入侵的就是电影。

与此同时的是不断进攻的网络平台:对影院一直虎视眈眈。先是爱优腾分别设立了电影公司进行投资和制作,后是头条系突然“发难”。来自平台的威胁是致命的:集发行和放映于一体的这种降维攻击,可能将完全打破传统的电影产业链。毕竟观众忠诚的是内容,而非渠道。“先网后台”逐渐成为当下主流排播模式,意味着电视台已经失守。那么,电影的线上线下同步上映到来的一天,也不会太遥远了。

风口浪尖,徐峥就在这时自觉或非自觉地成为了第一个爆破口。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续的一波连一波的舆论风波,即是他付出的代价。

“徐峥们”

也许,徐峥从来不是一个人,而是“徐峥们”。

在2014年国家电影局举办的中国电影新力量推介盛典上,韩寒、郭敬明、邓超、俞白眉、陈思诚、李芳芳、肖央、郭帆、陈正道、田羽生、路阳11位新锐导演出席,平均年龄34.5岁。

与大众趣味无缝衔接的新生代导演在造就新的票房神话的同时,也改变着导演的传承结构。他们不同于第五代导演的大片引领者形象,也不像第六代导演那样倚重海外艺术电影节,这群从作家、演员、网红、编剧等不同职业跨界而来的“徐峥们”,一开始就将商业和艺术的结合写在基因里,正是这份觉悟,让他们成为了中国电影市场的中坚力量。

冒险喜剧类型的代表导演有陈思诚、徐峥、大鹏、韩寒和开心麻花等,现实题材电影类型中有文牧野、饶晓志和曾国祥,科幻电影代表导演则是郭帆,军事战争电影代表导演是吴京,动画电影有饺子,爱情喜剧则有薛晓璐、田羽生……正是“徐峥们”,扛起了近十年的电影票房榜。

在即将上映的献礼影片《我和我的家乡》中,也成了“徐峥们”发挥的主场。宁浩、徐峥、陈思诚、闫非与彭大魔、邓超与俞白眉,分别负责一个影片单元,而五大导演团队背后的公司坏猴子影业、真乐道传媒、壹同传奇影视、西虹市影视橙子映像,是该影片的主要出品方。

与徐峥的遭遇十分相似的是,2017年《战狼2》赢得56亿的“开挂”票房,同样遭受了一波嘘声。四公司出声明进行“联合抵制”,理由是电影放映前2分39秒的时间,播出了5条预告片,未支付广告费,侵蚀了原本由四家公司垄断的广告时段。

尽管后来万达老大王健林亲自站出来辟谣,说索赔广告费用的事情并不存在,但可见“联合抵制”之风,在电影的整个产业链条里并不罕见。

这个稳固而保守的电影产业“链”,习惯于发声明,背后是他们正面临的、未知的局面:正在崛起的新生代导演,和正在崛起的新生代平台。无论是爱优腾、芒果tv等长视频平台,还是头条系和B站,都在不断试探着院线电影的底线。

在8月27日的北影节上,爱奇艺发布了13部原创院线电影片单,预计将在今明两年跟观众见面。虽然选择院线发行的姿态降低了抢地盘的攻击性,但互联网进军传统影业的速度,永远比预想中要快。而5G的发展,以4K/8K、VR为代表的视听技术的普及,都在为流媒体进军电影创造视听体验的新条件。

对徐峥的“恨意”也许很快就会消失,那是因为下一个更可怕的“徐峥”,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欢喜传媒

爱奇艺

芒果TV

电影人

万达电影

橙子映像

坏猴子影...

西虹市影...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