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德云社加速流量化

壹娱观察 · 2020-09-18
相声演员的德艺与被流量化后受追捧的高度间的博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 王心怡,36氪经授权发布。

有人因为地区疫情管控规定无法去现场观看演出;有人因为封箱时间过长已经忘记了抢票的时间;有人来晚一步抢了个寂寞……仅仅德云社开箱抢票,就有各种故事发生。

#德云社门票#也迅速跑上了微博热搜。

终于到来的开箱与期待已久的观众,德云社的小剧场演出在暂停了大半年之久后,再度回到大众视线。

但德云社却从未淡出观众视野。被网友戏称为“亚洲第一男子天团”的德云社在年初封箱之后,郭麒麟、岳云鹏、秦霄贤等演员活跃在各大综艺之中,他们带着德云社厂牌的标签,成为综艺市场的主力选手。

前不久,德云社团综《德云斗笑社》上线,醒木一敲,角儿们在师父郭德纲和大爷于谦的带领下,脱下大褂做起了游戏,穿上大褂重启了业务。

《德云斗笑社》剧照

过去,德云社多在喜剧综艺里亮相,到如今以厂牌形式尝试综艺,德云社似乎从未隐藏自己流量化的需求。随着越来越多年轻化观众走进小剧场,以及更多新鲜形式内容的出现与流行,面对新的观众以及时代、市场环境等条件的改变,流量化这条道路的选择无可厚非。

一位德云女孩(喜爱听德云社相声的女生们)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郭德纲本来也不是因循守旧的人。这是市场规律,也是行业现状。”

然而,流量化过后的短板也同时到来。饭圈的入侵与反噬、传统逻辑与时下思想的碰撞、相声演员艺术水准和被捧高度的落差等等,让德云社也遭遇过不少争议。

加速流量化的道路上,德云社的短板更加凸显。 

综艺和影视,相声演员寻求N种可能

醒木一拍,一头一尾两段说书,《德云斗笑社》一期节目横贯其中。

表演者阎鹤祥在节目中展现了另一种传统形式的表演,无需搭档,而他的搭档郭麒麟正穿梭在各大综艺节目。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底至今,郭麒麟出现在了近10档左右的综艺节目中,其中不乏《声临其境第三季》《向往的生活第四季》《最强大脑》《奔跑吧第四季》《密室大逃脱第二季》等卫视、平台头部项目,并在《漫游记》《奔跑吧第四季》《最强大脑》《密室大逃脱第二季》《做家务的男人第二季》等节目中担任常驻嘉宾。同时,《庆余年》的火爆让郭麒麟的演技也受到了认可,6月网文改编剧集《赘婿》官宣郭麒麟出演男主角。

《庆余年》剧照

另外,在综艺、影视剧这条路上,岳云鹏显然有更多的经验:常驻央视综艺《了不起的挑战》是在2015年;经典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追着车哭着喊着“燕子”的猪头,已经是四年前的影片了;而2020年,岳云鹏也参与了7档左右的综艺录制,其中包括常驻的《极限挑战第六季》和《未知的餐桌》。

二人参加的综艺节目数量不少,但纵观郭麒麟与岳云鹏参与的大多数节目评论来看,仍是好评居多,只有岳云鹏在《未知的餐桌》的一些言论、《向往的生活第四季》中的表现引起过争议。总体来看,在综艺中,德云社出来的相声演员们还是表现出了很好的适配性。

当然,德云社的其他成员们也没有闲着。秦霄贤出现在了《笑起来真好看》《我要这样生活》等节目中,还在《乐队的夏天2》与乐队合作表演了一把。孟鹤堂去《快乐大本营》跳了女团舞,烧饼、曹鹤阳、栾云平、刘筱亭等人也参加了《疯狂的麦咭》的录制……

德云社在综艺领域不断尝试各种可能性,拓宽相声演员的边界。

实际上,德云社演员从小剧场走向综艺、影视剧市场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从他们参与的综艺和影视剧作品来看,喜剧类仍是重中之重。《笑傲江湖》由郭德纲担任评委之一,烧饼、曹鹤阳曾获第二季季军;几季的《欢乐喜剧人》,不仅由郭德纲担任主持人,德云社也向节目输送了不少选手。《相声有新人》《笑起来真好看》《认真的嘎嘎们》等喜剧品类的节目,也都有德云社演员的身影。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孟鹤堂、周九良

除喜剧品类节目外,各个真人秀节目也急切需要德云社喜剧演员去调节气氛。

而这其中又根据演员的特质呈现出差异化,比如相声功底稍弱、更偏偶像气质的秦霄贤,就出现在一些更偏向年轻受众的节目中。

德云女孩们对此喜闻乐见,有人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表示:“封箱之后很久都没有线下演出,相声演员也要‘吃饭’呀。”

在早期喜剧类内容试水之后,单个演员在综艺中频繁露脸,而团综《德云斗笑社》的出现则是德云社进一步流量化直接体现。

活下来,流量化或是破解之法

腾讯视频的《德云斗笑社》无可厚非以德云社团综的噱头不断引发市场热度,郭德纲亲率众弟子上阵、再加上《极限挑战》导演严敏把关,《德云斗笑社》不断热度稳居在播网综前列,口碑也维持在豆瓣8分左右的良好状态。

《德云斗笑社》中,当孟鹤堂、烧饼搬着话筒和桌子走下舞台,以此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时,后台观看表演并打分的郭德纲给两人分别加了一分。

观众,是相声的基础之一。郭德纲曾在采访中说“衡量相声的好坏,最直观的体现方式就是商演。你说的相声能不能卖钱,有没有人愿意花钱看,这靠的是真本事,是天赋和后天的学习。”

《德云斗笑社》郭德纲

专业与本事是留住观众的利器,但吸引更多的观众关注相声,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毕竟有更多的观众入局,演员的专业与本事被关注的可能性才会越大。

但受众是在变化的,受众的喜好、接触到的文化和内容等等也在变化,德云社需要找到从各种形式的内容里被看见的方式。

借助综艺、影视剧形式算得上好的方法之一。

小园子历练、师父带上喜剧类综艺节目、节目里“自力更生”、反哺德云社厂牌,德云社“推人”的方法大致遵循这一思路。岳云鹏、孙越,郭麒麟、阎鹤祥,张云雷、杨九郎,孟鹤堂、周九良,烧饼、曹鹤阳等搭档们先后登上《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孟鹤堂、周九良参加《相声有新人》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类做法帮助他们和德云社走入了更多观众的视线。

对于德云社来说,他们需要的是更多个“岳云鹏们”,才能让他们一直保有竞争力,维持商业价值,而不被市场所淘汰。从这一角度来说,流量化无可厚非。毕竟,先要活下去才能考虑如何活得好,才有更多的可能性。

岳云鹏、孙越相声专场

在《德云斗笑社》中,郭德纲似乎并没有避讳“流量”这一话题。他明白“标签”对艺人的重要性,所以在跟秦霄贤的谈话中说道:“做艺的人如果有一定位,那太棒了。”

于是可以看到,“盘他”的孟鹤堂、“断头台”尚九熙、“武系捧哏”王九龙……,德云社越来越多的演员拥有了“标签”,这也是或表演风格,或包袱、段子之下,直接给到观众的记忆点,从而能让观众留有深刻印象。

只要观众喜欢,就需要给他们更多露面的机会。园子的表演场次毕竟有限,还要做到平衡其他演员的分量,出演综艺、影视剧等也算是增加曝光的其他途径。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也是满足观众需求的方式。观众捧、满足观众需求、保持曝光、增加热度,也就维持了演员和德云社的高流量。

高热度、高流量的效果显而易见。德云社成了最近几年最成功的相声厂牌,几位相声演员先后出圈,并带动后续演员的“开发”。

《德云斗笑社》剧照

但是,流量化带来的争议也随之而来。关于饭圈入侵的话题已屡见不鲜,《德云斗笑社》首期也将观众的质疑直接地摆在演员们面前:“现在相声都成偶像了,膨胀了”、“上节目太多,业务水平明显下降“、“整天蹦迪机场走秀,整的跟爱豆一样”、“可以听,但笑不出来”、“基本功真的不行,也就粉丝捧”。

流量化也让德云社在争议中前行。

业务能力与饭圈追捧的博弈

“他就是按咱说红得有点早。”“没等学会就红了。”节目中郭德纲和于谦在谈论秦霄贤时如是说道。

如果翻看评论会发现不少观众都对秦霄贤的业务能力提出质疑。伴随着《德云斗笑社》的播出,德云社发布了“拆对”的消息,其中就包括秦霄贤和孙九香。

有观众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可能是因为两人都太年轻了,需要历练和进步,小剧场演出临场处理都不太理想。而且按照秦霄贤目前的工作情况来看,短时间内可能也无法专心在提高业务水平上。”

秦霄贤参加《乐队的夏天2》

不止秦霄贤,关于德云社新相声演员业务能力下降、相声不好笑等质疑声也经常可以听到。在一位德云社粉丝看来,目前到头九(九字科第一批弟子)为止业务能力还算不错。

加速流量化之后,业务能力也被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提高能力变得更加迫切。毕竟作为相声演员,参与再多的综艺、影视剧,说好相声才是最根本的工作。

同时,高流量也让相声演员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错误更容易被捕捉,漏洞更容易被看到。“文化有限公司”也最终需要文化支撑。

在这件事上,德云社栽了一个跟头,那就是被媒体热议过让园子成为“带着荧光棒来听相声”的张云雷。张云雷是德云社流量化的代表性人物,也是他扩大了德云社的饭圈组织。

然而,被饭圈拥簇的张云雷在公开场合连连翻车,无论是拿汶川大地震当包袱引起公愤,还是调侃京剧女性前辈被怒批,张云雷难逃自身德、艺与短时间内被过高追捧间的落差质疑,随后,张云雷也在不断道歉中消失在了公众眼帘,被张云雷圈进来的德云女孩们也陆续在德云社里找到了“新欢”。

张云雷演出现场

张云雷之后,在“101”系偶像选秀如火如荼的情况下,德云社也被不少网友贴上了“亚洲男子第一天团”的标签,一定程度上也在代表着德云社的年轻化、流量化和饭圈化效果显著。

从目前来看,德云社不避讳的流量化道路,对于打造演员、强化厂牌、传承相声都效果良好。

训徒之中藏玄机,功名皆从骂名来。《德云斗笑社》中郭德纲一句一句教九良唱《太平歌词》,与于谦的加减分都给出解释、名堂……似乎都在表明,加速流量化同时,德云社也没有放弃去做到业务能力的提高。

最后,不断涌入德云社的“张云雷”、“秦霄贤”等后浪们,会不会让德云社的短板陷入一个死循环,如郭德纲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关于德云社的长期规划的问题回答所言,“我从来不做,没有意义,又不是要干一个500年的老店,我又不是孙悟空。”不必替德云社过于担心,毕竟每代观众都有自己的喜剧笑点,或许自动走上年轻路的德云社能够顺其自然地疏解掉这份死循环。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是近2月爆雷的长租公寓普遍使用的经营模式

2020-09-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