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犀牛智造”投产3年入不敷出,阿里终局或在C2M平台构建

李念真 · 2020-09-17
C2M是智能制造极致柔性的体现,阿里只是刚迈出了第一步。

秘密培育了3年之后,阿里终于公布了“动物园”的新成员。

“犀牛智造”作为阿里提出的,号称“全球首个新制造平台”,在浮出水面伊始就迅速吸引了行业的关注。在拥有顶级互联网大厂背书、国内最大电商平台的资源加持下,“犀牛智造”仿佛天然的更接近成功。

犀牛智造logo之一

“犀牛智造”作为阿里战略级的项目,由逍遥子亲抓,是专门服务于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制造平台,以服装产业为切入点,实现定制服装的批量化生产,也就是近几年新兴的C2M模式,其本质是要实现工厂的柔性化生产,帮助工厂从传统的大批量订单生产模式转型到灵活的按需生产模式,从而彻底解决库存积压、管理熵增等问题,提高工厂对终端用户的响应效率。

据了解,“犀牛智造”已经打通了淘宝天猫,依托庞大的底层用户数据为品牌商提供精准的销售预测;在供给端,利用柔性制造系统,工厂可以实现100件起订,7天交货。

尽管犀牛智造现在看上去头顶光环、成绩亮眼,但要真正实现C2M,阿里实际上刚迈出了第一步。

为什么是服装行业?

服装行业不仅是万亿级市场,也是淘宝40%的销售来源。

服装供应链是产业互联网中,仅有的几个万亿级规模的市场之一,早就已经对转型存在迫切需求,其压力来自工厂和需求两端;此外,由于行业基础条件成熟,也使得工厂转型势在必行。

一系列的数据早已经反映出服装行业的问题所在。艾瑞咨询调研结果显示,2016-2018年,A股上市公司的年存货周转天数平均超过200天,高度积压的库存直接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2019年上半年,港股及A股40多家上市集团中有14年出现负增长。

与此同时,个性化定制兴起,电商市场的高速增长更是加速了消费者需求向小批量、高频次转变。由此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传统模式下,先大批量生产服装后层层经销的模式正在被解构,“小单快反”的柔性供应链被提上日程。

要实现柔性供应链,数字化、智能化是必不可少底层基础。

淘宝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服装贡献了高达40%的销售大头。阿里平台上汇集了众多服装卖家,其背后存在巨大的产业市场,一旦阿里成功输出柔性制造的解决方案,衍生的利好不言而喻。

阿里作为国内顶级互联网厂商,已经积累了充分的技术条件,具备建造智能工厂的优势。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档口,“犀牛智造”通过打造“云端工厂”的模式,实现从接单、生产、交付全流程的自动化运转,利用数据上云,省去大量人工,快速响应高频次、多品类、小批量需求。这是阿里向产业端下沉的绝佳入口。

“新制造”新在哪里?

“犀牛智造”作为C2M柔性供应链的代表案例之一,是一场“自下而上”的服装供应链改革。

怎么理解“自下而上”?这是相对于传统制造中根据生产线产能与历史数据预测产量来讲的,也就是先预测、再生产,之后卖给消费者,业内称之为“自上而下”模式。“自上而下”模式为什么难以为继?是因为服装行业本身更新换代速度快,消费量大,精准预测消费者需求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不要以为服装行业发展了这么多年就应当是一个发达产业,基础条件完善也不能掩盖数字化水平低下的行业现状。没错,决定产量和库存的计划和预测环节通常都是由人力完成,而绝大多数企业缺乏完备的数据库和历史记录也是常态。要知道,市场上占据主体的是广大中小生产企业,私人小作坊模式遍地开花,行业高度分散。

“犀牛智造”的新,除了对传统供应链模式的革新,还有对工厂生产方式的改变。

犀牛工厂是业内极少数能够实现工厂全部数字化并快速投产的工厂。得益于阿里强大的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基础和资金加持,需求预测可以结合淘宝天猫的用户数据,庞大的数据量使得机器学习能力快速迭代并达到高度准确;生产线接到计划后,可以自动规划产能并投产,甚至每块面料都有自己的ID,不用“人找货”,直接“货找人”。

马云在2017天下网商大会现场

这样的生产和供应模式也符合了马云对于“新制造”的诠释——能否实现按需定制、个性化、智能化、清楚用户是谁、以及生产资料的数据是否完备。从目前的的状态来看,“犀牛智造”不负厚望。

投产3年依然入不敷出?

智能又先进的生产方式总是伴随着高昂的成本代价。

据内部人士透露,“犀牛智造”工厂投产三年,服务客户200多家,但目前不仅不能盈利,而且问题不断。

首先,工厂造价极其昂贵。据了解,犀牛工厂面向中高端服装制造,其硬件设备基本都来自海外进口。其他的费用大头,包括软件开发、算法搭建、设备维护等一系列开支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其次,人员开支经费巨大。除了工厂的基层员工之外,阿里派去“犀牛智造”的团队成员有20多个,其中,项目负责人伍学刚曾任迪卡侬亚太区供应链总裁及优衣库全球供应链与生产总经理,其他成员均属于管理层,平均在P7-8的水平(年薪过百万),主要负责研发层面。

由此看来,阿里这头“犀牛”果真天生“贵族”。

然而贵族也有难搞定的事情。 阿里作为互联网公司,对产业的运作还稍显“青涩”,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对于服装这样的传统制造业的理解存在代沟。工厂虽然智能化,但很多的生产流程、经验还是要靠在行业里耕耘多年的人来支撑,互联网与产业融合绝非一朝一夕,管理体系、员工熟练度都需要慢慢打磨。此外,工厂目前还处于小批量生产状态,产品质量虽然比小作坊强,但是与高端的代工厂相比仍有差距。“犀牛智造”成立3年就谈成功,为时尚早。

目前,“犀牛智造”还在重金投入研发并且大规模扩招技术人员,重点放在数字化、信息化体系的搭建上,涉及到MES、ERP、BOM等系统的搭建,后续投入简直“黑洞”。

C2M之路还有多远?

不是工厂没能力大批量生产,是现在的市场需求还没有跟上。

“犀牛智造”不是第一家探索C2M模式的工厂,但无疑是一个成功的探索者。

实际上,国内首家实现服装C2M转型的工厂是“青岛红领”,这个成立于1995年的集团,生产经营高档西服、裤子、衬衣、休闲服及服饰系列产品。从2003年开始,红领集团就开始了个性化服装定制系统的探索,历经十余年时间,投入数亿资金,成功推出了当时全球唯一的互联网个性化定制智能制造生态平台,也就是业内知名的“红领模式”,并在2007年后逐渐将业务转移到了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特”)旗下。

到目前为止,酷特已经形成了服装版型、款式. 工艺、BOM四大数据库,量级已达数百万亿级。通过这些模块组合,消费者还可以DIY,完成个性化设计。

尽管酷特实现C2M的软硬件基础设施已经完备,但市场需求量远未达到可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的状态,纯定制生意还不够多。有相关投资人表示:“行业还是需要培养,目前这种模式能为企业带来大规模盈利的潜力还没有充分释放,但C2M在大幅降低库存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替代人力等方面贡献突出,是供应链演进的必然趋势。对于传统工厂来说,要实现转型,3-5年只是起步。”

但阿里与酷特还存在区别,酷特是传统工厂转型的典型,是“从刚变柔”的过程,传统工厂对生产模式和操作经验有积累,也做了大量数字化转型的尝试。但在信息化、数字化这些“柔性”能力上,阿里这种互联网企业未来可能更具备优质。那么相对的,互联网产商对于产业的理解也存在局限和不足。

如果阿里能够通过犀牛工厂打磨出一套完整的信息化解决方案,形成平台后,就可以帮助广大传统服装制造商转型升级,从而造福产业。不过,在C2M的路上,阿里还需要破译线上、线下、批发、零售等等场景,中国服装行业转型升级的道路还很长。


+1
15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体量不大,却被帕里哈皮蒂亚和软银同时看好的Opendoor究竟有何种魔力?

2020-09-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