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条》口碑两极,诺兰这次无法“逆转”?| 超级观点

超级观点 · 2020-09-16
整部电影我们看不到危机感。

带着观点看商业。超级观点,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

本期嘉宾:

赛人,知名影评人

张薇,36氪新媒体部负责人、主编

编辑|陈昭彤 黄臻曜

核心提示:

1.科幻片的母体就是人们对现代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恐慌,在这个电影中,它当然有顺应科技片的母体,但我们看不到一个新的概念进来以后对我们的生活所带来的巨大的影响,整个电影我们看不到危机感。

2. 这部电影也暴露了诺兰电影当中的一个最大的弊端:他不太会做人物关系的塑造。他既然不会做人物关系的建立,也不会做人物关系的崩溃。《信条》里似乎没有哪个镜头能让人有眼前一亮和心里一震的感觉。

3. 诺兰的电影很符合现代人的心理特点,它是很内向的一个电影,但是这种内向它又不是完全拒绝交流的,它是害怕交流,又渴望交流的状态。

1.诺兰的电影,我觉得就意思不大,没有这种记忆和欲望。

编者按:本文由36Kr LIVE内容整理而成,有删减。戳此可回看完整直播>>

图源豆瓣电影

缺失危机感的《信条》、人物关系塑造失败

张薇:您当时看完《信条》之后,您你的个人感受是什么?

赛人:我觉得好无聊。首先觉得这部片子没有意义,它没有发掘出对人,或者对整个世界,在一个更宏观层面上的理念。

张薇:您你觉得这部影片里缺的是什么东西?

赛人:缺一个新的观念,同时这个观念对人的未来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是看不到的。科幻片的母体就是人们对现代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恐慌,在这个电影中,它当然有顺应科技片的母体,但我们看不到一个新的概念进来以后对我们的生活所带来的巨大的影响,整个电影我们看不到危机感。科幻片都是在讲危机,它并不是在讲未来更美好,而是讲未来其实会比现在还要糟糕。这部影片就差在它没有真正的未来感,未来感是未知的。这也是真正的科幻电影中并不具备完善的化学或者天文知识,只有这样才会让你恐慌。我们为什么害怕死亡,是因为我们对它的完全未知,所以一部优秀的科幻片,它的未知感一定关于死亡。

科幻片在形态上一定是要给我们带来一个陌生的世界。因为只有它足够陌生,才能唤起我们内心的真实,才能让你真正地去思考我们当下的一些处境,这是科幻片的哲学。科幻片肯定不是只讲未来,它仍然是关注此时此刻的,这样的科幻片才有意义。

张薇:电影宣传的时候经常会剧透一些影片里所谓烧脑和悬疑的点,并以此作为营销卖点。这样观众去看的时候会焦虑,要考虑自己能不能看懂。除了危机感缺失,这部影片的故事本身可能也不够丰满,我们也很难去代入到角色之中,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赛人:他们的营销方法就是让你要看好几遍,因为你看一遍,就是在为电影票房添砖加瓦。这样的宣传方式在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这部片子上也用过,他也说《太阳照常升起》要多看几遍才看明白。但我觉得《太阳照常升起》这部片子比《信条》更值得一刷二刷。但是因为《太阳照常升起》太缺乏趣味性,不像《信条》有很普世的趣味性,所以它当年的票房可能不如《信条》。

《太阳照常升起》和《信条》都是关于时间的命题,电影本身就是关于时间的艺术。实际上电影在所有艺术形式中和音乐是最像的,因为电影和音乐都是关于时间的艺术。诗歌在某方面也有点接近于时间的艺术,但《信条》这部片子缺乏一个诗歌一样的东西,缺一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对时间流逝的惊愕,惶恐和惊喜。这种时间感,以及电影的故事感。我想到诺兰之前《盗墓空间》这部片子,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对它的故事已经淡忘了,但是一层层梦不停穿透的梦境的氛围还在。所以我在想,这是不是诺兰电影中的一个显著的特点,若干年后我想起其他的影片,我可能会想起这个影片的故事性,或者它整个的故事脉络。比如若干年我再想到《信条》,可能想到的就是一个人他可能是一个正向的行驶,另外一个人可能逆向的空间,但两个人会在同一个空间中会相遇。这种所谓的视觉奇观对于一部电影来说重要吗?它是一个可褒奖的东西吗?

赛人:从影像来讲,它的镜头其实并没有提供这样的冲击性和的巨大的美感。我觉得这个片子不像它以前的《盗梦空间》有视觉奇观。我当年看到《盗墓空间》的预告片,那个房子往下压的场景,我就觉得这个片子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看。而诺兰这部片子,不是他做不到,他以前做得到,但是这个电影中,我觉得似乎没有哪个镜头能让人有眼前一亮和心里一震的感觉

同时,这部电影也暴露了诺兰电影当中的一个最大的弊端:他不太会做人物关系的塑造。他既然不会做人物关系的建立,也不会做人物关系的崩溃。只有你先有建立,你才会知道怎么去崩溃。包括他们电影当中两位男主,黑人大卫·华盛顿,白人罗伯特·帕丁森,看到电影的最后一段你可能会觉得很感人。但你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人关系从何而来,我们在前面看不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发展的,他们好像仅仅是办公室的工作伙伴,而看不到更深的情感,互相渗透,互相进入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这部影片好像似乎是以人为本体,但人本身的距离非常遥远。

张薇:许知远老师在《十三邀》里他问诺兰,你的终极电影是什么?因为大家对诺兰对时间感的掌控印象非常深刻,所以他的回答是可以通过不同的时间线给大家不同的感受。通过时间线他实际上限制了观影者的视角,并以此让大家只关注和体会到这个人此时此刻的感受。他其实通过这种东西来达成电影的所谓真实的操控感。您你觉得在整个电影市场那么多片子里,诺兰对时间的掌控感做到了什么程度?

赛人:我觉得诺兰每部电影都离烧脑特别远。在我觉得诺兰的这部片子里,其实没有提到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记忆。我们来记住这个时间,我可能时间要我们记忆,我们记忆会篡改。没读明白

张薇:记忆碎片不算吗?

赛人:谈不上,记忆碎片是关于记忆,它还没有谈到时间。有句非常哲学的话:改变我们现状处境的东西,不是现实,而是梦境。因为你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你才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记忆本身是会产生正向或者逆向的东西。这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愿望,我们希望这件事情发生不发生,它就会呈现是逆向或者正向的梦境。我们姑且把弗洛伊德的理论当作是正确的,梦是欲望的呈现,那么时间感其实还会有欲望的。因此讲时间的电影,它一定要牵扯到记忆、欲望这些东西,而在《信条》不太能看到。实际上你是通过你的记忆和欲望来去感受时间的,而不是靠一个机器,甚至是靠一个物理概念。所以我经常说非要物理学得特别好的人才能去看这个电影,那这个电影就太没有价值了,那只对物理学有帮助。而应该是假如有记忆,有感受,有欲望,你都能在电影当感受到时间带来的特有的美学魅力,那么这个电影才是有意思的和成功的。而诺兰的电影,我觉得就意思不大,没有这种记忆和欲望。

诺兰式内向型电影

张薇:你觉得在中国的语境下,或者中国的市场下,为什么诺兰是受欢迎的?

赛人:相较西方,诺兰似乎更受中国观众的喜爱。我觉得他的片子之所以能如此受欢迎,很大程度上也有赖在一个信息爆炸,社交媒体发达的时代的加持和簇拥下。从80后一直到00后,近二十年的这一批孩子,他们其实是都有社交恐惧症的,都很害怕恐惧与人的实际交往。而诺兰电影提供了一种私领域的快乐,因为诺兰的片子可以被称为宅电影,它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他的电影永远是讲我以为这是开始,实际上是结束,是个闭环的空间;我以为是在做梦,其实我醒着,这都特别符合新一代孩子沉迷于虚拟社交的思维模式,而诺兰电影就呈现了虚拟社交的虚拟的快感。

因此,诺兰的电影很符合现代人的心理特点,它是很内向的一个电影,但是这种内向它又不是完全拒绝交流的,它是害怕交流,又渴望交流的状态,他才会内向。

张薇:有人说诺兰的电影有一种逃避现实的感觉,它并不是我们大家传统意义上认为的现实主义,或者是跟我们现实生活贴得很近,它其实是漂在两者中间。诺兰其实更擅长做一个架空空间中发生的故事,例如《盗梦空间》。它的现实意义没有那么重,也没有太多的现实的人物之间的关系。

赛人:诺兰自己也说,他有一部电影叫《失眠》,就是他白天也不愿意出去见人,晚上又睡不着觉,他觉得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他特别渴望做梦睡觉,但又睡不好,所以就介于一个特别舒适这样的中间状态,常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他有时想,这个梦能不能分享?别人跟你分享梦境好像不太可能,那就让我们的镜头去,走到梦和想象中。因此,他的电影不是欢迎你来到我的现实生活,而是欢迎你来到我的梦。从一个封闭回到另外一个封闭,梦跟现实还是不能发生实际性的接触。而且真正的梦也不会对现实起到一个反作用力,你不会做了因为梦,明天早上上班就会很积极,或者你在梦中发了财,你就真的捡到二百万,这种事几乎不可能的。但如果我们现实中特别寄希望于梦的话,就会让我们对现实生活越来越厌倦,而这正好比较符合宅文化的现实生活状态。诺兰的电影正是如此,在潜意识上吻合了当代青年的生活状态。

诺兰是个尊重观众的导演

张薇:这里有一位用户在留言区里提问说,想问问赛人老师你到底看懂了《信条》吗?

赛人:我大部分看懂了。很多人说自己没看懂,实际你不应该看不懂,只要是个有了时间有正向有反向的这个概念,就能看懂电影。

张薇:其实这部影片很符合诺兰一贯的逻辑:用复杂的手段来讲一个简单的故事。

赛人:对,他为了一个看着比较别致的创意,给大众传递一个稍微违背常规的认知,让他们产生一定的困惑,然后他又用他的方法给你讲。其实诺兰他没有一个电影是讲一个特别新鲜的东西,他的创意就是如何把一个不够创意的东西显得更有创意,同时他能把那一些看起来很高深的东西做普及。所以诺兰的电影在我们看来是非常好的科普。他要是拍的内容很高深莫测,就根本谈不上科普,很多更牛的电影,他们特别不尊重观众,但是就很喜欢这种不尊重人的电影。就像人际关系中,如果两个人互相特别尊重的话,这两个人是走不近的,不可能成为朋友的。而当有个人不尊重那个人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才能够好起来。一个人特别尊重你的时候,骨子里是不会把你当回事的,只有他不尊重你的时候,他才把你当一回事。人与人之间是这样,电影也是。

张薇:所以站在这个维度上来说,其实诺兰他跟观众之间的关系是这种尊重的关系是吗?

赛人:是的,他是比较尊重观众的。同时,诺兰电影就像一种未来可期的,不是可以欺负未来的。就像未来可以欺负你,而诺兰是可以期待的,《信条》比他前两部电影还要温暖,甜蜜一些。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36kr.com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果 DeFi 想要在未来取得长足的进步,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逐渐摆脱对「流动性挖矿」的依赖,真正立足于 DeFi 本身的价值。

2020-09-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