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新中产「非体面」买房记

未来可栖 · 2020-09-10
妥协,或许是所有北京购房者必须上的一堂课

《让子弹飞》剧照

26岁,在北京,还是在东四环上的青年路,拥有一套130平米的改善型住宅,这对无数北漂而言,都是难以企及的梦。

阿良实现了。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自喜,他说:“坐我对面的同事,在某高端社区有180平米的大房子,坐旁边那个,有200平米学区房。”

阿良和他女友交谈,两人时常聊到在英国读研究生时认识的那群朋友:谁谁开着几百万的跑车,那谁在央企是什么职位,长得最帅的那个和谁强强联姻,那个不怎么好看的家里资产如何如何......

即便阿良从小没住过150平米以下的房子,父母在东北各有一个公司,也能在不影响公司现金流的情况下,拿钱给阿良在北京买房,阿良也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产偏中下”。

而这样的想法,在他开始看房的时候,更让他深以为然:

想要在北京体体面面的买房,并不是一件“中产偏中下”能够简单办下的事情。

01

来北京,阿良觉得自己没得可选。

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他无法想到“数据分析”专业能够在东北找到什么好工作。留下的年轻人大概只有三种选择:银行、老师、公务员。

在毕业那年,阿良看到了北京研究生招聘会的信息,当即订了经济实惠的宾馆,拖着行李箱来京,一大早在庆丰包子铺吃完一份炒肝,就去了展馆。

那是一个几万人的校招,展馆内乌央乌央挤的全是人。一天之内,他逛遍了每个摊位,每个展馆,中午就和大部分人一样,挤在阶梯上吃25块钱一盒的盒饭。

在那一天,他填报了十几个岗位,80%给了他回信。

阿良最终以管培生的身份,进入到了总部位于通州的一家大型公司。

因为“没得选”,阿良从一开始就打算在北京买房。前两年谋划北京户口,但却卡在了“留学需满360天以上”这条规定上。英国研究生只需要一年,除去寒暑假,他刚好缺了一个来月。

没办法,只得从头开始申请工作居住证,把买房的资格拿下来。

买房,几乎是所有无房者的梦想。《2020年毕业生居行调研报告》显示,超六成毕业生有买房计划,93.7%毕业生希望35岁之前购房。但计划和实现,往往并不能放在同一个天平上。

阿良总是强调自己家庭很普通,但也坦白了一回:比大多数同龄人,还是要好一些。

02

阿良和女友对生活的参照,是身边的朋友。或许是因为生活圈的问题,他们的朋友大多经济条件不错。

阿良的焦虑,源自于恐惧,担忧自己会掉队。

他研究生的室友,已经是4A公司的咨询师,年入70万;同专业的同学,也有人拿下了CFA(特许金融分析师)三级证书;还有在阿里工作的亲戚,已经是P7的级别。

阿良有时会想去读MBA,但放弃大企业管培生的身份,从头再来,也需要莫大的勇气。他有时甚至会因为自己还没有开始买股票、基金、期货而急躁。

相比之下,前途未明的焦虑,远远大于是否在北京买得起房。

对于房子,两人认为最理想的居住地,是金台路。这里刚好处于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国贸中间,到哪里都方便。又是地铁的换乘站,他每天乘坐6号线前往通州的公司,女朋友便乘坐14号线去到望京上班。

但在金台路上,老破小群聚,还有不少事业单位家属楼。一算年头,都能盘到他奶奶那一辈,他们实在看不上。

有一次两人逛街逛到了朝阳公园,从地铁口出来,入眼的便是马路对面干净整洁的白色楼房,和一街之隔的红色低矮居民楼,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画风。再回头看,坐落在一旁便是黑色玻璃外立面包裹下的阿玛尼公寓,时尚而华丽。

阿玛尼公寓两个人不敢想。对面白色那栋楼,或许能努力一把。

阿良当即打开手机搜索,这才知道,那个小区叫棕榈泉,北京初代豪宅之一,据说许多明星都住在这里,均价十万以上。小户型的房子,总价也在千万。

“这就不是我努不努力的事情了,只能问问我爸能不能努力一下。”他调侃道。

棕榈泉便变成了两人心里的一点执念。女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跟朋友聊天,总会提及回老家:

“留在北京干嘛,又住不进棕榈泉。”

03

在工作居住证下来之后,阿良进入了正式看房的节奏。他和爸妈商议之后,定下来的买房款是700万左右。棕榈泉并不在这个范围。

阿良对学区房没有太多的追求,海淀、西城不在考虑的范围。因为工作在通州,但又不喜欢通州配套的不成熟,所以在朝阳区选择了四个区域:金台路、双井、四惠,以及青年路。

金台路,看得上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上,首先淘汰了。

今年5月的一周,阿良骑着自行车,将双井、四惠、青年路挨着逛了一个遍。

四惠的优势在于房价便宜,但小区的质量和周边配套并没有优势。阿良考察发现,四惠的商业大多是一些小店,没有大型商场。作为交通枢纽,地铁直通1号线,对阿良来说并不方便。紧挨着的四惠桥也常年拥堵。整体居住舒适度并不高。

双井距离国贸最近,但阿良的生活实际上与国贸不太沾边。他既不在这边工作,也自嘲不是逛得起SKP的人群。在双井比较符合阿良居住要求的社区是首城国际,如果按照700万的预算,只能买到八九十平米的刚需房,性价比也不高。

左右一对比,他最终看向了青年路。

从2005年,星河湾选址朝阳北路开始,无数的高端住宅落子于此,泛海国际、公园1872都是其中的代表。李嘉诚将逸翠园落户于此,还有南北复式结构的天鹅湾,满足了年轻人对住宅时尚的想象。

经过10年的发展,聚集着无数网红餐厅、电影院、滑冰场、创意书店、桌游馆.......在这里,有着青年生活以及精神所需的所有,对无数工作在北京的人,都有极大的诱惑。

这里已经成为了真正的“CBD后花园”。对于像阿良一样的年轻人而言,青年路是最佳的购房选择地。

04

阿良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第二梯队的改善型住宅。

从来没有为房产操过心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选房子那么难。

正南正北,南北通透,四方四正,这些在他看来,应该是房子的标配。但开始看房的之后才发现,一个正常的户型竟然如此难得。

离朝阳大悦城最近的珠江罗马嘉园,阿良看的那套刚好倾斜了15度,更致命的缺点在于,一个卧室的窗户是向楼梯间开的,几乎没有采光。天鹅湾的复式,只有一面向南,也无法做到南北通透。

明明预算不少,但想要选到户型优良,面积更大的房子,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在看了数十套房子以后,心里最喜欢的是润枫水尚,这是一个低层、低密的纯板楼社区,绿化做得不错,外立面也是花岗石,从内到外看起来都十分体面。

但要么是楼层不对,要么是户型不好。他还第一次听说了“公路煞”这种风水学上的说法,据说会折损运势,阿良虽然不信风水,但多多少少也听了进去。

好不容易遇上了一套喜欢的房子,阿良只看了一次就想要定下来。爸妈劝他再仔细看看,他觉得也对,又花了几天的时间做了一个表格,详细到水电、上下水、墙体拆除、窗户、业主信息、邻居情况等等,让中介一条条回答。

没想到还没有等到中介回复,房子就被抢了。

阿良悔得不行,下一次看中房子,一点都没犹豫,便进入到约谈阶段。

约谈,又是一个漫长而繁琐的博弈过程。

那一套房子106平米,报价755万,而阿良的心理价位是730万。

中介说今年受疫情的影响,楼市不太好,价格有谈的空间。阿良兴冲冲地赶赴现场,听说业主喜欢酒,还专门带了一瓶威士忌。想着一边谈,一边喝,聊得开心,说不定就成了。

但结果是,没有见到业主的面。中介将他和业主分别带到了两个房间,双方提需求,中介负责交谈。来来回回好几次,房东一点价都没有降下去。

阿良看着中介来回跑,心情也越来越沉重。

“没有眼缘,没谈下来。” 阿良灰溜溜地拎着酒,回到了位于金台路上老破小的出租房。

05

谈崩之后,阿良觉得挺绝望。想要的房子一直没有,按照自己的标的,只能看小户型。这套没谈下来的房子,本身在润枫就不算好。

毕竟在东北,阿良从来没有住过150平米以下的房子。

但正应了那句玩笑话:你不逼你爹妈一把,你都不知道他们有多有钱。

阿良老爸给他调整了标的,又多拿出了一百多万,“反正你就坑我一回,不如多坑一点。”

阿良还没来得及感动,又进入到重新看房的步伐。这一次他和爸妈都看向了润枫水尚旁边的华纺易城。

一间三居室,130多平米,报价900万,户型方正,南北通透,楼层好,装修新,客卧面积也都挺大。

阿良以870万,一举拿下。

按照阿良之前的想法,他当然更喜欢润枫水尚,若是敢想,那得是棕榈泉,甚至是阿玛尼公寓。但在北京,只有拿不拿得出来的预算,没有十全十美的房子。

妥协,或许是所有北京购房者必须上的一堂课。

10月中旬,阿良即将住进自己的新家,他和女友时常商议买什么样的家具,装修弄什么样的风格。女友喜欢原木,他喜欢黑白,但争不过她,还是按她的想法办。

未来的他,会过上和所有聚集在青年路上的青年一样的生活。

通向东三环的姚家园路和朝阳北路,在早晚高峰、周末总是水泄不通。每天早晨,都有无数的青年人从各个社区,抢不到共享单车,便徒步赶往青年路的地铁站,挤上六号线,再通向北京的各个角落。

但不一样的是,阿良的归处,不需要计较每个月四五千块钱的房租,不需要因为退租,而面临房东不退还押金的尴尬。

这里就是他安定的小家,扎根北京的地基。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年生活

那谁

楼梯间

庆丰包子...

下一篇

华为希望和所有的开发者、伙伴、用户一起,让HMS闪耀满天繁星,让这个世界更加绚丽多彩,

2020-09-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