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好学者”南昌,取到真经了吗?

城市进化论 · 2020-09-09
“2020年最具学习精神城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程晓玲,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最具学习精神的城市,非南昌莫属。”

今年以来,从南昌市委书记履新不久便荐书学习杭州,到南昌“两会”期间提出对标成都、长沙、合肥,再到党政一把手带队赴杭州等地考察……

在不少网友印象中,南昌的“学习型人设”可谓是立住了。

事实上,在区域经济竞争激烈的当下,城市之间对标先进、相互学习早已成为一种趋势。

比如,山东的青岛对标深圳、济南对标上海、潍坊对标南方五市,大连提出对标上海,西安对标成都……

这种“学习热”背后,直接反映的是“后进”城市找差距、补短板的渴望。而在实操过程中,一个更关键的考验是——城市如何避免水土不服,真正做到学以致用。

日前,南昌党政代表团赴长沙考察学习。这是南昌在此前广泛对标学习杭州、成都、合肥等地后,最近一次选择的学习对象,也是南昌在重新定义城市发展方向后,第一次外出“取经”。

数次对标学习背后,南昌究竟是何考量?

广泛学习

南昌的“对标先进”学习潮,始于一场为期两个月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

4月23日,南昌市“彰显省会担当,我们怎么干”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动员大会召开。彼时,履新还未满月的南昌市委书记吴晓军在会上强调,

“要跳出南昌看南昌,将南昌置身全国乃至世界大格局中寻找定位、谋划发展,向好的学、跟强的比、与快的赛。”【猜你想看:南昌为什么要学十年前的杭州?

两周之后,也就是南昌“两会”召开期间,当地媒体推出系列文章,明确提出对标成都、长沙、合肥等省会城市,并邀请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等,就生态都市、流量经济、科技创新相关话题展开探讨。

围绕这几个关键词,南昌的学习可谓各有侧重——对标成都,打造山水名城;对标长沙,发展流量经济;对标合肥,加强科技创新。

学习,是因为意识到了自身差距。

比如,近年来,南昌大力淘汰落后产能,整治全市生态环境,致力于改善长期存在的生态和发展之间的矛盾,打响“山水之城”名片。

但同时,城市规划滞后、城市建设不成体系、城市样貌不精致等问题依然十分突出。在这方面,南昌学习的对象是“公园城市”首提地——成都。

“我们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千城一面摊大饼’,一定要组团式网络化发展,把南昌的城市通过公园一个一个串起来”,“我们过去可能更加注重经济的发展,更加注重产业的发展”……南昌副市长宋铀如是反思。

在他看来,要学成都,就要把“精髓”学到,“公园城市”的建设模式正是其中之一。

与之类似,此前吴晓军曾公开表示,与中部其他省会城市相比,南昌仍然存在总量不大、产业不强、创新不足、人才不够等方面差距。尤其在创新方面,南昌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只有4家,而同处中部,长沙、合肥、武汉分别达到11家、17家、29家。

为了补足这一短板,南昌将基础科研实力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中国第三的合肥列为学习对象。

此外,身处被戏称为“阿卡林省”的江西,针对长期以来“存在感”不足的问题,南昌则提出要向“网红”城市长沙学习如何发展流量经济。

如此频繁地学习对标,原因显而易见,如网友所言,这是“因为立了一圈的标杆之后,南昌发现自己就是标杆环绕下的洼地”。

精准对标

城市之间的对标学习,“见贤思齐”无可厚非,但“广撒网”式的学习借鉴,难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可能导致学不精、学不深。

从成都、长沙、合肥再到杭州,回顾此前南昌向这几个城市对标学习的过程,发展差距很大、学习重点很多,却又很难从中找到一个足够“精准”的落脚点。

今年8月,南昌重新提出“五城”发展新方向,与此前“山水之城、实力之城、文化之城、创业之城、英雄之城”的提法相比,“创业之城”变成了“创新之城”,且位置居首。

科技创新力不足是制约南昌发展的突出短板,而创新能力的提升离不开创新平台的建设。

在当地学者的观点中,南昌创新平台无论数量和质量与中部其他省会城市相比差距都比较大。

在重新审视自我、找准差距之后,“打科技牌、走创新路”成为南昌的必然选择。

站在新的起点再出发,南昌将“取经”首站选在了长沙——8月28日、29日,南昌市委书记吴晓军、市长黄喜忠率队赴长沙考察学习。

同是江南历史名城,同属中部省会城市,同处“中三角”经济圈……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南昌和长沙在地理环境、产业发展等方面有着极大相似度,这是学习和合作的基础。

吴晓军直言,两市肩负着“推动中部崛起、加快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的共同使命”,近年来,长沙深入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为南昌树立了“身边榜样”。

从学习内容看,相比此前提出要“对标长沙,发展流量经济”,这一次,南昌的关注点显得更加聚焦:

“近年来,长沙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提升制造业发展能级、竞争优势和综合实力,工程机械、汽车等领域走在了全省、全国前列,更涌现出一批顶级智能制造企业。我们要认真学习长沙‘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快速培育’并举的发展思路。”

自主研发领跑全球的铁建重工、让制造走向“智造”的长沙格力、“卡脖子”技术位居全国前列的湖南长城科技、助力智慧城市实现“海量级”计算的鲲鹏生态创新中心……

在这次南昌为期两天的考察行程中,智能制造、科技创新、数字经济等领域成为重中之重。

与此同时,战略合作的指向也更加明晰——南昌希望两地共同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共同打造全国数字经济新高地、创新发展新高地等。

因地制宜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昌乃至整个江西,几乎都是全国区域经济版图中“小透明”一般的存在。

“南昌在整个长江中下游的省会地区中基础不强、未来发展模式不清晰;如果说东北某些城市暂时无可救药,那么南昌就是一个染上了小病而整体经济体里面免疫力较强的城市……”

财经作家叶檀曾在《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一文中直指南昌面临的痛点。

文中指出,从2005年到2015年,南昌的GDP从1007.7亿上升到4000亿,10年时间上升3.97倍,略高于太原等城市,低于长沙的6倍左右,与杭州、南京等城市总量差距更大。

时至今日,这种差距仍未见改变。仅从中部六省来看,2019年,南昌GDP仅相当于武汉35%、郑州50%、长沙47%、合肥60%。

在首位度方面,2019年南昌GDP在江西省的占比从2018年23.2%下滑至22.6%,在中部省会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二。

与10年前,经济水平几乎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合肥相比——如今的南昌依旧没有摆脱“弱省会”的标签,而合肥已然转身成为准万亿GDP城市、长三角的副中心。

反思过去10年,合肥抓住了什么,南昌又错失了什么?

长沙、合肥和我们原来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但是现在把我们拉开了差距,最重要的就是产业和创新的发展。

此前,江西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麻智辉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分析,这几年南昌占全省经济总量的比重始终在25%以下,没有做大。此外,产业结构也有很大的问题,特别是新兴战略型支柱产业。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G60科创走廊建设中,这条沿G60沪昆高速布局的科创经济带,没有将正处在沪昆高速上的南昌规划在内,转而却“看上了”距离更远的合肥。

或许也正因为此,南昌才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对标、寻找差距过程中,定下了后发赶超的突破点——“打科技牌、走创新路”,以建设创新型城市为统领,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

“在新一轮区域发展中,我们只有解放思想,主动对标先进,找准发展短板,明确发展目标定位,才能赢得主动,迎头赶上。”正如吴晓军所言,因地制宜,南昌是时候行动起来了。

文字 | 程晓玲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见贤思齐

铁建重工

下一篇

数万优质口碑背后,小仙炖正热销。

2020-09-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