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闲鱼」翻身

新博弈 · 2020-09-03
每一个物品的交易传递,都不仅仅是物品本身,而是社交带来的乐趣。

©新博弈原创

文丨安美宣

编辑丨雷云霆

6岁的闲鱼,已然成为一只光速成长的独角兽。

2014年6月28日,一只“闲鱼”在阿里西溪园区的茶水间诞生,6年后,这只“闲鱼”GMV突破2000亿元,同比增长100%,每天在线卖家数超过3000万人。

快速长大的背后也伴随着巨大争议。有媒体指出,闲鱼上既有“职业卖家”汹涌入局,也有“盗版网课、禁药和‘原味丝袜’”在暗处滋生。也有卖家对闲鱼提出批评:“闲鱼失去了分享二手好物的初心,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利益交换的商业工具。”

但不得不承认,闲鱼已经成为国民度很高的一款软件,用户数量已经突破3亿。闲置交易,更成为与当下年轻人密不可分的生活方式。比如一些年轻人,在购买家具、健身卡、小家电以及宠物之前,都会习惯性地先去闲鱼平台搜一下。

“富二代创业”

闲鱼之于阿里,外界比喻闲鱼是“富二代创业”。2016年5月,阿里宣布旗下“闲鱼”和“拍卖”业务合并后,阿里给了闲鱼1亿元办“鱼塘”。

淘宝二手平台曾做过一份用户调研显示:90%的淘宝用户有闲置物,但50%用户倾向于让闲置物品放在一边。闲鱼创立的初衷,就在于让“闲置物品游起来”。而在此前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十几年里,国内一直没有一款专注C2C二手交易平台诞生,为了迎合卖家,阿里就萌生了变“闲”为“现”的想法。

今年6月18日,闲鱼成立6周年前夕,闲鱼CEO陈镭(花名闻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阿里体系内,闲鱼的定位是一个流量生产者,而非消耗者。陈镭看来,闲鱼虽是个“富二代”,但是“更傻更天真”,过去6年没有奔着钱,而是让更多人低门槛地参与,聚焦社区,通过真实人设,坚持做C2C普惠。所谓“离钱比较近,离赚钱比较远”。

以“社区”作为驱动核心,用户可以低门槛地参与,一定程度造成了闲鱼的“乱象丛生”。去年3月,多名网友反映闲鱼平台有商家售卖“妇科真人检查”相关视频。尽管闲鱼对此及时采取了行动,但在闲鱼,大尺度的照片和带有性暗示的话语仍屡见不鲜。

闲置交易平台的建立,信任问题是基础。闲鱼在成立的第一天,就引入了淘宝用户过往交易信息、支付宝芝麻信用体系,初步构建起买方与卖方的信任链接。

而闲鱼的审核机制,最被外界诟病——通过算法辅助人工,存在先发后审的机制被认为是有漏洞的。

闲鱼方面则表示,凭借阿里平台治理的防御体系,遇到类似的恶意链接,就可以发出安全警告,甚至直接封锁。但用户一旦脱离闲鱼平台,就无法监控交易链路,也就没办法阻止。“很多时候我们发出了安全提醒,用户仍然选择无视,我们会反复改文案,甚至加红加粗字体,尽可能提醒用户”。

去年12月29日,闲鱼还曾喊话腾讯。起因是有网友在闲鱼上买了一台无人机,被骗子诱导上加QQ后,在QQ点击了骗子发来的假冒闲鱼链接,最终被骗走3000元。

有行业人士表示,由于灰色生意交易方式隐秘,交易环节分散,这为管控增加了难度。他认为,阿里生态体系下的闲鱼,是有能力复制阿里传统电商多年建立起,完备的审核机制的。

“双寡头”的伪命题

多项数据研究证明,2020年,国内二手市场是一个拥有万亿级规模的大市场。目前在众多二手交易电商平台中,闲鱼的渗透率最高,占比为70.7%,其次是58同城旗下的转转,占比20.38%。因此闲鱼和转转,被外界看作是二手交易平台中的“双寡头”。

尽管闲鱼和转转被外界看成绝对的竞争对手,但他们自诞生起,承载着不同的使命,在产品理念和形态上也有很大差异。

闲鱼是以“社区”为核心驱动力,延续了阿里对社交的执着。

“社区”线上最直接的表现形态就是“鱼塘”,其一是以小区、公司、学校等场所为核心,基于地理位置划定半径而形成交易社区;其二是以“兴趣”划分,基于网友兴趣所形成闲置交易圈子,比如“可乐收藏”“耳机穷烧者”“橄榄核雕文玩”“汉服复兴”等圈子。闲鱼数据统计表示,鱼塘用户的强互动数量是普通闲鱼用户的2.2倍。

而58旗下的转转,则延续了58中介撮合的基因,这就决定了转转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决绝的使用条件:所有转转用户都要通过微信一键登录,导入自己的微信好友。微信为转转开放了大数据后台,从用户账户数据、社交关系,到微信支付都离不开腾讯对58的背后支持。

在产品形态上,闲鱼继续阿里做电商的思路——搭建平台,轻介入模式。在陈镭看来,闲置不完全等于二手。比如仓库里面堆了50件3年出不掉的货,用户拿来在闲鱼出,它是新品,但确实是闲置。都是可以拿平台上交易的。

闲鱼上也不只是物品,服务也是林林总总,比如代相亲、代叫醒、代打游戏,甚至还有语音叫爸爸的服务。“合法合规范围内,我们希望用户需要的东西都能够在上面找得到。”闲鱼平台负责人谌伟业曾表示,他还曾在闲鱼上花了10块钱,找了一个90后的女生,带他打了半个小时的“王者荣耀”。在他看来,这就是闲鱼“神奇”的地方。

闲鱼的主要用户群是女性,在闲鱼上交易量最高三大品类分别是服装、手机数码和美妆。

转转则走了一条相反的路,最早从3C品类入手,并采用“回收+寄售”重介入的模式:由C端两位用户议价,卖方寄给转转平台做质检,质检通过后,转转再将货物邮寄给买方,以此完成整个交易环节。

手机数码,一直是转转交易量第一大品类。

根据转转发布《2019年度转转二手交易服务白皮书》,2019年转转平台业务已经覆盖全国近2000个县市,平台业务和服务下沉至邯郸、安阳、聊城等三四五线城市。也有数据表明,转转的新增用户主要来自低线城市,占比达到49.1%。

二手市场交易擂台上的博弈,闲鱼已经不把转转视为对手。谌伟业早前就公开表态:“二手市场早没有什么可打的”,话外音透露出闲鱼胜利者的姿态。闲鱼内部人士也曾表示:“让闲鱼与转转平起平坐,这是我们接受不了的。”

但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眼里,二手市场生意则是“万米赛跑”,转转是“一门可以做十年的生意”,起跑领先50米还是100米,并不能决定最终的结果。

转转CEO黄炜曾预测,“中国的二手领域一定会产生一家估值或者交易规模在电商领域排名第二的公司。”

但从目前来看,无论是GMV、用户规模、用户在线活跃度,还是市场占有率,闲鱼都更有胜算。

“潮水的方向”

闲鱼这种商业模式,打破了传统电商交易中买家和卖家的角色,在这里,买家即是卖家。在2019年闲鱼战略发布会上,谌伟业表态“闲鱼未来三年要发展10万玩家。”在此前一年,闲鱼上6成用户是90后,他们均收入是4296元。

 “闲鱼玩家”,专指那些出闲置、淘二手、搜好物的资深用户群体,如今与B站UP主、脱口秀演员、宠物摄影师、民宿房东一样,成为当下斜杠青年的一种新身份。

相比其他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更像一个集市,无论是动漫二次元,还是国风,各种圈子都可以在这里共生,用户很快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圈子,以及自己的同类。

今年毕业季,腾讯谷雨数据曾发布《2020就业趋势调研报告》,发现北漂青年突然决定离开时,会把宠物和梦想都挂上闲鱼。闲鱼“平台中挂售的物品,成了离开北漂们‘到此一游’的证明。在这个梦想之城的最后几笔交易,是将旧生活来个跳楼大甩卖。”

透过这样一条条线索,让闲鱼的交易买卖充满温情。也因此,闲鱼上的商品交易,已经超出物品本身,支付宝背后关联的每一个真实用户,背后都是有血有肉的灵魂。每一个物品的交易传递,都不仅仅是物品本身,而是社交带来的乐趣。

闲鱼的成功,也侧面印证了“潮水的方向”——闲置经济的日趋火爆。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0宅经济洞察报告》显示,自2020年5月起,线上购物(包括电商、外卖)已整体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闲置交易月活跃用户规模同比增量达到841万,一跃跻身移动购物领域前五。

闲鱼,不只是一款产品,更像一个江湖。一面充斥着商业竞争和利益,有人在这里经营难以言说的灰色生意;一面又饱含真情,每一个物品背后的人间真实在这里得以传递。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支付宝

易信

乐收

易电

芝麻信用

斜杠青年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