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用户组的黄金时代:互联网诞生之前,人们是如何交流的?

神译局 · 2020-09-04
在subreddit出现很早以前 ,电脑爱好者就喜欢碰头了,而且是面对面的那种!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无所不在,我们已经陷入到各种社交网络的包围里面。但是曾几何时,在互联网还没有诞生之前,大家又是如何交流的呢?其实,早在虚拟化的社交网络盛行之前,电脑爱好者就喜欢碰头了,而且是面对面的那种。Esther Schindler为我们回顾了用户组的黄金时代。相比之下,那时候大家的交流似乎更加美好和纯粹。原文标题是:The Golden Age of computer user groups

划重点:

计算机用户组对PC的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用户组的两个基本要素:每月要开一次例会,以及要出版一份新闻通讯(纸质的)

用户组是最纯粹的交流:聪明的计算机用户提出一些睿智的问题

用户组是很多人职业生涯的起点,可以面见很多业界大佬

用户组是开源社区的前身,如果没有用户组,也许就没有开源精神

程序员的力量,的确如此。(时间是1970年中后期的某个时候,图中是一个Tufts计算机小组)

诞生了Apple I 的Homebrew Computer Club的出名是当之无愧的,但它跟技术历史上唯一一个以CPU为中心的社区集会相去甚远。从1970年代一直到1990年代,世界各地的用户组都在帮助着倒霉的用户弄清自己的计算机系统,了解了技术趋势,以及发现最新的奇妙应用。这些群组没有泡在Slacks、电子邮件线程或者论坛上。他们的会面一般在IRL上进行。

但令我沮丧的是,很多年轻的技术爱好者完全没有意识到计算机用户组的存在,也不了解它在个人计算机发展当中的重要性。这实在是太遗憾了。我们目前的现状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屏幕隔开的,但是这些组织却在帮助无数的爱好者找到了社区。计算机小组颂扬的是这个行业的基本价值观:对技术的能力感到喜悦,对知识共享充满渴望,还有对我们需要互相帮助有着默契了解。

还有,天呐,这些人真的很有趣。

比方说,1975年David Intersimone 开始参加南加州计算机协会(Southern California Computer Society)。在一次会议上,他买了一套早期的IMSAI 8080套件,然后自己在家焊接。Intersimone 回想当时:“指示灯是亮了,但是处理器没法重置也没法停止。”

因此,在下一场会议上,他找到了“计算机医生”,也就是被推荐为愿意帮助新人的人。这位“医生”帮助Intersimone解决了他的焊接错误,而且他还建议Intersimone去买个Godbout Electronics S-100总线终结器卡来让没有焊接掩模的主板静音。Intersimone 说:“最后,我的IMSAI 8080可以工作了,直到今天还跑着!”

老一代的程序员可能会记得起Intersimone 在Borland 的长期职业生涯(编者注:Intersimone曾任Borland的副总裁);现如今,他是Evans Data Corporation开发者社区的副总裁。至于那位电脑医生,他是Ashton Tate,George Tate和dBase的名人(编者注:George Tate是Ashton Tate的创始人之一,后者曾是仅次于微软和莲花软件的第三大软件公司,其dBase曾是数据库软件的事实标准)。

在计算机用户组兴起的鼎盛时期,这种共同的社团经历往往给他们在蓬勃发展的PC行业带来职业发展的机会。所以,让我们一起坐上时光机器,再来回顾一下是什么让他们显得如此特别的。

新闻通讯是计算机用户组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1984年1月,Michigan Atari Computer Enthusiasts出版了这份精编, “CES尝鲜报告!”

那么什么是用户组?

曾几何时,计算机的使用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文档说得不清不楚(如果有的话),没有任何的预装内容,如果遇到问题,你得自己解决。通过拨号上早期的电子公告板系统(BBS),可能会找到一些答案,但是得到的结果远比比不上你身后的某人冒一句说:“你插反了!”

计算机用户组是(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至今仍然是)完全由志愿者组成的组织,而且往往是非营利组织。用户组一般是在小城镇和大城市里面发起组织,成员少则25人左右,多则成员或2500名成员。提供的服务多种多样,但是早期的用户组主要有两个基本要素:每月要开一次例会,以及要出版一份新闻通讯。

有些用户组制作的杂志已经是专业水准。这份32页的新闻通讯吸引了来自28个国家/地区的订阅者。

对于小规模的用户组来说,开会时候的演示也许是某位成员的展示和讲解。而规模更大,联系更紧密的用户组会吸引供应商的参与,后者会把这些人当作值得追求的早期采用者(他们是对的)。比方说,在1990年代初期,典型的Phoenix PC用户组会议会有300人参与,而且往往会找一家酒店的会议室进行。供应商可能会用一个小时来展示自家软件的最新版本,比方说WordPerfect或Photoshop。那些演示与其说是销售宣传,不如说是精心制作的教程。每一次我都能够学到一些新东西。演示结束之后会有产品抽奖,当商业软件以每套495美元的价格出售时,这就是很有意义的奖励了。

新闻通讯的质量因用户组而异,就像你从档案库里面所看到的,以及上面所展示的部分内容可见。有的新闻通讯就提醒一下,“记得来参加下一次会议!”;有的(包括我的在内)就做成了很漂亮的杂志,以此来证明订阅成为用户组成员是值得的。

除此之外,还有因用户组而异的各种好处。一些用户组会设置特殊兴趣小组(SIG),BBS或共享软件库。还有些用户组会赞助会议,旧货交换会或其他的活动,比方说新泽西州特伦顿的用户组一年一度的“计算机展”。某些规模最大的用户组甚至有自己的资源中心,提供培训等其他好处。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用户组的作用是将大家聚到一起,然后向他们介绍新技术。

最新的优秀技术

在微机行业规模还很小的时候,接触到有影响力的人是比较容易的,不过那一般是在那些人出名之前。用户组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学习技术,而且一般是向发明它的人学习。

Harry McCracken从1979年开始参加波士顿计算机协会的会议,他回忆起了当年的问答环节。这位资深科技记者回忆道:“提出的问题很是棘手。那时候没有英雄崇拜,只有聪明的计算机用户问一些睿智的问题。” (现在在网上还可以看到一些BCS的会议录像。)

1980年代Oklahoma City PC User Group的一位会员回忆道:“ 微软,WordPerfect和Adobe是当时的头牌。他们的演讲能吸引好几百人,还会提供完整版软件做为赠品。你会对他们的新版产品满怀期待,新品介绍会必定是一场盛事,就像今天的苹果、三星推出新硬件一样。”

1981年,波士顿计算机学会曾说服了年轻的比尔·盖茨到会发表演讲。

乐于助人

对于大多数会员而言,用户组也是他们的技术信息的来源。知识渊博的人(或者至少比你懂的人)可以解释调制解调器的工作原理,在Corel Draw展示一个精妙的功能,或推荐一款点矩阵打印机。

Triangle Linux用户组的一位成员回忆道:“那时候,让Linux在台式机上跑是一项全职工作.当最新的内核编译让你的系统变成砖头时,拥有面对面的网络来进行交流实在是酷。”

一般开会的时候会不断介绍各种技术,让你有意外收获。那时候你也许连什么是CAD软件都不知道,直到有人演示了它可以做什么。用户组这个月可能会演示一个图形应用(Arts&Letters);然后下个月就换成软件工具(Norton Backup);第三次开会时,会员会介绍硬盘分区。

相比之下,特别兴趣组(SIG)则是专门针对单个主题或产品。比方说,Phoenix PC用户组大概有十多个活跃的SIG,每月会举行一次会议。市中心的一家计算机商店给这个用户组提供了一个自由见面的场所,每次碰头可能会有好几十个人,他们一起分享有关Corel Draw、Lotus 1-2-3或网站管理员工具的经验和技巧。OS / 2 SIG会安排Install Days活动。活动期间,用户组成员可以帮助社区的任何人寻找设备驱动程序,对操作系统安装进行故障排除。还有几位成员志愿在CompUSA商店展示自己喜欢的操作系统。

有些SIG最终发展成了独立的用户组。在1990年代,现在维护着YouTube频道RetroCAD的Robert曾经是东南威斯康星州AutoCAD用户组(CADDIES)的联合主席。该用户组有500名成员,其中有50人会定期参加会议,他们还办有一份新闻通讯(纸质的)。

他回忆说:“会议安排得井井有条。议程包括对CAD世界发生的事情进行介绍和更新(请记住,由于当时还没有互联网,所以我们大多数会员都是这么去发现这方面的信息的)。我们经常会演示工具,硬件(比方说数字化仪,视频卡和调制解调器)或者绘图技术。我们还会邀请来自不同公司的嘉宾,比方说Autodesk,一般一年几次。”


用户组的组织者会定期开会(此处为1990年),培养领导技能。

职业生涯的起步

在个人计算的早期,用户组是学习新技能的最佳场所。如果你很关心计算的话,只需要出席会议耐心聆听即可。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都做过早职业上影响了自己的事情。

Gerald Combs 说:“我很喜欢每个用户组社交的一面,但是用户组也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堪萨斯市的UNIX用户组,我曾短暂担任过主席。” 在Combs在一场有关NNTP服务器管理的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之后,与会者让他为当地的一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提供咨询。“他们最终雇用了我,但买不起Sniffer(嗅探器程序),后来我开始为Solaris和Linux编写协议分析器。那个分析器(Wireshark )现在还有一个很活跃的在线社区。”

“欢迎每个人加入”的态度为性格内向的人创造了很好的人际交往机会。

1990年代加入容量规划用户组的Tony Allan说:“这些用户组是我提高技能水平不可或缺的手段”。他一直在跟自己通过用户组认识的那些在大型机、中型机以及现在的云环境下工作的IT专业人员保持联系。他还补充说:“在用户会议上进行演示是分享经验并保持行业形象的一个好办法。”

我自己也是一个成功故事。我定期给自己镇上的用户组新闻通讯撰写文章,这让我发现自己原来有用英语解释技术主题的才能。结果呢?

供应商可以接触到真正的用户

计算机业意识到了得到用户组认可的力量。所以供应商会很大方地提供硬件和软件供他们评测。由志愿者撰写的新闻通讯文章就是Amazon卖家评价的先驱。供应商知道,那些看起来上不了台面的参会者也许就是当地一家大型公司的技术买家,而且可能一买就是一大批。

在1990年代,Brenda Christensen负责的是管理GoldMine Software跟用户组的关系。她说:“用户组最好的是真挚的热情以及反馈令人难以置信的真诚。他们很诚实,没有议程限制。我们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反馈很像一个没有偏见的客户焦点小组,但同时又见多识广,很懂行。他们太友好了!”

这种效应是双向的。成员也很重视这个机会,因为可以告诉供应商他们想要什么。几乎每一位公司高管都可以接触到,不需要进行PR筛选。想问一下Peter Norton(杀毒软件公司Norton创始人)对计算机的未来有什么看法吗?对Quicken的某项功能不满?在问答环节举手向公司CEO提问就是了。

思维全球化,极客本地化

社区对出席的任何人都开放。这些人建立起了长久的友谊,商业联盟,创造出求职机会,甚至偶尔还能成就一段姻缘。

比方说,Dori Smith在1990年代初刚到洛杉矶时,她几乎一个人都不认识。她说:“后来我想到了一个会见潜在好友的办法,那就是志愿为当地的Mac用户组服务。”

Island/Reach Computer User Group颁发的奖项,用软盘制作的

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她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交给执行理事Suzy,说她想当志愿者。但是直到第二次开会她都没有收到回复。

Smith说:“到了第三次会议时,我开始向Suzy发牢骚,说自己还是没有收到消息。她回复说,LAMG现在缺一名志愿者的协调员,然后问我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你看,参加用户组就几个星期,在几乎谁都不认识的情况下,就这么发发牢骚就得到责任这么大的一份工作。”

大多数用户组都鼓励新人的参与。而且远不仅限于知识分子。我的第一个用户组的组织者分别是一名银匠、一个邮递员以及一位退休的新闻记者。这里欢迎女性。这里是内向者的天下。没人关心你多大。唯一重要的是热爱。

对于青少年来说,这段经历往往能够激励他们对技术产生一辈子的热爱。比方说,有位13岁的少年开始跟随父亲一起出席安大略省伦敦市的一个Atari ST的用户组的会议。回忆起那段往事,那位少年说:“那给我种下了一颗种子。在用户组与BBS(这个尤其令我眼界大开)的概念之间去探索对我来说完全是个神奇的魔法。”

另一位回忆起自己在Tulsa Tandy User Group度过的时光时说:“我去讲过几次,教一群上年纪的人汇编语言。那时候我16岁。”

后来发生了什么?

主要因为两件事情导致用户组消失了。一是互联网——以及互联网之前的BBS。现在只要你能够将问题表述出来,总能在某个网站上找到答案。

不过计算机也变得更加易用了。一旦微机成为主流,故障排除就不再是内行才懂的事情了。

现在典型的计算机用户组已经不复存在。至于例外,通过Association of PC User Groups,你还可以找到不完整的而且大多过时的用户组清单。比方说,Toronto PET Users Group (TPUG)是持续运营时间最长的Commodore用户组。Washington Apple Pi直到现在还很有生命力,Triangle Linux Users Group也是。IBM的用户组SHARE成立于1950年代,至今仍支撑着企业用户,不过现在主要是以会议为主了。

如果你希望体验一下社区组织的感受的话,也还可以找到跟用户组类似的东西。希望技术能够不断赋予灵感,让大家找到把志同道合的人凑到一起的新办法——不管是Raspberry Pi聚会,创客日,还是Drupalcon或者PyCon这样的开源会议。

当然,你也可以通过在本地帮助其他的技术爱好者来继续发扬计算机用户组的思潮。比方说,Hack Club就是一个旨在为高中生传授技能的组织。Hack Club在美国高中的渗透率已经有2个百分点,在美国35个州以及17个国家有设点,目前每年约有1万名学生出席俱乐部以及黑客马拉松。

所以,哪怕计算机用户组作为实体已成往事,但它们所带来的好处仍然还在。用户组是开源社区的前身,建立在知识分享以及相互帮助的价值观的基础上。而且谁知道呢,要不是用户组促进了合作的精神的话,开源社区说不定还做不起来呢。

译者:boxi。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2020-09-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