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后疫情时代的母基金,在变化中寻找机遇|2020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

巴芮 · 2020-09-02
练好内功,才能真正抓住未来机遇。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该从寒冬走向暖春的创投市场充满了“黑天鹅”。如果说,投资人工作的核心始终是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当下可能是他们所能遇到最极致的大环境了。作为始终执创业者手的伙伴与伯乐,面对不确定性的当下,投资人们将如何拨开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暗涌,飞跃天鹅湖?8月26日-27日,36氪“2020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在上海中心大厦举行,百家主流投资机构齐聚一堂,分享如何在行业短期波动中保持长线思维,追求长期的增长机会。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各产业都被打乱了节奏,而这也直接让站在商业界食物链顶端的母基金发生了震荡。他们关注着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盘算着手中的钱该去向何方。在此次峰会中,36氪基金创始合伙人赵甜与远海母基金董事总经理姚伟烽,盛世投资高级副总裁岳航,首钢基金执行董事、FOF负责人李青阳,歌斐资产私募股权高级董事林佳及LGT联席董事刘畅畅谈了此次疫情过后,母基金们是如何在突发变动中寻找机遇的。

论坛现场

以下为现场实录,经36氪编辑整理:

赵甜:今年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毋庸置疑,很多产业节奏被打乱。创业创投遇到这个历史的冰点,作为食物链的顶端,我相信母基金的朋友是最能直接、准确、及时观察到整个行业的变化的。请各位先介绍一下自己,同时简单分析下都观察到了哪些现状,且自身是如何应对的。

姚伟烽:我是来自于远海明华的姚伟烽,我们机构成立于2016年,是央企发起的市场化的母基金管理人,目前管两个母基金,一个S基金。虽然我们资金来源主要是国有企业的自有基金,但在做一个比较市场化的投资,对子基金投资这块我们没有明确的反投或落地需求,更多追求财务回报以及相对均衡的资产行业的配置。目前投出去市场上20多个GP,涵盖近500个直投项目。

今年的整个投资环境有很多复杂因素在里面,一个是疫情对各个行业正面或反面、长期或短期的影响,同时中美摩擦加剧,一级市场整体资金缩水,但同时二级市场表现比较好,IPO在提速A股市场的改革在加速,现在整体二级市场给的估值也很高,这在逐渐传导到一级市场上。目前我们在调整子基金的投资组合,包括行业、阶段配置,第二积极抓住A股市场改革的窗口期,一个是通过直投,我们会布一些相对成熟的项目,第二通过S策略去布局一些既有的存量优质资产包,快速建立投资组合,提高投资效率。

岳航:我是来自盛世投资的岳航。盛世投资其实大家也比较熟悉,是一个全国性布局的母基金管理机构,过去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比较多,到目前为止盛世投资在全国各地有20个办公室,管理规模超过1000亿,投资了近300只基金,直接和间接覆盖的项目超过4000个。

除传统政府引导基金和母基金管理外,盛世投资正在创新探索新的业务形态。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二手份额基金。我在盛世投资主要负责S基金业务,盛世投资跟上实集团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S基金主要在这个平台来做。比较幸运在疫情前,当期S基金顺利落地,目前也已有成功投资案例。我们S基金主要关注医疗健康、智能科技、消费升级这三大领域的中后期基金的项目和基金份额。

第二个新业务形态是新经济产业导入,以资本为纽带、以产业为切入口,整合资金、税收、土地、政策等各类资源,通过基金投资和金融工具综合性解决方案为抓手,为区域落地新经济企业总部项目。

第三个是我们跟各地的国资国企在进行混改,与国资合作并购基金,帮助国有企业和地方平台公司做强做优做大,实现“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型。

林佳:我主要是在PE、FOF这个团队。歌斐资产算是市场上相对时间比较长的市场化母基金,管了数十个母基金,有人民币也有美元,投资了八九十个GP,接近300个左右的基金。

从股权来看我们是按照行业来区分的,医疗、消费、金融和科技是四个主要方向。疫情对我们策略上没有太大影响,虽然在此期间也会在局部做一些微调,比如今年加大对直投机会的布局。也是由于整个市场的估值带来的一些机会影响到一级市场,进而影响到上游的母基金。

FOF是我们比较基础的业务,所有的S机会或直投跟投,基本都来自于我们和GP长期的合作。我们加深与老牌GP的合作,同时也在积极去挖掘一些黑马型的基金,VC或天使的基金,我们也非常关注各个细分行业里比较有特色或新的投资人,以及疫情后整个一级市场会发生变化,我们也希望能够积极抓住整个市场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机遇。

李青阳:首钢基金是由北京市政府和首钢集团在2011年共同发起设立的,投资人包括社保基金、中国人寿、中国农业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及上市公司。首钢基金现管理总规模超过600亿元人民币,参股五个垂直行业产业上市公司,覆盖新能源、智慧出行、创新医疗、供应链金融等。

首钢基金近两年做了一些比较创新的尝试。2018年,我们成立了参加学院,以教育为依托在首钢基金的生态圈里搭建起了产业社群平台,为我们的GP以及平台上的创新创业者们赋能,目前已有超过300名头部创业者。今年,我们又成立了以产业研究为主要方向的参加智库。

首钢基金FOF的投资策略拥有一致性,侧重产业协同、股权投资协同,财务回报是基础。早中期投资基金及中后期投资基金并重,早中期投资基金侧重头部机构,中后期投资基金侧重产业或资源背景机构。

今年的疫情让我们意识到,世界不再是平的。中国各个行业的供应链将重塑,原本依靠海外的关键环节生产力将重建。我们也希望能抓住这样的机会,首钢基金将持续重点关注新能源、新基建、装备制造、医药医疗等行业投资机会。

刘畅:LGT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士的资产管理公司。LGT集团的前身最早成立于1920年,今年为止正好是100周年。最早LGT集团是以欧洲的私人银行身份起家的,上世纪90年代开始涉及另类资产管理。到去年底整个集团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300亿美元,其中另类资产管理规模大概是650多亿,主要以私募股权投资为主。

关于疫情对投资策略的影响,我们今年上半年跟去年同期投资的速度没有明显下降,只有3月份因疫情造成全球市场波动放慢了一点节奏。从市场趋势的角度,全球以美国为首的各国央行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走上了放水的路,今年疫情之后整个市场放水继续加速,造成全球投资回报率在金融危机之后整体成下降趋势,这个趋势我个人认为还会继续下去,因此对全球投资者来讲,如何配置到风险调整后回报更高的一些资产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整体来讲全球资金是在往另类资产里涌入的,我们也希望能够更好的抓住这个机会,在我们所在的另类投资领域继续深耕。从我们中国业务发展的角度,全球投资人对中国投资的需求还是比较旺盛的,尤其是现在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扮演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也希望能够抓住这个趋势继续深耕中国市场。现在我们全球组合中中国占比不到10%,相对比较低,但过去几年增长是非常快的,相信未来增长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赵甜:现在市场环境好像水温没有回到疫情之前,但大家布局对各种资本市场的配置并没有放慢节奏,只是比之前更加稳健、专业。这是个别现象还是整个行业都如此?很想听听各位在座的母基金管理人对市场活跃的观点。

姚伟烽:今年二季度以后我们还是比较明显的感受到整个市场复苏比较快,可能募资这块相对冷一点,但投资端已经很活跃了,尤其是某些特定领域。过去都讲现在在寒冬期,但尤其科技类,人民币投资市场反而有一点过热。主要是国内资本市场的加速改革起到了很大推动力。我们跟很多GPLP交流下来有一个共识,觉得这两年的资本市场改革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非常重要的窗口期。作为投资机构如果能抓住这个窗口期,可以发展上升一个台阶,但如果错过这个窗口期,你未来的生存空间是相应的受到挤压的。一级市场里现在很多头部项目争抢是挺厉害的,有些投资人不计成本地进入这个领域。反过来我们布局的时候内心相对谨慎,尤其是自身的产业积累不够强的,或没有足够团队支撑的,甚至看行业做这个领域的GP配置,我们会更谨慎地看待这个事情。

岳航:就整个市场来说,现在确实募资可能放慢了一点。但是从投资角度来看,因为现在是一个市场相对的低谷期,在S基金或者在母基金投资上,我们现在扣板机的频率和次数并没有显著的降低。尤其我们S基金在疫情之前完成设立,在这个期间反而有很多份额的低价转让机会。我们也克服了各种困难,完成了若干份额的投资。很多机构在疫情初期可能投资效率受到了影响,但是到了第二季度之后,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科创板平稳运行、注册制试点等推出,整个市场的投资节奏也开始恢复,尤其是对科创类企业的投资。

林佳:就我们观察,可以从资金链和资产链两个角度来看,我们属于市场化基金,背后的资金来源也相对市场化。疫情后一段时间,确实民营化的资金流动性相对得到了一定缓解,所以这个回暖至少在市场化的资金端我们是有感知的,包括我们募集自己基金的时候,也比我们的预期要大大的提前了,规模也比预想的更好。

从资产端来说,整个经济结构在调整,投资机会也在分化过程中,最主要的就是很多优质资源在往优质的GP去靠拢。头部效应相对会变得比以前更明显。优质的GP有一定资源禀赋能力和产业见解,能够跟企业产生一定的协同。优质资产会获得优质GP的青睐,资金也会靠近优质的GP,这是我们观察到的市场上的两极分化。我们也希望能够顺势而为,追逐科技、医疗、新消费这些优质赛道里产生的投资机会。

赵甜:母基金作为产业与资本的管理者和链接者,不论时间或空间维度,都更宽、更大、更长的视角去观察整个业态的发展。单一的突发性事件对于大局势的判断没有根本性影响,每个人始终保持着自己最初设立的投资逻辑,投资策略进行布局。这个恰恰反映出,专业化的机构还是非常有自己的投资纪律。

李青阳:首钢基金一直以来的投资风格偏向于稳健保守,首钢基金直投业务坚持大额度、低频率,不赋能不投资的原则。同时在一直努力尝试向中早期的项目渗透,这也是我们搭建产业社群平台、汇聚优秀的头部成长型企业的初衷之一。但在实践过程中,产业社群平台的其他效应也在慢慢展现出来。

比如疫情期间,我们发起了一个名为“参加·行动·改变”的公益活动,联合了嘉御基金、凯辉基金、高榕资本、真成投资等多家知名GP在线上共同发声,探讨疫情之下特定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机构投资策略的变化,同时向社会传达信心与暖意,呼吁创业者们少一些抱怨、多一些行动的力量。母基金的身份让我们可以更方便地与优秀的GP协调、联动,共同助推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继续向前走。

此外,我们从2018年起,就一直在联合经纬创投等国内优秀的GP们在线下不定期举办GP/LP的交流活动,名称是“围炉夜话”,尽管当时的冬天还不像现在这样冷,希望大家在比较轻松的氛围下开展一些深入的交流。后来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我们的活动开始更加聚焦一些特定的行业,比如我们跟元禾原点联合举办过针对医疗行业的交流,跟云启资本联合举办过产业升级主题的交流。

总之,我们希望充分调动起社群的力量,将产业方、资本方、创业者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更好地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畅:大家注意疫情之后的恢复状况,有些人会讨论是U型还是V型、L型的恢复,不同国家情况不同,根据我自己的观察其实更像是一个K型的恢复。像刚刚几位嘉宾也提到两极分化比较严重,一方面头部资产和头部GP在募资时并未因疫情期受到影响,欧洲CVC融了200多亿美金,亚洲KKR也在融亚洲历史上最大的基金,中国本土优质的GP像红杉、高瓴都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相对新兴的GP在募资的时会明显的更困难一些。公开市场在经历了快速的波动之后也一路攀升,但主要由少数行业及公司支撑,这反应出全球投资者虽然看起来比较乐观,但实际是大家对于该如何做合理资产配置的彷徨与焦虑。

我个人来讲也是是保持一个谨慎乐观的态度,并不认为未来前景一片光明。从我们的角度讲还是希望能够在尽量不脱离基本面的情况下进行配置,寻找一些价值洼地。LGT在全球有11个办公室,在各地都有本土化团队,疫情是对我们这种全球化平台的一个好机会,其中一个明显的指标就是上半年我们的募资成果是非常显著的。在不确定性加剧的情况下投资人在选择母基金时也会偏向配置到相对头部的机构,尤其是我们的全球布局能够在疫情期间帮助不同地区的LP补齐其在不同地域的配置短板。因此我们也希望借助这一趋势继续发展壮大相关的业务

赵甜:最后希望每位嘉宾给我们在座的观众一句话,既然我们落脚点在机会,后疫情时代下这个产业里我们有哪些转型的机会?

姚伟烽:其实大家还是可以更加积极乐观一点,但你在做布局的时候一定要找准自己的立足点,根据自身能力圈把自己的根据扎实一些。

赵甜:更加的专注,更加的专业。

岳航:希望大家坚定信心,深练内功,把自己过去管的基金和项目都在存量上做好,对于新基金的募集,可根据现在市场情况有步骤的推进。盛世投资也期待与各个机构在新基金、S基金、直投项目上面有更多的合作。

赵甜:专注于抓住存量的机会,也不放弃对于增量的捕捉。

林佳: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转型的时代,尤其这两年,有非常多的机会。在这个阶段其实我们更应该抓住这个时代给予的我们这个机遇,更加乐观地往前走。

赵甜:砥砺前行,还要充满信心的往前走下去。

李青阳:去年年底,我们的论坛请过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教授,他提到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结构变化,这会在根本上颠覆所有的行业和产业,而唯一的生存者是能看到未来、能看到结构的人。同时,我们需要不断练好内功、打造生态,做好政策端、产业端等各方面的融合,才能真正抓住未来的机遇。

赵甜:既要抬头看着宏观局势的变化,也要低头看着自己走的路,修炼好自己才能以不变应万变。

刘畅:在这种环境下对于所有的投资机构来说,不管是GP还是母基金,存活才是最重要的。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确实不是。

2020-09-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